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窗簾被拉上,讓黎季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這樣的日子讓黎璃崩潰。

季宴辰一直陪在她身邊,讓她失去逃跑的機會。

有時,黎璃甚至覺得季宴辰冇有把自己當做一個人,而是當做一個玩具去對待。

因為表現良好,季宴辰不再時時刻刻看著黎璃,並把手機還給了她。

在季宴辰不在時,黎璃第一時間給周琰打去了電話。

“黎璃姐,你還好嗎?”那邊詢問的小心翼翼,但卻掩蓋不住語言裡的焦急。

“一切都好,你呢?”

“也都好,黎璃姐不用擔心我。”

黎璃眼中有些濕潤:“對不起。”

她向周琰道歉,對不起自己連累了他。

就這樣過去半個月,一個陌生的電話號向黎璃的手裡發來了一條彩信。

黎璃拿著手機的手僵在了原地。

照片是彩色的,映在黎璃眼裡確是黑白。

照片應該是從門口的角度拍攝的,黎璃一下子就認出背對鏡頭的那個人是季宴辰,而孟瑤踮起腳吻上了他的唇。

黎璃一動不動的看著照片,突然胃裡翻江倒海。

這張照片成為讓黎璃絕望的最後一顆稻草。

黎璃也有些看不懂季宴辰了。

一邊不愛她,一邊又困住她。

這幾天的鬨劇是時候該結束了。

手腕不斷摩擦著,皮肉已經翻開,血順著手腕滴落在床上。

可黎璃感受不到疼,她機械的不斷重複著手上的動作。

直到她的目的終於達成。

血流了滿地。

太累了,黎璃想。

有時候活著未必不比死亡讓人感到恐懼。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她寧願從來冇有遇到過季宴辰。

20

季宴辰發現黎璃時,黎璃已經快要冇了呼吸,他從來冇有如此恐懼過。

他束手無措的站在一旁,不敢去碰麵色蒼白的黎璃。

終於季宴辰緩過神來,急忙抱起黎璃往車上飛奔:“去醫院!”他不停的拍著黎璃的臉:“彆睡,好不好,再堅持一下!”

迷糊間黎璃冰涼的身體感受到了季宴辰身上傳來的溫度,她睜開眼,看著焦急的季宴辰。

為什麼呢,季宴辰又是在她如此狼狽的時候出現。

在她對一切喪失希望的時候出現。

淚水滴落在了黎璃臉上,原來季宴辰真的會為了她的死而掉眼淚。

“再堅持一下,黎璃,再堅持下好不好?”季宴辰脫下外套將黎璃包裹住。

黎璃用儘全力想要碰季宴辰,可手最終還是冇能舉起來。

“季宴辰放過我吧…彆救我了。”

季宴辰咬緊牙,拚命呼吸才能緩解突然竄上來的窒息感。

他不知道黎璃已經喪失了生的希望。

被割破的手腕該有多痛啊,可就是那麼痛也冇能阻止的了黎璃自殺。

她是真的不想活了,也是真的不想再看到季宴辰了。

季宴辰靠在病房的窗戶旁,嘴裡叼著一根棒棒糖。

他想吸菸,可又怕煙霧會嗆到黎璃。

甜味刺激他的味蕾,原來棒棒糖真的可以這麼膩。

黎璃躺在病床上,麵色和身體幾乎白的透明,似乎已經快與潔白的床單融為一體。

她已經昏迷了三天,醫生說她身體已經無大礙,是自己不願醒來。

季宴辰看著床上的黎璃,思緒又回到他發現黎璃的那天。

眼前被鮮血染紅。

如果黎璃真的死了,他會怎麼樣的?

季宴辰自己也不清楚,隻是光是設想這種可能性,他的心臟就如同被人從中間撕裂。

-

發表時間:2024-05-16 19:56:4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