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獨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吾愛獨美

吾愛獨美
吾愛獨美

吾愛獨美

兜兜裡冇有糖
2024-05-13 16:00:41

吾愛獨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閨蜜是個孤兒,

我讓她住進我家,

她理所當然地享受著父母的疼愛。

還把我暗戀多年的竹馬給睡了。

我向媽媽哭訴:【她為什麼可以這麼對我?】

我媽搖了搖頭:

【她已經這麼可憐了,你連個男人都不讓,她還是不是你閨蜜。



1

想給青梅竹馬相戀八年的未婚夫一個生日驚喜。

我拿著早就準備好的情侶對戒偷偷潛入竹馬的臥室,打算向竹馬求婚,

才推開房門,

眼前的一幕,淩亂了我的雙眼。

床上赫然躺著白花花的陸明軒和我的閨蜜陳平平。

我呆呆地望著這一幕,

好像定格在腦海中。

最新反應過來的是陸明軒,

他慌忙用毯子裹住陳平平

我以為他會給我解釋,冇想到他卻說:【對不起雨辰,我已經喜歡平平很多年了!】

陳平平也不再躲藏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想離開明軒哥,我實在是太愛他了,除了他,我什麼都可以讓給你!】

陸明軒俯身抱住陳平平,眼睛卻看著我說:【感情從來都冇有什麼先來後到,隻有不被愛的纔是小三!】

哎,真是好笑,我竟然莫名其妙就成了小三。

陸明軒父母跟我爸爸、媽媽是世交,

小時候就是一個院長大的,

經常聽爸爸媽媽開玩笑說,

在陸明軒才4歲的時候,

他就對我進行了表白:【雨辰,長大後我就娶你。



他擔心我聽不懂,還說:【彆笑,我已經不是三歲的小孩了,這些都是真的。



家長們雖然冇有給我們訂娃娃親,

但是都默認了我們的這一層關係。

我就像陸明軒甩不掉的小尾巴那樣,

陸叔叔搬家,我們家也搬家,

陸明軒見我不吭聲:【雨辰,你也看到了,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平平是無辜的,你要有什麼氣找我發,彆再傷害平平了。



【算我求你了,這事都怪我,跟平平無關!】

我看,陸明軒幾乎要朝我跪下了,大喊:

【可是,陳平平已經搶走了我的爸爸、媽媽。

如今她連你也要搶走了嗎?她就是一個強盜!】

【你纔是個強盜,爸爸、媽媽和明軒哥哥都是我的……】我冇有想到一直裝淑女的陳平平會這樣歇斯底裡。

【怎麼你終於不裝了嗎?你這朵白蓮花,我真是瞎了眼,纔會把你領回家!】

【明軒哥哥,你告訴她,我說的都是真的,快點……】陳平平一點都不顧及自己,光著身子就出來扯著陸明軒,讓他幫忙作證。

陸明軒見我一動不動,卻不反駁。

率先裹上浴巾,伸手用力把我推了出去,

我一個踉蹌腦殼磕到了桌角,

腦殼磕出了血,陸明軒見了卻一點都不在乎。

一切都變了,變得奇奇怪怪。

【我真的不是爸爸媽媽的孩子?我開始懷疑自己。



我踉踉蹌蹌往家跑去,

衝進家門,先聲奪人:

【為什麼你們不是我的爸爸媽媽?陳平平纔是?】

爸爸、媽媽不再往常那樣抱住我,

他們看著我著急忙慌的樣子,

在沙發上坐著穩若泰山。

【既然你都知道了,以後就對平平好一點,你知道的,她纔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媽媽看了我一眼,慢吞吞地說。

我多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一向溫文儒雅的爸爸卻向媽媽翻了個白眼:

【不,我們已經養了她18年,不能這樣放過她。



我真不敢相信,這纔是真實的他們,一下驚呆了。

他竟然趁我不注意拿起繩子將我捆了起來。

一隻狗養了10年也該有感情了,可是他們冇有。

爸爸惡狠狠地看著我,好像我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我掙紮著向媽媽求救,媽媽卻說:【一切都聽你爸的,你就不要再掙紮了。



【你還真不是我的孩子,我們原本願意陪你演完這齣戲的,可是你實在是太可恨了。



【明明平平纔是我生的,可是你卻妄想霸占所有的愛!】

【她已經這麼可憐了,你連個男人都不讓,她還是不是你閨蜜。



我像個粽子那樣被裹得緊緊的,

我以為這就是爸爸、媽媽對我最大的懲罰了。

何曾想,

爸爸卻從櫃子裡取下一大瓶藥水,

往我嘴巴裡灌,

【去死吧,我們已經有平平了!】

再睜眼,

我又回到了初識陳平平的那一天。

2

陳平平、陸明軒和我其實都是小學同學,

永遠忘不了那一天,

那天,我跟陸明軒因為搬家,轉學到了陳平平這一所學校。

隻不過,

我跟陳平平同班,

陸明軒在隔壁班。

那天,我作為新來的轉學生,在老師的吩咐下,做著簡短的自我介紹,

不知怎麼地,

我才說完,

全班同學便大聲笑了起來。

隻有陳平平向我傳遞了善意,

她站了起來說:

【笑什麼笑,人家說得那麼好,有什麼好笑的?】

因為她的這句話,

老師還讓我跟她成為了同桌。

記得剛跟她成為朋友不久,

班裡的學習委員曾經把我拉到一邊:

【顧雨辰,你一定要小心,陳平平。

她就是個孤兒,誰離她近些,她就想跟誰搶爸爸、媽媽。



前一世的我還是太單純了。

媽媽說她生了我後,因為壞了身子,

不能再生了。

我平時很羨慕彆人有哥哥、姐姐,

因此一聽彆人說她是孤兒,

便動起心思來。

回到座位,

顧雨辰怯生生地看著我:【雨辰,你是不是不理我了?我確實是個孤兒,可是我又做錯了什麼?嚶嚶嚶,我好羨慕你們天黑有燈、雨天有傘……】

我緊緊擁住陳平平:

【平平,你彆怕。

爸爸、媽媽隻生了我,我一個人也冇伴,回家我就跟爸爸、媽媽說。



就這樣,

原本不同意的爸爸、媽媽,

在我的再三懇求下,

最終收養了陳平平。

我認為自己也有了個小夥伴,

冇想到這是陳平平、爸爸、媽媽合夥給我下的一個大圈套。

3

爸爸、媽媽把陳平平接到我家時,

陳平平站在家門口,

急促地望著我們家,

卻停步不前。

媽媽出去牽著她,讓她進來,

她卻淚眼朦朧地說:【阿姨,我真的可以進去嗎?這房子太漂亮了。



媽媽把她摟進懷裡:

【傻孩子,該叫我媽媽了。

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有雨辰的一份就有你的一份!】

她大聲地叫著:【爸爸、媽媽】然後就哭了。

她緊緊地抱住媽媽:【我終於不是冇人要的小孩了!】

我在後頭笑得像個小傻瓜似的。

爸爸、媽媽眼圈都紅紅的。

特彆是媽媽,

【彆怕,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爸爸、媽媽的小寶貝了。



我原,以為這是幸福的源頭,

畢竟我給自己找了個伴,

何曾想到,

這竟然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沈平平剛來我家時,

特彆勤奮,眼裡有活,

什麼事情都搶著乾。

當我躺在床上玩手機時,

她不是在餐廳裡,

就是跟媽媽在廚房裡,

就像一隻勤勞的小蜜蜂。

每當這個時候,

媽媽總會朝著我歎氣,然後把平平推倒沙發上坐著,

讓從來不做家務的我,在家忙得像個小保姆似的。

平平的嘴巴特彆甜,

爸爸每次下班回家,

她都會到門口去迎,

又是接包,又是遞拖鞋、倒開水,

把我爸逗得樂嗬嗬的,

我爸還不忘瞪我一眼。

她們總讓我跟陳平平學,

可是,我以前也是如此啊,

為什麼自從陳平平來了以後,

家裡的一切都變了。

4

重來一世,

我一定要管好自己,不再引狼入室。

當班主任老師讓我坐在陳平平邊上時,

我以自己眼睛近視為由,

擔心看不到黑板,

拒絕了老師。

老師把我安排到了學習委員邊上,

陳平平朝我‘和善’地笑了一眼。

還冇等我轉過身,

學習委員卻拽住了我說:

【彆看,擔心被黏上!】

我一臉無辜地看著學習委員。

她趁老師不注意,

給我遞了小紙條。

【陳平平是個孤兒,你當心著點。

昨天聽說你要轉學來這裡,她跟彆人打賭,隻要大家一起笑,你準會哭。

如果你哭的了話,她就離你遠遠的。

如果她贏了的話,大家就都不能理你!】

原來如此,

難怪,上輩子,我才自我介紹完,全班同學就鬨堂大笑。

我還冇來得及哭,

陳平平就把我哄到她身邊,

然後大家都不理我。

我當時還尋思著,

這個班級的人怎麼那麼難相處,

原來是自己被她下套了。

再來一次,

我離她遠遠的,

看她能奈我何?

不過,再來一次,

我已經看破陸明軒了,

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不同於上一世,

我很快就融入了班集體。

她每天都獨來獨往,

我知道她纔是爸爸、媽媽的孩子,

上輩子是我主動把狼帶回家的,

這一次,陳平平又會怎樣搬進我家呢?

那天,爸爸開車來接我,

他在倒車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陳平平。

看著陳平平倒在地上,

我的第一反應是,

好戲即將開始,爸爸肯定要把她接回家了。

可是,當爸爸下車,扶起她,問她會不會怎樣,要不要找家長時?

她抬眸看了我一眼:

【我跟雨辰是同學,我不要緊的……】

爸爸在額頭上擦了擦汗:

【雨辰,這是你同學啊。

我們先送她去醫院檢查下,看看她會不會怎麼樣?】

他轉身對陳平平說:【現在,請你把你家長的聯絡方式給我下。



陳平平支支吾吾道:【叔叔,我其實是個孤兒……】

就這樣,

戲份很老,

可是,陳平平卻再一次搬進了我家。

5

搬進來也好,

這樣我才能調查出爸爸撫養我,卻把親生女兒放進孤兒院的原因。

陳平平還是如同前一世那樣,

怯生生不敢進家門。

爸爸、媽媽又是憐惜,又是善良地把她請了進來,

要不是我早就知道他們纔是一家人,

我都要被感動了。

現在再一看,

我隻會覺得噁心。

陳平平雖然是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

但是畢竟放在孤兒院那麼多年,

加上遺傳基因問題,

因此,我發現她皮膚冇我白,眼睛冇我大。

她上一世就愛跟我比,

媽媽為了維護她的自尊心,

嚴令禁止我穿公主裙,

這一世,

我要她怎麼痛,我怎麼來。

當我穿著一條漂亮的公主裙,

優雅地站在她身邊,把她襯得像隻醜小鴨時,

我看到了她臉上的難堪,

媽媽發現了,朝我擠眉弄眼,

我卻故意裝作看不懂;【媽媽,你一直朝我眨眼睛、放電,是被我的美貌降服了嗎?】

媽媽點了點我的腦瓜子:【你呀,就是愛臭美!像平平那樣樸樸素素,大大方方的多好。



我高傲地看了陳平平一眼:

【哎,平平哪能跟我比,她是冇人要的孤兒,可我是爸爸、媽媽的小公主啊!我有臭美的資格!】說完,我還忍住噁心,撒嬌似的拽了拽媽媽的袖子。

媽媽果然如往常那樣:【對對對,你是我們家小公主,以後平平就是我們家大公主了!】

在學校我已經跟陳平平撕破臉皮了,我朝她挑釁了下:【就她陳平平配嗎?當婢女還差不多!】

陳平平刷地臉紅了,

媽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一點都不在乎,

因為我知道她不是我的媽媽。

客廳裡充滿了尷尬的味道,

媽媽打算去廚房煮飯菜,

陳平平如上一世那樣,屁顛屁顛地跟進廚房。

我看了一眼【喲,還真當上我們家小保姆了,真好,還是免費的。



陳平平站在廚房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爸爸看到了,

連忙把陳平平拉出來說:

【你彆進去,你在沙發上休息,廚房的活讓你媽媽忙就可以。



【喲,原來媽媽家裡隻要有媽媽一個保姆就夠了呀!】我提高音量大聲地說給在廚房的媽媽聽。

媽媽果真一臉不高興,

她一把扯住爸爸的耳朵,

向著廚房的位置拖進去。

陳平平拘束地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敢動。

我朝她勾了勾說:【小阿姨,快過來,今天上了體育課,腿痠著呢,過來給我捏捏。



陳平平委屈地看了一眼廚房,

便跑過來給我捏著小腿。

【冇吃飯嗎?力氣在大點!】

爸爸、媽媽出來,

看到的就是陳平平像丫鬟那樣侍候我的陳平平,

她們的臉刷的下,

黑了。

6

我開始注意著家裡的一舉一動,

果真,

這樣的日子冇過幾天。

她們就露出了一點小馬腳。

起初是媽媽帶著我和陳平平去逛商場,

媽媽想給平平買幾條裙子。

可是,

陳平平才從試衣間出來,

還冇等導購開口,

我便嚎上了:【這這這,太難看了吧,陳平平你簡直是侮辱了這條裙子。



導購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我淡定地說:【給我拿條跟這一模一樣的裙子,我要試試。



然後指著陳平平說:【漂亮小姐姐,她是孤兒。

冇人要的孩子,我爸爸、媽媽善良把她撿回來的。

你店裡的衣服,我穿合適。



我湊近導購小姐姐的耳朵說:【就她那氣質根本就配不上你店裡的衣服,菜市場的衣服配她剛剛好。



興許是我說話帶著點幽默,

或許是導購小姐姐覺得我纔是大金主,

她們朝著陳平平似笑非笑,

還不忘給我介紹一堆衣服。

媽媽走過來剛要製止,

我說:【媽媽,你不愛我了嗎是不是因為平平?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晚上回家就把她的東西扔出去。



說完,我忍住噁心,

扯著媽媽的衣服說:【我纔不要無緣無故跟彆人分享我的爸爸、媽媽。



陳平平看著導購時不時朝她看了一眼,

她實在是站不住了,

拉著媽媽就想離開,

我指著一堆衣服,看也不看說:【這些全部給我打包了。



媽媽還冇反應過來,

我便如從前那樣,

拿起卡,乾淨利落地刷起來。

導購小姐姐笑眯眯地說:【小美女,歡迎下次光臨。



卻看也不看陳平平一眼。

我提出還要再逛逛,

媽媽看了陳平平一眼,

卻決定打道回府。

回到家,

我把所有的購物袋往沙發上一丟,

歡呼:【滿載而歸,真是開心!】

媽媽皺了皺眉頭:【雨辰,你也太不懂事了。

自己買那麼多衣服,也不懂給平平挑一些。

你衣服反正多,平平身材跟你差不多,你這些就都給平平吧!】

我伸了伸懶腰:【怎麼可能?彆說是這些新的了?就我衣櫃裡的那些舊的,她都不配穿!】

說完我徑直回了房間。

我輕輕地掩上門,

把耳朵貼在門上,

客廳的她們果真在小聲爭吵,

【明明你纔是我的媽媽,你為什麼要讓她這樣對我



我透過門縫往外望了一眼,

媽媽用手捂住了平平的嘴巴。

她們果真早就知情,

可是,她們到底在隱瞞什麼呢?

那到底是個怎樣的秘密,竟然能讓他們狠心要了我的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