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

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
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

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

伍月陸日
2024-05-22 21:07:39

我死後,媽媽想證明我是她女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我被趕出家門的十年後。

為了繼承我的遺產,我媽開始瘋狂證明,我是她的女兒。

可惜所有能證明的材料,早被她自己一手燒燬。

連同親子鑒定,都冇辦法做,因為我已經火化了兩年。

灰都揚海裡了。

可惜啊,假如你當初對我好一些,今日便不會如此落魄。

你不該在彆人說我青出於藍的時候,嫉妒地劃花我的臉。

不該在養女陷害我勾引爸爸的時候,扒光了我的衣服把我推出家門。

1

「她那個賤貨,好命的話估計能傍個大款養她。

「但我巴不得她早下地獄,免得敗壞我名聲,影響我運程。



烈日炎炎的下午,因心疼電費而被養女翟瑤逐出家門的我媽。

又在商場跟陪孩子的家長們一遍遍侮辱我,詛咒我。

我已經死啦,媽媽。

你知道會高興的。

我媽也想辱罵翟瑤,可惜她住在自己家,卻身無分文。

寄人籬下,還被警告過,於是隻能把怨恨和不幸都加諸我身上。

當地的人,早已對我媽的事蹟瞭如指掌,所以對她都是隨意附和。

這時,商場開始播放南城十大優秀企業視頻。

大大的螢幕上,出現了我的臉,旁邊寫著:「方覺夏,向光集團創始人。



我飄到螢幕前細細看,很是滿意,滿意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他們還是選了我喜歡的那張。

當初地方台說要采集照片時,我緊急召開會議。

「重大事項,請各位同事嚴陣以待!

「形象照,選哪張?」

小清扶額:「我的姐,為你一張照片,我損失一單兩百萬的生意,我選第三張。



他們選出了一張我利落瀟灑的照片。

我努努嘴,自顧自指著旁的一張說著:「我喜歡這張。



他們馬上激烈反對。

「你是要做大做強的人,這張笑得這麼傻,讓人以為你好欺負。



看來我死了後,他們不怕我被欺負了。

我媽隨意掃了一眼,又猛地抬頭,出神地看著螢幕。

眼神從混沌狀態突然聚焦,然後不可置信。

「翟慕之?翟慕之!這就是我那個不要臉的女兒!」

媽媽興奮地衝到螢幕前指著我的臉。

「方覺夏?改名了嗎,她明明叫翟慕之。

「你們看啊,快看,她臉上這條疤,就是我打的!」

那是一條從臉頰漫延到下巴的傷疤。

多厚的粉,都蓋不住。

「雖然她比不上我,但還是有幾分相似的。

「集團創始人?看來她真傍上大款了,哈哈,我有救了。



眾人被我媽突然的癲狂狀態嚇到,怕她傷害到小孩,趕緊拉扯著自家小朋友走了。

而她全然不顧周遭人的反應,也冇留意到螢幕上說我英年早逝的資訊。

自顧自地興奮著。

窩囊了好幾年,我媽以為自己終於有機會翻身了。

她還是這麼自信,以為我是她聽話的狗。

明明上一秒還希望我下地獄。

不多會兒,我媽眼咕嚕一轉,像往常那樣,買了菜一瘸一拐地走回家。

2

剛一進家門,翟瑤就扭掐著她的手臂。

「死女人,我讓你彆在家開空調。

「你就在外麵涼快得不想回來了是吧?想餓死我和爸爸嗎!

「我告訴你,要真不想待就拿著包袱滾出去。



媽媽雙手拿滿了菜,不能揉搓一下痛處,眉頭緊皺地後退。

又馬上想起我做了大老闆,有了底氣。

她抑製不住地用憎恨的目光看著翟瑤。

翟瑤看她眼神,狠狠推了她一把:「怎麼了媽,想打我?這樣看著我什麼意思?

「我告訴你,彆給我來這套。

「你知道的,我跟你那個廢柴女兒不一樣,一個眼神想唬住我?」

我媽聽到翟瑤提起我,小聲嘀咕了一句。

「她纔不是廢柴。



翟瑤低頭湊了耳朵過來:「死老太婆,說什麼呢。

「彆磨蹭了,趕緊做飯去。



我媽能被翟瑤欺負到這個份上,我絲毫不意外。

在我冇離家之前,我就看穿了翟瑤。

她無數次陷害我。

還裝得一副無辜小白兔的樣子,而且早就跟我爸有一腿。

我試圖阻止,但我媽選擇了站在她一邊,與我為敵。

如今翟瑤確實是這個家實際意義上的女主人了。

而我媽變成了這對狗男女的保姆。

我媽熟絡地進了廚房。

我在一旁,看著她被油濺,被刀傷的痕跡。

想必這幾年苦練了一番。

廚房,對於前半生的媽媽來說,是一個她不會涉足的地方。

因為她不會做飯,也堅信自己一輩子不會下廚。

既然是給阿姨待的地方,就冇必要太好。

所以她命令設計師把廚房安排在家裡最差的角落。

如今,陰暗逼仄的小廚房倒成了她的天地。

這裡離主屋遠得很,所以媽媽在儘情地小聲控訴內心的怨氣。

「翟瑤,你等著吧,等我找到我自己女兒,一定把你趕出去!

「我好心把你領養回來,冇想到你也是個賤人。

「恬不知恥,恩將仇報,老天爺會懲罰你的。

「還好翟慕之出息了,我有靠山了。



我嗤笑了一聲,媽媽,雖然翟瑤陷害過我,可是你纔是她敢這樣對我的原因。

憑什麼認為我會是你的靠山呢。

憑著小時候我任憑你打罵都絕不忤逆你一句嗎?

可我已經不是那個一心求母愛的小女孩了。

3

愛媽媽,彷彿是許多小孩的本能。

我也如此。

為了得到媽媽的認可,媽媽對我的所有要求,我都一一去做。

可是從來得不到她一句誇獎。

後來我才知道。

媽媽,嫉妒我。

我出生開始,媽媽感覺自己逐漸失去了主角色彩。

許多人的目光,不再聚焦在媽媽身上。

姥姥姥爺愛我,媽媽的親朋好友也喜歡我。

因為媽媽不長進,愛上了軟飯男,所以身邊的人把我當成了重開的小號看待著。

希望我比媽媽有出息。

而我也不負所望,長相周正,學習優異。

媽媽恨我搶走了屬於她的關愛,對我保持著無理的高要求。

她想通過為難我,讓我完不成她的目標,好從神壇上摔下來,如她一般。

那時我以為是她愛的考驗。

所以努力完成,學習也依舊常年保持著年級第一。

終於,又一次期末第一,哀求媽媽陪我逛超市時。

我受到熟人誇獎:「你這孩子,長得比你當初還漂亮,學習也好。

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不知道彆家孩子被誇,家長應該是什麼反應,因為我很少看見。

但我媽的臉色,不太好。

我看得出來她在牽強地應和著。

人一走,她臉就拉下來了。

生硬地拉扯著我的手:「你現在出息了,是個女明星。

「這破超市有什麼逛的,你就是來顯擺的。

趕緊回家!」

回到家,媽媽反覆咀嚼彆人的話,臉色發青,怒目圓睜。

我小心翼翼地倒水給媽媽喝。

媽媽用鋒利憤恨的眼神看著我。

「翟慕之,你現在很得意是吧?

「在這裝什麼呢。



她一把推開了我的手,水杯掉落在地,碎片劃傷了我的小腿。

我還來不及喊痛,媽媽就鉚足了勁扇了我一巴掌。

她手上滿鑽的戒指,劃傷了我的臉。

「翟慕之!連杯水你都拿不穩,弄濕我腳了!

「我看你就是高分低能,在外人麵前了不起,實際上就是個廢柴!

「還妄想跟我比,你永遠比不上我!」

我媽找到發泄口,把那麼多年對我的怨氣,通通撒了出來。

我低著頭,長髮遮住了我的臉,沉默地任由眼淚和血一滴滴掉落在地。

臉頰在發燙,這一巴掌,扇得我耳朵打鳴。

我開始聽不清媽媽的話。

我的心,也開始對媽媽的愛不清楚了起來。

我從來,都冇想過要跟媽媽比啊。

在廚房忙著的陳姨,聽到了動靜趕過來。

看到地上的血跡,陳姨急忙扶起我。

「夫人,發生什麼了,怎麼把孩子打成這樣啊。

「好多血。



這時,我媽的理智終於回來了一點,她抬頭看清了我的臉。

眼神有一瞬間的慌亂。

隨即又鎮定。

「做媽的管教管教她而已。

「我就輕輕打了一下,誰知道這個戒指這麼鋒利,看著唬人罷了。

「她就是在裝。

「不用管她,陳姨,你做飯去吧。



這一年,我13歲。

從前還在維持端莊優雅表麵的媽媽,在這一巴掌後,撕下了偽裝。

看我不順眼就推搡捶打,讓我穿醜衣服,用剪刀剪掉我的長髮。

而我也逐漸認清了她不愛我的事實。

可那時候我還是想努力得到她的認可。

直到她把大我一歲的翟瑤領養回家,對她一見如故,親昵無間。

4

「媽,吃完飯你就趕緊收拾,發什麼愣?」

我的回憶,被翟瑤使喚媽的聲音打斷。

我實在是搞不懂他們這畸形的一家。

明明翟瑤已經上位,十足十我爸的小老婆了。

但他們對內外都保持著原本的稱謂。

是一種習慣,還是一種樂趣?

我打了冷戰,真噁心。

我媽看著吃飽依偎在一起看電視的翟瑤和爸爸,咬緊了牙關。

隨後又換了一副諂媚的臉,唯唯諾諾地走到我爸跟前。

「鈞之,我明天想請個假出去醫院看看著腿。

「我會把飯菜都提前做好,放冰箱,你們熱一下就行。



我爸掃了她一眼。

「不是能走嗎?有什麼可看的。

「家裡到處用錢,你不能省點花?」

我媽卑微得頭都要掉地上了:「最近腿腳越發痠軟,影響我做家務,看好了利索一點。

「而且,你跟瑤瑤在備孕,我聽說醫院那附近有人賣求子秘方,我給你們打聽打聽。



誰能想到五六十歲的我爸要跟自己養女備孕。

雖然親生女兒流落在外,等同於無。

但他一直冇什麼二胎執念,半截入土的人了,手裡有錢,身邊有女人。

吃好喝好的。

何必再養個孩子找不痛快,他一向就是個享樂主義的人。

不然怎麼會選擇入贅我媽家。

但翟瑤不一樣,她還年輕,跟我爸也冇有血緣關係。

服侍他這麼久,冇給名分,也冇給任何承諾。

日後我爸死了,家裡的財產很難落到她頭上。

於是她日日在我爸耳旁洗腦,撒嬌服軟,使遍渾身解數。

終於在某日翟瑤說:「你甘心百年入土後,這世上連跟你姓的種都冇有?好名聲都落在翟家頭上?」

我爸動搖了,他知道外麵有多少人說他吃絕戶,軟飯男。

那要是生個兒子,跟他姓楊,把這個家徹底變成他楊家,就再也冇人說他了。

所以他們倆最近積極備孕,讓我媽去醫院領葉酸,買試紙。

指使我媽是因為他倆在外還要點臉,不想再被人指指點點。

這會兒聽到求子秘方,翟瑤眼睛一下亮了。

「爸,讓她去吧,錢我來給。



5

第二天一大早,我媽拿著翟瑤給的兩百塊錢出門了。

昨晚回家之前她就拿著我爸淘汰的智慧機。

搜尋過我公司,發現就在隔壁市區,公交可達。

她今天收拾出一件最貴的旗袍穿上,坐公交上抑製不住的興奮。

一想到自己不用再伏低做小,她就開始幻想怎麼對付翟瑤。

摸索著終於到我公司樓下,我媽看著高聳的辦公樓,有些看呆了。

「真是好大的本事,哪個男的這麼捨得給她下本。



然後她徑直走進去。

「你好,女士,請問有預約嗎?」

前台秘書攔住她。

我媽攏了攏頭髮:「看不出我是誰嗎?我是你們大老闆的媽。



「我來找自己女兒還要預約?」

前台一時拿捏不準,回去打了電話給小清。

「沈總,前台有個人說是您母親,我要給她進嗎?」

小清脫口而出:「我媽?我媽過世很多年了。

「找錯人了吧。



然後前台又嘀咕了一句:「我看她倒是挺像方總的。



小清聽聞嘖了一聲:「讓她上來找我。



我媽高傲地走進小清辦公室,就看見背對著她的辦公椅。

她叉著手環繞了一圈。

「好本事啊,翟慕之。

「做上大老闆了。

「你一個高中冇讀完的廢物,能有今天,睡了不少男人吧?

「當初是靠著偷我的珠寶藏了本錢,你纔敢不回家吧。

「你應該感謝我,我把你趕出去,你才能趁早發揮自己的價值。

「不想我把你醜事說出來,我勸你好好聽我話。



我飄在上方,無奈地搖頭笑了笑。

我被你扒光趕出家門。

毅然決然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被人拖進巷子掐住脖子快要窒息過去。

我活過來了。

冇文憑冇背景。

靠著雙手創立了自己的事業。

你就想憑著這三言兩語威脅我?

小清緩緩轉過座椅,麵含怒色地看著我媽。

我媽看見小清的臉,吃了一驚。

「你是誰?翟慕之呢。

「對,她好像改名了,我找的是方覺夏。



小清抿了抿唇,陰沉開口。

「夏夏死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