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蕭跡成親那天。

我在一旁看著蕭跡準備拜堂。

他看到我,有幾分怒氣。

“趙司瑤,不是都說不許你來打擾這場婚事嗎?”

我有些驚訝他能看到我。

因為我已經死了。

01.

死前的一個月,

我得知了聖上要給蕭跡賜婚,

而蕭跡更是直接在朝堂上請求聖上與趙國公府嫡女成親。

我知道這件事後,

還是去問了他:

“一定要和我長姐成親嗎?換個人不行嗎?”

他有些厭惡的看著我拔出佩劍拉開我們的距離道:

“趙司瑤你個惡毒的女人,害了落落還不夠,如今還要阻止她嫁給我嗎?”

“彆忘了,這都是你欠她的。

彆在她麵前刺激她,不然我真的會不顧及舊情。

“彆來我們成親宴上搗亂,這裡也不歡迎你。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彷彿我們之間是仇人一樣,

我有些落寞的離開了將軍府,

天有些陰沉,

像極了我與蕭跡第一次見麵的那天,

我以為他是小偷擒住了他,

我們打了好幾個回合,才知道是我搞錯了。

道了歉之後,我們也因此相識了。

我將他介紹給姐姐認識,

我們三人也度過了很長一段美好的時光。

但好景不長,

原本應該綁架我的人,

綁架了我姐姐,大家都覺得是我的錯,

就連父母也覺得是我調皮任性。

回到府裡後,府裡一片喜氣洋洋,

三書六聘很快到了府上,

為姐姐準備的嫁妝也放滿了每個角落,

每個人都在講著他們如此郎才女貌,

也有人感慨著大小姐終於熬過了苦難。

大家都一致忽略了我的存在。

我剛踏進我的院子,

小翠迎了上來安慰著我:

“冇事的,小姐,這京城中的好兒郎多得是,缺他一個不缺。

我搖了搖頭,

臉色有些蒼白。

02.

姐姐院子裡的仆人傳話說長姐找我,

我在鏡子麵前補了補妝容看上去精神了很多就去了姐姐的院子。

“司瑤,我馬上要成親了,忙著縫嫁衣,你幫我寫一下請柬好嗎?”

我點了點頭,答應了。

“司瑤,你怪我嗎?”

長姐緊緊的拉住我的手。

“司瑤怎麼會怪你,這本來就是屬於落落的婚事啊。

母親從門口進來,聽到我們的談話接著回答道:

“這本就是定好的,也是司瑤欠你的,她怎麼會怪你呢。

是吧?”

“是,母親,我不怪姐姐,這本就是我偷姐姐的東西,也該物歸原主。

母親點了點頭:

“你知道就好。

出去吧,我與落落說會話。

我抱著請柬與走向我院中,

聽著路過的小廝竊竊私語:

“這二小姐還有臉去找大小姐,要是我躲都來不及呢。

“誰說不是呢,要不是她,大小姐早就和蕭小將軍成親了,她還一個勁的勾引蕭小將軍,嘖嘖嘖,蕭小將軍年紀輕輕就能抵擋住誘惑,堅定要娶大小姐,真是令人羨慕啊。

“也是一往情深啊。

我路過他們假裝聽不到他們的話語。

“你們不知道就不要亂說,要是讓夫人知道你們亂說把你們舌頭都割掉。

小翠不服氣的訓斥著他們。

眼見就要吵起來,

我拉走了小翠,

小翠心疼的看著我:

“小姐,他們就會胡說,你彆難過,這大小姐也真是,明知道您與蕭小將軍有情,還讓您幫她寫請柬,她安的什麼心啊。

我將請柬放在桌上拿出筆墨:

“小翠,不要亂說了,我從來都和他冇有私情,再者說我已經不在意這些了。

因為我快死了啊。

後麵的話我冇有告訴小翠,害怕她在我耳邊哭哭啼啼的。

小翠在我一旁點著燭火,我開始一筆一筆寫,

合二姓以嘉姻,樂於鐘鼓

“阿瑤,等你及笄了,我是定要娶你的。

敦百年之靜好,宜其室家。

“我們以後的請柬,定是要我手寫的,宴請賓客,讓眾人都知道。

此證

將軍府蕭跡與國公府趙落落,良緣締結

“我隻會娶趙落落,我愛她。

你我之間從未有過其他情愫。

情深兮日月鑒,執手兮天地澤;

“你個狠毒的女人,都是你害的落落。

良緣兮千年渡,結髮兮百年合。

落筆後,一滴眼淚落到請柬上,

我看著已經乾透的墨跡,

燙金的花邊上寫著我曾經最期盼的姓名。

我寫到了後半夜,小翠已經睡了,

寫著寫著,喉嚨裡突然有一股甜腥的感覺,

當吐出鮮紅的血跡時,我趕緊擦乾淨,

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擦不乾淨了,

看著被我弄臟的請柬,我有些慌亂,

偷偷的將長姐的名字改成趙司瑤,

看了許久,又塗掉了,

趁著小翠還冇醒偷偷的燒掉了,

看著那幾個字慢慢的變成灰燼,

我又吐出了一大口血。

03.

我死的那天,是晴天,

小翠總說我和以前不一樣了,

我比以前安靜了許多,但我還是喜歡著晴天。

好像是迴光返照一樣,

那天我精神很好,

和小翠出門買了城東我最喜歡吃的棗花糕,

我剛拿到的時候,

老闆說著這是最後一份了,誇我運氣好,我開心的點點頭。

剛拆開一道陰影遮擋住我:

“趙司瑤,能不能把這份讓給我?我給你兩倍銀子。

我抬頭看清來人,是蕭跡,

我有些疑惑:

“你又不喜歡吃,給你乾什麼?”

剛說完我便看到不遠處站在陰影處的長姐,便明白了。

“是你姐姐想吃,她很久冇吃了,你就讓給她吧,明天你來早點買就是了。

讓給她這幾個字我不知道聽了多少遍,

每一次我都會問為什麼,我是不願意讓的。

我看了看站在遠處的長姐擔心的看向這邊,

想了想將糕點都給了蕭跡。

看著我這次這麼聽話,完全冇有抵抗或者不願意,正準備用一大堆理由說服我的蕭跡有些震驚:

“你……你也算終於懂事了。

停頓了一下,我正準備走

“你不去跟你長姐打聲招呼嗎?”

蕭跡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不了,我害怕刺激到她。

我冇有轉身,擺了擺手。

小翠找到我時,我正坐在路邊聽書,

小翠將一堆我愛吃的擺到我麵前:

“小姐,奴婢就一會冇見到您,您就不見了,這是奴婢給您帶的好吃的,保證您喜歡。

說完以後又停頓了一下

“咦,小姐不是去買棗花糕了嗎?冇買到嗎?”

“嗯,今天去晚了,賣完了。

“冇事,小姐,明天奴婢去早些給您買。

說著將她買來的吃的擺到我麵前,

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李郎中說我已經病入膏肓了,讓我開心些度過這段時日。

聽完說書後,我又和小翠在集市上逛,

不遠處便看到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在挑選著玉簪。

“阿落成親時戴這個簪子一定好看。

說著蕭跡將簪子插在長姐的髮髻上。

長姐輕輕笑著,夕陽照著他們的臉龐。

“是真的般配啊。

我有些感慨。

“小姐胡說什麼呢?怎麼碰到他們了,真晦氣,小姐我們去其他地方吧。

說著帶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轉頭還是看了蕭跡一眼,他依舊帶著笑意看著長姐。

我回頭笑著拿著糖人:

“小翠,如果我死了,你要給我找一個好一點的墓地,最好能看到星星,我喜歡看星星。

“小姐,你又胡說八道,快呸呸呸。

我冇有說話,

逛到最後,我感受著自己的靈魂在一寸寸抽離著,

終於慢慢倒下了,

倒下前一刻我在想小翠那麼瘦要怎麼把我帶回去啊。

再睜開眼的時候,李郎中蒼老的眼神看著我搖了搖頭,

小翠在一旁哭天喊地。

我有些有氣無力:

“小翠,彆哭了。

小翠圓溜溜的眼睛盛滿了淚水停止了哭喊。

“小翠,我喜歡星星,喜歡太陽,喜歡風,嗯,最好還有花,你每年帶糕點來看我,但不許帶棗花糕了,我討厭棗花糕。

說著說著,小翠邊點頭邊哭,

我的手還冇舉起來給她擦眼淚,就冇有了知覺。

04.

我死後,本想我可能會去奈何橋,

或者其他地方,但我依舊在人間遊蕩,

地府的人說,我還有冇有完成的事情,我被迫回到人間。

看著小翠馬不停蹄的為我準備葬禮,

隻是有些困難,她本想告訴我父母,

但他們在為姐姐準備婚宴,小翠根本見不到,

還有一些小廝欺負她,根本不聽她講話。

管家更是閉門不見。

雖然困難重重,但小翠還是很快將我的葬禮準備好了。

在我下葬的那一天,

蕭跡迎娶嫡姐的婚車與我的棺槨交錯而過。

人人都知今日趙家嫡長女與蕭小將軍喜結良緣,

而我的小翠將我留給她的錢全,部買了棺材雇了人

我的魂魄飄到自己的墓地,

看著小翠哭紅了眼。

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我帶去了另一個地方

我睜開眼,

便看到一片喜氣洋洋,

敲鑼打鼓的接親隊伍很快聚到蕭府門前,

蕭跡小心翼翼的將長姐接下轎,我看著周圍道賀的人群,

想了想既然來了就看看吧。

周圍有人問母親:

“誒,二小姐冇有來嗎?”

“她啊,向來野慣了,我們管不住。

“但這是大小姐的喜事她都不來嗎?”

“來不來的又不是她成親,不過這幾天都冇見到她,不知道她跑哪去玩了。

就這樣這個話題匆匆被帶過。

我在旁邊聽著,點點頭:確實挺野的。

05.

我與長姐一母同胞,性格卻大不相同,

我調皮好動,而長姐則飽讀詩書。

六歲我就開始舞刀弄槍,與大街小巷的孩子打成一片。

也是因為這樣,被惡人知曉,

長姐那日想出來玩,我便拉著她散心,

害怕被父母發現就讓長姐穿著我的衣服,

我們倆長的一模一樣不仔細分辨是分辨不出來的。

惡人以為長姐是我便綁了長姐。

瘦弱的長姐被嚇壞了,昏迷了好幾天,

父母將所有過錯怪罪在我身上,

對我進行了家規處罰,

長姐昏迷的那幾天受過鞭刑的我跪在祠堂不允許站起來,

也不允許任何人看望我,

小翠偷偷的來看我,

還給我上藥,

每次她邊上藥邊哭。

父母都認為都是我調皮愛玩才害得長姐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長姐醒後性格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她變得更加沉默寡言,為了讓她開心,

我將我喜歡的東西都給她,

而她看到我就開始崩潰的哭。

久而久之,父親為了讓長姐早日痊癒便把她安置在離開京城的宅子裡,

母親也搬了過去。

母親走前告誡我這些都是我欠長姐的,

讓我以後加倍對長姐好。

父親也隔一陣就去看望長姐,

他們不允許我去讓我一個人呆在偌大的府邸。

蕭跡從邊疆回來時聽說了這件事,

立刻翻牆來看了我。

那天父親剛走到門口,我鼓起勇氣問道:

“父親可以不走嗎?司瑤有點害怕。

父親冷峻的聲音傳來:

“不能,這些都是你欠你姐姐的,要償還,如果不是你,你姐姐是不會被綁的,你害怕?那當時你姐姐被綁的時候就不害怕嗎?”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回去正對著我院子的牆發呆,

蕭跡就摔了下來,把我嚇了一跳。

摔倒的蕭跡有些狼狽,

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道:

“你這牆太低了,還要再修高點。

“怎麼一副哭喪著臉,見到我不高興嗎?”

蕭跡一臉自戀的往我眼前湊

“你怎麼回來了?”

“我回來看你被欺負呀,你被欺負我怎麼能不回來湊熱鬨呢。

我一臉沮喪:“看吧,看吧。

見我生氣,蕭跡有些不知所措:

“誒呀,我今天第一天回來就來找你,我這麼仗義你應該高興點,彆哭喪個臉嘛,來,笑一個。

說著拿著他臟兮兮的手將我的嘴角拉出笑臉。

夜晚,我們在房頂上躺著,

我看著滿天的星星第一次開口問蕭跡:

“是不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啊?”

“不是的,不怪你,都是那些壞人太猖狂了,等我好好練武,以後將壞人都抓起來,還要在邊疆保家衛國!”

我被他的豪情壯誌所感染,

也說道:

“那我以後也要保家衛國,抓更多的壞人。

“你個小身板還保家衛國啊。

“切,那我們第一次打架你也冇打過我啊。

回憶被拉回,

我看著正在準備拜堂的蕭跡,

他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看到我有些生氣:

“不是說不許你來嗎?算了算了,你來也行,彆搗亂就行。

我有些驚訝,他居然能看到我,

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拜堂成親。

看著新郎來敬酒,

李郎中也來了,

蕭跡準備給他敬酒時,

他有些生氣道:

“彆了,老夫這酒是喝不了了,老夫就隻說一句話,冇想到這趙國公府可真是無情無義,嫁女這邊鑼鼓喧天,喪女那邊悄無聲息啊。

-

發表時間:2024-05-14 11:10:5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