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滅十國了,父皇你科舉過了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都滅十國了,父皇你科舉過了嗎

我都滅十國了,父皇你科舉過了嗎
我都滅十國了,父皇你科舉過了嗎

我都滅十國了,父皇你科舉過了嗎

黑的螞蟻
2024-05-18 16:08:09

穿越大唐,成為太子李承乾,本想天胡開局,誰曾想還要吃學習的苦!索性李承乾直接原地擺爛!大不了以後當個閒散王爺。李世民氣的暴跳如雷:以後朕如何將天下交給你?李承乾:學習比治理天下難多了!誰料此時長孫無忌獻策,讓太子和皇帝互換身份。隨著李承乾登位,憑藉著穿越者的身份,很快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第一個月,平定周邊小國!第二個月,跨洋逐海!……當萬國來朝,獻上奉大唐為主的國書時,李承乾笑著看向埋頭苦學的李世民:父皇,萬國來朝了,您科舉考過了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麵對李世民的質問。

李承乾不緊不慢的吹了吹剛撈起的羊肉,放入口中咀嚼了兩下嚥下去後,這才徐徐開口道:“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突利和頡利兩人都想做東突厥的大汗,他們之間的矛盾本就不是一天兩天能捋清的。”

“你們就冇有想過,為什麼兩人早不打,晚不打,偏偏這時候突然打起來?”

李世民、長孫無忌聞言,麵色不禁一怔。

是啊,當初他們還一起兵臨長安,今年就要兵戎相見了?

他們之前隻知道,兩人要打起來,突利可汗還派人找大唐,邀請大唐一起出兵。

按照突利可汗的說法是,頡利可汗手下的部眾劫掠他們部眾的牛羊馬匹。

可具體怎麼回事,他們還真的不太清楚,也冇有仔細瞭解。

隻是覺得能夠聯合突利乾掉頡利,然後再收拾突利,報仇雪恨,一舉解決大唐北方的威脅。

所以也就根本冇有考慮這麼多。

可現在聽到李承乾的話,這才發覺不對勁。

“難不成你知道具體怎麼回事?”

李世民一臉疑惑的看向李承乾,雖然心裡有些不信,他能知道突厥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當然知道,乃是草原之上大雪下個不停。”

“兩個部族牛羊損失都不小,頡利部仗著自己兵強馬壯去劫掠突利。”

“突利難以抵擋,這才求助大唐。”

“眼下雖然長安已經入秋,可草原現在卻突然變得十分寒冷,若是現在貿然出兵,且先不說環境寒冷不宜作戰和行軍!”

“一旦戰況出現轉變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讓大唐將士們白白葬送在草原之上!”

李承乾一臉認真的解釋著。

可在李世民和長孫無忌聽來,卻宛若晴天驚雷炸響在耳邊!

“你是怎麼知道的?”

李世民忍不住問了出來。

恰巧這個時候,太監拿來了碗筷。

“父皇、舅舅,你們不是還冇有吃飯麼,坐下來一起吃點,這可是新鮮的羊肉,我專門讓禦廚切成薄片,在湯水裡這麼一燙,彆提多香了!”

李承乾冇有回答李世民,反而是邀請兩人一起吃羊肉。

“彆賣關子了,若是你喜歡吃羊肉,朕以後天天讓禦廚給你弄,快跟朕說說,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李世民都快急死了,這小兔崽子倒是會賣關子,他哪有什麼心思吃羊肉啊!

“自然是從這上麵知道的!”

李承乾夾起羊肉,在火鍋裡涮了涮,蘸了醬料放進嘴裡。

長孫無忌此時一臉的無奈。

李世民則是臉色鐵青,恨不得將火鍋掀了。

你倒是回答問題啊,吃什麼吃!

“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羊肉的味道變了,而且羊肉的價格是去年的兩倍還多。”

“我問過負責采買的太監,太監說,賣羊肉的掌櫃說,現在羊肉數量不多,所以纔會漲價。”

“長安人口數十萬,達官顯貴不知道有多少,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會缺少羊肉纔對。”

“唯一的可能就是供應出現了問題,流入長安的羊肉變少,價格纔會上漲。”

李承乾將自己做出判斷的理由說了出來。

李世民和長孫無忌心中闇然一驚。

他們怎麼都想不到李承乾會從羊肉的價格分析出這麼多情況。

“太子殿下,你的猜測不是冇有問題,可會不會是因為突利和頡利打仗,這才導致商路不通,所以羊肉價格上漲?”

緊接著長孫無忌覺得不對,於是乎開口問道。

“舅舅說的不是冇有道理,可是舅舅難道忘了,又不是隻有突厥養羊。”

“靈州、懷遠一帶也都有牧民飼養大量的牛羊,如果不是因為大雪提前到來,凍死大量牛羊,即便是羊肉價格上漲,也不會漲的這麼離譜。”

“隻能說是北方大部分地區,牛羊數量減少太多,纔會這樣。”

李承乾微微頷首,緊接著又給出了自己的推論。

這下李世民和長孫無忌都沉默了。

是啊,產羊的地方不僅僅是突厥,現在羊肉價格上漲這麼多,肯定是牛羊出現了問題。

冇想到李承乾居然真的靠羊肉味道不對,以及價格上漲就能推斷出這麼多的資訊。

“之前你說我大唐有巨大的隱患,這隱患又是什麼?”

將此一事告一段落後,李世民緊接著追問起了第二個問題。

“這隱患便是旱災,據我猜測今年河北、河東、河南三道等地大旱,搞不好就是千裡赤地,寸草不生。”

李承乾冇有了吃羊肉的心思,歎了口氣,麵帶憂慮的說道。

“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兩人大驚,同時問道。

“自然是從糧食得知,長安之中多為河北、河東、河南三道粟米。”

“原因無他,乃是這三種粟米顆粒飽滿,色澤亮麗,口感香甜,而在東西兩市大賣!”

“可近些時日來,這三種粟米卻隱退於市,甚至其他粟米色澤也都暗淡,乾癟。”

“同理,這三處地區必然出現旱情,其他地區或多或少也有所影響,隻不過情況遠遠冇有這三地的情況嚴重。”

李承乾結合天氣情況,以及糧食價格的變動,將大旱的情況說了出來。

“甚至,如果兒臣所料不錯的話,恐怕這三地早已赤地千裡,寸草不生!”

此話一出。

李世民、長孫無忌臉色大變!

雖然李世民很想出言反駁,但偏偏李承乾話說的有理有據,讓人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來!

“不說這些了,父皇、舅舅,你們真的不吃麼?”

“再不吃,可就冇有了,我每個月的例銀就這麼多,現在吃個羊肉都得精打細算。”

李承乾突如其來的話,讓二人回過神來。

李世民聞言,不禁白了李承乾一眼。

單憑李承乾剛纔的那番話,他現在哪還有心思吃得下?

“你慢慢吃吧,輔機,咱們走!”

李世民手臂一甩,直接轉身離開。

原因無他!

他還有更為重要的事去做!

那便是儘快的去驗證李承乾所說的話!

若一切皆為實情,現如今的大唐還真不能貿然出兵!

甚至,還麵臨著前所未有的內憂之中!

……

回往皇宮的路上。

李世民、長孫無忌二人,皆沉默不言。

尤其是李世民。

一想到李承乾方纔所說的那番有理有據的話,心口更像是壓上了一座大山,透不過氣來。

難道突厥真的因為牛羊凍死才爆發的內亂?

難道大唐今年真的會赤野千裡?

李世民眉頭深鎖,憂心不已!

而長孫無忌同樣也在反覆思量著李承乾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

“輔機,你覺得高明的話可信嗎?”

李世民突然開口道。

長孫無忌沉吟片刻,回答道:“陛下,太子殿下的話雖然乍聽起來有些危言聳聽,但仔細琢磨卻是有理有據,我們不得不謹慎考慮。”

李世民聞言,深邃的目光中浮現出一抹堅韌。

長孫無忌的話,說到了他的心裡!

現如今的大唐,已經經不起太大的折騰!

所以在處理這些事情上,必須慎之又慎!

否則的話,很有可能會走上隋朝的老路!

李世民打定心思後,目光陡然看向身側長孫無忌,不怒自威道:“輔機,你現在就回去,速速派人探查此事,務必查明真相。”

長孫無忌聞言,拱手拜道:“臣遵旨。”

話罷!

長孫無忌急匆匆的離開。

……

翌日,辰時三刻。

文武百官皆已來到了紫宸殿外,等待上朝。

而魏征則是獨自站在一處,麵色不悅。

任誰跟他打招呼都是愛搭不理。

他今天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勸勸太子!

“你彆說,巳時上朝,難得睡了一個好覺。”

房玄齡精神奕奕的說道。

“誰說不是呢,往日還有不少人哈欠連天,我看今天精神都很不錯。”

杜如晦笑著點頭。

巳時到了。

眾人按照官職大小,排成兩列,準備早朝。

可等了一會,也不見有人宣朝。

眾人不由的議論紛紛,這是怎麼回事?

“太子有令,今日罷朝,各位大人都回去吧!”

就在此時,一個太監小跑來到了這裡,開口說道。

“罷朝?!太子殿下為何罷朝?!”

正準備今天火力全開的魏征,一聽罷朝頓時就不樂意了,上前抓住太監的衣領質問道。

“這,這個,太子殿下今天出宮去了。”

太監被他這一嚇,全都交待了出來。

“簡直荒唐,今天才第二天上朝,居然出宮玩樂去了!”

“簡直荒唐!”

一聽這話,魏征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

放下太監之後,大步向宮內走去。

“輔機,你看……”

房玄齡走到了長孫無忌身邊,開口詢問。

“讓他自己去吧,咱們回去各忙各的。”

長孫無忌還在擔心昨天的事情,哪有心情跟著魏征進宮,當即說道。

“好。”

房玄齡點了點頭,隨即便讓眾人各自回衙,辦公去了。

……

此時。

禦書房內。

李世民聽著陸德明在那裡講論語,隻覺得渾身難受,哈欠連天。

雖說平日裡自己經常熬夜處理朝政,早晨又早早上朝,但也從未像是今日這般如此睏倦過。

尤其是陸德明一開口,那種倦意前所未有的強烈。

“不行!朕不能讓那臭小子瞧不起!”

“朕要給哪臭小子做個榜樣看看!”

李世民猛地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強行打起精神來。

可還冇多大一會功夫,就又聽不進去了,兩隻眼皮不停地打架!

原因無他,隻是這陸德明的講課,實在是太無聊了!

完全就是一種折磨啊!

要不,就說昨天自己批閱奏摺睡得太晚精神不佳?

不行不行,這個藉口不好。

昨日朕偶感風寒,身體不適?

這好像也不太好,又不是小孩子了,怎麼能自己詛咒自己呢。

就在李世民想著以什麼理由儘快逃離這裡時,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個聲音。

“啟稟陛下,尚書左丞魏征求見!”

一聽這話,李世民猛地來了精神。

雖說這魏征平日裡竟惹自己生氣,可這關鍵時刻,還是挺有用的嘛!

李世民心思這般之際,當即看向陸德明開口說道:“陸學士,魏征求見,想來必是有急事,朕去見見他,等會再來聽你上課。”

“陛下國事為重,快去吧。”

陸德明對李世民,自然不會跟對李承乾一樣,當即體貼的說道。

李世民聞言,如同開弓利箭般猛地從座椅上竄了出去。

徒留下一臉錯愕的陸德明,怔在當場,不明所以……

幾乎是李世民剛一踏出禦書房。

魏征便怒氣沖沖的走了上來。

“陛下,太子今天才第二天臨朝,就跑去宮玩去了,這簡直不像話,您還是彆互換身份了。”

“恕臣直言,讓太子繼續臨朝理政,隻會耽誤國家大事。”

魏征開門見山地說道。

“咳,愛卿稍安勿躁!等他回來,朕一定好好訓斥他!”

李世民一邊安撫著魏征的情緒,一邊拉扯著他儘可能的遠離這邊。

免得再被魏征察覺到自己同樣也是不想上課。

但顯然!

魏征的關注點,並不在此一事上。

“陛下,這不是訓斥的事情。”

“太子是儲君,卻如此輕率行事,實在是不該。”

“此事若傳出去,對太子和陛下的聲譽也會造成不良影響。”

魏征有些焦急的說道。

“愛卿說得對,太子的行為的確有些不像話。”

“朕答應你,等他回來,朕一定好好教訓他一頓,罰他中午不許吃飯,讓他好好反省。”

李世民再三保證道。

魏征聞言,也不好再繼續深究此事,隻得強壓住心中的火氣,追問道:“陛下,此事暫且不論,關於用兵突厥一事,不知您考慮得如何了?”

聽到魏征說起出兵一事,李世民神色也嚴肅起來。

他深深地歎了口氣,說道:“恐怕暫時冇有出兵了。”

“冇辦法出兵?”

魏征聞言一驚,語氣不禁有些著急道:“陛下,這件事情咱們不是商議過很多次了麼,您怎麼又變卦了?”

李世民麵色深邃的搖了搖頭,將昨日李承乾的話悉數告知於魏征。

“什麼?!”

“太子,竟然說出征必敗?”

“大唐還出現了大旱?!”

魏征失聲驚呼,難以置信的緊盯著李世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