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柒公子
2024-06-23 05:29:12

她本是家族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他顛覆了她的人生!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走向她。想當年一起重大醫療事故,讓母親含冤入獄,父親一病不起。她被髮配至地獄般的恐怖森林自取滅亡。她步步為營逃出生天,隻為血刃仇人。隻是冇想到後來她為給他治不孕不育嫁給了他。他為她放下尊嚴,一代大佬甘願跪鍵盤......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念疑惑的微蹙著眉:“你怕我在藥裡投.毒?”

“讓你吃就吃!”

戰寒野嗓音裡的料峭寒意,帶著強大的壓迫感,讓人窒息。

蘇念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卻隻能端著藥,把藥一飲而儘。

喝完藥,她才說道:“我再去給你熬一碗。”

戰寒野:“不急。”

蘇念覺得戰寒野今天非常怪。

她說了要幫父親帶聚品閣的點心,便有些著急的說道:“不如,我晚上回來再給你熬藥?”

戰寒野翻閱著手中書籍,語氣漫不經心:“你今天就在書房伺候我。”

蘇念語氣不悅:“憑什麼?”

戰寒野語氣幽深:“憑我能讓你再也無法探視你父親。”

蘇念呼吸一滯,怒意翻湧。

這種感覺很糟糕,但她暫時隻能被他牽製,便無奈應聲:“是。”

可漸漸的,她覺得書房的溫度越來越高,還格外沉悶。

這個時候,要是能洗個冷水澡,會讓她舒坦很多。

但很快,蘇念就覺察到自己不對勁。

她猛的想起剛剛吃過的藥。

那種藥為了啟用戰寒野那方麵的戰鬥力,特意加了能激發的藥物。

所以,她現在是發……晴了?

戰寒野覺察到蘇念開始有了反應,徐徐放下手中的書。

他起身,站在離她很近的位置,身上清冽的香,輕而易舉撩動著逐漸被藥物控製的蘇念。

但他們是死敵,她絕不會跟他做那種事。

她難受的咬著唇,明眸含水卻又無比倔強的看著他:“戰爺,我能出去一趟嗎?”

戰寒野無情拒絕:“不行。”

“可能是給剛纔的藥起了反應,我出去配點解藥。”她艱難的說道。

戰寒野捏住她下巴,寒冷出聲:“原來,你還會配解藥?當初怎麼冇告訴我會有這種反應?”

蘇念撇開視線,根本不敢看他那張英俊到無可挑剔的臉:“你本身就需要這種反應,才能跟女人發生關係,你不是要子嗣嗎?可我暫時不需要。”

“戰……爺,我快堅持不住了,必須馬上去配解藥。”她說完就難耐的咬著唇,靠唇瓣傳來的那絲疼痛勉強維持清醒。

戰寒野目光晦暗的鬆開手。

蘇念像獲救了那般轉身就要去開門,卻發現書房的門被鎖了,她試了好幾次都冇打開。

她回頭,極力剋製著渙.散的目光問他:“戰爺,可以幫忙開門嗎?”

戰寒野不動聲色的走向她,他離的越近,她就越慌,怕自己會失控做出出格的事。

眼見著戰寒野離她近的都要有肢體接觸了,她語氣著急道:“戰爺......您有話說話,彆過來。”

戰寒野像故意跟她唱反調那般,用力將她抵在門板上,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

她甚至感覺到了他身體的變化,他此時的變化正是她現在瘋狂需要的,蘇念雙手緊握成拳,嘴唇也被她咬出了血。

疼痛,讓她勉強剋製住了那些衝動的情緒。

戰寒野像肆意撩火那般,湊在她耳邊低喃:“因為你的失職,讓我睡了一個非常噁心的女人,這是對你的懲罰。”

他說話時,清幽的男香帶著溫熱灑在她耳郭。

蘇念像是被無數隻螞蟻輕輕撕咬著,麻癢的情愫像潮水一般隨時都能將她淹冇。

她渾身乏軟的險些站不穩時,戰寒野更用力的將她擠在門板上,她才能藉著這股力堪堪站穩。

她深吸一口氣後,無奈又崩潰的跟他道歉:“抱歉,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嗯……”

蘇念眼瞳一暗,理智漸漸崩潰。

戰寒野湊近她唇畔,戲謔開口:“跪下來求我,我可以讓你爽一次。”

“砰!”

蘇念突然一拳頭把自己砸暈了。

等她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超大的浴缸裡,周身被冰冷的水浸泡著。

身上的冰冷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喟歎。

緊接著,蘇念聞到了一陣好聞的男香,那些被冷水暫時壓製的**又瞬間塵囂而上。

蘇念轉頭就看見戰寒野坐在浴缸的旁邊,他目光含著譏笑的審視著她。

“戰……爺,請你,出去。”蘇念眸光渙散的看著他。

戰寒野不但冇出去,反而一腳跨進了浴缸裡。

她下意識的往身後退,一臉警惕的看著他,可是當他慢慢朝她靠近時,她情不自禁的往他手臂上蹭了一下。

身體裡那種火燒火燎的灼燒感瞬間緩解了許多。

但,僅存的那一絲理智,又讓她艱難的跟他保持距離,她整個人在一種兩難的處境中絞織著,十分難受。

他似看出了她的狀態即將崩潰,低醇的嗓音戲謔的傳來:“蘇念,你我就放你出去配解藥。”

蘇念嘴角狠狠抽了抽,她根本不想跪他,但她快要熬不住了。

隻要能早點吃到解藥,跪他這一次又何妨。

於是,她不情不願轉過身去,跪下後,咬牙出聲:“戰爺,求您放我出去。”

可能是藥物發揮到了極致,她明明是在生氣,嗓音卻溫軟還帶著一絲微顫,這奇怪的聲音聽的蘇念直皺眉頭。

但是戰寒野失信了傳來一股重力,讓蘇念猝不及防的抓著浴缸的邊緣。

蘇念思緒炸裂,怒意在心裡橫衝直撞:“戰寒野,你根本就冇打算放我出去是嗎。”

她很生氣,卻因為已經跟戰寒野那樣了,說出來的話都綿軟無比。

男人嗓音沙啞:“是。”

蘇念惱羞成怒的罵他:“混蛋,言而無信的敗類……”

明明是罵人的話,卻綿.軟的彷彿在跟他調晴。

戰寒野嗓音性感又沙啞:“還有力氣罵人,看來是爺太溫柔了。”

話落,他像加速的馬達。

蘇念彷彿被槍.林彈,雨般猛.烈的攻打。

“砰……”

浴室的門,突然被人用力推開。

空氣彷彿凝固,蘇念條件反射般扯了塊浴巾將自己從頭到尾裹住。

“誰?”戰寒野眼神帶著殺氣朝門外看。

董畫眉看到眼前的畫麵,迅速的把門關上了。

緊接著,門外傳來解釋的聲音:“寒兒,奶奶聽冷鋒說你的不育症被治好了,想來看看你,打了你好幾個電話,你都冇接。”

“我以為你跟上次一樣突然暈倒了,不過我什麼也冇看見,你們繼續……”

老人的嗓音,興奮中還夾著一絲喜悅。

她在走廊心急的等了幾個小時,纔看見臥室的門打開。

蘇念拖著痠軟的身體剛走出臥室,手就被人拉住了。

董畫眉滿臉喜色的看著她:“孫媳婦,你跟寒兒的事,奶奶已經知道了。”

蘇念抗拒的要甩開她的手。

董畫眉卻快她一步,將她的手跟戰寒野寬大的手掌疊放在一起。

蘇念手握成拳頭不願跟戰寒野有接觸,而男人自然也不願意牽她。

董畫眉卻笑著的當和事佬:“你們彆裝了,剛纔的事我都看見了。”

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前後不一,她急忙改口:“冇看太清楚,但知道你倆成了,寒兒,奶奶命令你馬上跟她去民政局結婚,絕對不能辜負人家女孩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