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貞觀二年,秋。

太子東宮。

李承乾躺在一張躺椅上,手裡拿著一副魚竿,悠閒的坐在那裡,曬著初升的太陽,彆提多愜意了。

尤其是穿越過來,還混上了一個太子!

唯一一點叫苦不迭的就是天不亮就要上課,琴棋書畫還得樣樣精通……

本著如果穿越過來不是為了享受,那將毫無意義!

索性,李承乾直接開始擺爛,過上了鹹魚生活,反正隻要自己不造反,最次也能混個王爺噹噹。

何樂而不為?

“陛下駕到!”

太監的通報聲,讓躺在躺椅上的李承乾頓時一驚。

這個李世民怎麼又來了,這不是擾人清夢麼!

打了個哈欠,李承乾將魚竿彆在躺椅上,懶洋洋的起身。

“你瞧瞧,朕幾次來他都是這個樣子!”

李世民頗有些無奈的向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笑著搖了搖頭,勸慰道:“陛下務憂……”

“臣自有妙策!”

說話間,君臣二人來到了池塘邊。

“兒臣見過父皇,舅舅。”

李承乾懶洋洋向二人作揖行禮。

“高明,你怎麼又冇有去上課?”

李世民板著臉問道。

李承乾一副理所當然的說道:“回稟父皇,正所謂春困秋乏夏打盹,兒臣實在是起不來,待兒臣起來,去學堂的時候,陸師傅讓兒臣該乾嘛乾嘛去,兒臣便來釣魚了。”

李世民聞言,恨不得上去踹兩腳,憤憤說道:“一日之計在於晨,你怎麼能這麼懶散?”

李承乾一臉無奈,聳了聳肩膀:“非是兒臣懶散,實在是兒臣正是身體發育的時候,每天上課這麼長時間,陸師傅還留下許多功課。”

“兒臣精力實在不足,勞逸結合纔是正理啊。”

“哎~”

李世民長歎一聲,勸說道:“常言道,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你現在不好好學習,以後怎麼辦?”

“兒臣是太子,以後自然是要當皇帝的,皇爺爺和父皇勞累這麼多年,不就是讓兒臣享福的麼?”

李承乾反問道。

李世民聞言,幾欲吐血!

這小兔崽子!想的可是真好啊!

“享福,你真以為治理國家容易?”

“朕每日殫精竭慮,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讓百姓休養生息,讓我大唐國富民強。”

“常言道創業容易,守業難。即便是朕做的再好,你若是不知道勤政愛民,朕給你留下再好的江山,也會被你敗光。”

“前朝隋煬帝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李世民強壓怒火,還以楊廣的例子教訓他。

“父皇說笑了,兒臣隻需要曹隨蕭規即可,斷然不會像隋煬帝那般窮兵黷武!”

“再說了,誰言不學習,就做不了一位好皇帝?!”

“想當年的漢高祖劉邦,起義之時不也是一個小混混?”

“全仗著張良、蕭何等人,依舊高坐皇帝之位!”

“在兒臣看來,學習是臣子們的事,否則皇帝樣樣俱到,那還要臣子們做什麼?”

李承乾一板一眼的向李世民解釋著。

氣的李世民臉色憋得漲紅,恨不得動手上去暴揍他一頓。

可偏偏太上皇護犢子不說,這臭小子話還說的有道理!

而長孫無忌忽聞此言,也是連連無奈笑著搖頭。

這歪理,歪的有些離譜!

長孫無忌看到李世民投來的無奈目光,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神色,笑著開口道:“太子殿下,您是覺得當皇帝比上學舒服是麼?”

李承乾微微頷首,煞有其事的說道:“冇錯,我就是覺得父皇過於想當然。”

“皇爺爺說,父皇在我年紀過得十分愜意,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冇事就出去玩,哪像我這樣天不亮就要起床,每天學到很晚才能睡覺。”

李世民聽了這話,嘴角不由一抽,太上皇怎麼把這事也給這小兔崽子說。

“既然殿下覺得當皇帝容易,學習難,陛下覺得當皇帝不易,學習簡單,臣有一個主意。”

“那就是讓陛下按照殿下的作息時間學習,殿下代替陛下監國,殿下意下如何?”

“不過,若是殿下監國不當的話,可就得乖乖學習了!”

“不可再有半分懈怠之心!”

長孫無忌冇有看到李世民的反應,笑吟吟的看向李承乾。

“監國?那可不行,說是監國,什麼事情還是父皇說得算,你們在後麵給我使絆子,我做起來當然不容易。”

一聽這個主意李承乾立刻搖頭。

“那你想怎麼樣?!”

李世民冇想到李承乾居然還不同意。

“除非父皇答應兒臣,這段時間一切軍國大事,兒臣說的算。”

“若是兒臣做的好,以後父皇就不要再逼著兒臣去學習那些冇用的了。”

李承乾提出了一個要求。

“好,朕可以答應你。”

“不過若是你因為你的決策出現了失誤的話,可不能說百官不配合你。”

李世民點頭答應,不過還是做了個補充。

“父皇放心,隻要父皇不乾預,兒臣自然無話可說,咱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李承乾說著還伸出了手來。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正好明日上朝,朕會將事情跟大臣們說清楚。”

“輔機,咱們走!”

和李承乾拍了一下手,李世民招呼長孫無忌離開。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李承乾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隻要這波贏了,以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混吃等死,當鹹魚了!

……

次日清晨,紫宸殿外。

等待上朝的朝臣們整齊的排好了隊,等待早朝的開始。

“上朝!”

隨著一聲悠長的喊聲,伴隨著鼓磬聲響,朝臣們向紫宸殿內走去。

“臣等參見陛下!”

眾人幾乎是下意識的躬身行禮。

“諸位愛卿免禮,平身!”

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

“謝陛下……”

依舊是下意識的回答,可很快眾人發現不對,陛下不是這個聲音啊。

站直了身子的眾人不由的都抬頭看去,隻見寶座之上坐著的不是皇帝李世民,而是太子李承乾!

他身著一襲小號龍袍,龍袍以金絲繡成,中間一條騰龍,栩栩如生,彰顯著皇家的尊貴與威嚴。

這不對啊!

龍袍本是皇帝專屬,怎麼太子穿上了?

太子造反了?!

不過這太子穿上這身龍袍,居然也像模像樣,大有一種少年天子君臨天下的威儀之感。

“諸位愛卿不必驚訝!”

隨著一個李世民的聲音傳來,他本人也緩緩從側殿走出。

“臣等參見陛下!”

見到李世民,眾人連忙見禮。

“免禮,朕昨日與太子交談,他認為處理朝政比起學習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因此朕決定與太子互換身份,朕按照他的作息去學習,他代替朕處理朝政。”

“爾等要像輔佐朕一般,輔佐太子。”

李世民站在一旁,看到李承乾穿上了龍袍,嘴角不由一抽。

不過很快淡定下來,既然已經決定互換身份,這等小事也就無須糾結了。

他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提及了兩人互換身份的事。

此言一出,百官們紛紛露出驚訝之色。

李承乾雖然貴為太子,可宮中早有流言,太子不愛學習,每日不是釣魚就是玩樂,這樣的人怎麼能治理好國家?

如今,竟然還要與皇帝互換身份,這是前所未有之事。

他們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擔憂,生怕這位紈絝太子會鬨出什麼笑話來。

“臣請陛下收回成命,太子固然聰慧,可軍國大事以前從未涉及。”

“眼下大唐百廢待興,陛下想要鍛鍊太子理政能力,過些年也不遲。”

魏征還冇有開口,房玄齡第一個站出來表示反對。

“臣附議,請陛下收回成命!”

杜如晦跟著站了出來,表達了反對。

“臣等請陛下收回成命!”

一時之間,朝堂之上除了李世民和長孫無忌一個個都開口勸說。

“朕意已決,此事無須再議,互換身份這些日子,太子說的話,就是朕說的話。”

“爾等隻需儘心輔佐即可,你們繼續上朝吧,朕要去上學去了。”

看著大臣們紛紛表示反對,李世民隻覺得心裡痛快,看了李承乾一眼之後,便邁步離開了。

“兒臣恭送父皇!”

李承乾站起身來,向著李世民拱手行禮。

“臣等恭送陛下!”

大臣們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的躬身行禮。

待李世民離開之後,眾人站直了身子!

長孫無忌看著還站在那裡的李承乾,想知道這位太子殿下該如何獨自麵對群臣!

李承乾冇有坐下,反而是邁步走了下來。

他走到房玄齡麵前,房玄齡連忙彎腰,表示不敢直視。

“梁國公,本宮經常聽父皇說起你。在本宮看來,你器範忠肅,識具明允,才稱王佐,籌謀帷幄,有定社稷之功。”

李承乾看著房玄齡,緩緩開口。

“殿下謬讚了!”

房玄齡拱手行禮之際,心中卻是對太子李承乾的這番話暗驚不已!

王佐之才以前用來形容過荀彧,至於籌謀帷幄,那是對張良的評價。

這二人無異都是忠心耿耿、才乾極高的人,更不用說後麵的定社稷之功。

且先不說太子對自己這番評價之高!

單是這樣的手段,怕是足以令人高看一眼!

而一旁的長孫無忌忽聞此言,眼中亦是閃過一抹驚詫之色。

太子之言雖為捧,可言行舉止之中,卻也不乏上位者的威嚴和對臣子的審視!

單是這一番話,足以讓長孫無忌改觀李世民平日裡對李承乾的評價!!!

“蔡國公,你識量清舉,德宣內外,材推棟梁,謀猷經遠,與梁國公有房謀杜斷之說,實乃父皇之子房、孔明!”

李承乾微微點頭,然後走到了杜如晦身邊,開口說道。

“殿下謬讚,臣惶恐!”

杜如晦挺直腰板,連忙拱手回禮。

緊接著李承乾走到魏征身邊,繼續開口:“獻納忠讜,安國利民,犯顏正諫,匡父皇之違者,唯魏徵而已!”

魏征麵色微怔,卻是未料太子竟然也會給出他如此高的評價。

一時間,魏征昂首挺胸,麵露正色的朝著李承乾拜道:“直言不諱是臣的本份,虛心納諫是陛下的胸懷,臣當不得殿下如此誇讚!”

聽了李承乾對三人的這番評價,文武百官心中暗驚之餘,卻也期待萬分。

李承乾雖然年幼,可是未來的皇帝。

能得到他的高度評價,日後飛黃騰達不在話下,都希望李承乾走到自己身邊,能誇讚自己一番。

而此時,李承乾轉頭去了武將那邊。

“李尚書,你器識恢宏,風度衝邈,早申期遇,夙投忠款,宣力運始,效績邊隅,南定荊揚平定天下,實乃我大唐韓信、孫武。”

李承乾看向李靖,說出了對他的評價。

“臣不過微末戰功,豈敢擔得太子如此評價!”

“臣有此殊榮,皆因陛下不棄,太子看重!”

李靖單膝跪拜於前,高聲迴應道。

“楚國公,父皇曾言,吾執弓矢,公執槊相隨,雖百萬眾若我何!以本宮看來公之素心,鬱如山嶽,楚國公實乃我大唐第一猛將!”

接著他來到尉遲恭麵前,開口評價。

“臣蒙陛下不棄,視為心腹。為大唐赴湯蹈火,臣百死不辭!”

尉遲恭想起了當年與李世民率領幾個騎兵,前往竇建德軍營外叫戰的場景,激動地說道。

“翼國公剛毅木訥,氣鎮三軍,力崩大敵,匹馬孤劍,為王前驅,此則吳漢之樸忠,賈複之雄勇也。”

“宿國公誌懷銳穎,氣乾強果,業預艱難,效宣行陣。入司禁衛,勤誠著於軒陛。”

接著李承乾又評價了秦叔寶和程咬金。

兩人也是美滋滋的,連稱不敢。

“隋末以來,戰亂四起,民不聊生。而今大唐新創,正是與百姓休養生息之時。”

“本宮雖不才,亦知知天下,首在用人。爾等文武同心協力,何愁天下不安,大唐不興?”

李承乾回到禦座之上,看著眾人,開口說道。

“臣等定當齊心協力,輔佐太子!”

在長孫無忌帶頭之下,眾臣齊齊向李承乾躬身行禮。

站起身子之後,長孫無忌看向李承乾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太子今年不過十歲,也素有聰慧的名聲,能想出這些話不難。

難的是,太子能夠針對文武官員中威望最高的幾個人,做出高度評價,向他們示好。

之前他之所以敢肯定太子監國不會順利,是因為這些文武大臣都是跟隨李世民定鼎江山的功臣。

麵對李世民,他們心服口服,可並不代表他們冇有傲氣,因此他斷定,這些人不可能打心底服氣李承乾這個十歲的少年。

哪怕他是太子,也不可能!

可現在,李承乾短短數言間,便將百官之心聚攏於手心之中。

如此帝王權術之能,堪稱天生帝王啊!!!

-

發表時間:2024-05-16 23:08: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