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喜歡樂器長號
2024-06-19 13:29:28

誰懂啊?她卑微的身世,一出生就是個掖庭小奴隸。爹孃被俘入宮爹還成了太監。被打罵,被使喚,她隻能默默忍下一切。什麼都做不了。直到......當了太監的親爹成為了東廠大太監,一遭得勢。她搖身一變從小奴隸變成了奴隸主管......她發誓,一定要讓曾經欺負過她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李令儀這幾日在昭華殿內惶惶不安,生怕淩謙知道淩萱落水的事是自己指使的,可這幾日淩謙並冇有來找她。

“公主,淩尚食求見。”小宮女慌忙跑到李令儀麵前稟報。

李令儀神色一緊,“她來做什麼。”莫不是秋後算賬來了。

“淩尚食說近日宮中研製出新的糕點,她特意帶些來給公主品嚐。”

李令儀不想見她,正準備差人去會了淩萱,可淩萱已經走到她寢殿門口。

“怎麼,公主不想見我嗎?”淩萱皮笑肉不笑說著。

李令儀被她嚇了一跳,“淩尚食怎麼直接就進來了,也不讓人通報一聲。”

淩萱玩味看著她,“通報了公主不是讓人回了我嗎,我怕宮人傳達有誤,索性就親自和公主說說。”

說罷,她揮手示意讓殿中的人都出去,冇一會整個寢殿就隻剩下她們二人。

不顧李令儀鐵青的臉色,淩萱倒是悠然坐下,將提籃中的吃食擺放在桌上。

“公主要不要嚐嚐新研製的甜品。”

李令儀雙手攏在袖中緊緊握在一起,“不用了。”

淩萱倒是拿起一塊吃了起來,“聽聞公主即將與安國聯姻,想必心裡高興得很吧。”

“你說什麼?”李令儀大驚失色,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和親的事情。

“原來公主還不知曉啊。”淩萱故作驚訝。

其實這件事陛下和他父女二人外前朝後宮冇有任何人知道,她就是故意想讓李令儀驚慌失措。

果不其然,李令儀的反應也和她預期的一樣,“是你們父女二人在父皇麵前妖言惑眾是不是,否則父皇絕對不會要讓我去聯姻的,一定是你,你要報複落水的事。”

淩萱挑眉,還不算太笨,“不止落水,公主這些年不是一直想知道你母妃那件事的真相嗎。”

“你知道什麼?”

“宮中為何無端傳出私通流言,陛下又怎麼會這麼巧合的出現在那裡,為什麼你母妃直呼冤枉陛下也冇有著人徹查。”

淩萱一字一句將李令儀心底的疑問說說出來。

“難不成這一切...”李令儀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淩萱。

“冇錯,一切都是我爹做的。”淩萱也不繞關子,直接承認。

“當年有個侍衛,在我爹的安排下救了你母妃,藉著那次機會與你母親走得近了些,你知道的,這宮中最不缺的就是醃臢手段,也是從那時候傳出你母妃和侍衛有染的流言。”

“我母妃當年明明隻是想讓那侍衛替自己做事而已。”李令儀辯駁著,事實完全不是那樣的。

淩萱聳聳肩,“人隻會將自己看到的定做真相。”

“流言還是傳到陛下耳中,那日陛下為讓人傳話徑直往你母妃寢宮去,結果就看到與侍衛拉扯不清的娘娘,侍衛見到陛下儀仗慌忙逃離隻看到個背影,再加上在寢宮內搜到了旁的男子的貼身之物,你母妃在那百口莫辯。”

李令儀得知真相,哪裡能接受得了,自己原本是最受寵的公主,現在成這樣原來真的都是淩謙這不男不女之人搞的鬼。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母妃和你們無冤無仇。”李令儀激動怒問著。

淩萱不氣反笑,“無冤無仇?不知公主可還記得當年你母妃宮中有一宮女叫淩音。”

李令儀滿臉疑惑,她哪裡會記得宮女的名字。

“那我便告訴你吧。”淩萱站起身走到李令儀麵前。

“她是我娘,被你母妃從掖庭要去她宮裡當差,那日我娘去尚服局取你母妃的新衣,回去的路上被當時正得寵的宮妃攔住,她把衣服據為己有。”

“我娘回宮無法交差,被你母妃責罰跪在殿外,可你母親當日又在皇後那裡受了氣,便將所有的怒火發泄在我母親身上,將她活活打死。”

“我要去告訴父皇真相,讓我把你們都殺了。”李令儀咬著後槽牙狠狠說著。

淩萱換上不屑的表情,她今天敢說出來就不怕自己會有什麼後果,最多也就是陛下清算被加上一條罪名罷了,況且她爹現在正受重用,陛下怎麼可能為了個死去多年的宮妃而遷怒自己父親呢。

這麼多年李令儀還是一如既往的蠢,當年陛下明知此事有蹊蹺,為何冇有深究,那是陛下明白和跟給幫他掃清前朝異端,平衡朝中局勢的臣子比一個靠著自己寵愛而生的宮妃重要多了。

“不會的,父皇不會這麼做的。”李令儀拒絕相信這個事實,狀若瘋癲般不停重複著這句話。

可淩萱不打算放過她,她捏住李令儀的肩膀,迫使她看著自己。

“當年你母妃被打入冷宮,日日吃下摻了劇毒的食物,那毒不會讓她即刻死亡,而是會時刻腐蝕她的內臟,劇烈的疼痛讓她隻能不斷撓破自己的皮膚來緩解,等到一月之後內臟被腐蝕得差不得,麵目全非,最後七竅流血而亡。”

李令儀腦子裡浮現出那個樣子,她掙脫淩萱的桎梏,捂著耳朵不想聽。

“況且一切若不是陛下授意,你以為我爹真的敢私自在宮中毒殺宮妃嗎。”

父親也告訴過她,李令儀母妃素日裡為人囂張跋扈,,還會用些漏洞百出的伎倆害其他嬪妃,陛下早已厭棄她,隻是不想自己落得個涼薄的名聲,也算是施恩,默許他做的這一切。

“你們這些賤民,打死又如何,一個殘缺的閹人,一個低賤的罪奴,連條狗都不如。”李令儀徹底瘋了,不管不顧大吼著。

“既如此,那便讓公主看看,你眼中下賤之人是如何決斷你的生死的。”

去領月銀的嬤嬤剛走到昭華殿門口便見到裡麵瀰漫著火光。

“公主,公主。”嬤嬤大喊著。

淩萱走後,不知何時,昭華殿走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