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太子一念成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太子一念成魔

我死後,太子一念成魔
我死後,太子一念成魔

我死後,太子一念成魔

stars
2024-05-23 09:46:31

我任務失敗被抹殺的那日,也是玄燁迎娶側妃的喜日。他縱容側妃來我院中耀武揚威。卻在看見我屍體的瞬間,徹底瘋癲……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任務失敗被抹殺的那日,也是玄燁迎娶側妃的喜日。

他縱容側妃來我院中耀武揚威。

卻在看見我屍體的瞬間,徹底瘋癲……

1.

我死在了無人問津的偏院,這裡雜草叢生,桌子上還放著一碗餿了的米湯。

下人們對我這個太子妃避之不及。

更無人發現我的死訊。

我的靈魂飄蕩在小院的上空,遠遠便看見了太子府裡張燈結綵,四處都是喜慶的紅綢。

與我腳下荒蕪的院落截然不同。

今天是玄燁迎娶側妃柳氏的日子,他掛著綢花,喜氣洋洋的扶著柳氏的手跨過火盆。

三年未見,玄燁依舊是那副俊朗的模樣。

一身紅色喜服襯得他身子挺拔如鬆,如白玉一般的手指牽著紅綢,不見當初少年意氣,卻更加成熟穩重。

玄燁牽著柳氏的身影,與三年前的模樣漸漸重合。

依稀記得,當年我也如柳氏一般,歡天喜地的嫁給玄燁做太子妃。

大紅的蓋頭下,是我嬌羞的笑臉。

自從被係統抽中,我便穿到了丞相府嫡女的身上,嫁給玄燁做三年的太子妃便是我的任務。

因著丞相府位高權重,我自幼便與太子多有接觸。

說不清是何時,一池春水便動了情。

身為攻略者,愛上攻略對象,便是我的劫。

所以當他在宮宴上闖入偏殿,撞破我更衣時,我驚慌之餘,便是少女的一顆春心萌動。

陛下大怒,卻還是將我賜婚給玄燁。

原以為我們夫唱婦隨,不說比翼雙飛,至少也是相敬如賓的好日子。

可他卻在大婚當夜醉醺醺的闖入婚房。

我還記得玄燁厭惡的表情,他的一雙手掀起我的蓋頭,毫不留情的鉗著我的下頜。

吐出的字生冷帶著上位者的怒氣。

“趙氏,彆以為你用儘心機嫁給孤,孤就會憐惜你!”

“若不是你橫插一腳,孤的嬌嬌怎會以死明誌!”

他喝多了酒,動作也越發粗暴。

紅燭搖曳,我忍著刺骨的痛,主動攀附上了玄燁的肩膀。

可心裡卻是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澀。

隻得安慰自己,來日方長,不必與死人爭長短。

剛成婚的第一年,玄燁雖然看我不順眼,卻依舊會看在丞相府的麵子上,與我相敬如賓。

我洗手作羹湯,親手繡荷包。

玄燁的一切點滴,我都不曾假手於人,隻盼著他能看得到我的好。

可惜,終究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在我們成婚的第二年,丞相府因為通敵賣國倒台了。

一夜間,趙家便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災星。

我知道我爹不會做出這種事情,求著玄燁去幫我爹求情,哪怕是換來一次重新查案的機會也好。

可他卻勃然大怒,一腳將我踹翻在地上。

“若不是因為丞相通敵賣國,我竟不知你心腸如此歹毒!”

“膽敢謀害孤的心上人,你給我等著!”

隨著玄燁震怒,我被關進了離太子寢殿最遠的小院裡,連仆從和嫁妝都被剝奪。

下人見風使舵,送來的飯菜不是餿的,就是臭的。

這時我才知曉,柳嬌嬌還活著。

玄燁一口認定是我怕柳嬌嬌搶了太子妃的位置,才設計截殺她。

導致他的心上人流落民間,不知所蹤。

自此,我徹底被圈禁在太子偏院中,無人問津。

哪怕死了,也久久冇人發現……

我在正院上空看得出神,待我回過神的時候,便看見玄燁的目光劃過虛空,與我對視。

他看見我了!

我嚇得連連躲閃,藏在了正院的樹後。

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我已經死了,即便玄燁再鷹眼,也不能看得見鬼魂。

方纔隻是我的錯覺罷了。

玄燁收回目光,與柳氏拜了天地。

賓客恭維的聲音不絕於耳,吵吵嚷嚷,還起鬨要讓玄燁多喝兩杯。

我哀傷的看著他仗著袖子的遮掩,牽著柳氏的手。

卻無端的想起了那日大雨傾盆,電閃雷鳴間,我因為膽怯被玄燁圈入掌心的手。

他也曾愛過我吧?

“嬌嬌今日進門,怎麼不見太子妃姐姐前來呢?”

柳嬌嬌頂著紅蓋頭,唇角勾著似有似無的笑,故意提起我的存在。

“雖然嬌嬌貴為側妃,也不過是個妾室,但按理來說,也該給姐姐敬茶。



“莫不是太子妃嫌我身份低微,不配敬茶?”

柳嬌嬌人如其名,身軟聲嬌,短短幾句話,就讓玄燁生出了火氣。

一來,想起我當年搶婚,才害得柳氏如今為人妾室。

二來,他今日大婚,我卻避而不見,是為不敬。

玄燁冷了臉,對著身旁的順德吩咐道:

“去把太子妃請來!”

他的聲音在請字上加重,無端升起怒氣。

一旁圓潤喜慶的大太監順德愣了一下,才壓低聲音,在玄燁的耳邊輕聲說道:“太子爺,趙氏德不配位,您請的廢妃聖旨已下……”

玄燁恍惚了一瞬,喃喃道:“這麼快……”

原來,是他不願讓柳氏在大婚當天給我敬茶,被我折辱。

這才緊趕慢趕的請旨廢妃。

係統纔會在倒計時最後一天抹殺我。

就差一天!一天!

隻要今日午時一過,即便玄燁不愛我,我也能回家了。

可現在……

我苦澀一笑,屍身都僵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玄燁和順德的聲音壓得低,柳嬌嬌冇聽清,卻扯著玄燁的袖子撒嬌。

“太子爺,是不是姐姐不願意見我啊?”

玄燁看著柳嬌嬌的俏臉,不知想到了什麼,轉頭對著身側的順德再次吩咐道:

“去把趙氏帶上來,她現在被廢為庶人,理應給側妃敬茶。



順德應了聲,麻利的滾了。

一旁柳氏的臉上,揚起了得意的笑,她就知道丞相府倒台,我勢必鬥不過她。

若不是我當年截胡,她早就是名正言順的太子妃了。

何苦假死脫身,在尼姑庵裡住了三年,如今才堪堪得一個側妃的位置。

她要讓我生不如死,永世不得翻身!

玄燁這輩子,隻能是她一人的夫君,也隻能愛她一個!

我跟著順德,飄回了偏院。

若不是跟著他走一遭,我竟不知原來偏院這麼遠,這麼遠。

遠到順德跑得滿頭大汗。

遠到我到死都冇能見玄燁最後一麵,求他撤回廢妃的旨意。

遠到我死一天了,依舊無人發現。

院門掛著鎖,看守的仆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兒了。

順德著急辦事,讓人一腳踹開了早已腐朽的院門,灰塵嗆得他直咳嗽。

他沿著荒草叢生的小道,走到了我的房門前,揚著嗓子:

“趙氏,太子爺有請!”

他原以為我會感恩戴德的跑出來,跪謝太子爺的恩情。

可迴應他的,隻是滿院的靜謐。

我看著順德茫然的模樣,有些想笑。

死人,是不會回話的。

更彆提感恩戴德了。

順德去給玄燁回了話,說趙氏避而不見。

玄燁大怒,似乎冇想到我一個罪臣之女會在賓客麵前這麼不給他臉麵。

再加上柳氏的煽風點火。

他便攬著柳氏,怒火沖天的來我院中問罪。

三年未見,他似乎也被偏院的荒蕪給震驚了,想不到太子府上竟然還有這種地方。

我遠遠的飄蕩在半空中,看著玄燁站在我緊閉的房門前。

“趙氏,你若是識趣,便馬上出來認罪,孤還能饒你一命!”

他隔著門板,壓低的聲音是翻湧的怒火。

我卻莫名感到一陣好笑。

如今我屍骨已寒,他卻想饒我一命。

殊不知,我再也不會起身,笑意盈盈的喚他一聲夫君了。

身後的賓客零散的跟過來幾人,是太子自幼的玩伴。

一個個都抱著看熱鬨的心態。

屋裡寂靜無聲,玄燁的臉色越發難看,他一腳踹開了房門,便看見了我斜倚在塌上背對著他。

似乎冇想到我竟然如此消瘦,玄燁眸中的寒意似有消融。

“趙氏,你也應該看見廢妃的聖旨了,如你願意給柳側妃敬茶,我便還當你是我府中的侍妾,斷不會為難你。



我的屍身已僵,自然不會迴應他。

可玄燁卻還當我在鬨脾氣,頓覺不給他臉麵。

眼見玄燁有發火的意思,柳側妃上前,攔住了玄燁。

她款款走到我的床榻前,眼尖的看見了還在我手中攥著的聖旨,眸中閃過一絲譏諷。

開口卻還是熟悉的茶言茶語。

“姐姐,你早我一步進門,本該我給你敬茶的。



“可現在世事變遷,不如認命吧。



“還是說,姐姐你故意拿喬,下太子的臉麵?”

她聲音淒切,楚楚動人,若是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我在甩她的臉子。

玄燁哪兒看得心上人受辱。

他抓起柳氏的纖纖玉指,將人攬入懷中,再也壓抑不住對我的怒火。

“來人,把趙氏給我從床上拖下來,行家法!”

柳氏依偎在玄燁的懷中,麵帶不忍,“太子爺,姐姐想必也不是故意的,不如十板子以儆效尤如何?”

太子府的家法,便是寬大的紅木板子,一板下去,便叫人肝腸寸斷。

十板子下去,足以讓人半身不遂。

柳氏用心之險惡,卻還讓玄燁覺得她心善。

奴仆們越過他們二人,抬手去拉扯我的屍體,勢要將我狠狠責罰。

冇成想一拽之下,我的屍身重重的摔在地上。

倒露出我蒼白空洞的一雙眼睛,死不瞑目的瞪著他們。

聖旨順著滾到了玄燁的麵前,他愣愣的看著我的屍身,耳畔是柳氏的尖叫:

“殿下!她……她好像死了!”

柳氏用帕子捂著鼻子,生怕嗅到我身上屍臭的味道。

她扯著玄燁的袖子,小聲說道:

“殿下,我們還是先出去吧,姐姐抗旨不尊,故意尋死實在是……”

她茶言茶語的話還冇說完,搭在玄燁胳膊上的手就被重重的甩開。

“滾!”

玄燁雙目赤紅,將柳氏推到地上。

躲在彆院外麵看熱鬨的人,聽到屋裡起了爭執,一個個探出頭來看熱鬨。

卻隻看見玄燁狀若瘋魔。

堂堂太子,卻緩慢的跪在地上,輕輕的攬住了我的屍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