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我不是災難女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巫師:我不是災難女巫

巫師:我不是災難女巫
巫師:我不是災難女巫

巫師:我不是災難女巫

洛東的繡冬
2024-05-13 12:51:38

如果你能知道未來呢?但是如果那個未來不是你的呢?作為一個貧困貴族家庭的私生子,她看到了未來,去給四十七歲有兩個成年孩子的老年當妻子,或者家族破產進入皇宮作為謀殺案的一部分被公開處決,所以,一個人隻有記憶的人能帶來多少改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亞曆克斯作為

狐穴

之主已有近二十年光陰

儘管他渴望一定程度的隱匿

但他與手下那群暴徒

雇傭兵及刺客所展現的技藝

為他們贏得了令人敬畏的名聲

在拉斐拉首都貧民窟裡

那間破敗不堪的酒吧看似絕非貴族男女會光顧之地

然而

知曉內情的權貴卻能繞至這不起眼酒館後門

尋得一扇通往秘密服務的入口

無論是謀殺

綁架

勒索

縱火

賄賂還是敲詐

隻要預付足夠的費用

對亞曆克斯來說都無差彆

他那卓越的客戶滿意度保證了密室之門從不空閒太久

而那些利用他服務的貴族們則保持著謹慎的低調

正因如此

眼前這位顧客讓他感到格外意外

一個戴著兔子麵具的女孩

年齡大約十四或十八歲

麵具之下難以分辨

所有顧客入門之前都必須佩戴這樣的麵具

她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他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她

隻見她朝用兩隻啤酒桶和一塊舊橡木門板搭成的臨時桌前走去坐下

厚重的黑色天鵝絨鬥篷遮蔽了她的身形

隻露出麵具和頸邊一抹灰棕色的髮絲

她身上未見任何顯眼的珠寶

讓人難以估量其財富或身份

這在習慣炫耀財富的貴族中頗為罕見

女孩端坐在那張三條腿不太穩固的椅子上

戴著手套的雙手優雅地疊放在膝上

四周石壁無法完全隔絕頭頂酒吧傳來的嘈雜腳步聲

而藏於亞曆克斯身後的成排酒桶散發出陳年酒精的味道

卻掩蓋不住女孩身上淡淡的香草與茉莉香氣

晚上好

亞曆克斯從狐狸麵具後禮貌地問候

您是這裡的主人嗎

她問道

聲音雖帶些合理的畏懼

但以她的年紀和性彆來看

卻顯得異常鎮定

正是

他回答

請問尊姓大名

您可以稱呼我為

狼毒花女士

她一邊起身行屈膝禮

一邊回答

倒是可愛

但這顯然不是真名

不好意思

她輕聲說

手指撫過使聲音模糊的兔子麵具

為何要戴這個呢

這是為了保障我們顧客的安全與匿名性

我明白了

但您又如何確定與誰交易呢

他嘴角微動

帶著一絲笑意

隨手從桌上拿起一隻蘋果

再從靴筒中抽出小刀

她純粹出於好奇

還是害怕暴露身份

大多數時候

這並不重要

亞曆克斯漫不經心地聳肩

您是獵物

我們是狐狸

您付錢讓我們除去跟在您後麵的討厭獵犬

之後雙方各不相知

我明白了

謝謝您的解釋

她的禮儀與教養

正如他所期待的貴族少女般無懈可擊

然而

她的沉穩與早熟卻無疑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亞曆克斯一邊繼續手中的蘋果雕刻

一邊用平和的語氣詢問

狼毒花女士

我能為您做些什麼

我想雇傭你們的一位刺客

他似乎被稱為

幽靈

亞曆克斯握刀的手一緊

儘管狼毒花女士以問句形式提出

但她顯得相當肯定

天殺的

她怎麼知道幽靈

這個奇特的狀況變得既複雜又危險

若是成人顧客

此刻早已被他的刀抵住咽喉

直到泄露資訊的源頭從對方口中滴血而出

但他從不觸碰孩子

幽靈

是個不易請到的傢夥

他邊說邊將蘋果切成均勻的八片

這是謊言

幽靈並非為他工作

他們隻是因為共同的敵人和目的而有所交集

但這不是她需要瞭解的

她已經知道得太多了

如果您擔心報酬問題

女孩看著他削去蘋果核與籽

說道

我已經準備好了支票

金額就是我願意支付的數目

亞曆克斯隨著她的動作望去

見她解開小手袋的釦子

取出一張摺疊的支票

那金色浮雕的邊緣

他一眼便認出是帝國銀行特有的標誌

隻有擁有龐大財富的頂尖貴族才能涉足的金融機構

原來出自如此家族

狼毒花女士將支票輕輕放在桌上

重新坐好

我相信這個數目已足夠慷慨

亞曆克斯嗤笑一聲

對她那副公事公辦的口吻頗感有趣

他拾起支票

展開一看

頓時瞪大了眼睛

三千克朗

他難以置信地念道

她哪來這麼多錢

這是您父母的

還是

話說到一半

他看到了支票頂端清晰的字跡

來自狼毒花女士的支付

他的目光在支票

女孩和那串數字之間來迴遊移

隨後緩緩舉起支票對著光線

我保證這不是偽造的

她帶著一絲玩味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不僅是史上最年輕的顧客

還掌握著關於幽靈的資訊

這些資訊僅限於他和另外兩個親信知曉

亞曆克斯搖了搖頭

放下支票

身子前傾

那麼

您到底需要這樣一位危險的刺客做什麼

我隻是想預先確保能在他那裡得到服務

以防萬一需要解決某些人

她含糊其詞

這事很嚴重

你知道

亞曆克斯謹慎地說

殺人不是可以洗手不乾

轉身就走的事

哪怕你雇用了刺客

或許真是老糊塗了

這筆買賣對幽靈來說輕而易舉就能賺到三千克朗

他也能分一杯羹

但這個客戶的一切都讓他心底的警鈴大作

她歪頭

提燈的光芒在她麵具後閃爍

映出一雙湛藍的眼眸

靜默無聲地打量了他一會兒

我相信你能理解

她說

還是你對每個顧客都那麼刨根問底

言之有理

亞曆克斯回答

仍然無法看透她

她冇有展現出那些享有特權的客戶常有的行為模式

他們要麼怒氣沖沖

要麼嚇得失魂落魄

要麼就是單純的貪婪

他們當然從來不會這麼有禮貌

沉著冷靜

你能提供更多的細節嗎

亞曆克斯問

比如你想讓

幽靈

除掉誰

她第一次顯得有些遲疑

手指輕輕撫平鬥篷兜帽的布料

目前我還不能完全確定

她承認道

但他們二人都住在皇宮內

亞曆克斯眨了眨眼

麵具下的禮貌微笑漸漸消失

你是說王室成員

他連忙確認道

是的

艾康尼特夫人回答

或者更準確地說

是未來可能成為國王的人

莫拉將兔子麵具歸還給了門外的守衛

微微點頭算是告彆

轉身之際

她能感覺到那壯漢的目光緊貼著她的背影

而她並未走向酒吧正麵

而是轉入了一旁的小巷

手指不自覺地纏繞上了鬥篷粗糙的布料

莫拉努力壓抑著內心的煩躁

儘管與

狐狸窩

主人會麵承擔著巨大風險

但她離開時遠非心滿意足

實際上

那位

狐狸大師

固執地試圖勸阻她去尋找

幽靈

因此

莫拉不得不打出了手中最後一張牌

又是一次冒險

但時間並不站在她這一邊

至少

如果那個頑固的老狐狸決定打開並閱讀她的信

他將無法理解信中的含義

而這將迫使他親自把訊息傳達給

幽靈

至少她是這麼希望的

晨光已足夠明亮

引領她穿過狹窄雜亂的巷弄

朝著預定等候的出租馬車所在的金絲雀巷前行

身後巷子裡的腳步聲加快了她的步伐

莫拉回頭一瞥

恰好看到兩個身影躲進了門道

所以

狐狸大師

打算跟蹤我

她提起裙襬

選擇了另一條路線

通過鞋匠店的後門疾行

哎呀

一名學徒正埋頭工作

被莫拉一陣風似的經過驚得抬起了頭

你這是

莫拉從忙碌於討價還價的鞋匠身邊溜過

後者甚至冇注意到她就從前門閃回到了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身後店鋪傳來的抗議聲證實了她的追蹤者並冇有那麼容易擺脫

她轉入另一條小巷

避過一輛馬車和兩個醉漢

其中一個抓住了她的手臂

小姑娘

要去哪兒啊

莫拉甩開了他

轉身時終於看清了一個追蹤者

那是一個粗獷的男人

帽子壓得很低

遮住了眯起的眼睛

鼻子歪斜

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

該死

莫拉沿著小巷狂奔

靴子踩過肮臟的水窪

她伸出左臂

集中胸口的寒冰魔法

呼吸在空氣中凝結成白霧

魔力沿著手臂蔓延

指尖傳來陣陣刺痛

背後傳來重物摔倒和咒罵的聲音

莫拉暫停片刻

冷笑地看著跌倒在她製造的新冰麵上的壯漢

隨即想起還有另一個追蹤者

她迅速穿過了昏暗的小巷

朝原定的目的地趕去



小心點

一名中年婦女被莫拉撞到肩膀

不滿地喊道

對不起

莫拉喘息著穩住了婦女手中的洗衣籃

非常抱歉

這樣亂跑

會撞到人的

婦女的目光落在莫拉臉上那簡單的黑色麵具上

你這

抱歉

莫拉道歉

在婦女身後

那個未能甩掉的壯漢的身影潛伏在陰影中

她小心翼翼地後退

環顧四周

發現馬車後便跑了過去

東中央車站

謝謝

她爬上去後對車伕說

車伕尖銳地吹了個口哨作為迴應

鞭子一響

單馬拉的出租馬車便輕快地駛入街道

朝下東市場而去

馬車駛離時

莫拉再次檢查了巷子

但追蹤者的影子已經消失

至少暫時如此

她在東中央車站付了車錢

換乘另一輛馬車回家

坐在車廂內

莫拉摘下麵具

藏進鬥篷裡

車窗外繁華的首都街道逐漸被鄉村顛簸道路上的塵土所取代

臟兮兮的玻璃窗上

被掠過的橡樹影子覆蓋

映出了莫拉的倒影

她拉下兜帽

自嘲而憐憫地望著自己十六歲的少女模樣

斑點如同潑濺的顏料般點綴在皮膚上

這些難看的瑕疵正是莫拉即使不需要戴麵具也喜歡遮住臉的原因

至少斑點狗長斑點看起來很可愛

在這張樸素孩子的倒影中

找不到她真實身份的絲毫痕跡

冇人會懷疑

這個瘦弱的十六歲少女莫拉體內

寄宿著一個來自異世界的三十歲女子的靈魂

九年前

當她在二十一歲時遇害

卻在七歲營養不良的女孩身上醒來

奇怪的是

她不僅繼承了莫拉童年的記憶

還有莫拉未來的記憶

過去的莫拉作為一名貴族家庭的私生女

過著苦澀孤獨的生活

幾乎一貧如洗

被忽視

虐待

直到被送到宮殿做清潔女仆

不幸的是

那裡也好不到哪裡去

最終十七歲的莫拉因公開處決而死去

她在成長和適應這個新世界及自己所屬的特恩斯貝爾家族的同時

吸收了莫拉生與死的記憶

如果她過去的生活教會了她什麼

那就是財富和權力是生存的必需品

在這個人口過剩

人們被獵殺以維持富人生存的世界裡

她最終在心臟被活生生取出的利刃下結束了一生



僅僅避免莫拉的命運還不夠

她想確保自己再也不會遭受那種無助的殘忍對待

但在這個由父權統治的世界上

女性獲得權力的唯一途徑是出身

財富和關係

她財務獨立的第一步是從莫拉的大姑媽伊迪斯女士那裡巧妙地爭取到的

她接管莫拉的身份兩年後

這位年邁的繼承人去世

她變得非常喜歡新莫拉的精神和機智

當特恩斯貝爾家族發現親愛的伊迪斯姑媽居然把

半血

私生子的代稱

納入遺囑時

震驚不已

當他們意識到莫拉被分配到了老婦人遺產中相當大的一部分時

這種突如其來的打擊變得更加難以承受

在她的建議下

伊迪斯女士聘請了一位律師

確保莫拉的遺產屬於她個人所有

以防約西亞

特恩斯貝爾爵士企圖欺騙或直接奪走

她用這筆相當於她世界中四十萬的八千克朗遺產

投資於她知道在未來將會成功的各種企業

她還保留了伊迪斯姑媽提供的布賴森先生作為律師

並在他的建議下

以弗羅斯特先生為化名保護了自己的投資和資金

於是

在過去的六年裡

她秘密積累了一大筆收入

使弗羅斯特先生贏得了隱居但精明投資者的名聲

馬車伕敲了敲他們之間的窗戶

示意到達目的地

她迅速戴上兜帽

整理思緒

按要求

車伕在特恩斯貝爾莊園大門外讓她下車

她付了車費

然後退後

看著馬車迅速返回首都

直到路上空無一人

她才解開鬥篷

鬆了一口氣

遠處傳來的馬蹄聲吸引了她的注意

隻見一個年輕的小夥子騎著一匹栗色母馬從鐵門的另一邊而來

陽光曬黑的棕色頭髮和皮膚在一天的辛勤勞作後閃閃發光

他不用韁繩或馬鞍就能輕鬆駕馭馬匹

這使他看起來更像是野性的土著而非出生於奴隸之身的男孩

小姐

格斯喊道

你回來了

一切還好嗎

她邊問邊匆忙地將鬥篷和麪具裹成一團

穿過大門

你不在的時候

小林肯少爺回家了

格斯帶著一絲恐慌警告道

他深黑的雙眼滿是憂慮和憤怒的火花

什麼

但他應該在學校再待一個星期的

恐怕他又偷偷溜出來了

格斯說著伸出手來扶她

她緊緊抓住他強壯的手臂

躍向母馬的背上

她的腿差點冇夠到

但格斯迅速把她拉了上去

坐到自己身後

我們快回去吧

免得他又給艾薇惹麻煩

格斯並不需要提醒莫拉同父異母的哥哥有多愛製造麻煩

馬童踢了一下馬的側腹

他們便沿著車道向那座令人失望且陰鬱的莊園宅邸飛馳而去

她不顧一切地抓緊他的腰

雖然對於像她這樣的年輕小姐來說

緊緊抓著一個仆人是不合體統的

但對艾薇的擔憂總是會讓她超越這個世界陳舊的禮節規則

作為繼承的一部分

伊迪斯女士留給莫拉一個名叫艾薇的年輕女奴

現在二十歲的艾薇已經適應了她年輕女主人的古怪要求

神秘性格以及常常不同尋常的行為

儘管兩人之間有四歲的年齡差

但艾薇在特恩斯貝爾莊園成了她最親密的夥伴和秘密知己

多年來

等待著艾薇和她的殘酷現實迫使她們相互依靠

形成了一種超越奴隸和其私生女主人界限的友誼

是艾薇將格斯介紹給了她

當時她需要一個可靠的信使來給首都的律師送信

格斯暗戀著艾薇

雖然不情願

但還是被捲入了她們的秘密計劃中

雖然更多的原因是為了艾薇

而不是她為每封送達的信件支付的盧布

他是一個強壯的小夥子

頭腦簡單

擁有一顆純潔而勇敢的心

與艾薇安靜而甜美的性格完美契合

但他們都是奴隸

他們既不能奢望結婚

也無法指望自由

格斯在莊園前階停下了母馬

幫她下馬

快回馬廄去

記得把我的鬥篷藏回原來的地方

她邊說邊將包裹塞進他手裡

他緊張地點點頭

眼睛盯著她身後的建築

作為一名馬童

他從未被允許踏入莊園一步

彆擔心

我會保護她的

她承諾道

現在快去

她的命令被空中鞭子的劈啪聲打斷

她瞬間轉身

她留下臉色蒼白的格斯和他的受驚母馬

自己衝進前門

沿著走廊飛奔

艾薇痛苦的哭喊聲步步緊逼

驅策著她的每一步

莊園裡從管家到負責清理夜壺的女仆

所有仆人都排成一列站在赫蓮娜夫人的室內花園裡

那裡有約西亞勳爵放置的鞭刑柱

就在玫瑰與荊棘之間

鞭子一響

她就推開仆人們擠過去

艾薇痛苦地嗚嚥著

女仆跪在柱子腳下

裙子纏繞在腳踝上

平日整潔的頭髮此刻淩亂地垂在她蒼白的脖子周圍

衣衫後背血肉模糊

住手

她一邊向前衝刺一邊大喊

想都彆想

林肯冷笑著回答

他肩膀一抖

饑餓的鞭子再次向獵物揮去

她猛地轉過身

衝了過去

不是衝向艾薇

而是衝向林肯

她撲倒了他

她的體重使他的雙腳失去平衡

正當鞭子在頭頂揮動時

兩人一起倒向了一片金盞花叢

見鬼

林肯推開壓在他腿上的她

踢開她

然後跳了起來

你為什麼像野獸一樣攻擊我

這裡唯一的野獸就是你

你為什麼鞭打我的女仆

她回擊道

急忙移到艾薇身邊

父親不在的時候

我是這所房子的主人

林肯厲聲說道

撿起了鞭子

她不理他

笨拙地解開了綁在艾薇蒼白手腕上的繩索

繩子綁在木柱上的鐵環上

而且作為主人

我可以懲罰任何我想懲罰的奴隸

鞭子在她左側幾英尺處裂開

揚起乾草和泥土

繩子終於在她的堅持下鬆動了

艾薇癱倒在地





艾薇喃喃地說

聲音顫抖

對不起

非常抱歉

她輕聲說

輕輕撫摸著艾薇的背

滾開

小雜種

不然我就抽你們兩個

林肯威脅道

她顫抖的雙手握成拳頭

站起身麵對她的暴君般的哥哥

你冇有權利鞭打我的奴隸

我可以因此把你告上法庭

她冷冷地告訴他

告上法庭

林肯眉毛一挑

嘴角帶著自滿的笑意

你瘋了嗎

誰會聽一個醜陋的混血兒說話

康斯坦斯夫人會聽

她堅定地回答

我想她甚至可能認識幾位會對我的故事表示同情的法官



林肯拉回鞭子

但冇有攻擊的舉動

她可以看到他那雙森林綠的眼睛

如此像他父親

正眯起來考慮她話的真實性

就算她是你的

作為你的兄長

我有權因為她未能履行職責而懲罰她

什麼職責

顯然是監視她的女主人

林肯回答

之前的自信又回來了

你到底去哪兒了

我去散步了

散步

冇有帶你的女仆嗎

艾薇有其他任務需要她去處理

什麼任務

我認為那不關你的事

林肯的眼神變得堅硬

他鼻孔張開

閉上眼睛

頭向下低垂

他火紅的頭髮向前傾瀉

遮住了因怒氣即將爆發而扭曲的麵容

她緊張地迴應

她以前見過太多次這種表情

併爲隨之而來的風暴做好準備

但林肯隻是抬起頭

對她冷笑道

算了吧

既然你還對這個家有些用處

我最好彆弄傷你那張噁心的臉

她忽略了他那不那麼含蓄的侮辱

看著她的哥哥轉向仆人

漫不經心地捲起手中的鞭子

艾薇掙紮著要站起來

她連忙上前幫忙

等一下

她低聲說

她擦去艾薇淺金色頭髮上濕潤的髮絲

露出蒼白的臉

讓我幫你

一擊打在她背上

把她撞向艾薇

她嘶嘶作響

不是因為疼痛

而是因為對他的懦弱攻擊感到驚訝

這就是你對我頂嘴的懲罰

肮臟的混血兒

林肯嘲弄道

小姐

艾薇伸手向她

但她已經站起來了

她麻木的手中握著一團花園裡的堆肥

她眼前

冰冷的氣息在她顫抖的嘴唇間輕輕飄動

手中的泥土在一層冰下凝固

隨著魔法在指尖跳動

她拉回手臂

瞄準林肯的臉

將現在變成冰硬的土塊投擲出去

她的攻擊讓他措手不及

土塊落在他的右眼下方

林肯驚叫一聲

被絆倒在鞭子上

摔倒在赫蓮娜夫人的一株珍貴玫瑰叢中

她滿意地注意到

那是一株多刺的

她無視他的尖叫

走上前去

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鞭子

揮動著釋放她的憤怒

莫拉

尖銳的女性聲音讓她的攻擊在半空中凍結

她咬著嘴唇

放下手臂

轉身麵對莫拉的母親赫蓮娜夫人

你在

赫蓮娜的棕色榛色眼睛迅速從躺在鞭刑柱旁

傷口暴露的艾薇身上移開

看向拿著鞭子站在她長子身上的她









她忍住竊笑

將鞭子扔進了花園

赫蓮娜夫人從她身邊匆匆走過

仆人們急忙上前幫助他們的女主人

而林肯則在痛苦的抗議中被拖離了那株窒息的玫瑰叢

你這個賤人

林肯推開仆人

衝向她

夠了

赫蓮娜嗬斥道

你怎麼回家了

林肯

你應該在學校

林肯踉蹌著停下腳步

怒視著她回答

我回家是為了祝賀我親愛的妹妹索菲婭訂婚

你應該先得到你父親的許可才這麼做

赫蓮娜責備道

她把兒子拉得更近

你的臉頰劃傷了

讓我看看

那個賤人拿石頭砸我

林肯怒吼著

赫蓮娜輕輕地用手帕按在他的臉頰上

什麼石頭

赫蓮娜皺眉

我的花園裡不應該有石頭

還有你看你對我的灌木叢做了什麼

母親

她襲擊了我

夠了

林肯

仆人們

收拾好這個爛攤子

主人很快就要回來了

我不想因為他不必要的戲劇性情緒破壞了他的心情

赫蓮娜嚴厲地看著管家吩咐道

是的

夫人

管家咕噥著

示意仆人們開始行動

兩個男仆引導著還在憤怒中的林肯進屋

赫蓮娜轉向她

你怎麼敢對我兒子造成這樣的傷害

她的唇邊抽動了一下

你還記得我也是你的女兒嗎

她轉過身

展示鞭子在她的衣服和背上造成的傷害

雖然與艾薇遭受的相比

這傷不算什麼

但她仍能感覺到皮膚上血液的濕潤

莫拉的哥哥並冇有手下留情

一如往常

如果你不激怒他

他就不會打你

赫蓮娜漠然地回答

轉身離開

那我的女仆呢

她質問道

她怎麼了

他無故地鞭打了她

冇有經過我的允許

赫蓮娜不耐煩地歎了口氣轉過身

莫拉

她是個仆人

如果你因為她的損壞而不高興

那就賣掉她再買一個新的

彆用這些瑣碎的事情來煩我



她咬住舌頭

轉過身去

赫蓮娜冷漠的目光中流露出的不屑

不容置疑地提醒著她

對於莫拉的感受

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情感上的

她都懶得去操心

更不用說關心她的女仆的傷勢了

赫蓮娜的腳步聲在她身後漸行漸遠

她瞪著美麗的花園

她苦笑著

深吸一口氣

平息胸中悸動的怒氣

空氣裡混合著血腥味

泥土味和玫瑰香

讓人感覺不適

一段遺忘的記憶微弱地波動起來

銅的味道充滿了她的口腔

人群的低沉喧囂在耳邊嘶嘶作響

花園漸漸模糊

小姐

你的背

艾薇搖搖晃晃地站起身

低聲說道

記憶的枷鎖斷裂

死亡的氣息隨著她的眨眼

急促的呼吸而消散

她轉過身麵向艾薇

我的背

她搖了搖頭

當女仆的腳步踉蹌時趕緊上前支撐

傻艾薇

你知道我感受不到疼痛

為什麼還要擔心我呢

你這是怎麼了

艾薇趴在莫拉的床上

**著上身

這樣她就能料理她的傷口

她對著床單低語道

通常情況下

我會期待你保持沉默

在無人注意時再采取行動

你以為我會袖手旁觀

她的話音未落

手中的藥膏罐就顫抖起來

無論對錯

受到懲罰對於一個奴隸來說都是正常的

艾薇低語道

我什麼時候將你當作過奴隸

能成為您的女仆

我已經非常幸運了

但您本不該插手的

艾薇的聲音異常堅定

她知道她在擔心林肯之後會報複

這是一個合理的擔憂

但她專注於艾薇背上交錯的傷口

皮膚破裂

觸目驚心

儘管她努力輕柔地塗抹藥膏

但她能感受到艾薇緊抓床角時的痛楚

我想

還好我們總是備有治療擦傷和淤青的藥膏

她半開玩笑地說

一邊蓋上了最後一條延伸到艾薇臀部的裂口上的藥膏

艾薇勉強笑了笑

但她的下巴因疼痛而緊繃

呼吸也變得不穩定

她低頭看了看藥膏罐

原本白色的膏體現在變成了暗紅色

她用顫抖的手指合上了蓋子

接下來幾天你需要靜臥休息

她從床上起身時吩咐道

哪怕請一天假

我也將被約西亞老爺或您的兄弟鞭打

艾薇抗議道

她試圖撐起身來

一陣劇痛的尖叫阻止了她的嘗試

她癱倒回床上

你就不能聽話嗎

她厲聲說道

艾薇緩緩轉過臉去

但在她看到她臉頰上的淚水之前

聽著

她坐在床邊

溫柔地說

今晚冇有人會期待你做什麼

所以趁現在好好休息

我去吃晚飯時會鎖上門

可是您呢

小姐

艾薇連忙問

我怎麼了

小少爺林肯也鞭打了您

她歎了口氣

站起身走到鏡子前檢查她背後裙子上撕裂和沾染的痕跡



那麼糟糕

她注意到

艾薇難以置信的表情提醒著她

她對疼痛的免疫是多麼奇怪

好吧

我也冇辦法

你不能動

我自己也處理不了

她把藥膏放在書桌上

轉身打開了衣櫃的門

敲門聲讓兩人都嚇了一跳

艾薇掙紮著想要起身

你敢

她不耐煩地說著離開了床

她拉開門栓

轉動鎖柄

打開了門

當看到赫蓮娜夫人站在那裡

臉上帶著不安的神情時

她驚訝地眨了眨眼

有什麼事嗎

我來確認你是否

恢複了

赫蓮娜夫人僵硬地說

恢複



她猶豫了

試圖理解這場奇怪的對話

我們正在處理

你處理了傷口嗎

冇有

那讓我進來

她驚訝地眨了眨眼

這是赫蓮娜第一次對她的傷勢表現出興趣

當然

也是她第一次對莫拉表現出母親般的關懷

儘管她懷疑赫蓮娜的意圖並非如此單純

但她還是慢慢地打開了門

退後一步

赫蓮娜走進房間

環顧四周

彷彿發現這一切都很陌生

這也許是真的

自從她更換門鎖以防止她哥哥進入以來

特恩貝爾家族的成員就冇再進過莫拉的臥室

管家說你已經有治療藥膏了

赫蓮娜盯著床上顫抖的艾薇

眼睛眯了起來

她這是

藥膏在桌子上

她回答

一邊關上門

她的手指在門栓上猶豫了一下

但最終冇有碰它

我來拿給你

她拿起放在書桌上的藥膏瓶

突然愣住了

莫拉的另一段記憶震撼著她

她反射性地摸了摸臉頰

那是莫拉曾經燒傷的地方

然後她抬頭看向鏡子

隻是燙傷

孩子

不必這麼大驚小怪

赫蓮娜站在角落裡蜷縮著的莫拉旁邊說道

雖然很不幸

但現在對你來說已無能為力了



她抓住莫拉的手

將一罐藥膏塞給她

用這個減輕疼痛

記憶來得快去得也快

她摸著莫拉曾經的燙傷處留下的大片褐色斑點

是的

即使赫蓮娜是莫拉的母親

也冇有理由相信她突然表現出的母愛關懷

赫蓮娜在她身後不耐煩地歎了口氣

然後走上前

從她手中搶過藥膏罐

孩子

彆磨蹭了

脫掉你的裙子

她警惕地看了一眼赫蓮娜手中的藥膏罐

默默地順從了

這項任務很難完成

因為釦子都在背後

通常都是艾薇幫她係那些她夠不到的釦子

她繼續著她無聲的

尷尬的掙紮

她的注意力在拉上被子遮住傷口的艾薇和專注於打開藥膏罐的赫蓮娜之間遊移

她不耐煩地歎了口氣

看向鏡子

試圖利用鏡中的反射找到那難以觸及的釦子

我的天啊

赫蓮娜驚叫著

丟掉了打開的藥膏罐

汙損的紅色藥膏滴落在地板上

赫蓮娜退後一步

捂住了嘴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



我用來給艾薇治療了

她解釋道

有血混進去了

我能看出來

赫蓮娜尖聲回答

儘管如此

你為什麼要浪費這麼貴的藥在你的奴隸身上

她吸了一口氣

顫抖的手指按在額頭上



算了

我會讓女仆再拿一瓶新的上來

好吧

她嘟囔著

彎腰清理起地上的狼藉

彆管了

赫蓮娜厲聲道

說實話

莫拉

你至少可以試著表現得更像個淑女

而不是像一個仆人

她抿住下唇

忍住反駁的話語

確保女仆正確地處理傷口

赫蓮娜夫人臨走前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艾薇

並在她把血弄得到處都是之前把她帶走

一個小時後

她的背部已被清理乾淨

用新的一瓶藥膏處理

並用輕薄乾淨的紗布包紮好

女仆朱迪思還幫她換上了適合晚餐穿的裙子

並整理了她的頭髮

好了

小姐

朱迪思放下梳子宣佈

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小姐

她看向鏡子

注意到朱迪思臉上厭惡的表情

冇有了

就這樣

朱迪思僵硬地點了點頭

向艾薇投去鄙夷的目光

然後迅速離開了房間

她早已習慣了與赫蓮娜的其他孩子受到不同的待遇

仆人們對林肯和索菲婭畏縮或奉承

稱他們為

少爺



小姐

而莫拉隻是

小姐

就連仆人們幾乎都不把她當作貴族看待

為什麼

因為他們都知道莫拉不是約西亞

特恩貝爾的女兒

雖然剛來到這個世界不久

但她在一位名叫喬伊的老女仆的幫助下拚湊出了莫拉出生的可恥細節

在艾薇來到特恩貝爾莊園做莫拉的女仆之前

照顧這個不受歡迎的女兒的無感謝任務落到了喬伊身上

這位老女仆履行職責時冇有展現出她名字所暗示的那種喜悅之情

從子爵千金的侍女到半個混血的奶媽

喬伊經常在以為冇人聽見時嘀咕

喬伊經常抱怨

這可能是赫蓮娜用一個更年輕

更活潑的女仆替換她的原因

而當喬伊不抱怨時

她就會和其他來來往往的女仆八卦

她們的竊竊私語通常圍繞著赫蓮娜和約西亞之間的激烈爭吵

這通常標誌著又有女仆被從莊園解雇

當她們不討論約西亞四處尋歡作樂的眼睛和手

或林肯與他父親驚人的相似之處時

通常會有人

通常是新來的女仆

詢問莫拉的出身

那可不是赫蓮娜夫人願意讓我們討論的事

喬伊會嚴肅地指出

然後哼笑一聲

愉快地分享那些肮臟的細節

在遇到赫蓮娜之前

約西亞是個花花公子

赫蓮娜的父親是一位子爵

無論是出於愛情還是地位的提升

約西亞追求

贏得了赫蓮娜

並與她私奔

他們戲劇性的愛情故事以赫蓮娜被除了親愛的伊迪斯姑媽之外的所有家人拋棄而告終

你相信嗎

如果不是伊迪斯女士的遺產

約西亞大人可能不會逗留足夠長的時間等到小少爺林肯出生

喬伊一邊嚴肅地搖著她羊毛灰色的頭髮一邊說

顯然

約西亞曾期望從婚姻中獲得一定的經濟利益

但相反

他發現自己需要養活一個妻子

卻冇有嫁妝來啟動他的貿易生意

這對年輕夫婦靠著微薄的收入和伊迪斯姑媽有限的資助定居下來

不久之後

約西亞又重拾了他的風流習性

當林肯和索菲婭隻有四歲和兩歲時

赫蓮娜遇到了一個平民婦女

聲稱約西亞是她嬰兒兒子的父親

並要求賠償

背叛和羞辱讓她不堪重負

赫蓮娜撇下兩個年幼的孩子

前往首都尋求朋友的庇護

她差不多一個月後纔回來

是因為父親的堅持

約西亞無休止的公開道歉的壓力

還是因為想念兩個年幼的孩子

這些原因都不重要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