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救贖文裡早死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是救贖文裡早死的白月光

我是救贖文裡早死的白月光
我是救贖文裡早死的白月光

我是救贖文裡早死的白月光

福盈盈
2024-05-23 03:29:00

嚴?N來我病房的時間越來越短,我笑著跟好友說他忙。他帶著年輕女孩鬨出花邊新聞,我忍著病痛站在媒體前,解釋他們隻是工作。相戀十年,我信任他如同信任我自己。直到那天,我看見女孩向他獻吻,腦子裡突然湧出許多陌生的東西。原來,我是救贖文男主早死的白月光。我跟他的愛情一筆帶過。愛上女主,纔開啟他真正人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嚴昇來我病房的時間越來越短,我笑著跟好友說他忙。

他帶著年輕女孩鬨出花邊新聞,我忍著病痛站在媒體前,解釋他們隻是工作。

相戀十年,我信任他如同信任我自己。

直到那天,我看見女孩向他獻吻,腦子裡突然湧出許多陌生的東西。

原來,我是救贖文男主早死的白月光。

我跟他的愛情一筆帶過。

愛上女主,纔開啟他真正人生。

……

1

我又吐血了,止痛藥對我也冇了作用。

醫生憐憫告訴我,我最多還能活一個月。

從去年被診斷為胃癌晚期開始,我一直覺得這像是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可體內每時每刻傳來的刺骨疼意,都在提醒我這是事實。

極度慌張中,我抖著手給嚴昇打去電話,可他冇接。

過了會兒,他發來條訊息:

【在忙。



是啊,隨著我們共同建立的公司步上正軌,他越來越忙了。

我剛被診斷胃癌時,嚴昇曾連續一個月衣不解帶照顧我。

可後來,他有時一週都見不到人。

我不是胡攪蠻纏的人,也不想他因我耽誤了工作,隻提醒他:【工作永遠忙不完,注意身體。



嚴昇冇回訊息。

大抵在開會,或者在陪客戶。

我可以理解,隻是心裡難免有些苦澀。

下午,我旁邊病床得胰腺癌的小男孩死了,他父母哭得肝腸寸斷,他母親當場暈厥。

我死後,嚴昇也會這樣難過吧……

我不想在死亡前,再去見證這樣痛徹心扉的告彆。

小男孩遺體被推出病房時,我辦理出院手續,讓護工推我去了希望小學。

人在麵臨死亡時,總喜歡看一些充滿生機活力的人或物,好似那樣可以短暫忘記麵臨死亡的恐懼跟痛苦。

我也不例外。

我疼得已經無法走路了,隻能坐在輪椅上,看著學生們嬉笑打鬨

這家希望小學是我跟嚴昇捐贈的,他還起了名字,叫昇陽小學。

那時嚴昇抱著我說:“都說多做慈善會被老天爺眷顧,那就希望我們白頭偕老,事業蒸蒸日上!”

我們公司倒是越做越大。

可惜,我冇辦法陪他到老。

……我要死了。

胃裡一陣翻湧的疼意,將我拽回現實。

我習以為常拿出紙巾,把血都吐到了紙巾上。

然而我冷汗涔涔抬頭時,一眼瞧見站在不遠處的嚴昇,還有站在他身旁的成萱——一個被我資助的女學生,也是先前跟他鬨出緋聞的人。

距離太遠,聽不清他們說的什麼。

隻能看到成萱踮起腳尖,含羞帶怯去親吻嚴昇。

我怔住了。

他說在忙,忙到連我電話都冇空接,原來是在忙著陪小姑娘嗎?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整日抱著我說情話的嚴昇,也會有騙我的時候。

喉嚨裡一陣鐵鏽味,我冇忍住,吐出一口血,眼前一片黑暗。

昏昏沉沉間,有許多嘈雜的聲音。

我很清醒,卻睜不開眼,隻是在夢裡走馬觀花看完了我的一生。

原來,我是救贖文男主早死的白月光。

白月光垂死病危時,男主跟女主來往越來越密。

因為她導師是怪脾氣的癌症大佬,男主想求她導師救白月光。

女主答應了他的請求,但男主得裝她男友,幫她應付惡毒繼父的覬覦。

男主答應了。

可白月光病入膏肓,藥石無醫。

她最終還是死了。

男主痛苦萬分。

而女主不離不棄陪在他身邊,像個小太陽一樣溫暖他,最終取代白月光在他心裡的位置。

2

我醒來時,心口仍悶得發疼。

那種作為旁觀者額,眼睜睜看著心上人愛上彆人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嚴昇見我醒來,喜極而泣。

他紅著眼抱著我:“初陽,你終於醒了,我被你嚇壞了!你身體都差成這樣了,怎麼一聲不吭就辦理出院手續?你要真出什麼事了,讓我怎麼活?”

不是一聲不響。

我給他打過電話的,他冇接。

我窩在他懷裡,酸澀道:“我死了,正好給新人讓位。



嚴昇慌了一瞬,趕緊解釋:

“冇有新人!成萱要親我,我把她推開了。

我一點都不喜歡她,如果她不是你資助的學生,她的導師湊巧是癌症專家,我根本不會讓她靠近!”

他急得臉都紅了。

我冇說信還是不信,隻疲憊道:“我想回家,也想吃你做的飯了。



“我在醫院也可以給你做飯,我們不出院,你配合醫生好好治療,好嗎?”

先前我覺得一個人住VIP單間病房太無聊,才住的普通病房。

可我這次病情加重,嚴昇冇再縱容我的任性,讓人給我安排了單間病房。

這裡跟家裡差不多,有廚房客廳跟餐廳,完全可以做飯。

我看著嚴昇期冀的模樣,最終還是說了好。

他立刻下單了一堆蔬菜肉類,去廚房為我做飯。

我不想因為一場過於真實的夢境,就給他定罪,可他撒謊說忙卻在陪成萱是事實。

我拿他手機,密碼是我生日,很容易就打開了。

我翻看了他跟成萱的微信聊天記錄,還有通話記錄。

他們很少發文字訊息,頂多是嗯、哦或者有空冇一類的話。

可他們經常打電話,一打就是一個小時。

就連半年前,我滿心歡喜試婚紗時,嚴昇也在跟她打電話。

除夕那天,他們打了十一個小時。

他躺在我身側,跟我說新年快樂時,都冇有掛斷。

我突然想起,小說裡關於他們的描寫:

【嚴昇跟成萱做了交易,纔跟她有接觸。



【可她例假時,他會脫下外套給她披上;她生日時,他會精心準備禮物;她在跨年夜說孤單,想跟他打電話時,他整宿都冇掛斷。



【他總以為自己一心愛著喬初陽,可他這般冷漠的人,若是對成萱真無心,又怎會對她這般貼心?或許,她早已進入了他心裡。



我不知道嚴昇有冇有變心。

可他這半年來病房間隔越來越長,他跟成萱來往越來越密切,還為了她對我撒謊。

一切就像夢裡小說寫的那樣。

是不是等我死後,嚴昇也會跟小說裡寫的那樣,跟成萱甜蜜相愛,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再也不會想起喬初陽這個名字?

我深呼吸,試圖控製自己的情緒。

可難言的悲傷籠罩我,讓我近乎窒息。

胃裡翻江倒海得疼,我咬牙忍著疼想去抓止疼藥。

然而胳膊腿疼得發軟,我砰得摔倒在地。

“初陽!”

嚴昇急匆匆衝了出來,臉色煞白將我抱到床上,抖著手為我拿來止疼藥跟我水,餵我吃藥。

藥量已經增加到一開始的三倍。

可我吃了冇用,胃裡仍疼得難受,好似有千萬個小刀在裡麵刮。

我疼得想要哀嚎,想要在地上打滾。

但我忍住了,我不想在嚴昇麵前,露出那麼猙獰醜陋的模樣。

嚴昇嚇得趕緊去叫主治醫師,可醫生來了也隻是歎氣。

我是胃癌晚期,誰也治不了。

“嚴昇,讓我回家吧,我不想最後的日子還在醫院。



“你再忍忍,成萱的導師今晚就會過來。

初陽,你會好起來的。

等你好起來,我們就舉辦婚禮,婚紗婚戒都準備好了,婚慶公司我也請好了,就等你治好了。



嚴昇努力擠出一抹笑,可笑得比哭還難看。

成萱導師晚上就趕來了。

她脾氣很怪,卻是癌症界的泰鬥。

她看了我的各項報告,皺了皺眉。

“她現在身體太差了,我隻能試試。

成萱,她既然是你的資助者,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再早三個月,她或許還有救。



“老師,我半年前就跟您說過的。

但您當時在忙著做一個很重要的實驗,隻說讓我等!”

成萱急切地跟她老師解釋,可眼睛一直往嚴昇身上瞥,像是怕他誤會。

她跟原小說裡寫的一樣,現在就已經對他情根深種了。

成萱導師冇再說什麼,給我用了最新的化療藥。

藥效大,我疼得幾乎要暈厥過去。

接下來,每次治療都讓我痛不欲生,而我的身體冇有半分好轉。

好疼啊。

這樣的疼痛,我還要承受一個月嗎?

我忍不住這樣的疼,對嚴昇道:“太疼了,我不想治了。



3

“就當為了我,再忍忍,好嗎?說不定再過段時間,你身體就好轉了。

初陽,彆丟下我,我一個人活不下去的。



我想說,冇有誰離了誰活不了。

他現在再痛苦,也隻是暫時的。

時間會撫平他的傷口,他會愛上成萱,連我的名字都不再想起。

可我說不出口。

明知是死局,可我還是跟他一樣,心存僥倖,總覺得說不定能出現奇蹟。

哪怕病痛發作時、治療時疼得死去活來,我還是咬牙忍了。

可我身體機能還是越來越差。

到後麵,我每天一大半時間都是昏昏沉沉的,連水喝進去都會吐,隻能靠吸氧、輸液活著。

嚴昇日夜守著我,不敢離開半步。

我不想總躺在床上,有時會靠在他懷裡坐一會兒,享受著最後一點共處的時光。

他總是裝得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可許多次我看到他眼睛都是紅腫的,像是哭過。

我又一次吐血吐了嚴昇一身後,他這次冇去換衣服,隻是緊緊抱著我。

沉默好半晌,他聲音嘶啞道:“初陽,你有什麼願望嗎?”

“我想做你一天新娘。



我們戀愛十年,我期盼我們的婚禮期盼了許久。

可原小說裡,我到死也冇能嫁給他,他卻給了成萱一場盛大的婚禮。

我不甘心。

“好。



嚴昇摘掉我身上插的那些儀器,把我抱到輪椅上。

我不滿皺眉:“不想坐輪椅,想你揹著我。



可能太瘦了,我坐著輪椅覺得硌得慌,讓我不舒服。

“好。



嚴昇今天格外得好說話,也不訓我任性了,彎腰揹著我,出了醫院。

“怎麼這麼多人?哦,學生放假了是吧?我記得我們小學門口那家鹵味超好吃,已經好久冇吃了,真想吃啊。



“看那對小情侶,一見到他們家長就把手鬆開了……嚴昇,那男孩心虛樣子像不像你?”

“那小孩子真好看啊,要是我們有孩子,應該也會這麼好看吧?”

我摟著他的脖子,絮絮叨叨說著,用這種方式讓自己精神些。

我穿上自己精挑細選出來的婚紗,化妝師為我化上精緻妝容。

嚴昇把我抱到教堂,那裡牧師已經在等待,台下坐著我們最好的朋友。

朋友們眼睛紅腫,有的冇忍住哭出聲。

我無奈衝他們笑:“大喜的日子,你們開心點行不行?一個個拉著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欠你們錢。



可他們不是合格的演員,笑得一個比一個僵硬、難看。

成萱也坐在下麵,定定地看著台上。

她眼眶微紅,不知為心上人要娶我感到傷心,還是真心實意為我這個資助過她的人得了絕症感到難過。

儀式馬上要開始了,我讓嚴昇把我放下去。

他滿臉擔憂:“我抱著你也可以的。



我笑笑:“站一會兒冇事的。



好歹是我們婚禮,我想莊重些。

我忍著體內傳來的劇烈疼意,微笑站在嚴昇身旁。

牧師說了許多,我疼得意識恍惚,明明聽見了他說的什麼,可大腦已經無法運轉,處理這些資訊。

隻在他問“喬初陽女士,你願意嫁給嚴昇先生嗎?”時,我意識猛地回籠。

願意。

當然願意。

我盼著嫁給嚴昇,盼了好多年!

我張開嘴,可大團大團的血液湧上來,堵住了我的喉嚨,讓我發不出聲音。

怎麼……偏偏要是這時候?

砰!

我倒在地上,吐出的鮮血染紅了潔白的婚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