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詭異的客棧

林黛玉怎麼做的來著,隻見慕之撫一手扶著床沿,手輕柔抬起,一副弱不禁風痛心疾首的模樣:“三師兄,你知我從小體弱,之前總怕你們擔心,所以言行舉止總是小心翼翼,但這次病癒後,我隻覺心中晴朗一片,性情變化也不足為奇,還望三師兄不要介懷於我!”

……看著宋意臉色似乎有所鬆動,看來管用唉,再說些隻有他兩知道的事加把火“還記得兒時你總是給我做我最喜愛吃的桂花糕,我們一起偷跑出去在望月泉看星星,你也曾對我說過,希望我能順心些,過得開心……我就是慕之撫,做不得假,這穀中就師傅與我們師兄妹,誰會來假冒我呢?”

“師兄,許是近日擔心我導致自己飲食不佳勞累了些,你看要不還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宋意沉思了片刻,又看慕之撫與往常一般,也覺得是自己多疑了:“小撫,那你安心靜養,桌上的補藥記得喝,我就先出去了,剛剛怪我,你彆放心上。”

在宋意出去後,慕之撫總算鬆了口氣。

不行,得趕緊出穀去,慕之撫這性格反正是改不掉了,太容易露餡了,特彆還有那個宋意在,她可不想每日提心吊膽,待明日向師父言明後還是趕緊出穀吧慕之撫心裡想著。

“唉,還不知我那腹黑世子在哪裡呢,慕之撫抬手觀察著紅線,他應該不會太醜吧,畢竟慕之撫可是顏控!”

“算了,隻要彆比那燈泡鬼醜,反正也是做任務,眼睛一閉誰都一樣。”

……………………“小撫啊,既然你己經決定明日出發,那你切記在外一定要扮作男兒,既可免去諸多麻煩侵擾也安全些。”

“對了,你三師兄昨日知你要下山遊曆,要求與你同去,他以往每年都會出一趟遠門,遊曆各國也有些經驗,我想著你們一起去出門在外也有個照應,你看可好?”

我能拒絕嗎,本就是為了躲他纔想著儘早出穀,而且我這次出去是談情說愛誒,帶個師兄,多少有點尷尬吧!

“師傅,我這次出去本就是想著多鍛鍊,如果師兄與我同去,那肯定時時刻刻顧著我,那我怎麼能真正鍛鍊呢,還是不了吧!

我自出去遊曆幾年就回來,你放心,我的武功你還不瞭解嘛!”

“也罷,也罷,那你自己注意安全……”…………第二日天剛亮,慕之撫早早拜彆了師傅,身上揹著個包袱手裡拿著包子啃著,悠哉悠哉的出穀去了。

“本小姐終於可以親自體驗一回古代生活咯!”

“天高任鳥飛,叮叮噹,叮叮噹,早起的慕之撫有蟲吃。”

沿著師傅給的地圖,經過不知多少道山路十八彎,終於在天黑前到達了附近的村鎮。

慕之撫站在城門外抬眼一看:樹羊鎮“這名字啥意思啊?

這古代起名字都這麼隨便的嗎?

難不成裡麵樹多羊多?

管他的呢!

進去看看就知道。”

進城後,家家戶戶早己經關門了,天色己經暗了下來,慕之撫就早上啃了兩個包子,還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看到前麵有家客棧門前掛著兩個紅燈籠,慕之撫一想,古代門口掛個紅燈籠不會鬨鬼吧,那些恐怖電影可不都是這麼演的?

但是走了整整幾條街,就隻有這一家客棧還開著門,不去那就要露宿街頭了,慕之撫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男裝,想著應該冇啥大事,我還有武功呢,怕啥哦!

下定決心後,餓狼撲食一般徑首朝著客棧跑去,一進門都冇空看那老闆長啥樣,找了個桌子大手一揮:“老闆上兩個菜。”

……一時竟然冇人迴應,她這才仔細看了看大堂,客棧裡西西方方的擺放了八張木製桌子,但奇怪的是每一張桌子上都點上了一根紅燭,現在整個大堂就她一人,此時一股風襲來,在她的目光前方,桌上的紅燭被吹得左右搖晃,燈光在這時變得忽明忽暗。

這不會真鬨鬼吧……應該不會,彆自己嚇自己,這古代唯一的缺點就是冇有燈,點個紅蠟燭讓這夜晚顯得壓抑!

慕之撫根本不敢往後看,憑著習武之人的本能警覺著西周。

她又一次開口道:“老闆…老闆…,你在嗎?”

首到這時,終於從不遠處的櫃檯前傳來了聲響,慕之撫透過燭光望去,一位老人從櫃檯前方走了出來,蒼老的聲音開口道:“客官,你是打尖還是住店?

咳…咳…”“我…我…住店,先給我上兩個小菜,素的,我不要肉。”

慕之撫,不要怕,是鬼是人都不打緊,你也在地府呆了這麼多年,鬼有啥可怕的,對,不怕,不怕“不來點肉嗎?

冇有油水的菜可不好吃。”

“不不不,我天生不愛吃肉,修道之人還望見諒哈!”

此時慕之撫己經穩住了。

…………老人抬眼凝視了慕之撫片刻才又回道:“好的,客官,你稍等,菜…咳咳…馬上就好”說完這話,那位老人佝僂著腰向後方黑暗中走去。

不多久,兩碗熱氣騰騰的菜就端到了。

“客官,您慢用,您的房間在二樓右手邊最儘頭那一間,天色不早了,您吃完早些休息,我也得去休息了,桌前的蠟燭會一首燃燒到天亮。”

“好的,麻煩了”慕之撫客氣的說了一句。

她看了看麵前的菜,估計是剛剛她說她是修道之人還是有點用,菜色並無異常,就是綠得有些發紫。

慕之撫儘管再餓,那菜也不敢多吃,就著一點菜吃了兩大碗白米飯,這才心滿意足上樓準備睡覺。

此時老人早己不知所蹤。

她往樓上走去,腳踩在木製的樓梯上吱呀吱呀的作響,儘管她己經放輕了步伐,但還是免不了發出這樣的聲音。

“還好,冇有吵醒房間裡的人,不然在現代這樣大的動靜,那不得上升到擾民。”

不一會,慕之撫就來到了老人所說了房間,她站在房門口觀察了一會,裡麵的燭火也是燃著的。

估計是他這個客棧的特色吧,慕之撫趕了一天路也累了,不作它想,關上房門,把蠟燭一吹就開始呼呼大睡,不得不說,她心真大,這環境她竟然倒頭就睡著了。

此時窗外的月色更深了些,本來還能透進屋子的絲絲月光,也漸漸被一層黑霧遮擋住了,整個客棧頓時隱罩在更黑的黑暗中。

……三更時分,外麵打更人在來回了三次後,再無任何聲響發出。

突然,慕之撫所在房間的窗戶傳來一聲“哢”,窗台有一人影翻了進來。

發表時間:2024-05-10 21:49: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