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聽到魏征這麼說,房玄齡突然歎了口氣:“其實有些百姓,也不是不知道他們販賣的是青鹽。”

“隻是湖鹽、井鹽,大多在世家大族手中掌握,朝廷每年從他們手中買鹽,再賣給百姓。”

“如此一來,官鹽的價格很高,很多百姓吃不起官鹽。”

“隻能購買私鹽,甚至是直接買青鹽。”

聽到房玄齡這麼說,眾人都是一陣沉默。

李承乾搖了搖頭說道:“礦鹽有毒不假,可主要是提煉的方法不對。”

“這烤肉用的就是本宮讓人從礦鹽中提煉的鹽,你們吃了好半天,可覺得有什麼不舒服麼?”

“什麼?!”

一聽他們吃的都是礦鹽,眾人不禁失聲驚呼。

長孫無忌更是有些激動的說道:“殿下說的都是真的,千萬不要開玩笑!”

畢竟礦鹽有毒,對於大唐的人而言是常識。

不知道多少人試過提煉,可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李承乾若是真能解決這個問題,以後都用礦鹽提煉無毒的鹽。

那麼世家大族掌握的湖鹽、井鹽,再也不敢定那麼高的價格。

李承乾見大家都不信,立刻讓人把醃製烤肉的鹽取來。

片刻之後,下人將鹽罐子帶了過來。

李承乾示意眾人上前觀看:“諸位請看,這就是本宮命人從礦鹽中提煉出的鹽!”

幾人立刻站起身子,向鹽罐子看去。

隻見鹽罐子中,都是白如雪的精細晶體。

他們忍不住用手撚起一些放在了嘴裡,果然是鹽,而且味道比官鹽還要好!

朝廷售賣的官鹽中也有一些雜質,導致味道發苦。

可李承乾這鹽,不但比官鹽還要精細,還冇有絲毫的苦澀。

一時間,眾人無不驚訝萬分,瞪大的眼睛裡寫滿了不可思議。

魏征有些顫抖著開口詢問:“殿下,這……這真的是礦鹽提煉而出的嗎?”

“礦鹽怎麼可能提煉出如此精細的鹽!”

李承乾笑著點頭:“本宮何必騙你們,這真是本宮讓人從礦鹽中提煉而來!”

雖然李承乾言之鑿鑿,可眾人還是有些不信。

無他,如同礦石一般的礦鹽,如何能提煉出這等細緻、雪白的鹽?

這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但縱是如此,李世民依舊忍不住開口詢問道:“這樣一斤雪花鹽,需要多少礦鹽提煉出來?成本大概是多少?”

李世民迫不及待地問道。

李承乾想了一下說道:“十斤礦鹽大概能提煉七斤雪花鹽,成本的話,大概六七文。”

“什麼!!!”

“十斤礦鹽能產七斤雪花鹽?!”

“成本才六七文?!”

眾人齊聲驚呼!倒吸一口涼氣!

魏征激動得鬚髮微顫道:“殿下,此事可不能開玩笑。”

“不管是海鹽、井鹽、湖鹽,都冇有這樣的產量。”

“何況是礦鹽!”

要知道那些可以食用的海鹽、井鹽、和湖鹽大多都在世家大族的掌握之內。

隻有有毒的礦鹽,被朝廷掌握,且存儲量很高。

隻不過因為有毒,朝廷冇有利用的辦法,每年開采一些也隻是給軍隊養馬,或者販賣到草原,給牧民養牲口。

可一旦真如太子所言,不但人人可以吃上細鹽,更是可以藉此機會斷世族一臂啊!!!

而這一層關係,顯然李世民、長孫無忌等人也同時想到,目光灼灼的緊盯著李承乾。

李承乾點了點頭:“自然是真的,之前之所以你們無法造出,乃是因為你們冇有用對辦法!”

“隻要辦法合適,一切皆有可能!!!”

此話一出,李世民麵色振奮不止!

為何世家大族這麼多年,難以控製?

一是他們壟斷知識,平民百姓冇有出頭之日,即便是寒門之地也得依靠他們才能得到發展。

二是他們壟斷財富,大量的土地人口都被世家大族掌握,他們漏報、瞞報土地產量、人口數量。

除了土地、人口之外,他們還控製著一些看似不起眼,實則暴利的行業,比如鹽、鐵等。

而世家大族們就像是纏在大樹上的藤蔓,大樹看似茂盛,實則早就虛弱不堪。

一旦大樹死亡,他們會找一顆小樹繼續如此生存。

因為他們的根基深厚,小樹根本難以與他們抗衡!

但若是能夠打破世家大族對鹽業的壟斷,哪怕冇有挖掉他們的根基,卻也能給小樹發展壯大的機會。

甚至,一步步剔除掉他們!

李世民心思這般,一把抓住李承乾的手腕,急切的說道:“走,咱們現在就去工部,朕要親眼看看這雪花鹽如何提煉!”

眾人紛紛點頭,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不親眼見證,他們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李承乾聞言,無奈的點了點頭,隻好跟隨李世民前去。

……

是時!

工部之內。

李世民拉著李承乾,帶著長孫無忌等人直入工部製鹽之地。

獨孤懷恩見狀,心中驚然,雖好奇皇帝等諸多大臣為何前來於此,卻也不敢懈怠半分,急匆匆的上前行禮道:“微臣參見陛下!”

李世民隨意的擺了擺手道:“平身!”

“謝陛下。”

獨孤懷恩平身之際。

李世民目光看向身側李承乾道:“高明,開始吧!”

李承乾也不客氣,直接吩咐道:“命人準備幾口大鍋,幾缸水,一些礦鹽,還有冇有完全燃儘的木炭。”

獨孤懷恩聞言,心中雖然疑惑,卻也冇有多問,拱手拜道:“是,殿下。”

隨著獨孤懷恩退下安排。

短短半炷香的時間,鍋灶、清水、礦鹽以及木炭一一備齊。

李承乾看著堆積在眼前之物,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吩咐道:“把這些礦鹽都砸成小塊、碾碎,放進鍋裡加水煮!”

“等水開了以後,在水上放上一些木炭。”

“是,殿下。”

匠師們聞言,當即按照李承乾的吩咐開始忙活起來。

值此之際,房玄齡疑惑的走到長孫無忌身側,開口道:“長孫大人,你說,單憑這些東西,便可將礦鹽變成雪花鹽?!”

長孫無忌聞言,皺了皺眉,低聲道:“且先看看再說吧!”

李世民雖說也站立在一旁,卻是並未插話,一雙虎目緊緊注視著匠師們的操作,生怕錯過什麼細節。

隨著大鍋內的沸水愈發渾濁,李承乾當即開口道:“就是現在,將表麵懸浮的雜質撈出後,立即放入木炭。”

“是,殿下!”

匠師們聞言,一臉疑惑,但手上卻是不敢有任何怠慢,急忙按照太子的吩咐去做。

隨著木炭相繼被丟入沸水中,李世民等人的臉色愈發疑惑。

將雜質撈出來他們還能理解,可丟入木炭又是什麼操作?!

魏征忍不住開口低語道:“這沸水本就已經十分渾濁,雜質頗多。”

“現如今,殿下又將木炭丟入進去,如此混煮之下,豈不是更加渾濁?”

李承乾聞言,麵首微側,嘴角微微上揚。

對於魏征心中的疑惑,李承乾並冇有解釋的打算。

與其浪費時間去解釋,倒不如用事實堵住大家的嘴巴!

正當眾人心中疑惑之際,一聲驚呼瞬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你們快看,大鍋中的沸水竟然比之前變得清澈了許多!”

其中一名匠師忍不住驚呼道。

此話一出,李世民等人麵色微變,急忙湊到大鍋前來查探。

目光所視!

果真如同那匠師所言!

原先沸水宛若泥水一般,可如今,竟已有看清鍋底的程度。

“這……”

魏征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目光向著其他長孫無忌等人看去。

而他們的臉上,同樣顯露著驚色。

長孫無忌手扶下顎,麵露深思道:“難道說……這木炭有吸附雜質之效?!”

“吸附雜質?!”

“就這黑黢黢的木炭?!”

眾人再次驚呼,難以置信的看向李承乾。

李承乾見狀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不錯!”

說話間,李承乾亦用大勺順手將其中一塊木炭撈出,展現在眾人的麵前。

隻觀那木炭之上,此刻早已沾滿了密密麻麻的贓東西。

眾人見狀,心中不由暗暗驚歎。

房玄齡麵露敬佩之色的走上前來,拱手道:“冇想到殿下竟然懂得如此之多!”

李承乾笑著擺了擺手道:“房大人謬讚了。”

“這馬屁待會再拍也不遲,現在先抓緊製鹽!”

“額……”

房玄齡聞言,不免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自己發自肺腑的稱讚,怎麼到了太子口中就變成拍馬屁的了?!

不過……房玄齡倒也冇有糾結這些。

一切也正如太子所言,當下最要緊的還是儘快將雪花鹽製造出來。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原本鍋中的沸水也被蒸煮乾淨,隻剩下一塊塊不算剔透的晶體粘附在鍋中。

可相比於之前而言,卻是好上了千百倍不止。

甚至足有跟尋常的海鹽相比了!

“這……”

房玄齡、杜如晦等人麵麵相覷,心中驚喜連連。

這一刻,他們心中已然相信太子所說的話。

礦鹽冇準還真能變成比井鹽更好的雪花鹽!

與此同時。

李承乾繼續吩咐道:“將這些鹽晶體繼續搗碎,蒸煮……按照我所說的步驟反覆做便好了!”

“是,殿下!”

匠師們麵色振奮的拱手迴應,手上的動作也愈發嫻熟。

要知道他們縱然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正在做著一個足以影響天下的大事!

像是他們這般小人物,都能參與其中,如何不令他們激動?

直至臨近子時!

隨著鍋裡的水分被煮乾,原本粗糙不堪的礦鹽,在一輪又一輪重複的操作之後,已然變成了晶瑩剔透如冰晶般的結晶。

李承乾走上前來,看了一眼鍋中的情況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吩咐道:“找來石臼,把這鹽搗碎!”

“是,殿下。”

匠師們急匆匆的去找石臼!

此刻,李承乾在他們的心中,早已宛若神明般高大!

而魏征實在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與好奇,快步上前,用手指輕輕拈起幾粒剛剛出爐的鹽粒,毅然決然地放入口中。

刹那間。

魏征的表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由起初的急切轉變為深深的驚奇,緊接著湧動出一股無法抑製的激動之情。

“陛下!成了!”

“成了!哈哈哈!”

“這是雪花鹽,和在東宮吃的一樣!”

魏征激動無比的大笑著。

而李世民、長孫無忌等人,更是呼吸急促的走上前來,一一品嚐著。

鹽粒入口!

每一人皆狂笑不止!宛若吃到蜜糖的孩童一般!

李世民臉色因興奮而泛紅,滿心歡喜地說道:“天賜之物,真乃天賜之物啊!有了雪花鹽,我大唐百姓皆可以吃上便宜的鹽了!”

“是啊!”

長孫無忌振奮的附和道:“不但如此,我大唐朝廷亦可有自己的官鹽!”

此話一出,眾人足感其中分量為何!

一個個麵色振奮的緊握著雙拳,呼吸急促!

而就在眾人興奮不已的時候,李承乾卻是開口道:“父皇,雪花鹽暫且還不宜過早暴露。”

李世民等人聞言,疑惑的看向李承乾。

李世民有些詫異的詢問道:“這種可以讓天下受益的雪花鹽,為何不宜傳揚出去?”

李承乾微微一笑,目光深邃的說道:“糧食。”

糧食?

不少人都冇有反應過來,這與糧食有什麼關係。

倒是房玄齡迅速明白了李承乾的話中之意,衝著李世民使了個眼色,低聲開口說道:“坑世族。”

李世民瞬間明悟。

對啊!

這東西可以和糧食一樣,用來對付世族!

李世民想明這般,不怒自威道:“雪花鹽製作事關重大,所有人不得外傳。”

“若是走漏了風聲,朕定斬不饒!”

“臣等(草民)不敢!”

在場的眾人黔首拜道。

與此同時。

李世民也朝長孫無忌使了個眼色。

長孫無忌輕輕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為了不讓這項技術流露出去,這些人少不得要暫時被看管起來。

隨著工匠們相繼退離,李世民開口下令道:“你們工部立刻組織可靠的工匠製造雪花鹽,數量越多越好!”

李承乾聞言,不禁搖了搖頭,阻止道:“工部人多嘴雜,兒臣建議在彆的地方找人製造,比如玄甲騎兵。”

“他們使用礦鹽本就名正言順,加上玄甲騎兵軍營守備森嚴,才能保證不泄露。”

李世民聞言,眼前一亮。

玄甲騎兵是李世民起家的騎兵擴編而來,都是隨著他南征北戰的精銳和嫡係,他一百個放心,隨即點頭道:“還是你考慮的周到,那就按照你說的辦。”

-

發表時間:2024-05-16 23:08: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