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我是個女的,靠知識改變了命運。

1.

我從小在偏僻的小山村裡長大,出生時一家人給我取名叫招陽。

不為彆的,隻因為我是個女孩,陽的寓意是男孩,他們想通過我招來個兒子。

可能這名字真的起了什麼作用,在生完我的第四年生母又懷孕了。

我不太記得當時的事了,隻聽街坊鄰居都說,生母當時肚子尖尖的,又愛吃酸,會生什麼都是有前兆的。

果不其然,出生的是個弟弟。

和我不同,爸媽給他起的名字叫棟梁,希望他將來能成為家裡的頂梁柱。

棟梁的出現讓我爸媽如獲至寶,同時也讓本就處處被嫌棄的我的處境更加的雪上加霜。

我們家很窮,所以我從記事起就挑起了家裡的擔子,全家的衣服,洗碗做飯,給菜澆水,喂牲畜等等,幾乎全都是我的事。

我本以為所有小孩都應該是這個樣子,可棟梁的出現卻顛覆了我的認知。

我們家雖然窮,但生母和生父幾乎願意把所有好東西都給他,隻要是他想要的,不管在不在能力範圍之內,家裡也會想儘辦法的為他爭取。

明明都是從同一個肚子裡生出來的,可和我那千嬌百寵的弟弟比起來,我就像是家裡的雜役,永遠乾著最臟最累的活且永遠被人嫌棄。

儘管從小到大受儘了委屈,可我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因為我知道,在父母麵前,哭泣隻會換來他們更多的嫌棄。

2.

印象最深刻的一年是12歲的夏天,我在外麵掃著落葉,乘涼的屋子裡傳來一聲東西碎裂的聲音,緊跟著就是棟梁的哭鬨聲:

「我就要嘛,我就要嘛,他們都有的東西憑什麼我冇有。」

隔著門我依稀聽到爸媽手忙腳亂的聲音。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之後弟弟的哭聲才逐漸消失。

下一刻,生母推開門,將我手中的掃帚給一把搶了過去。

「招陽,乾了一天活兒了,你累不,跟媽進屋歇會兒吧,媽給你切西瓜吃。」

我受寵若驚,要知道吃西瓜一直都是弟弟的特權,什麼時候輪到過我啊。

但我再傻也知道世上冇有天上掉餡餅的事。

我戰戰兢兢的進了屋,生母擺了一小塊西瓜皮在我麵前,上麵還有少許的瓜瓤,一看就是棟梁吃剩下的。

發表時間:2024-05-16 23:07:5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