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即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小妾即安

小妾即安
小妾即安

小妾即安

月亮要發財
2024-05-23 19:12:34

我和姐姐是春滿樓的雙姝花魁。姐姐喜愛富貴,被侯府世子納為小妾。我更愛慕才華,自贖自身陪伴書生苦讀。可後來姐姐被侯府世子妃搓磨的生不如死,我的書生卻高中探花,前途光明。姐姐被世子厭棄,發落偏院,聽到書生要娶我為妻時癲狂大笑氣絕。我繡好嫁衣等待新婚,卻因失火而死。再睜眼,我和姐姐一起重生回到花魁拍賣那天。這次,姐姐先我一步向書生表達愛慕。我笑了。這輩子,我可要去過好日子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文

我和姐姐是春滿樓的雙姝花魁。

姐姐一心求富,自甘嫁入侯府為妾;

而我更嚮往才子佳人的美談,選擇嫁與窮書生為妻

後來,姐姐因爭風吃醋,被世子妃三浸豬籠。

而我的窮書生高中探花,前途光明。

姐姐內心嫉妒,在我大婚之日故意放火。

再睜眼,重生回花魁拍賣那天。

這次,姐姐先我一步向窮書生表達愛慕。

我笑了。

這輩子,那一窮二白的日子你就慢慢過吧!

1

姐姐牡丹和書生衣衫不整的被李媽媽從房間裡揪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她也重生回來了。

上輩子,我冇有選擇和她一起嫁入侯府給世子做小妾,她便出言嘲諷:

「有的人就是假清高,放著榮華富貴不要,偏要去吃什麼勞什子苦頭,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千金大小姐,做著才子佳人的美夢呢!」

而現在,她又換了一種說辭。

「寧為窮人妻,不做富家妾,我牡丹,可不做妾!」

此時的她一身白衣,不施粉黛,倒是有股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姿態。

周邊的客人頓時對還跪在地上的她起了一絲絲敬佩。

「說得好!不愧是花魁娘子,就是與一般的妓子不同。



「這般不嫌貧愛富性情堅毅的女子可不多見了!」

旁人的稱讚讓低著頭的姐姐嘴角露出一抹勝利的微笑,接著她又道,

「我與程郎兩情相悅,便是吃苦頭過苦日子我也甘之如飴,李媽媽,你就成全我們吧。



看著牡丹表麵祈求,實則逼迫的行為,我不禁為她捏了一把汗。

今日本來是我和牡丹的初夜拍賣之日,可她卻與男子同寢,失了清白。

李媽媽氣的臉色發青,搞不懂平日裡最是虛榮的牡丹為何一反常態,選擇了一個窮鬼書生。

她狠狠吸了口氣,恨不得將兩人就地打死,可侯府世子還在等著她去回話,她隻好安排龜奴先將兩人帶走關起來。

經過我時,牡丹衝我得意的笑。

「這輩子,我可要去給探花郎做正頭娘子了。



我心中不起一絲波瀾。

探花郎?

嗬,怕是不一定呐。

2

牡丹的心思,我比誰都清楚。

我和牡丹並稱春滿樓花魁雙姝。

今天我們初夜拍賣之日,各家紈絝風流兒郎都齊聚春滿樓,準備一親芳澤。

前世,也是這天。

侯府世子一擲千金贏得頭籌,要為我們贖身,納進侯府。

李媽媽當即答應下來,牡丹更是喜不自勝。

而我卻拒絕了。

當時李媽媽震驚不可置信的表情,我至今印象深刻。

牡丹的嘲諷更是曆曆在目。

彷彿我不入侯府便是犯了什麼天打雷劈的罪孽。

可我很清楚,侯府世子不是長情之人,失了世子寵愛,我們這般身份,在侯府隻會是寸步難行。

倒不如嫁入尋常百姓家,生活雖苦,卻也自在些。

贖身後,牡丹入侯府成了世子小妾。

接著帝都人人都知道侯府世子為了一個青樓女子一擲千金為她贖身,千嬌百寵。

給她安排最好的院子,吃食衣裳無一不精心。

甚至就連世子妃,都要避避她的風頭。

反觀我這邊,離開春滿樓後,我過的並不富裕。

雖然李媽媽並冇有收走我的體己,贖身銀也要的不多。

但我冇了收入,隻能緊衣縮食生活。

甚至為了尋找活計,不得不整日裡拋頭露麵。

還有流氓地痞,日日去我的住處騷擾,讓我苦不堪言。

閒話者都說,花魁娘子芍藥如今定然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一步錯,步步錯,這都是命,芍藥姑娘冇有富貴命!」

一時間,整個帝都裡的青樓女子都視牡丹為表率,期盼自己能夠引得貴人恩寵,一步登天。

樓裡的鴇母們也紛紛以我做教訓,日日教導姑娘們不要心氣兒太高,省的自討苦吃。

「人啊,總是要擺清自己的位置的。



可很快,牡丹就因陷害其他姨娘被世子厭棄,被世子妃灌了絕子湯,還當著全帝都城百姓的麵,三浸豬籠,顏麵儘失。

那偏院周遭的鄰居,聽說常常聽見牡丹的叫喊聲,十分淒厲。

而我遇見了一位落魄書生,陪他苦讀,相知相愛。

後來,書生連連高中秀才、舉子,均對我不離不棄。

甚至最後高中探花,也放言說會娶我為妻。

人們便又說,芍藥姑娘苦儘甘來,原來是福氣在後頭。

侯府慘遭厭棄的牡丹聽說後,嫉妒的快要發瘋。

於是,大婚之日,跑到我家,故意放了一把火,將一切燒了個乾淨。

再睜眼,我又回到了花魁拍賣之日。

牡丹先我一步重生,找人尋到了在春滿樓附近的書生程遠寧,邀他共飲,成就好事。

她迫不及待搶了我前世姻緣,以為命運可以就此改寫。

可是她也不想想。

誰家好書生,會恰好出現在青樓附近呢?

3

李媽媽帶著我到了世子麵前。

蕭城手指抬起我的下巴,我對他嫣然一笑,見他眼中泛起滿意的笑。

「聽說樓裡的牡丹姑娘覺得給本世子當妾委屈了?」

李媽媽嚇得立馬跪下磕頭,訥訥不言。

我心想,牡丹要慘了。

她以為我上輩子拒絕了蕭城冇有被遷怒,便覺得自己也能平安脫身。

真是蠢笨如豬啊。

明明她做過蕭城的小妾,應該要比我更加瞭解蕭城纔對。

她也不想想。

她當眾放話「侯府小妾不如窮人妻」,還在蕭城已經表明要為我們贖身後,寧願委身一名落魄書生也不願入侯府。

如此狠狠的打了蕭城的臉麵,要讓蕭城如何不怒。

「既然想要給那書生當正妻,那便嫁給他吧,也算本世子成就一番好姻緣。



蕭城意味深長的點撥李媽媽,「你說呢,李媽媽?」

李媽媽點頭如搗蒜,再三磕頭後離開了房間。

很快我就知道了李媽媽對牡丹的處置。

李媽媽收冇了牡丹所有的體己銀子,還獅子大開口要了五百兩的贖金。

對比我們五千兩的贖身價格,五百兩夠低了,但對於程遠寧來說還是一個天文數字。

他就是一個落魄書生,拚拚湊湊才湊出三十兩。

但蕭城已開金口,他必須將牡丹贖身娶回家。

不得已,程遠寧隻好去找人拆借,九出十三歸,借了一大筆銀子。

贖金湊齊,程遠寧便帶著牡丹來世子麵前謝恩。

牡丹一身嫁衣,雖然不太合身,但卻是正紅色。

她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和一身紅衣的程遠寧站在一起宛如一對璧人。

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和牡丹臉上的笑容相比,程遠寧臉上的笑實在是太假了。

也是,一個讀書人,被逼娶了一個娼妓為正妻,這仕途功名算是毀了。

更彆說,他還欠了一大筆銀子。

以他的家境,還上這筆銀子可有得時間呢。

他躬身低頭,眼中的羞恨一閃而過。

牡丹卻毫不知曉,反而對我身上的桃紅色衣衫興趣更大一些。

她抖了抖自己紅的鮮豔的衣袖和衣襬,朝我投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彷彿在向我炫耀。

「看,你連嫁衣都不能穿正紅的。



我差點被她的蠢笑出聲。

重生的這兩天來,我都在想,牡丹是不是前世被磋磨的狠了,把腦子給磋磨掉了?

我本來有心提點她兩句,但是目前看來,若我真的對她說了,估計她也以為我是在嫉妒她吧。

就這樣,這輩子,牡丹成了程遠寧為妻,我入侯府當了小妾。

當天傍晚,我就被一頂小轎抬進了侯府後門。

侯府果然奢華富貴,花草樹木,假山流水,看的我眼花繚亂。

我心中十分滿意,心中暗自滿意自己今生的選擇冇錯。

什麼情情愛愛,全都是狗屁。

隻有富貴,纔是最重要的。

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好日子不香嗎?

上輩子那種吃糠咽菜當老媽子的生活,我可不想再過了!

4

隨即我又想到牡丹,心中嗤笑。

上輩子她冇吃過苦,不知道什麼是好的,那就這輩子好好感受一下苦日子吧。

路是自己選的,不管怎樣,那都得走完。

當然,在開了天眼的情況下,肯定是要選擇那條好走的路。

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向世子妃請安。

到了主院,我在門外站了足足一個時辰,世子妃才醒。

和我與牡丹狐媚子一樣的臉不同,世子妃長了張富貴臉,看起來就平易近人。

我剛準備給世子妃敬茶,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道尖酸刻薄的女聲。

「這就是世子從青樓裡贖回來的賤人?」

門外走進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扭著腰肢看起來比我還像樓子裡出來的。

身邊的小丫鬟悄悄告訴我,這是世子貴妾林姨娘,也是世子的表妹。

林姨娘走近睥睨我一眼,敷衍的對世子妃行了個禮,十分不敬。

世子妃的臉色波瀾不驚。

但是看慣客人臉色的我一眼看出她下頜繃緊,顯然是生氣了。

我眼睛一轉,計上心來。

「賤人說誰?」

林姨娘冇料到我竟敢還嘴,大怒,「賤人說你!」

她說完就聽見幾聲噗嗤的笑,下人們連忙低頭,不敢讓主子看到臉上的表情。

就連世子妃也用帕子點了點嘴角。

林姨娘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罵了,猛地站起身就要過來扇我。

「好了。



世子妃輕輕出聲,看向我的目光帶著笑意。

「芍藥剛進府裡不懂規矩,林姨娘也不懂嗎?成何體統?」

林姨娘瞪我一眼,臉色幾經變化,忽然又道,「聽說表哥贖你花了五千兩銀子?」

她瞥一眼上位的世子妃,嘴角譏笑,「聽說為了讓你進府還和姐姐大吵了一架呢。



「為了你,表哥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也怪不得你如此猖狂。



我心中一驚,這賤人!

我知道自己這身份進府肯定要被世子妃不喜,所以一開始就準備伏低做小,可現在她故意提起世子對我的寵愛。

世子妃麵色果然冷了下來。

我跪的那叫一個快,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感激,「世子妃寬厚,讓奴婢卑賤之身進府,奴婢感激不儘,日後定會好好服侍世子妃與世子。



然後恭恭敬敬端了妾室茶,不敢有絲毫囂張。

我可不是牡丹那個蠢貨,仗著受寵就敢和主母對著乾。

以我對她的瞭解,前世她進府後肯定恃寵而驕,以為世子寵她便不敬主母。

說不定還會附和林姨娘一起對付世子妃。

畢竟世子妃不受世子寵愛,是京都人儘皆知的事情。

而這個貴妾林姨娘,巴不得牡丹氣到世子妃,估計也冇少添油加火。

可是能當世子妃的女子,比起才學樣貌,她背後強大的母家纔是重點,豈是一個青樓裡出身的姨娘能比的?

我想想牡丹前世的遭遇便知道這不是正確做法。

高門大戶,可不是有了寵愛便能一往無前的。

在我看來,世子的寵愛不長久,討主母歡心才能在府裡過得好。

所以,我竭儘全力在世子妃麵前表示自己的無害與立場。

世子妃麵色這纔回緩。

見此,我心中大石纔算放下。

5

「冇想到芍藥姨娘倒是個知禮的。



世子妃讚了一句。

「既進了侯府,往後安生服侍世子,彆失了侯府顏麵。



我垂首應聲,「多謝世子妃教導。



見我如此乖巧,世子妃更加滿意了,除了按例給姨孃的見麵禮外,還額外給了我一個紅寶石珍珠簪子。

一晃,我已入侯府三個月。

這三個月來,我和林姨娘鬥了好幾次,有前世在市井都地痞流氓的經驗,我次次皆勝。

當然我也從冇落下給世子妃請安。

晨昏定省,絲毫不敢僭越。

世子妃也知曉了我不是個挑事的,對我和善許多。

雖然不是正頭娘子,但是不用為了油鹽柴米操心,不用洗衣做飯,為生計奔波。

我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是愜意極了。

重活兩世的我早就明白,舒服的生活遠比不切實際的名聲要重要的多。

前世我誌氣高遠,贖身從良,也曾被眾人稱讚一聲骨氣。

但是真正的生活遠比我想象中的辛苦。

前世我搬到杏花街時,鄰居十分冷漠,各家婦人都對我十分忌憚,一個從良的妓子,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重操舊業。

儘管我以前賣藝不賣身。

但也避免不了眾人的流言。

各家的男人也對我虎視眈眈,小門小戶根本擋不住那些人的窺視。

所以我慢慢變得潑辣不好惹,看見尋事的地痞流氓也敢指著鼻子大罵。

慢慢的,各家的婦人也瞭解了我的秉性,纔開始與我熟識。

也是那時,我認識了書生程遠寧。

想到他,我的心情一下子壞了起來。

三個月,想比她應該能發現程遠寧真正的麵目了吧。

什麼溫潤謙和的讀書人,根本就是一個自私涼薄,忘恩負義的小人!

牡丹隻聽到程遠寧高中探花要娶我為妻便嫉妒的差點氣絕身亡,以為他是個什麼值得托付的良人。

可實際她隻聽到了一半的故事,便迫不及待去做故事的主角,她根本不知道,事情之後的發展。

前世她因為嫉妒一把大火與我同歸於儘後。

我的靈魂遲遲冇有立即消散。

反而是圍繞在程遠寧身邊。

看他高頭大馬娶了高門貴女,平步青雲步步高昇。

才知道了與我相識是他早就謀劃好的陰謀,隻是為了圖謀我那大筆銀錢。

我以為我們是偶然相識,卻不知道他早已在杏花巷外蹲守多日。

什麼高中之後的三媒六聘,也是一個空口大餅。

更冇有什麼才子佳人恩愛成婚的佳話,就連大婚之日的那場大火,都是他設計良久的陰謀。

他讓人日日將我的快活說與牡丹,然後在她嫉妒成瘋時,加以引導。

用一場借刀殺人,將冇了利用價值的佳人抹去,成就新的才子佳人的佳話。

可笑、可憐、可恨!

我原想著,隻要我不爭不搶,安分守己,就能在侯府萬事大吉。

可不知為何,我總感覺越是這般,世子蕭城對我的興趣便越濃。

這段日子,因為他的寵愛,導致世子妃看向我的目光中滿是怨念。

而按照前世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牡丹失寵的時候。

難不成,我也要步她的後塵?

這天,我依照慣例去給世子妃請安,可在院裡跪了一個時辰,還不見世子妃出來。

忽然身後傳來林姨娘陰陽怪氣的聲音:「有的人啊,明麵上伏低做小的,私下裡卻不知道用什麼狐媚子手段迷惑世子。



她向來不向世子妃請安的。

今天過來,無非是聽說世子妃不見我過來嘲笑我。

我懶得搭理她,看向世子妃的丫鬟靈珠,原是想詢問世子妃何時才願見我。

可不知道是不是日頭下曬久了,有些中暑,剛開口胃裡反酸不住的噁心。

「哎呀呀,這芍藥姨娘該不會是有孕了吧?」

世子妃推門出來,聽見我懷孕,臉上顏色更難看了幾分。

林姨娘見狀,當即挑撥道:「姐姐,你瞧瞧,這個賤人嘴上哄著你開心,私下裡占著表哥全部的恩寵不說,如今竟還暗度陳倉有了表哥的孩子。

以她如今的聖寵,想來要不了多久,就會母憑子貴,占了姐姐您世子妃的位置呢!」

「我冇有,世子妃……嘔……」我想要解釋,奈何胃裡難受的厲害,乾嘔不停。

「姐姐,這青樓妓子最善花言巧語,她此前若不是憑著一張巧嘴,哄得你放鬆警惕,如何能承了表哥全部恩寵?」

在林姨孃的挑撥離間之下,世子妃看我的目光逐漸帶上一絲恨意。

「那你說,我當如何?」

林姨娘嬌笑:「這幾日表哥不子侯府,你不如就給他灌下三壺紅花,如此不禁滑了此胎,還能讓她以後都冇有生育能力!」

見世子妃有些猶豫,林姨娘繼續道:「放心姐姐,這件事將來就算侯爺知道了,也不會為了一個冇有生育能力的花魁,怪罪你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