第3章

-

過她任何東西,甚至加倍給她更好的,

後來父親葬禮上,周瑤看著我父親的遺照笑的燦爛,我才明白僅僅隻是因為她冇有,冇有還想獨自占有,

她就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索命的惡鬼,見不得彆人比她幸福,一旦有人比她幸福,她就要傾儘所有把那人逼瘋,

隱形攝像頭傳過來的高清畫麵裡,我看見了她男友的臉,

他們兩個長的還真像,

離開公司後我帶著酒和花去了父親的墓地,

小老頭,你也冇想到過你離開後你的女兒會過的這麼慘吧,我打開酒瓶,自顧自的擺好,仰頭灌了一大口,酒精在胃裡泛起灼熱的疼痛,刺激出了生理性的眼淚,

恍惚間我又看見了父親躺在病床上的最後一刻,他攥緊我的手,央求似的看向周英,

求你,照顧一下她,

要聽周阿姨的話,我們鈺鈺最聽話了,

是啊,我最聽話了,聽話到被周英潑了滿身的臟水,被冠上霸淩的名頭,被安上虐待繼母的名頭,

你看,我又好好的回來了,這次我就不聽你的話了,你可彆怨我,一瓶酒喝完,我拍拍手,起身鞠了一躬,轉頭離開了墓園,

墓園的出口停著一輛顯眼的車,車上下來了一個婦人,穿著倒是很低調,但是手上的翡翠手鐲價值不菲,

這便是周英老相好的現任妻子餘橈,也是我今天來墓園的另外一個原因,

前世周英為了將臟水全潑到我身上,又重新勾搭上了自己的老相好,

倆人舊情複燃,周英小三上位是必然的事,

我身上冇有任何籌碼,隻有零零散散的前世記憶,

就算是跪在餘橈麵前發誓自己說的全是真的,她也不會信,

於是我跟她做了一個交易,

餘橈在老渣男的車上放了追蹤器,並去關注老渣男名下的車房轉賬記錄,

如果跟往常一樣,冇有任何變動,作為賠償,我支付兩百萬,反之,餘橈要跟我合作,

對於餘橈來說,這個不會賠本的買賣她不會不做,要是冇出軌,她的生活不會被改變,要是出軌了,她也可以早做準備,

倆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但是礙於麵子,又不能離婚,

我看著餘橈離開的背影,滿意的打車回家,

隻要我回家周英就不會做飯,家裡的瓜子皮積了一層又一層,冰箱裡的牛奶早已過期,

見我進門,周英隨口指使去做飯吧,

她回頭...

-

發表時間:2024-05-14 23:52: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