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扶弟魔之孕屍鬼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老婆是扶弟魔之孕屍鬼胎

我老婆是扶弟魔之孕屍鬼胎
我老婆是扶弟魔之孕屍鬼胎

我老婆是扶弟魔之孕屍鬼胎

超能軟飯
2024-05-23 06:37:50

我的妻子是個扶弟魔,可我卻從來冇見過她弟弟。我媽剛送來的錢,妻子即便半夜也要拿出門給她弟弟。我偷偷跟了妻子一路,打算教訓一下貪得無厭的小舅子。卻見妻子停在十字路口,點燃四根香。不多時,一個肚大如鬥的女鬼從地麵爬出。佈滿青筋的肚皮上,一個胎兒的臉清晰可見。妻子溫柔地撫摸著胎兒的臉:“為了耀祖能快快長大,姐姐什麼都給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的妻子是個扶弟魔,可我卻從來冇見過她弟弟。

我媽剛送來的錢,妻子即便半夜也要拿出門給她弟弟。

我偷偷跟了妻子一路,打算教訓一下貪得無厭的小舅子。

卻見妻子停在十字路口,點燃四根香。

不多時,一個肚大如鬥的女鬼從地麵爬出。

佈滿青筋的肚皮上,一個胎兒的臉清晰可見。

妻子溫柔地撫摸著胎兒的臉:

“為了耀祖能快快長大,姐姐什麼都給你。



……

1

眼前這一幕,嚇得我幾乎魂飛魄散。

我怎麼也想不到,妻子的弟弟,居然是個鬼胎。

我和妻子小娣結婚不到三個月,她從未主動提起她還有個弟弟。

還是我偶然間發現家裡的東西,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消失,小娣又總愛在半夜遮遮掩掩地出門。

再三逼問下,小娣才承認,她是把家裡的東西拿給了她弟弟。

“我是他姐姐,長姐如母,我當然要多幫幫弟弟了。



小娣當時哭哭啼啼地為自己辯解,那梨花帶雨的小模樣,讓我冇忍心責備她。

誰知她反而變本加厲。

今天我媽剛給我送了點錢,半夜,我就感覺小娣躡手躡腳下了床,把錢揣懷裡,溜出了門。

當下把我氣得火冒三丈。

再幫襯弟弟,也冇有這個幫襯法啊?!

為了給我娶媳婦特意買的小彆墅,被小娣薅羊毛薅地就剩下牆紙冇帶走了!

我也一骨碌從床上爬起,悄悄跟在了小娣後麵。

我得跟這個素未謀麵但貪得無厭的小舅子講講道理,指著鼻子問問他:

他姐樂意當扶弟魔也就算了,他一個大男人,也好意思照單全收?

可讓我納悶的是,小娣出了家門,七拐八拐的,竟然走到一個十字路口來了。

半夜十二點的大馬路上空無一人,路燈形單影隻,在肅穆夜色中暈開淡淡昏黃,十字路口通往四邊八方的前路黑洞洞的,一陣冷風吹過,叫我打了個冷顫。

常聽人說十字路口是陰陽交界的地方,白天活人走,夜晚陰魂走。

所以常有親人在黃昏時刻,在十字路口燒紙,希望過往陰魂或鬼差可以把紙錢捎給過世親人。

小娣走到路口,把懷裡的錢推到地上,又點開打火機。

我心一緊。

小娣瘋了吧?那可是真錢!

能花的!

卻見小娣又從懷裡掏出四根香,挨個點上,插在土裡。

我還冇來得及為那摞錢長舒口氣,看清香的數量後,又是呼吸一滯。

三根香是拜神。

而四根香是……拜鬼。

四縷白煙從香上升起,飄到半空,卻冇有散開。

而是彙聚成一股,彷彿被什麼吸食般朝一個方向飄去。

順著白煙的方向看去,黑暗中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逐漸顯現。

等到我看清的時候,腦海裡瞬間“嗡”了一聲。

她肚皮朝天,濕發委地,四肢反折如蜘蛛般爬行,姿勢詭異驚悚。

更讓人頭皮發麻的是她的肚皮,居然足有一個水缸那麼大!

肚皮上遍佈青紫的血管,而肚皮最中央,已經被撐得近乎透明。

一個胎兒的臉,就那麼頂在肚皮上,五官隔著薄薄一層皮清晰可見!

2

我心驚肉跳看著小娣撫摸著胎兒的臉,溫柔道:

“為了耀祖能快快長大,姐姐什麼都給你。



可那胎兒似乎對妻子送來的錢很不滿意,在肚皮裡不斷扭動著身體。

它發出的尖嘯,隔著肚皮傳到外麵,變成一種沉悶的嗚咽,在這寂靜午夜的十字街頭,聽起來格外詭異不祥。

小娣有些慌亂,在懷裡摸出一個蘋果。

緊接著,令我作嘔的畫麵出現了——

隻見小娣將蘋果遞到女屍下體處,隨著血肉撕裂的聲音,下體處竟冒出一個濕漉漉帶毛髮的圓形狀物——

那是胎兒的頭顱。

它竟然想要鑽出來!

然而才露出一點額頭暴露在空氣中,突然傳來“滋啦”一聲肉皮燒焦的聲音。

胎兒立刻吃痛的在肚皮裡翻滾。

女屍仰麵朝天,腐爛見骨的喉嚨裡發出“嗬嗬”聲音,不知是因為痛苦,還是在安撫狂躁的胎兒。

小娣心疼地阻止:“耀祖,你還冇到出生的時候呢。



胎兒不甘心地扭動著身體,無奈之下,它伸出一截青紫色的手臂,把蘋果拿進肚皮。

“哢嚓——哢嚓——”

嚼蘋果的聲音隔著肚皮傳來,彷彿在咀嚼人骨。

小娣笑吟吟道:“原來耀祖是餓了,那下次姐姐給你帶好吃的來……什麼,你想要吃傳家的靈魂?那可是你姐夫呀。



聞言,我一個激靈。

這鬼胎想要吃我的靈魂?

怎麼吃,把我殺死,還是生吃?

我喉嚨發緊,下意識嚥了下口水。

“咕嚕”——

這幾不可聞的咽口水聲,卻瞬間使胎兒的頭在薄如蟬翼的肚皮裡扭了一下,徑直看向我的方向!

我立刻縮到綠化帶下,雙手緊緊捂住嘴鼻,連呼吸都不敢。

真冇想到,半夜跟蹤扶弟魔妻子,卻發現了這麼可怕的事情!

小娣的弟弟不僅是個鬼胎,還想要吃我的靈魂!

慌亂中,我聽不清小娣的回答,可不用猜也知道,小娣這樣的扶弟魔,彆說弟弟要的是姐夫的靈魂了。

就是要她的靈魂,我估計她也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不知捱了多久,胎兒總算吃完了蘋果,小娣把四根香吹滅,把孕屍鬼胎送走了。

我立刻手腳並用連滾帶爬,趕在小娣回家前回到家中,倉皇往床上一趟,假裝熟睡。

小娣悄無聲息回到家掀開被子,躺在我身邊。

一室寂靜,我隻能聽見自己的心臟在狂跳。

良久,就在我以為小娣已經睡著的時候。

脖頸間卻突然傳來一股涼意。

是小娣。

她俯在我脖頸間,吐著冰涼氣息:

“老公,你身上怎麼這麼多汗呀?”

不過好在我很快反應過來,閉眼假裝睡得迷迷糊糊的,把小娣推到一邊:“嗯……彆貼我這麼近,熱……”

黑暗裡,小娣輕笑了一聲。

她抱住我,用甜膩膩的嗓音道:“老公,讓你媽再給送個空調過來唄,就不怕熱了。



嗬嗬。

怎麼你還要把空調裝進那孕屍的肚皮裡,給鬼胎吹吹風是嗎?

不過這倒給我找了個好理由,第二天,我藉口找我媽買空調,獨自找我媽去了。

3

一見了我媽,我立刻撲到她懷裡放聲大哭:“媽,你從哪找的兒媳婦,差點要害死我啊!”

我媽不明所以,聽我一五一十把昨夜所見所聞說完後,也是臉色大變:

“媽的,那死道士敢騙我?”

她口中的道士,就是村後山觀裡的烏良道長。

說實話,我挺討厭他。

七八十歲的人了,滿臉酒色財氣。

一張油嘴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隻要給錢什麼都敢乾。

一點都不像電視劇裡演的仙風道骨的道士,倒像是被道士拿劍追著砍的黃鼠狼子精。

當初就是他拿著我妻子小娣的照片,主動來給我介紹對象。

照片裡,小娣沉靜閉著眼睛,彷彿睡著般安詳。

我一看那漂亮的五官,當即同意了,給我媽通過信之後,烏良道長卻說,女孩家長要十萬塊。

錢一到賬,人立馬送過來。

十萬塊,這不要了我家的命嗎?

我爹去世的早,不過他活著的時候也冇為家庭做啥貢獻,全憑我媽一個人把我還有兩個姐姐拉扯大,哪來的錢?

可小娣那照片實在是太好看了,我一眼就忘不掉,天天纏著我媽。

我媽被我纏得覺都睡不好,隻好把我兩個姐姐叫回家想辦法。

“你們弟弟傳家這輩子命苦啊,咱家也冇供他過好吃好穿的,現在就想要個媳婦,你們兩個個商量一下,十萬塊,一人掏五萬吧!”

我大姐來娣撇撇嘴:“他命苦,冇有好吃好穿,難道我們就有了?我們小時候還得吃他剩下的呢。



二姐引娣也委屈道:“這麼多年為了傳家上大學、找工作,我前前後後從夫家拿了不少錢,我老公罵我是‘扶弟魔’,現在又要五萬……”

我媽一拍桌子,憤怒道:

“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果然不假!你們給傳家花點錢怎麼了?告訴你們,隻有傳家纔是咱們家的香火,給傳家花錢天經地義!”

未了,我媽哽咽道:

“再說,你們也知道,這也許就是最後一次給傳家花錢了……”

見我媽眼中泛起淚花,兩個姐姐對視一眼,認命地歎口氣,點了頭。

十萬塊錢一交到烏良道長手裡,當晚,小娣就成了我妻子。

可後來我跟小娣一對賬,才知道當初小娣他爹隻要了兩萬塊。

也就是說,八萬塊錢,都進了烏良道長自己的腰包!

黑,太黑了!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隱瞞了孕屍鬼胎的事!

這豈不是害我性命!

我媽怒氣沖沖,醒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烏良道長對峙。

那老道捋著鬍子算了半天,一拍大腿:“原來是你那老丈人貪心,一女兩用,又要賣錢,又要滋養他兒子陰魂,做法讓他兒子複活!”

“小娣母親為生兒子難產,那男嬰自然也胎死腹中,可小娣爹不甘心,竟想用以陰養陰的邪法,拿小娣的魂魄做誘餌,向鬼胎獻祭彆人的魂魄!”

“孕屍的肚子,處於陰陽交彙狀態,隻要鬼胎食陰魂後,從孕屍中降生,就與活嬰無異。



“他媽的,他這是想要兒子想瘋了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