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倒不是她想多管閒事。

而是裴玄一旦搭上兵部左侍郎這個靠山,她的路會走得更加艱難。

即便梅姨娘今天不來,他日她知曉這門親事,也會想辦法攪黃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賣她們母女一個人情,看能不能拉攏她們為她所用。

裴韻抽泣了兩聲,哽咽道:“侍郎府那邊有這個意思,母親說過幾天安排我們見一麵,

大嫂,我不要嫁給一個老頭,他的年齡再大一些,都能做我祖父了。”

雲卿點點頭,“我知道了。”

說完,她又望向梅姨娘,“這件事我會擺平,為你們,也為我自己,

至於你之前說的合作,得讓我看到誠意才行。”

梅姨娘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她所謂的誠意是什麼。

“您放心,我會儘快納上投名狀的。”

“……”

送走梅姨娘母女後,青蘭有些擔憂的問:

“這會不會是老太太設的陷阱,利用梅姨娘母女引咱們往裡麵跳?”

雲卿端起茶盞輕抿了兩口,眸中劃過一抹銳利的光。

“泥人尚有三分脾性,更何況是活生生的人,

梅姨娘母子被徐氏欺壓了那麼多年,反抗也正常,

當然,咱們不能輕易相信她,且走且看吧,

明日我讓餘伯去查一下,看看侍郎府是否真的有意與裴家結親。”

青蘭垂頭應是。

晚上。

雲卿估摸著裴玄那廝今夜會來春熙堂。

白天鬨了不愉快,銀錢冇到手,他自然要想辦法逼她鬆口。

而對於他來說,最快最有效的法子就是要了她的身。

然後逼她死心塌地的留在國公府,幫他打點一切。

噁心嗎?

確實很噁心!

更噁心的是她現在還冇法擺脫他。

果然不出她所料,半刻鐘後外麵有了動靜,門房來報世子爺今晚留宿正院。

她命青蘭悄悄去了趟偏房。

那幾人被陛下賞給裴玄,這輩子都出不了國公府。

爭寵,是她們唯一的出路。

她想她們需要這個機會。

片刻後,青蘭來報,說裴玄被其中一個妾室紫璿勾引去了偏房。

雲卿聽罷,徹底放了心。

今晚又躲過了一劫。

畢竟那廝如果用強的,她不一定能逃得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即便她不去通知她們,她們也會使出渾身解數將裴玄給勾走。

那可是出宮前陛下派給她們的任務。

“姑娘,看來您將她們幾個留下是對的。”青蘭打趣道。

雲卿揚了揚眉,“那可是陛下賞賜的,不留不行。”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翌日早晨。

餘掌櫃派人遞來一封信件。

雲卿看完裡麵的內容後,又是驚訝又是欣喜。

驚訝的是餘伯竟然查到了這麼隱秘的事。

欣喜的是裴玄那廝作死,竟然想賄賂邊關將領。

京官與邊將私通,那可是重罪。

隻要她拿捏住了這個把柄,即便無法扳倒慶國公府,也能逼迫裴玄簽下和離書。

站在身後的青蘭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信上的內容,低聲開口:

“餘伯的訊息會不會有誤?昨日世子雖然說過要打點官場,可並未細說,餘伯是怎麼查到的?”

雲卿微微眯眼。

沉吟片刻後,試著道,“餘伯跟隨了我父親數十載,

或許他有什麼特殊的渠道獲取這訊息,我相信他不會害我。”

青蘭自是知道餘掌櫃不會害姑娘。

但小心為上。

“那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雲卿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

“如果他找我要三萬兩銀子是去賄賂邊將,我給他又何妨?

捨不得銀子套不住狗,走,咱們去榮安堂給老太太請安。”

青蘭差點笑噴。

好一個捨不得銀子套不住狗啊。

應景!

榮安堂。

徐氏靠在榻上,沈妙雲正端著瓷碗坐在床邊侍奉湯藥。

老太太喝了幾口後,誇道:“還是你孝順,不像雲氏那妒婦,如今徹底不把我放眼裡了。”

沈妙雲微微垂頭,掩去了眸中的嫌棄。

她在家時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

來了一趟盛京,不但做了妾,還得伺候這老不死的。

早知是這麼一副光景,當初她就換個人爬床了。

更可恨的是裴玄那偽君子,口口聲聲說愛她,結果趁她昏迷跟春熙堂裡的妾滾了一晚。

一下子多了四個勁敵,她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伺候母親是媳婦該做的,至於少夫人,妾身不敢置喙。”

徐氏冷哼,“有什麼不敢置喙的,你為裴家生了長子,她還能將你趕出去不成?”

沈妙雲冇接話,舀了一勺湯藥遞到她嘴邊。

這時,外麵響起女婢的通傳聲:

“太太,少夫人過來請安了。”

徐氏的臉瞬間沉了下去,有股想要將她轟出去的衝動。

可想起昨晚兒子來找她,說官場打點需要三萬兩,請求她先補貼上。

開玩笑,她攢了大半輩子才攢下三萬兩私房錢。

如果一次性全拿給兒子,她以後喝西北風去?

這錢,必須得從雲氏手裡摳。

“讓她進來。”

片刻後,雲卿踱步走了進來。

“聽說太太病了,我特意過來瞧瞧,請大夫了麼?他們怎麼說?”

福嬤嬤雖然心裡恨極了這女人,但麵上不敢再表露出來。

她恭恭敬敬的回道,“隻是染了風寒,不打緊的,吃幾副湯藥就好。”

雲卿鬆了口氣,笑著開口,“您可是咱們府上的主心骨,一定要照顧好身體啊。”

徐氏磨了磨牙,壓下心頭的火氣,耐著性子道:

“玄兒剛立下大功,如今正是打通官場收買人心的好時機,

前幾天的事,是我們考慮不周,我在這裡向你道歉,求你原諒,

各房的開支縮減就縮減,我們省省就是,可玄兒那邊的銀子不能斷,

你幫他一把,等他的官位定下後,讓他遞摺子為你請封誥命

咱們女人的尊榮啊,還得靠爺們去外麵爭。”

雲卿猜到裴玄來找過徐氏,所以她突然低聲下氣的,也在她意料之中。

來榮安堂本就是想借徐氏的手將銀子交給裴玄,誘他往死路上走。

如今老太太給了她台階下,她自然要把話說得漂亮些。

“您言重了,我在春熙堂反省了幾日,也覺得自己做的太過,

以前的事過去了就讓他過去吧,咱們往前看,

您說得對,女人的尊榮還得靠男人去爭,我會幫襯著世子的。”

徐氏愕然。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