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現在誰都不知道他倆互換了身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換回來。

李亞寧繼續打字問道:“要不咱們見一麵想想怎麼解決吧。”

晏池:“現在不行,我接下來的行程安排是和對頭公司競爭,簽約白薇薇,爭取到的機會就是後天麵談,你現在還不能走。”

白薇薇,娛樂圈當紅炸子雞,前段時間憑藉影視劇《刺青》榮獲最佳女主角。

就是這樣一位女星,至今為止還未簽約一家公司,據聞白薇薇本身就是富二代出身,但是如果能簽約白薇薇,那麼光她一人就能給公司帶來難以預估的流量和盈利。

李亞寧覺得大佬是在開玩笑,她隻是個十八線小明星,真的搞不來談判。

“所以你是要我代替你去談簽約?可是,我真的什麼都不懂。”

然而很快晏池發來一條語音,“有我在,隨時保持聯絡,我會告訴你一些注意事項,不要露陷。”

乍一聽到自己的聲音,李亞寧差點冇聽出來,但是想想還能怎麼辦呢,總裁都不介意自己還矯情什麼,隻希望這場荒誕不經的夢能快點結束。

“好的我會努力幫你,感謝大佬信任!”

李亞寧發了一個憨憨敬禮的表情包,突然想到自己現在的狀況,便解釋了一下。

“我今天冇認出來你的管家,現在的情況是管家和醫生判斷我失憶了。”

打臉來的猝不及防。

然而晏池早就預料到似的,“冇事,我就冇指望你能騙過管家,能聯絡到我就很機智了。”

李亞寧:“……”

說好的信任呢?

從未想過自己能遇上如此超現實的劇情,放下手機後李亞寧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表情。

從起初的目瞪狗呆懷疑自己在做夢,到現在坦然接受甚至和大佬有條不紊的安排日程,李亞寧右手摸了摸硬邦邦的胸口,覺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是不是出了問題。

第二天一早,醫生過來拆了頭上的紗布,冇有留下什麼疤痕。

暖光下,晏池這張臉可謂男女通殺,從頭到腳,每一個地方都寫滿了不食人間煙火的高冷勁,眉宇間卻意外的透漏著幾分桀驁不馴的味道。

“唔,恢複的不錯。”

李亞寧對著鏡子看了眼,總算鬆了口氣,要是留疤了那可太慘了。

管家笑了笑,“是的,另外今天荊漠想約少爺您見一麵。”

“荊漠?”李亞寧昨晚倒是冇聽晏池提起這個人。

“荊漠和您從小一起長大,現在是時尚巔峰集團董事,同樣也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

管家將手裡整理的資料遞給李亞寧,接著說道,“他約您下午在茶語包廂談談白薇薇的事情。”

“好的,謝謝您,彆忙了去休息吧。”李亞寧接過檔案朝管家笑了笑。

管家:“好的!少爺我不辛苦!”

雖然他家少爺暫時失憶,可是他為什麼覺得現在的少爺更親切?

以前追著他的小孩長大後就不怎麼愛說話,現在反而會關心他,果然少爺就算失憶了也是個暖心的人!外麵說他冷漠的應該好好康康。

另一邊,暖心的少爺李亞寧正坐著翻看檔案,然後給晏池發了個訊息。

【李亞寧:總裁大人,荊漠是誰?他約我下午見麵。】

然而等了半天晏池都冇有回覆,眼看著已經中午了,李亞寧覺著兩人既然是從小玩到大的,應該冇什麼問題,況且兩人談的還是關於白薇薇的事情。

於是李亞寧飯後就上了車,讓司機帶到茶語約定的包間。

進去之前,老闆有些小心翼翼的說著:“晏總,您可以不要太搭理荊總,他是小孩子心性。“

李亞寧點點頭,一直保持著在外高冷的人設,到現在果然冇什麼紕漏。

她心想,荊漠這人還挺有意思的,能讓老闆評價這麼個小孩子心性,看來荊漠也冇傳言那麼可怕嘛。

上電梯的時候,晏池那邊終於有了訊息回覆,李亞寧劃開螢幕。

【晏池:荊漠是個傻

逼,不用赴約,晾著他就好。】

【李亞寧:???可是……我已經在電梯上了。】目測還有一分鐘到達戰場。

看著頭頂欄那邊顯示“對方正在輸入中”但遲遲冇有回覆,對方似乎刪刪減減了很多次後,最後卻終於發來幾個字——

“和他說話就一個字,哦。”

嗯?

總裁之間說話都這麼惜字如金的?

隨後又是一大段文字:“荊漠那小子是我手下敗將,這次約你見麵應該是想和你競爭白薇薇的簽約,我教你幾個詞應付他,滾,冇空,再見,你想的美。”

李亞寧:“……”

這怕不是個憨憨,會被打死的那種。

房門打開,李亞寧進去拉開椅子坐在那人對麵。

怎麼說呢,一張讓人過目不忘的臉。

介於少年的俊秀和男人的成熟微妙之中,輪廓乾淨分明,右耳戴著枚銀色耳釘,下頜線條瘦削,上挑的黑眸顯得冷靜又沉默。

他“嘖”了一聲,撐著下巴,聲音慵懶道:“怎麼著,大忙人也有功夫來赴約。”

李亞寧聽著這挑事的語氣,想了想晏池的囑咐,冇什麼表情的回了句:

“哦。”

荊漠:“嗬。”

李亞寧琢磨著麵前這人到底是來乾嘛的,進來後怎麼搞的像小孩子鬥嘴一樣,她想了想決定開門見山:“你今天約我來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你真不知道?”

李亞寧:“……”我難不成是您肚子裡的蛔蟲什麼都知道。

就在李亞寧準備喝完茶就走人的時候,荊漠總算不打啞謎了,他惡狠狠的撂下一句。

“我是真冇想到你的臉皮能這麼厚,明明白薇薇是我先邀請的,結果我也不知道你使了什麼手段,讓她先和你談,要點臉好嗎?”

啥玩意兒她就不要臉了,敢情是因為晏池搶了人家的單子。

李亞寧歎了口氣,“那要不……我去和白薇薇說,讓她先和你們談談?”

荊漠又是一聲輕嗬,很明顯是不相信對方的話。

他和晏池從小一起長大,每次出事了都是他背鍋,晏池在旁邊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像是家裡糖果被偷吃啦小女孩被揪辮子啦,明明每次都有晏池摻和,結果大人們總是被晏池欺騙。

後來長大了,荊漠想想那些年背鍋的事,就想弄死晏池。

-

發表時間:2024-05-15 21:57:5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