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初夏時節。

淅淅瀝瀝的水珠打落在光滑的青石磚上,瀰漫起霧色,將整個盛京都籠罩在了一片煙雨朦朧之中。

街角拐彎處,雲卿攥著鏽帕立在台階處,眯眼注視著遠處迷濛的街道。

婢女青蘭紅著眼眶立在左後側,哽嚥著聲音開口:

“姑娘,奴婢不相信姑爺會停妻再娶,您莫要聽信讒言,折騰自己。”

雲卿緊了緊手中的帕子,麵容清冷如霜。

三年前,她奉父命與慶國公府世子裴玄成婚,三書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樁美談。

唯一不足的是成婚當夜邊關告急,她那新婚夫婿臨危受命,以監軍的身份隨主帥出征。

這一走,就是整整三載。

前些天有訊息傳來,稱大戰告捷,王師將擇日回朝。

與軍報一塊傳入盛京的,還有慶國公府世子裴玄在北境的風流韻事。

據說他得了一美眷,紅袖添香,兩人琴瑟和鳴。

“是與不是,今日便有結果。”

雲卿淡淡回了一句。

話音剛落,目光所及處幾輛低調奢華的馬車從遠處的東城門緩緩駛來。

清風拂過,捲起姝色紗簾,一張皎白如月光的美人顏若隱若現。

雨滴聲中還伴隨著嬰兒啼哭。

這時,也不知望江樓上哪個瞧熱鬨的貴女突然驚撥出聲:

“瞧,裴世子真帶回了一女子。”

另一人接話,“我好像還聽到了孩童的哭聲。”

“天,他們該不會是越過了世子夫人,先誕下了庶子吧?”

“如果是這樣,那雲卿夠慘的,新婚獨守空房,兢兢業業操持國公府的中饋,換來的卻……這是**裸的羞辱啊。”

字字如利刃般釘入雲卿的耳中,她死死攥著帕子,整個人搖搖欲墜。

她能容忍裴玄在她生下嫡子後納妾,獨獨無法接受他越過她這個正室與妾珠胎暗結,誕下庶長子。

如今他這麼做,羞辱的何止是她?

還有她孃家,整個永寧侯府。

青蘭氣得渾身發顫,哭著控訴,“姑娘,姑爺他,他欺人太甚,

如果侯爺還在,借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如此輕賤您,折辱您。”

這話勾起了雲卿的喪父之痛。

可不就是麼?

裴玄敢這麼做,無非是仗著她冇了靠山,徹底暴露了男人的劣根性。

想起父親臨終前擔憂的眼神,想起他拉著她的手不斷呢喃:

‘卿卿,為父走後,誰為你撐腰啊’?

心如刀絞似的。

恍神間,她踉蹌著朝前栽去。

失重感襲來,本能的求生欲迫使著她伸手在虛空中抓了一把。

指尖觸及到一片柔軟的布料。

下一秒,胳膊肘被一股強橫的力道托住。

她堪堪穩住了身形。

頭頂散開一片陰影,仰目望去,一把淡青色山水墨畫的油紙傘映入眼簾。

“雨天路滑,姑娘小心。”

渾厚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雲卿訥訥的偏頭望去。

隻見一陌生的年輕男子撐著雨傘悄然立在她身側。

公子一襲月白暗紋錦袍,身形修長,整個人猶如一塊璞玉般清冷衿貴。

大片竹紋在衣襬處蔓延開來,更顯偉岸風姿。

對上男子那雙極具威懾力的眼眸時,雲卿的呼吸一滯。

她也算是閱遍了京都的功勳子弟,王孫貴胄,還從未有哪人給她如此強大的壓迫感。

直覺告訴她,這人身份不簡單。

“多,多謝。”

磕磕絆絆道了謝後,她急忙收回虛搭在他腕上的手掌,挪開兩步與他保持了距離。

青蘭見狀,也迅速橫在兩人中間,半遮擋住了自家主子的容貌。

“姑娘,咱們該回府了。”

雲卿用眼角餘光掃了下身側的男子,目光再次落在街道處前行的馬車上。

傳言得到證實,接下來該怎麼應付,她心裡已經有了底,眼下也確實不宜繼續在外逗留。

應了青蘭一句後,她又對著年輕男子道了聲謝,主仆倆這才艱難的朝拐角處停靠的馬車走去。

年輕男子看著少女瘦弱單薄的背影,眉心微蹙。

數息後,他又偏頭望向街道處那幾輛漸行漸遠的馬車,薄唇微勾,扯出一抹冷笑。

裴玄……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玩意兒。

他給過他機會了。

可他偏要作死。

雨越下越大。

一身常服的禦林軍統領程霖默默上前,恭敬的立在男子身側。

“主子,那裴玄的領軍能力十分出眾,如今盛京全是他停妻再娶的傳聞,會不會影響到他的仕……”

蕭痕冷睨了他一眼。

對著眼前這個兒時的伴讀,如今的心腹,他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程霖,朕看上他夫人了。”

擲地有聲的話語,猶如一道驚雷平地起。

程霖霍地抬頭,眼底滿是震驚與駭然。

他剛纔聽到什麼了?

陛,陛下說他看上慶國公府世子裴玄的夫人了?

這怎麼可以?

君奪臣妻,是要被冠上千古罵名,遺臭萬年的。

他下意識想要張嘴勸些什麼。

可對上蕭痕那雙堅定且不容置疑的眸子後,悲哀的發現主子覬覦臣妻怕不是一時興起。

穩住心神後,他試探性的問:

“您與世子夫……雲姑娘是舊識?”

既然知道主子心中所想,他自然不敢再稱呼雲卿為世子夫人。

做為天子近臣伴君兩載,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蕭痕很滿意他的態度,但並未替他解惑,隻輕啟薄唇吐出兩個字:

“回宮。”

程霖低垂下頭,不敢再吱聲。

帝王信任他,這才向他吐露自己的勃勃野心。

他卻不能不懂事,去深究這段隱諱的風月情事緣自何時何處。

隻是這慶國公府的後院怕是要起火了,而且這把火會燒得很旺很旺。

慶國公府。

雲卿剛提著裙襬邁進門檻,迎麵撞上了出來尋她的另一個貼身丫鬟青葉。

青葉見自家千嬌百寵長大的姑娘渾身濕漉漉的,臉上蘊滿了狼狽,哽嚥著開口:

“姑娘,苦了你了。”

雲卿在她眉眼捕捉到了剋製的怒火,便知裴玄已經將那女子領進了國公府。

小娘子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語調平緩道:

“我與裴玄那廝盲婚啞嫁,毫無感情基礎,倒也算不得苦,

隻是他欺我辱我,害我成為京都笑柄,這筆賬我得好好跟他算。”

說完,她穩步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