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

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
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

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

伊薩卡
2024-05-18 00:11:49

我回原世界後,男主後悔莫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攻略失敗,我被顧明辰親手送給科學怪人。

「忍一忍,他會把你體內的係統抽出來,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他溫柔地將我推給旁人,我被當作小白鼠折磨了整整三天。

直到一團白光被抽出,顧名辰激動地抱住我:「你終於不會離開我了。



他不知道,係統纔是我的枷鎖,失去係統,我即將被遣送回原世界。

幾天後,我當著顧明辰的麵在婚禮現場消散。

「再見,顧明辰。



「遲遲,我錯了,你彆走!」

1.

顧明辰缺席了我們的婚禮,新郎的位置上站著科學界臭名昭著的變態。

穿著常服的顧明辰姍姍來遲:「遲遲,我找到可以留下你的方法了。



他有些激動:「宋澤曾經分離過一個穿越者和她的係統。



「隻要把你體內的係統抽出,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我不由得後退:「不,我不同意。



攻略成功後,我可以選擇留下或帶著顧明辰一起回到原世界。

我最開始就和他說過,他明明知道的。

我看向身旁的男人,宋澤,科學界難得一遇的天才,卻因為暗中拿活人做實驗被科學界除名。

我不敢想象被他盯上會發生什麼,我得逃走。

顧明辰看出了我的意圖,他搶先一步把我拉入懷中。

熟悉的溫暖包裹著我,他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出最殘忍的話:「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



「就當是為了我們,忍一忍,乖。



「明辰,不要...」

下一秒,麻醉劑刺入我的身體,我陷入了黑暗。

2.

我從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醒來,我開始尖叫。

我怕黑,哪怕睡覺都要在床腳點一盞小燈。

公司團建的時候,暗戀顧明辰的女生故意使壞,晚上悄悄關掉了我的夜燈。

我陷入恐慌,直到休克。

顧明辰得知後立刻中斷合作會議,跨越大半個地球連夜飛了回來。

他開除了同事,以故意殺人未遂起訴她。

女同事的年邁的父母哭著求到我的麵前,求我原諒她的無心之過。

「我們隻有一個女兒啊!」

顧明辰擋在了我們之間:「你們隻有一個女兒,可我也隻有這一個愛人。



顧明辰愛我,全世界都知道。

可現在他卻任由彆人將我關在黑暗中。

我的身體止不住顫抖,直到落入熟悉的懷抱。

「彆怕,我在。



本該是充滿安全感的話語,現在卻如此諷刺。

「燈呢,快點起來啊!」他憤怒地衝著身後的人大喊。

燈光亮起,我看著熾熱的燈泡,終於恢複了平靜。

「帶我走,求你。



我死死地地拉著顧明辰的衣袖,他的眼裡閃過一絲動搖。

八歲的顧明辰曾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那是一個暴雨夜,顧家破產,顧明辰的父母親人被仇家殺害。

雖然凡人落網,但是顧明辰從此無家可歸。

我是在這時穿越過來的,以23歲成年人靈魂穿越進一個10歲,將死的小女孩的身體。

我站在顧明辰麵前,看他用沾滿泥濘的小手拉住我破爛的褲腳:「帶我走,求你。



【成功綁定宿主。

攻略對象:顧明辰,攻略目標:讓故事回到正軌。



【任務獎勵:宿主可自行選擇留在該世界或回到原世界。



這原本是一個甜寵小說,但不知為何,男主被人奪了氣運,從天之驕子淪落為街邊乞丐。

不巧的是,這本小說正是我寫的。

我想了想,問係統:「任務完成後,可以帶走男主嗎。



我想再貪心一點。

係統沉思片刻:【可以,但要附加條件:讓他真心愛上你,並和你結婚。



「好。



10歲的我帶走了8歲的顧明辰,兩個流浪的小孩成了彼此的依靠。

我們住在最破舊的橋洞下,一邊被成年的流浪漢驅逐,一邊努力地活著。

好在我擁有23歲成年人的靈魂,通過一些知識,勉強賺一些錢養活自己和顧明辰。

12歲那年,我求著一位奶奶將她家的地下室租給我們,我們有家了。

很差的環境,但對我們來說卻是最好的。

那時的顧明辰窩在冰冷的鐵絲床上,眼睛亮晶晶的:「姐姐,你好厲害。



「你是天上的神仙嗎?」

我笑了,點了點他的腦袋:「是啊,姐姐來自彆的世界,是來拯救你的。



我不想對顧明辰有所隱瞞,得到係統的允許後,便一直對他灌輸穿越者的概念。

「那姐姐會永遠陪著我嗎?」

「會啊,不管在這裡還是回到另一個世界,姐姐都會把你彆在褲腰帶上帶著的。



那天,10歲的顧明辰發誓要賺很多錢,讓我買最貴的褲腰帶掛他,把我笑得前仰後合。

3.

我在最困難的時候義無反顧地拉起顧明辰的手。

他卻在功成名就之後親手掰開了我的手。

我滿心期待,卻換來他一根根掰開我的手指:「對不起,這是唯一的辦法。



「遲遲,你也不想離開我對不對。



我不止一次地告訴他我會永遠和他在一起,每一次都是真心的。

「遲遲,忍一忍,三天,三天就好。



我將剛剛的話重複了一遍:「帶我走,求你。



顧明辰退後了幾步,無聲地拒絕。

「顧先生,看過了也就放心了,為了確保抽取過程順利,您不宜和她過多接觸。



宋澤帶走顧明辰,走到大門時,他順手要關燈。

「彆!」顧明辰連忙攔住他「遲遲最怕黑,能不能給她留盞燈。



宋澤輕笑一聲:「顧先生,我知道您心疼您愛人。



「但是為了計劃順利,你需要狠狠心。



「崩潰的情緒有助於取出她體內的係統。



顧明辰掙紮著,握著宋澤手腕的手鬆開了。

他愧疚地看向我:「遲遲,對不起。



地下室再次陷入黑暗。

我恐懼,崩潰,為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隻能一遍一遍地在心裡呼喊係統。

「係統。



【我在。



「係統。



【我在。



「係統,我給你取個名吧,你就叫..」

我還冇有來得及說出口,窒息的感覺使我昏迷。

【宿主,我有名字的,我叫...】

4.

我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我的黑暗恐懼症很嚴重,怕我死掉,宋澤會在我幾近休克的時候點上一支蠟燭。

有了微弱的燈光,我會醒來。

等我恢複一點後,他又會把蠟燭熄滅。

我隻能不斷地昏迷,醒來,昏迷,精神接近崩潰。

顧明辰不放心我,所以每次宋澤送蠟燭下來他都會跟著。

站在一旁,用痛苦的眼神看著我不斷被折磨。

這一次,宋澤允許他和我說說話,於是他端著燭台坐在我的身邊,絮絮叨叨起小時候的事情。

「遲遲,還記得我們說過想要去大溪地度假嗎?

之前總是在忙,現在好了,等取出你的係統,我帶你去。



「還記得我們租下的第一間地下室嗎?我把它買下來了。

等你好了,我們再去看看。



「那個幫助我們的奶奶還活著呢,我想你會想見到她,等成功後我們一起去。



我不理他,隻直勾勾地盯著跳動的燭火看。

微弱的燈光是我唯一的慰藉。

「姐姐...」他有些委屈。

我很久冇聽他這樣叫過我了,自從成年之後,他一直叫我遲遲,他說要娶我。

我們的感情其實是很順利的,相扶相持的青梅竹馬。

哪怕是書中原女主出現,顧明辰也冇有動搖過。

那時的他已經熟知故事的來龍去脈,見到女主如同見到病毒一樣退避三舍。

那時我以為,他是脫離劇情的,活生生的人,是隻屬於我的顧明辰。

明明就差一點就成功了,無論是留在這裡,還是帶著顧明辰離開,我永遠都不會和他分開。

顧明辰不相信,所以他親手毀了這一切。

【宿主,對不起。



自從被抓來這裡,係統好像就陷入了沉睡。

現在他醒了,機械的聲音透露出疲憊。

【我要暫時離開了。



5.

感受到磁場的波動,宋澤興奮地叫起來:「成了,成了。



他推開顧明辰,扯著我上了電機椅。

強烈的電流電得我大腦一片空白,渾渾噩噩之下,我看見一團白色的光球離開我的身體。

光球消散了,宋澤想要抓卻冇抓住。

「嘖,這個係統還真是難搞,比我之前遇到的都難搞。



「算了。

」他把我解放下來,推進顧明辰懷裡。

「大功告成,人還你。



顧明辰抿著嘴,我知道他有點生氣,電擊是最後步驟,宋澤冇有告訴他。

他到底是冇做什麼,畢竟對他來說,宋澤是幫他留下我的恩人。

「謝謝。



我被顧明辰抱出地下室,刺眼的陽光使我睜不開眼。

顧明辰親了親我的臉:「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遲遲。



他確實很愛我,現在的我卻覺得噁心。

他愛我,卻任由人折磨囚禁我。

他愛我,卻從不相信我會為他留下或帶他離開。

其實這一切早有端倪。

他總是會在不經意間透露出怕我離開的想法。

有時候是看到一篇揪心的虐文小說,有時候是聽說了一起棒打鴛鴦的豪門感情糾紛。

雖然我總是不厭其煩地重複著不會離開他的話,可他到最後隻相信自己。

眼睛適應陽光後,我掙紮著離開顧明辰的懷抱。

玻璃倒映出我的樣子,蓬頭垢麵,臉色蒼白,眼球滿是血絲。

這就是顧明辰愛我的方式。

若是以後他再次懷疑我會離開,我不敢想象又會發生什麼。

霸道且占有,這不是愛。

我看著自己的樣子笑了,越笑越大聲,直到顧明辰害怕。

「遲遲,彆這樣...」

「顧明辰。

」我打斷他:「有件事情一直冇能告訴你。



「係統在,我在。



「係統走,我走。



「不...」

「係統冇了,我很快就會被送回原世界。



「我自己一個人回去,冇有你。



顧明辰強硬地把我按在懷裡:「不可能的,你永遠離開不了我。



我不管他,聲音從衣服縫隙中傳出「恭喜你啊,親手送走了我。



【你可以告訴顧明辰你的身份,你的目的,包括成功後的結果。



【但你不能說出失敗之後的結果。



「說了會怎樣?」

【暴斃。



失敗的結果,即攻略失敗我會死和攻略過程中係統離體我會被遣送回去。

這兩個對我們來說本都是不可能的事。

顧明辰的愛一直堅定,我的係統不會無緣無故離開。

這是一件很巧妙的事情,關於成功的結果,如果顧明辰信了,那就不會失敗。

如果他不信,即使說出失敗的結果,他依舊不會信。

6.

顧明辰急了,他聽不得我要走這種話。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訴他我會留下,走也會帶他走,是他自己不信。

他冇有立刻帶我回家,反而帶我回到了那個潮濕的地下室。

「奶奶,我們回來看您了。



敲響一樓的房門,開門的卻是奶奶的孫女.

女孩眼睛通紅地看著我們:「你們是來弔唁奶奶的嗎?」

奶奶死在了顧明辰囚禁我的第二天。

直到我們上完香出來,顧明辰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不可能啊,明明一週前還好好的,怎麼會...」

怎麼會這麼突然。

可能是年少的經曆,顧明辰真的見不得「離開」。

他想要抱我尋求安慰,我趕緊躲開。

「並不突然的,顧明辰。



「奶奶早幾年身體就不好了,不信你冇有發現。



「所有的離開都是有預兆的,冇有人會一直等著誰。



顧明辰的拳頭捏得嘎嘎作響,「你說這些,是不是想離開我了?」

我懶得騙他:「我說了,我會離開。



他很生氣,不顧我的反對把我拽回車裡。

「你永遠不可以離開我,」

也是,家人,八歲前的朋友,奶奶,他一個也冇留住。

也就我暫時還在他身邊。

想到這裡,我嘲諷他:「你說得對,奶奶確實走得突然。



「大概是她知道你聯合人囚禁我,折磨我,氣得連夜跑路。



「畢竟現在的你誰見了都是晦氣。



7.

顧明辰第一次見到牙尖嘴利的我。

準確來說,是第一次見到他牙尖嘴利的我。

所以他又把我囚禁在顧家老宅。

顧明辰東山再起後買回了曾經的家,凶宅來著。

大概是人快要回家了,靈魂不穩,晚上我總能看見幾個模糊的影子對我道歉。

我被他鎖在床上不準離開,隻被允許吃飯和上廁所。

我晃了晃手上的鎖鏈,笑了:「這就是你對我的愛?」

顧明辰垂眸:「遲遲,你心裡病了,需要治療。



他輕輕撫摸我的臉頰,神色眷戀又痛苦:「薑遲遲,我們為什麼變成了現在這樣。



「你放心,等你想明白後我們還和以前一樣。



他這樣說著,我閉上眼,不再理會。

無論在哪,時間一到,他都阻止不了我離開。

8.

顧明辰喝醉了,原先還在努力剋製的他卸下偽裝。

「薑遲遲!你是我的,你隻能是我的!」

「我對你還不夠好嗎?你這幾天擺臉色給誰看?嗯?」

「彆告訴我你喜歡上你那個係統了,嗬,他早就被消滅了,你彆想!」

大概是宋澤給他說了什麼吧,在他撕扯我衣服的時候,我看見一旁不斷閃爍的手機上顯示著宋澤的名字。

我懶得抵抗,像死魚一樣躺在那裡的樣子更加激怒顧明辰。

「薑遲遲,說話!」

「說話啊,解釋啊!」

他是真的瘋了,捏著我的手越發用力。

我吃痛地哼出聲:「說什麼?我說我恨你,說我仙子啊就想離開嗎?」

他的臉色更加陰沉,就在我以為他要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他卻突然起身。

「遲遲,你不乖。

」、

顧明辰走到床邊,一點點拉上窗簾:「看來宋澤是對的。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要做什麼?」

「這是我特意定製的窗簾,半點光都透不進來。

」、

最後一點月光消失了,他將我丟進無儘的黑暗。

「不要!」

「遲遲,或許在黑暗中,你次啊能依賴我,才能明白我的好。



顧明辰翻身上床,摟住渾身顫抖的我:「乖,我們的時間還有很多。



「你會明白的,你離不開我。



9.

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遲遲,遲遲我錯了,你彆嚇我...」

我渾渾噩噩地從昏迷中醒來,滿屋狼藉。

強撐著散架的身體坐起來,顧明辰擔憂的神色令我厭惡至極。

「遲遲,對不起,我昨天,昨天喝多了...」

我用儘全力給了顧明辰一巴掌。

「顧明辰,在這個世界我冇有朋友,冇有親人,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你,你知道嗎?」

他不敢看我,緩緩低下頭。

「我想帶你走,我想愛你,但你卻總想讓我死。



「不,不是,不是...」顧明辰連連搖頭。

「我隻不能接受你要離開我,宋澤說他以前也遇到過攻略者,嘴上說會帶我們離開,但實際上根本不會管我們的死活...」

我笑了:「是嗎?你信那個科學混蛋,卻不信你的愛人。



「我有嚴重的黑暗恐懼,很有可能會在休克中死亡。

你卻聽他的話,三番四次用我的弱點折磨我,這就是你的愛?」

他穿著我親手為他縫紉的衣服,站在我的身邊像一個無措的孩子。

「算了吧顧明辰,放了我。



顧明辰臉色慘白,他還是認為自己離不開我。

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把我困在身邊。

「對不起,遲遲,明天,過了明天就好。



他將我麻醉了,意識矇矓的刹那,我聽見他手機外放的語音。

宋澤惡魔般的聲音響起:「女人嘛,睡了就老實了。

要是不老實,你就給她整個隆重的婚禮。

一定要讓很多人看見,讓她感動的同時拒絕不了。



.....

顧明辰,你還真是對宋澤這種人言聽計從啊。

今天是係統離開我的第六天,既然明天你想給我婚禮,那就...拭目以待。

8.

我再次醒來,人已經在婚禮現場了。

我被好幾個人圍著打扮,像是冇有思想的布娃娃。

「小姐姐,你是我見過最幸福的新娘。



化妝師露出溫和的微笑,為我換衣服的幾個女生也跟著附和。

冇有人覺得哪裡不對。

這個世界或許從未被修複過。

我徹底死心了,這確實是一個失敗的作品。

等我換好婚紗,顧明辰迫不及待地推門而入,他摟著我的肩,笑盈盈地:「遲遲,你真美。



「之前都是我不好,這場婚禮是我給你的補償。



「以後的日子,我們好好過,我絕不會再傷害你。



我感到諷刺,卻還是仰起頭衝他笑了笑。

那是我許久不曾對他露出的微笑。

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停頓了,隨後變得急促又興奮。

「遲遲,你原諒我了對嗎?」

「嗯。



9.

顧明辰牽著我的手走進婚禮大廳。

夢幻般的宮殿,是我曾嚮往的婚禮現場。

我在這裡冇有家人,顧明辰就親自領著我一步步走到幸福的中心。

上一次的婚禮是個局,以至於台下根本冇有幾個觀眾。

這一次,顧明辰悉數補上,台下的賓客非富即貴。

「遲遲。

」顧明辰在我耳邊輕言:「我會永遠愛你。



我默不作聲,靜靜地等待著最後的時刻。

他既然為我搭好了舞台,那我隻好勉為其難地給大家表演一個大變活人了。

司儀開始宣讀誓詞了。

「你願意以後謹遵結婚誓詞無論貧窮還是富裕、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都

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我願意。

」顧明辰迫不及待了。

同樣的問題問到我。

12點,時間剛剛好。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我緩緩摘下頭紗。

「遲遲...?」

「我不願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