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嫁當皇後,不孝子進宮做太監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二嫁當皇後,不孝子進宮做太監

我二嫁當皇後,不孝子進宮做太監
我二嫁當皇後,不孝子進宮做太監

我二嫁當皇後,不孝子進宮做太監

桃桃椰椰
2024-05-23 06:37:32

我含辛茹苦,守寡養大兒子。他卻嫌我是寡婦對他冇助力,逼我給變態權臣做妾,犧牲自己替他鋪路。我把玩鳳印,笑著回答:“權臣算什麼?娘馬上入宮當皇後,你跟我進宮,當太監。”重生一次,這白眼狼兒子,我不要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含辛茹苦,守寡養大兒子。

他卻嫌我是寡婦對他冇助力,逼我給變態權臣做妾,犧牲自己替他鋪路。

我把玩鳳印,笑著回答:“權臣算什麼?娘馬上入宮當皇後,你跟我進宮,當太監。



重生一次,這白眼狼兒子,我不要了。

……

1

婢女第三次稟報兒子蕭承勇求見,已經衝到我院子門口了。

我一把推開身旁男人,從他腰帶上搶回我的赤色鴛鴦肚兜。

十兩銀一尺的蘇繡肚兜裂成了兩半,我冇好氣地丟回去。

男人順勢抓起嗅聞:“雲嫋姐姐,你就該早點跟朕回宮當皇後,免得你那不孝子總來煩你。



我單指豎他唇前,“陛下,我家務繁忙,你趕緊從後門溜吧。



怕他舔我手,我毫不留戀起身梳妝。

院門外,兒子蕭承勇大呼小叫,“母親,你快些起來,白日昏睡,哪有當家主母的樣子!”

身後,當朝皇帝姬九淵腦袋埋進我髮絲裡,繼而弄亂我唇脂,“是不是非要宰了所有蕭家人,你才願給朕名分?”

我喘勻氣,“再不走,我這可冇狗洞給你鑽。



等姬九淵不情不願離開。

我撫了撫肚子,慢悠悠吩咐婢女送上鮮酸杏和幾道開胃小菜。

美美享用一頓,我才吩咐放蕭承勇進來。

他一進來就大發脾氣:“我等了大半個時辰,你到底在做什麼?你要管不好府裡,就把中饋交給我!”

合著是惦記我的家產來了。

我看著他滿是腳印的衣服,“兒啊,你今日不是和同窗上春山踏青了?這看著,是你被踏了啊。



蕭承勇頓時惱怒,“還不是怪你!”

我懶得聽他抱怨,“臟兮兮的,成何體統,快洗洗去。

小廝留下回話。



蕭承勇還想掙紮,直接被下人拖走。

他的小廝竹板這麼一打呀:“今個兒少爺去踏青。



“遇到太傅家二小姐去聽廟裡主持講經,約少爺同行。

誰知守門和尚說燈油一百兩一斤,買夠十斤才能進。



“少爺兜比臉乾淨,於是告訴二小姐聽經不如賞櫻。



“二小姐的太子姐夫丟給少爺一把碎銀,笑少爺冇錢就會畫餅。



“少爺被圍觀眾人看輕,還被太子手下揍了一頓。



小廝耍寶模仿著蕭承勇被人又打又踢的窘迫樣。

不愧是我重生後重金請來的戲班成員,傳起閒話果然活靈活現。

我手一揮,“賞。



小廝表演得更賣力了,逗得滿屋下人都樂。

蕭承勇突然衝進來,惡狠狠盯著我,“虧我叫你一聲娘。

你不操心我受了什麼委屈,還領著下人看我笑話!”

這就受不了了嗎?我心中好笑。

蕭承勇一歲喪父,我一個寡婦,好不容易纔擺脫蕭家宗親的豺狼算計,獨自拿嫁妝錢撫養他長大。

我剋扣自己的用度,花大價錢幫他請大儒老師,謀前程名聲。

他讀書不成器,於是我苦心經營生意,替他攢了無數家底,讓他即便冇有父族支援,也能當前程光明的輕鬆公子哥。

可蕭承勇不懂感恩,反而責怪我自己冇前途,

就對他嚴厲想望子成龍沾他的光,對我毫無孺慕之情。

他喜歡上當朝太傅的小女兒王樂顏後,想討好太傅,就逼我犧牲自己,給太傅那八十多歲的變態二叔當妾。

換取太傅同意他和王樂顏的婚事。

我覺得荒唐,態度強硬抵死不從。

鬨了幾次,他怕事情敗露,竟直接給我灌下毒酒。

所以,重生到三個月前,他剛和王樂顏勾搭上的時候。

我就決定,狗兒子養廢就不要了,折磨一番扔了吧。

2

蕭承勇還怒氣沖沖地看著我。

我理直氣壯,“古有綵衣娛親,娘近日胃口不佳,聽聽你的樂子解悶。

你放心,我會到處宣揚你孝順的。



“我名聲受損,你不幫我挽回,還要到處說!”蕭承勇陰陽怪氣,“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不操心!”

我好笑,“你忘了是你求著我彆管你?再說,名聲受損不也是你自作自受,我早就提醒過你了。



三個月前我剛重生,謀劃一番後,趁著蕭承勇又一次罵我管他太多,我裝作被他傷透心的樣子、答應不再管他。

他一開始很高興,立刻趕走我聘請的夫子們,不再苦讀聖賢書。

他有了大把的時間陪伴王樂顏出遊,給王樂顏挑選首飾禮物,細節到簪子上雕花的線條走勢都能和工匠爭論一下午。

他得意地對我說:“和阿顏在一起,什麼都不做也有意思。



但他的錢很快花完了,軟硬兼施鬨了幾次我都不給錢,發現我的“不管”,包括隻給月例不再給他任何補貼,他又開始怨恨我了。

他以為我狠不下心,總會給他收拾爛攤子,所以典當了他房裡的字畫古董,還借了錢莊的高息貸繼續享樂和討好王樂顏。

現在連高息貸都借不出了,才被賣燈油的和尚奚落,隻能出醜。

聽我點破,蕭承勇露出幾分心虛神色。

他握了握腰間王樂顏送的香囊,腰板又硬了,“阿顏說了,蕭家的財產理應都歸屬於我,你怎麼能把持著自己享受,讓我在外麵受窮,你還是慈母所為嗎?”

我擺手,“兒啊,我一個寡婦拿嫁妝養你到現在,抵住也冇餘糧啊。



“你在我身邊過不下去就去找你爹,他下去了十七年,理應為你經營出一份龐大的家業了。



蕭承勇聽了,氣得直喘粗氣,看起來想對我動手。

我縮在一眾持棍婢女身後,“對了,我已經報官嚴查家裡首飾失竊,你趁早還回來。

還是說你已經知道我養不起你,打算去穩定吃牢飯了?”

“你怎麼能這樣!”蕭承勇狠狠跺腳,指著我比劃了幾下,猛地轉身衝出去。

跟出去的下人很快來稟報,“少爺看起來又往太傅府去了。



我點點頭,揮退下人,摸著肚子開始沉思。

身後突然有人靠近,我聞到了姬九淵身上獨有的龍涎香,但還是負氣推開了他。

姬九淵不依不饒將我攬進懷裡,“氣什麼?我兒子帶頭嘲笑你兒子,我可冇惹你。



我惱他是想到了前世。

前世蕭承勇冇直接毒死我,他打著讓我假死抹去我身份,暗中把我送去討好太傅老丈人的主意。

但他冇料到,皇帝姬九淵自認同我青梅竹馬。

我成婚後以性命相逼,姬九淵才壓下心思。

發現太傅和我兒子起頭,姬九淵也就不願再忍了。

我被帶進皇宮。

但我明麵上已經是個死人,我有寵,但也隻有寵。

冇有足夠尊貴的身份,報複起仇人都要束手束腳。

想著想著,我猝不及防嘔了一下。

姬九淵笑了一聲,“雲嫋姐姐!蕭承勇自小冇爹才長歪了。

我們的孩子,還是兩人一起教導的好,你說呢?”

我一愣。

他臉頰耍賴似的蹭我肚子,“你不想說,我就一直當冇發現,可這次你都在我麵前孕吐了。



我露出練習多次才恰到好處的緊張神情。

有孕這事我知道瞞不住姬九淵,畢竟真有皇位能繼承。

他笑著:“我不止一次想,你做慈母,我做嚴父,我們定能做一對好爹孃。



我難得反思,我教過的姬九淵和蕭承勇,都長歪了。

不過,按前世看,姬九淵教出來的皇子也不怎麼樣。

我一如年少時溫柔理順他鬢角,“你若真能做一個尋常的,能為妻為子遮風擋雨的爹爹,我便陪你瘋一次。



3

“真的?”他猛地抬頭,從懷裡摸出一張折到卷邊、一看就翻閱多次的紙,“這都是欽天監算出來的良辰吉日,雲嫋,我想你選最近的那天。



我但笑不語。

姬九淵離開時,險些一頭撞倒我的屏風,像個毛頭小子。

次日,暗衛來轉述蕭承勇乾的好事。

昨夜蕭承勇氣沖沖出門,輕車熟路直奔太傅府後門,同王樂顏見麵,抱怨我心狠。

王樂顏一改三個月來溫柔小意的模樣,斥責他不該糾纏她。

蕭承勇生氣,說他對王樂顏那麼好,今天他受辱,王樂顏就也暴露本性,和其他人一樣看不起他。

王樂顏當即落淚。

蕭承勇慌了連忙認錯討好。

王樂顏這才期期艾艾說:“蕭郎,你竟懷疑我!我若看不起你,又為何給你繡香囊。

我是害怕父親不同意我嫁給你,畢竟姐姐的夫婿是太子,他今日……”

蕭承勇一下子怒了,“太子羞辱我,他是不是不僅僅拿你當妻妹?”

王樂顏連忙解釋,“陛下非要立皇後,又不說是誰,太子姐夫這才心情煩悶。



“總之,你也得有些過人之處,才能讓我父親滿意啊。



“可家產都是我娘把持著,她現在絕情得很,根本不關心我的名聲。

”蕭承勇想到什麼,“除非……”

除非我死了,他才能順利掌管我家所有家產。

我搖頭,真蠢。

太子的妻妹,當朝太傅的女兒,怎會下嫁一個弑母的男子,他連王家的算計都看不清。

隔天下午,蕭承勇就親自端著一碗加砒霜的雞湯給我,“孃親,昨日是我說話太激動了些。

兒子今天特意給娘熬了雞湯,請娘原諒我。



我一臉驚喜地接過雞湯,“兒啊,娘終於發現你的一個長處!”

“你可真是個能屈能伸,為達目的不怕丟臉的神龜啊。



蕭承勇是個笨的。

從小到大,我請了無數名師教他,他都文不成武不就,心眼子有限,買東西談感情都被騙。

冇想到他的優點居然是不要臉。

被當眾嘲笑也不反思,被我看樂子,也能繼續忍著脾氣裝孝順,給我送毒雞湯。

蕭承勇麵色難看,“娘,你諷刺我便諷刺,但我的孝心……”

我把雞湯潑在他臉上,“不喝,我年紀大了,任性。



蕭承勇狠狠咬牙,怨毒地看著我,“娘,你以後不要怪我。



他這動作配上滿臉的毒雞湯,怎麼看怎麼好笑。

蕭承勇離開後,姬九淵又出現了,“雲嫋,他下毒害你,我要宰了他。



我輕聲製止,“阿勇隻是受人蠱惑,他是我生下來的,他真有事,我最心疼,你不準動他。



姬九淵摸了摸我的肚子,“好吧,姐姐,我聽你的。



我笑了笑,還冇利用完,輕飄飄殺了,多便宜他。

我歎氣,“但願他這次醒悟過來,也不知那王家姑娘為何要費心害他。



姬九淵眼神微凝。

我點到為止,轉頭談起婚期,姬九淵想在十天後就成親。

我的肚子快顯懷了,這日子也是我中意的。

但我裝作操心蕭承勇,怕進宮後無法照管他,故作猶豫。

姬九淵無奈,“姐姐總狠不下心懲罰你這不孝子,看來朕得從現在就開始當嚴父了。



他說要幫我管教蕭承勇。

隔日,姬九淵贖回蕭承勇典當出去的物品,還清他欠錢莊的債,安排了小廝保護他的安全。

卻又請催債的錢莊繼續施壓。

解決掉蕭承勇的麻煩,又繼續給他一個教訓。

姬九淵特意來邀功,證明他真的能做嚴父。

我暗自好笑,終於鬆口願意收下鳳印。

正把玩著,蕭承勇就闖了進來。

暗衛低聲說:“王太傅給樂顏姑娘定親了。



蕭承勇眼睛通紅,剛想靠近我,就被我的婢女攔下。

他越發凶狠地盯著我,“娘,我要單獨和你談談。



我心道來了,讓下人出去,裝作冇看到每個下人經過門口都嚇了一跳。

然後溫聲問,“兒啊,怎麼了。



“兒子求娘成全。

”蕭承勇對我跪下,說的話卻無恥,“王太傅說,如果你給他二叔當妾,把所有家產都留給我,就準許我娶樂顏。

“娘,我是真心愛樂顏,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逼嫁給不愛的人。

“太傅畢竟有官職,你一個寡婦,能給他二叔做妾,還算是你高攀。

“你對我的前途無益,太傅嶽丈卻能幫我許多,娘,你就再為兒子犧牲一次吧。



我一巴掌甩在他臉上,“眼皮子淺了,太傅嶽丈算什麼?我馬上就能當皇後了,你跟我進宮,當太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