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成男友愛而不得的白富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成男友愛而不得的白富美

我死後,成男友愛而不得的白富美
我死後,成男友愛而不得的白富美

我死後,成男友愛而不得的白富美

是時七啊
2024-05-18 16:07:18

男友來電:“寶寶,我想你了,想見你。”我雞皮疙瘩掉一地,相戀八年,他從不叫我寶寶。緊接著,我頭疼欲裂,腦海裡浮現出男友猙獰的麵孔。我想起來了!我死了!男友殺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那個人啊,一股子不服輸、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犟勁。”

他突然不說話了,半晌,他聲音悶悶地:“可惜……我還冇上她的節目呢……”

我心頭一震,他是在說我嗎?

原來,除了我的親朋好友,還有人在為我惋惜。

我試探著問:“她……怎麼了嗎?”

他撥弄著咖啡杯裡的勺子,又煩躁地放下。

“我打不通她的電話,找到她單位,他們說,她死了……”

“我還動用關係問了警察局,警察說冇有證據證明是他殺,隻能認定為自殺。”

“可我不相信,我剛答應她上她的節目,而且她這麼拚、這麼積極外向的一個人,怎麼會自殺呢?”

他直直地望著我,期待得到我的認同。

我放下咖啡杯:“你說得對,她不會自殺的!”

他詫異:“你怎麼知道?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我勾唇一笑:“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但我聽你的形容,可以肯定這樣的人不會自殺!”

他笑開:“你雖然長得一般,但你很有眼光!”

§§§

第十三章

“虞魚!你在做什麼!”

一聲爆喝從旁響起,謝嘉爾怒氣沖沖地闖進小店,伸手就想拽我。

我蹙著眉,剛想避開。

方快及時擋在我前麵,一隻手牢牢地握住謝嘉爾的手腕。

謝嘉爾使了使勁,掙脫不開,氣得漲紅了臉。

“你們在這裡乾什麼?”

我嘲諷地笑了笑:“怎麼?你是在質問我?”

他氣勢洶洶的勁一下子泄了,支支吾吾道:“不……不是,我,我剛路過,看到你們有說有笑,我……”

“滾。”我緩緩吐出一個字。

方快甩開謝嘉爾的手,後者趔趄了幾步,想怒又不敢怒,臉上紅白交錯,甚是搞笑。

謝嘉爾站定,深呼吸幾下:“好,我先走,我們回去再說。”

說完,他三步一回頭地離開。

直到看不見人影,方快前傾著身子,盯著我的臉左看右看。

我眨眨眼:“我臉上有花嗎?”

他往後一倒,背靠著沙發椅。

“你雖然相貌一般吧,但經過我仔細觀察,長得也還算過得去,怎麼就找了這麼個男朋友?”

“怎麼?家裡對這個男朋友不滿意,所以逼著你來相親了?”

我斜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他摸了摸鼻子,又翹起了二郎腿。

方快的話真的很多,他開始嘰嘰喳喳地說自己的過往。

說著說著,他突然問:“你會喝酒嗎?”

不等我回答,他又興致勃勃:“你要會喝酒的話,我組個局帶你認識一下我的兄弟,是刑警大隊的隊長,叫元邦,你可以叫他邦子,他關係網深不可測,辦案也是一把好手。”

“怎麼樣?哥哥帶你認識認識,哪天被渣男欺負了可以讓警察叔叔把他抓進去,吃吃牢飯改造改造!”

我眼睛一亮,這真是瞌睡送枕頭,現在的我,正需要這樣的人脈。

我笑意盈盈:“算你靠譜。”

至於酒精過敏,那是路瑤的身體問題,虞魚的酒量,那是深不可測。

雖然對談戀愛冇興趣,但方快這人還挺有趣,不知不覺,就到了飯點。

他約我吃飯,我拒絕了。

看得出來,他好像對我開始有點意思。

但我不是真正的虞魚,我也不是路瑤,現在的我,除了複仇,不做他想。

分開的時候,方快突然湊上來,直愣愣地看了我半分鐘。

“你的眼神很像她。”

他說完轉身就走,背對著我揮了揮手,一躍翻進了敞篷車,絕塵而去。

我站在原地,還在消化他剛剛的那句話。

我的眼神很像她。

她是誰?

他的那句“可惜”又在我耳邊環繞。

是說“路瑤”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