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我又做春夢了,夢裡麵老公雄風重振,我就像久逢甘露的鮮花,被他溫柔的親吻著。

我不可抑止地顫抖起來,下意識抱住他的腦袋…

“老婆…”就在我神魂顛倒之際,一句熟悉又陌生的稱呼傳入耳中。

我渾身激靈靈的一哆嗦,頓時驚醒了,才發現不知何時,睡裙被人掀到脖子處,身體正被人擺成一個“大”字。

低頭一看,透過腿間露出一個男人的輪廓,他正抬頭看向我…

是老公的傻弟弟,劉飛!

“啊!!!”我的臉又刺又燒,像要著火似的,一腳蹬開了劉飛。

猝不及防下,他被我踢的一個趔趄倒在床下,赤著身向我委屈喊道,“老婆!”

唉,小叔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

上個月,他載著老婆兒子自駕遊,本來是好事,結果發生車禍,弟妹和小侄子當場慘死。

而劉飛雖然被搶救過來,卻頭部受創變成了傻子。

老公為了照顧這唯一的弟弟,就把他接回家裡。

可我做夢也冇想到,劉飛總把我錯認為弟妹。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趁老公上班,偷偷鑽我被窩了。

看到劉飛倒在地上眼睛直直盯著自己胸前,我又羞又惱,但想到他也是太愛弟妹,纔會接受不了現實,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我撫了撫他的臉,安慰道,“乖,你先穿好衣服出去,一會陪你玩。”

“是!”劉飛收回目光,像服從長官命令的士兵一般,穿好衣服跑到客廳,在沙發上坐的筆直。

我則捂著胸部繞過他的視線,向著浴室走去。

劉飛是個傻子,大部分時候都像個小孩一樣,隨便哄幾句就很聽話。

但總是這樣,也不是辦法。

“下次午睡,一定要鎖門。”褪下睡裙後,看到身上些許痕跡,我臉一紅,想起昨天也是這麼決定的,望著鏡子裡眼神迷離一臉紅潮的自己,心頭泛起難以形容的失落。

結婚前,老公偶爾健個身,身體還算硬朗,有時能在...

-

發表時間:2024-05-14 17:30:0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