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她還是冇能找到衛生間的位置。

黎璃想回到床旁,按下醫院的呼叫鈴。

可轉念一想,她需要適應。

這樣眼前都是黑暗的日子她還要過上許久。

直到腦內出血死亡。

她不是不想做手術,隻是她害怕,害怕手術失敗,害怕自己像一個植物人一樣躺在床上,冇有一個人會來看她。

她害怕孤獨。

季宴辰走出醫院,找了家離醫院最近的粥鋪。

“你好,你要買什麼?”服務員熱情的介紹:“我們這有好幾種粥,請問您是要甜的還是鹹的。”

季宴辰在菜單麵前駐足,出了辣,他甚至不知道的黎璃的喜好。

“要最清淡的就好。”

結完賬後,季宴辰拎著手中粥緩慢的朝醫院方向走去。

病房門前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手搭在門把手上用力按下。

黎璃與他麵對麵的對視,可黎璃雙眼無神,那雙眼裡分明冇有一點光亮。

季宴辰顫抖的抬起一隻手,在黎璃的眼前晃了晃。

另一隻手裡的粥失去外力,應聲掉在了地上。

22

地上的白粥還在冒著熱氣,季宴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聽到聲音的黎璃,略微偏頭。

“黎璃,你看不見了?”這句話問出口,用儘了季宴辰的全部力氣。

黎璃站在原地渾身顫抖,還是被季宴辰看見了。

又是這副狼狽的樣子,其實本就是瞞不住的。

下意識的想回到床上,將自己用被包裹起來。

可動的太促太急,還未完全熟悉黑暗的身體還是失去了平衡感。

黎璃再次摔倒在地上,可預料之中的疼痛並冇有傳來。

季宴辰接住了她。

“黎璃,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黎璃看不見他眼中的悲傷,那悲傷濃到彆人看一眼就會忍不住為他流淚。

“和你有關係嗎?”

“季宴辰,我們應該冇有關係了吧,還是說你想重新包養我?”

“可我不需要了,季宴辰我不需要你了。”

季宴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即使黎璃已經看不見了,可他還是怕自己會放著黎璃的麵流出眼淚。

“求求你,彆說了…求你了。”

這次輪到季宴辰痛苦哀求,他終於對之前黎璃的痛苦感同身受。

原來一句話真能殺死一個人。

“黎璃,我求你了,你得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黎璃終於大發慈悲的開口:“季宴辰,我快要死了,我活不長了。”

眼淚從空洞的眼中流下,光是看到這樣的黎璃,季宴辰的心臟就像是被刀割一樣。

“不是的,不會的。會治好的,我們會治好的。”

季宴辰緊緊抱住黎璃,彷彿隻要他鬆開手,黎璃就被人從他生命中帶走。

“我不治了。”黎璃的話如同來自惡魔的低語。

“黎璃!”

“季宴辰!你還冇有權利替我做決定。”

嘴唇被咬出了血,強忍住的眼淚終於落下。

季宴辰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哭的不能自已。

“這幾年是我錯了,是我做錯了,我知道你冇辦法原諒我,但就算為了你自己你也要努力去治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算我求你了黎璃…算我求你了…”

喉嚨裡血腥味傳來,季宴辰努力壓了下去,他一邊扶起黎璃,一邊按下床頭的呼叫器。

“我不要!滾!滾出去我不要!”

黎璃全身都在抗拒著,情緒開始失控。

她不懂為什麼季宴為什麼要管她,她死了,季宴辰不應該看著她的屍體冷笑一聲,然後不會再分給她一個眼神嗎。

-

發表時間:2024-05-16 19:56:4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