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何牧萬萬冇有想到陳月白竟然會這麼說。

按理說現在她的靈魂已經迴歸了,自己在她眼裡應該是個無乾的陌生人纔對。

她竟然想要跟自己一個陌生人假戲真做?

不對,這小妞肯定是有什麼陰謀。

何牧也不是傻子,微一思索,就知道陳月白這麼做肯定有她的目的。

“哼,現在你們兩兄弟胡搞八搞,弄得整個杭城的人都知道咱們倆訂婚了,你要是忽然跟我分開了,我以後還怎麼見人……?”

“所以你必須要負責到底!”

陳月白低著頭說道,臉上竟然現出一抹羞紅之色,讓原本就絕美無暇的傾世容顏,更加增添了幾分麗色。

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說出這番話的,自己可是對男人有潔癖的,看到男人隻想離得遠遠的。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對一個男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雖然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說這些話,並不是因為自己愛上了這個男人,隻是想達成自己的目的。

“這……”

何牧不由有些猶豫。

雖然陳月白絕美的風姿,足以令世界上任何一個男子動心,但是自己也不能就這麼稀裡糊塗的,真的做了她的上門女婿吧?

之前她的身體裡是自己兄弟的靈魂,要跟自己訂婚,自己為了講義氣隻好答應,但是現在要是答應了的話,自己可就真成上門女婿了啊!

何牧的思想跟普羅大眾冇什麼不同。

認為做上門女婿就是吃軟飯。

他性格比較爺們兒,自然不想成為一個吃軟飯的贅婿。以後走出去還不得被人指指點點啊。

而且他也不傻,知道陳月白不是愛上了自己,隻是想要自己幫她做擋箭牌,以擺脫肖成的糾纏和家族的逼迫。

“怎麼?你不願意?”

陳月白疑惑的看著何牧。

她本來以為隻要自己說出來,何牧定然會興奮的答應,畢竟自己的相貌擺在這裡。

她知道,自己的外貌足以令任何一個男子動心。

可是何牧竟然在猶豫……

“咱們這樣是不是太草率了……”

何牧可不想平白無故的就成為箭靶子。

那個肖成可是杭城頂級豪門肖家的人,自己一個普通人,恐怕隻有捱打,冇有還手的份啊。

“哼!我告訴你,這件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陳月白板起一張俏臉。

“是你跟你兄弟兩個人把我弄到現在這種處境的,現在你兄弟不在了,你要承擔兩個人的責任,必須對我負責!”

“這個婚我們結定了!”

陳月星顯然是賴定了何牧。

好容易碰到一個自己不討厭的男人,又剛好對自己有虧欠,還已經跟自己訂了婚,自己現在正好又缺這麼一個男人做擋箭牌。

這可真是天時地利人和,都湊齊了!

“唉,那也隻能這樣了……”

何牧隻得答應,他是個責任心極強的人,剛纔陳月白說的不錯,她現在這樣的處境,確實跟自己和自己兄弟有關係,現在看著她有麻煩,自己總不能撒手不管。

聽到何牧答應,陳月白的嘴角不由升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看來這場車禍冇有白出啊,之前她就想過,要自己找一個上門女婿,讓肖成跟家族對自己死心,讓自己可以專心忙於事業。

可是之前她觀察了很久,追求她的人多如牛毛,她也冇有看中一個。

唯獨眼前的這個傢夥,雖然看起來普通,穿著打扮都不如那些追求自己的世家公子和富二代,卻讓自己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除了這個,你還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聽到何牧同意,陳月白繼續說道。

“還有條件?”

這小妞莫不是吃定了自己,真是醉了!

“什麼條件,你說說吧。”

“第一,咱們假戲真做,但也還是假的,所以就算是結婚了,你也不能碰我!”

陳月白說出了自己的第一個條件。

何牧點點頭,這個條件跟他還真的是想到一塊去了。

“第二呢?”

何牧問道。

“第二,你要無條件幫我擺脫肖成的騷擾,儘到一個做丈夫的責任!”

陳月白接著說道。

這也是她跟何牧結婚的主要目的。

“嗯,好吧。”

這一條何牧也想到了,所以一點也不意外。

“這兩條你都想到了?”

陳月白見何牧冇有半點驚訝的樣子,頓時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這傢夥還挺聰明的嘛。

孺子可教也!

“第一條是人之常情罷了,第二條也是你跟我結婚的目的,當然很容易猜到,我現在好奇的是你的第三個條件!”

何牧目光炯炯的看著陳月白。

“第三個條件嘛……你猜猜看?”

陳月白一臉神秘的看著何牧。

-

發表時間:2024-05-17 02:16: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