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嘿!

激將法都用上了。

雲卿還真有點兒心癢。

她單純就是想去瞧瞧那位被盛京貴女們誇上天的帝王,究竟是何模樣。

哪個女子不喜歡看俊俏郎君啊?

她也不例外。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裴玄長得好看,她不一定會嫁。

程雅見她沉默,又繼續蠱惑:

“怎麼樣,心動了吧?我敢保證你冇見過比聖上更俊的男子,隻要你去,保證不虛此行。”

雲卿笑了笑。

她見過最俊的郎君。

那位墨公子,有著一張驚為天人的臉,她不認為那位新帝能勝過他。

即便勝過了又如何?

她難道還能以嫁過人的少婦身份入宮伴駕不成?

彆說陛下看不上她,就是看上了,她也不敢惹眾怒啊。

到那時,太後孃娘估計第一個會撕了她。

“我是慶國公府的世子夫人,長公主府如果下請帖過來,我肯定是要去的,

至於看俊俏郎君,你確定陛下那日會駕臨公主府麼?”

好吧,哪怕入不了宮,她也想去瞧瞧那位俊郎君。

程雅聽罷噗嗤一笑,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

“你這喜歡看俊俏公子的毛病,還真是一點都冇變,

放心吧,今年是康寧長公主的四十整歲生辰,

陛下作為她的嫡親侄兒,這點麵子還是會給的,

你隻管去,我保證讓你一飽眼福。”

雲卿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她是真的想瞧一眼他們的皇帝陛下。

人人都誇的君子,她卻冇見過,多遺憾?

“這事兒你知我知,可不許再讓第三人知曉了,包括你夫君餘大公子。”

程雅朗聲大笑。

這時,外麵傳來青葉的稟報聲:

“姑娘,紫姨娘來向您請安了。”

紫姨娘就是昨晚與裴玄顛鸞倒鳳的紫璿。

雲卿漸漸收斂了臉上的笑意。

程雅戳了戳她的胳膊,壓低聲音問:

“你把陛下賞賜的四個美人放在春熙堂,就是為了讓他們勾引裴玄那狗東西?”

雲卿眨眨眼,點頭道:“他總惦記著跟我圓房,好破了我的身之後拿捏我,

有那四個溫柔得體,手段了得的妾室在,省了我很多精力。”

程雅伸手在她額頭上敲了兩下,“你可真是個大聰明。”

說完,她從軟榻上滑下來,“你見客吧,我去內室迴避一下。”

雲卿笑著說好。

目送婢女扶著程雅走進內室後,這纔開口道:“請姨娘進來。”

片刻後,一窈窕美人輕移蓮步從外麵走來。

女子穿著一身淺紫色的衣裳,襯得身形嫵媚多姿,眉眼不似之前那般青澀,帶著幾分風情。

這是經了人事後纔有的嬌媚。

裴玄那廝倒是好福氣,連宮裡為陛下準備的秀女都睡上了。

她們雖然是先帝時期的落選女子,但個個家世清白,長相甜美,都是難得一見的絕色。

一般人還冇有這福氣呢!

朝中立了大功的將士成百上千,也冇見陛下賞賜他們美人。

怎麼裴玄就有這待遇?

難道陛下格外看重他,想要栽培他不成?

雲卿在打量紫姨娘,同樣的,紫姨娘也在觀察前方這位讓帝王惦念著的少婦。

她尤記得聖上將她們喚去乾寧殿,耳提麵命時的情景。

“你們去慶國公府隻需做一件事,那就是想方設法拌住裴玄,莫要讓他進少夫人的屋子。”

帝王插手臣子的房中事,這代表什麼?

代表臣子房裡的佳人入了帝王的眼,他想要覬覦染指。

“妾身給少夫人請安。”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3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