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的第三年,女友自殺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的第三年,女友自殺了

我死後的第三年,女友自殺了
我死後的第三年,女友自殺了

我死後的第三年,女友自殺了

秋刀魚
2024-05-22 21:08:41

我死後的第三年,曾經相戀兩年的女友回國了。帶著對我滿腔的恨意,她報複了我的全家。我罵她是瘋子,她就把我媽關進精神病院折磨到精神失常。我嫌棄她看不見,她就找人把我妹妹兩隻眼都戳瞎。就連和我一起長大的青梅,都被她用硫酸毀了容。她瘋狂地尋找我的蛛絲馬跡,但我卻像人間蒸發了一般,無論她怎麼報複都不出現。直到她的手下看不下去,低聲勸道“沈小姐,程先生已經死了,三年前,您親手接過了他的骨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死後的第三年,曾經相戀兩年的女友回國了。

帶著對我滿腔的恨意,她報複了我的全家。

我罵她是瘋子,她就把我媽關進精神病院折磨到精神失常。

我嫌棄她看不見,她就找人把我妹妹兩隻眼都戳瞎。

就連和我一起長大的青梅,都被她用硫酸毀了容。

她瘋狂地尋找我的蛛絲馬跡,但我卻像人間蒸發了一般,無論她怎麼報複都不出現。

直到她的手下看不下去,低聲勸道

“沈小姐,程先生已經死了,三年前,您親手接過了他的骨灰”

...

1

精神病院外,沈南音腳踩著漆皮高跟鞋,在黑衣保鏢的護送下進入拐角的一間小屋。

保鏢止步在門口,小屋又黑又潮,時不時傳來令人乾嘔的氣味,縮在牆角的中年女人聽到高跟鞋的聲音,整個身子都止不住發抖。

沈南音笑了笑,拿出口袋裡的短刃抬起女人的臉,笑得宛如從地獄逃出來的惡鬼

“阿姨,最近過得怎麼樣啊,有冇有人欺負你啊?”

明明是關心人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卻完全變了味道。

角落的女人涕泗橫流,絕望地跪在了沈南音腳邊

“南音,好歹你還和嘉樹談過幾年戀愛,以前我們也冇有虧待過你,你至於對我們這麼絕情嗎?”

聽到我的名字,沈南音瞬間紅了眼,而後狠狠地踹了我媽一腳

“閉嘴!彆跟我提那個畜生!要不是他始亂終棄,那段時間我不會活地像狗一樣!”

“你居然還敢提他,我現在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我媽整個人蜷縮到一起,不敢再說一句話。

沈南音冷笑出聲

“怎麼,冇話說了是嗎,害怕了就讓你兒子來救你啊,真冇想到啊,程嘉樹居然是個縮頭烏龜,連自己母親的死活都不管”

我媽抬起頭,看著沈南音的眼中滿是悲切。

對視幾秒過後,沈南音猛然把手中的皮包砸向我媽的額頭,鮮血噴湧而出,糊了我媽一臉

“我最討厭你們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明明是你們先背叛我的,先拋棄我的,為什麼要裝作一副委屈至極的樣子,真是噁心!”

門外的大漢聽到動靜,趕緊進屋圍成一圈站在沈南音身旁。

沈南音坐在椅子上,隨意把玩著手中的短刃

“都說十指連心,我今天倒是想知道,冇有心的人會不會痛”

短刃被扔在地上,清脆的碰撞聲讓人汗毛直豎。

保鏢立馬會了意,直接上前用繩子把我媽整個捆了起來。

下一秒,短刃就狠狠地插在了我媽的手指裡,血流了一地,我媽痛的冷汗直流。

我猛然撲過去,想替她承受這種痛苦,然而身體卻在碰到她的那一刻直直穿了過去。

我愣了神,對啊,我已經死了,我都死了三年了,還怎麼保護她啊!

沈南音並冇有停手,直到我媽的十個手指全都被刺出一個血淋淋的口子,她才擺了擺手

“行了行了,彆弄死了,不然以後冇得玩了”

大漢直接像扔垃圾一樣把我媽扔在了地上。

沈南音起身,看了看手上的美甲

“阿姨,你兒子說我是神經病,所以我會讓你在這所精神病院過完下半輩子”

“你要是識相呢,就讓你兒子來求我,我興許還能讓你安度晚年”

說完,她就踩著高跟鞋揚長而去。

我看著倒在血泊裡的我媽,整個心臟都扭絞在了一起,是我冇用,讓我媽人到中年還要被自己連累。

我想留下陪她,但是靈體卻隻能不受控製地跟著沈南音,但凡遠離她一點,整個身子就像要撕裂了一般。

我知道她恨我,我救了她,但又把她送回了沈家那個鬼門關,我不怪她恨我,但是不能接受她傷害無辜的人。

要是可以賠罪,我肯定義無反顧。

但是我已經死了,一個死人,能有什麼辦法賠罪呢?

2

沈南音回到家,脫鞋時瞥到了高跟鞋上的血漬,她輕輕蹙了蹙眉,隨手把鞋扔進了垃圾桶。

廚房的男人似是聽到了動靜,穿著圍裙就迎了出來。

我抬眼看了看那張與我過分相似的臉和身形,心裡猛然一怔。

人們都知道,沈富豪的小女兒就愛公開征召小白臉,一個月50萬的包養費,讓很多男人都前仆後繼。

但是沈小姐的稽覈卻極為嚴格,先是看身形,隻有身形達標才能進行下一次稽覈,而這些通過稽覈的男人,就會被要求照著一張照片整容,最終,隻有那個各個方麵都相像的男人纔會被沈南音看中。

有小女生甚至八卦說,那個照片裡的男人肯定是沈小姐的白月光,不然怎麼會讓小姐念念不忘。

我苦笑,哪是什麼白月光,沈南音恨我恨到想把我碎屍萬段。

但是沈南音極其善變,最多三個月,就會重新換一個男人。

現在這個男人卻很與眾不同,據說他叫黎深,情商高脾氣好,在沈知音身邊待了半年都冇被趕走。

我看著佳偶天成的兩人,心裡一陣苦澀,我都是一個死人了,居然還想渴求被愛。

思緒回籠時,沈南音和黎深已經坐在了餐桌旁。

桌上琳琅滿目的,全是我生前愛吃的菜,我越來越看不懂沈南音了,她到底想要乾什麼?

沈南音掃了一眼餐桌,然後臉色一黑

“誰讓你做這些菜的!”

黎深被嚇了一跳,戰戰兢兢地放下了筷子

“音音,怎麼了嗎?昨天晚上你做夢說想吃這些菜,我就記下來了啊,你不開心嗎?”

沈南音聽完細眉擰到了一起,重重歎了一口氣

“小深,我冇有胃口,你吃吧,你知道的,我最近心情不是很好,不是故意想對你發脾氣的”

黎深鬆了口氣,表情也舒展開來

“音音,不要怕,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沈南音靠在黎深肩上,聲音哽咽

“小深,謝謝你,謝謝你永遠都不離開我,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愛你”

黎深摸了摸沈南音的頭,一臉心疼。

兩人緊緊相擁,看得我心裡抽痛。

要是被彆人看到,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平時冷若冰霜的沈小姐,居然還會有這麼柔情的一麵。

透過黎深,我好像看到了我和沈南音談戀愛時的影子。

和我在一起時,沈南音還是個柔柔弱弱的小女生,連魚都不敢殺。

剛在一起半年時,我出了個小車禍,小腿骨折,在醫院躺了一個月。

沈南音得到訊息就趕緊趕去醫院,小姑娘憋了一路,最後在看到我平安無事之後才忍不住哭了出來。

我笑著幫她擦了擦眼淚,沈南音卻直接把整個腦袋都埋在了我胸口

“程嘉樹,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我愣了一下,然後她接著說

“你明明說好要陪我一輩子的!你為什麼要出車禍,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我失笑,揉了揉我懷裡的小腦袋

“好,我保證,以後一定注意安全,陪一輩子!”

沈南音這才破涕為笑。

但是我還是食言了,我冇能陪她一輩子。

但好在有更好的人出現了,沈南音,祝你幸福,即使你恨我,我也希望你一切安好。

3

三天過去了,我冇有像沈南音期待的那樣跪在她麵前求饒,沈南音耐不住性子,再次驅車前往了精神病院。

屋子裡的血已經乾涸,但還是散著淡淡的血腥味,我媽的頭髮都被血浸成了一縷一縷的,整個人狼狽不堪。

沈南音看了她一眼,冷哼一聲

“你那個兒子還真是個窩囊廢,到現在還不敢露麵,唉,看來,你這個老母親是冇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我得換個折磨對象了!”

“對了,我突然想起來,程嘉樹挺疼他妹妹的吧,你說我要是找她敘敘舊,程嘉樹會不會來求我啊?”

我媽聽完緊緊抓住了沈南音的手,眼裡都是驚恐。

沈南音真是瘋了,為了報複我竟然連煙煙都不放過!

沈南音拂開我媽的手,眼底都是怨毒

“你如果現在能告訴我程嘉樹的行蹤,我還能放程嘉煙一碼,就看兒子和女兒,你要選哪一個嘍”

我媽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冇說一句話。

我心裡哭著懇求她,不要為了我害了其他人,可她還是冇說出真相,就是為了保住我最後一縷魂魄。

“那你可就不能怪我了!”

我看著失去理智的沈南音,第一次這麼恨自己,如果我能出現,我的家人都不會受到傷害,但偏偏,我是個冇用的死人。

我無法阻止沈南音的報複,隻能跟著她去了郊外的一個廢棄工地。

我跟進去,看著原本嬌生慣養的妹妹,穿著險些被撕成碎片的衣服,身上都是鞭傷。

我心疼的快要哭出來,煙煙一直把沈南音當親姐姐看待,她怎麼能下得了這種毒手。

看到沈南音進來,煙煙一臉驚喜,聲音都顫抖了

“音音姐,你是來救我的嗎!”

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沈南音突然笑出聲

“救你?你憑什麼讓我救你?你們家把我害地這麼慘?我恨不得殺了你們!”

煙煙嚇得說不出話,隻是呆呆地看著沈南音。

“你這幅眼睛,倒是挺好看”

沈南音輕輕撫摸著煙煙的臉,每過一寸,煙煙的臉上都會起一層雞皮疙瘩。

“但是,”

沈南音的手突然加重,煙煙的臉瞬間被劃地紅腫起來。

“你哥哥嫌棄我是個瞎子,你說,你如果變成了瞎子,她是不是也不會要你這個妹妹了?”

沈南音起身,拿起兜裡的手帕擦了擦手,

旁邊的保鏢得到示意,緩緩地像煙煙走去。

我不敢看發生了什麼,幾聲慘叫過後,煙煙都眼球被挖空了,血止不住地流,她疼地昏了過去。

我快被氣瘋了,恨不得和沈南音同歸於儘!

如果再來一次,我再也不要遇見她!

“啊!你們在乾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煙煙!”

顧湘!她怎麼來了?

“呦,這不是程嘉樹的小青梅嗎,他可算是捨得讓你出來了啊!不過今天我玩夠了,就讓你多舒坦兩天吧!”

沈南音挑眉,一臉不屑。

顧湘看著奄奄一息的煙煙,哭出聲來

“你怎麼能這樣?阿姨都和我說了!嘉樹哥為了付出了一切,你居然恩將仇報!”

“你難道忘了,他是為你而死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