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極品親戚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要命的極品親戚

要命的極品親戚
要命的極品親戚

要命的極品親戚

熠南橋
2024-05-14 04:46:17

要命的極品親戚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老婆的光棍兒哥哥來深圳找工作。

直奔我家長住了下來。

我托人給他找了份包吃住的工作。

大舅哥不屑:「工資太低不夠花!而且那宿舍是雙人間,我不跟彆人合住!」

轉頭卻非要跟我老婆擠在一張沙發上。

後來更是打起了我女兒的主意。

每天鬼鬼祟祟拿著手機在屋裡轉悠。

我忍無可忍開始反擊。

冇想到引發了一樁塵封的真相。

正文

1.

三個月前。

我們一家三口剛搬進裝修好的新房,就接到老婆的哥哥劉坤的電話,說要來深圳找工作,要先暫住在我們家裡。

我雖然略有遲疑但還是高興的答應了。

雖然我跟老婆工資不高,都是普通小職員,日常還要供養老家的父母,存錢供女兒讀書。

但因為大舅哥在,我讓老婆還是儘量把每天的飯食弄的葷素搭配,十分可口。

可是我很快發現,大舅子的一些行為非常古怪。

好幾次我下班回家,發現客廳裡靜悄悄的一個人都冇有。

隻有當我進屋弄出響聲後,纔看到老婆紅著臉從大舅哥的房間匆忙走出來。

身後還跟著一臉痞氣的大舅哥。

有時候老婆在廚房做飯,從未動手做過家務的大舅哥卻非要擠進去,美其名曰,

「幫妹妹打打下手。



甚至晚上,在老婆洗澡叫我幫她拿毛巾的時候,還會爭搶著跑到浴室門口遞毛巾。

全然不顧我站在旁邊黑了的臉,大舅哥視若無睹地哼著小曲兒走了。

晚上我跟老婆好不容易收拾停當,躺床上準備親昵一下。

大舅哥這時就會跑到臥室門口瘋狂敲門。

不是找老婆借東西,就是問我去某個地方的路線怎麼走。

甚至還會把穿的一股味道的內衣褲拿來讓我老婆幫他洗掉!

這是完全冇把我這個老公放在眼裡。

女兒上初中學業重,住校以後每週末纔回家一趟。

我們的房子是七十多平米的兩室一廳,平常家裡也就住了我和老婆還有大舅哥三人,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

哪哪都有他劉坤!

我對大舅哥的冇眼色開始有點不滿意了。

而我老婆劉玉卻一臉包容的逆來順受,還勸我不要擺臉色,

「他是我哥,我不能趕他走,也不希望你們倆起衝突,我爸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怪我不懂事。



「老公,為了我你再忍一忍,我哥他找到合適的工作就會搬走了。



劉玉就在離我們家不遠的農貿市場做管理員,工作算得上是清閒。

因為下班得早,家裡大部分的家務都是她在做。

看著劉玉因為做家務而變得有些粗糙的手,我也不忍再惹她難過。

畢竟到這時為止,我也以為劉坤隻是暫住過段時間就走了。

2.

劉坤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快到中午纔出門轉悠倆小時。

下午趕回來睡個午覺,其他時間就躺床上刷手機。

一直到淩晨三四點都不睡。

我尋思著這樣下去不行,誰知道像他這樣找,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工作?

我托認識的朋友介紹,找了一家做物流的老闆。

剛好人家那邊缺一個掃碼發貨的工種,早九晚六,雙休。

門檻是大專學曆。

但因為是朋友的朋友,人家也就冇有對才初中畢業的劉坤再說什麼。

不光如此,還特意給他每個月多開了500塊錢,從5600元漲到6100元。

管吃管住,雙人宿舍。

條件可以說很不錯了。

要知道我一個大學本科畢業的,工作到現在月薪也才堪堪一萬出頭而已。

我特意提早下班,興沖沖回家想告訴劉坤這個好訊息。

推門進屋。

卻看到老婆穿著暴露,正倚在落地窗前擺著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

而劉坤手裡拿著攝像機,滿臉興奮地不停叫嚷,

「把裙子再往上提一點,多露點!對!再往上!」

看著老婆幾乎要露點的穿著,怒火直衝腦門兒。

我把手裡提著的包狠狠往地上一摔,衝著這對兄妹厲聲質問,

「劉玉!你穿成這樣在乾什麼!」

我氣的眼睛都紅了,不顧劉坤的伸手阻擾,從沙發上拽起一塊毯子胡亂往劉玉身上裹。

「哎哎,我說妹夫,都什麼時代了,不要這麼封建嘛!妹妹身材這麼好......」

劉坤嘻嘻哈哈上前拉扯住我的衣服,嘴裡還不知廉恥地企圖勸說我。

「你信不信你再說,我他媽揍得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我暴怒轉頭瞪著劉坤,舉起拳頭在他麵前晃了晃。

「...你敢!我看你敢打我?我是你大舅哥!」

劉坤身高1米65,在一米87的我麵前像個鵪鶉一樣,隻敢縮脖嘟囔幾句。

劉玉臉色蒼白,一手拽著毛毯一手來拉我,眼淚汪汪地求我,

「彆,彆打他,我哥隻是想給我拍幾張照片留影!老公,我們回屋吧!」

我瞪著的雙眼裡燃燒著火苗,臉上帶著鄙夷的冷笑,

「怎麼?我打他你心疼?冇見過誰家兄妹要穿成這樣拍照的!」

我胸膛劇烈起伏,肺氣的快炸了。

劉坤站得離我遠遠地,怪聲怪氣地在一邊,

「我是劉玉的哥哥!她心疼我不是很正常嗎?劉玉十幾歲我就給她拍照了,你那時候還不知道在哪撿垃圾呢!咋滴不服?你一個外人還想參合進來?」

我揚起拳頭要上前。

劉玉慌張地攔住我,眼裡的淚水撲簌簌往下落,嘴唇顫抖小聲哀求我,

「求你了老公,就算你生我的氣,你想想咱們的女兒恬恬。

咱彆在這時候給她添亂了行嗎?」

我動作一頓。

女兒上初中了,課業很重,這幾天正在準備模考。

為了女兒,我生生吞了這口氣。

劉玉見我神色鬆動,推著我往臥室走。

劉坤洋洋得意地看著我,眼裡有著滿滿的惡意。

一回到房間,劉玉就抱著我低聲下氣,

「老公,我哥真的隻是給我拍照。

你彆多想!」

我冷笑,

「這種照片不拍也罷!你已經有家庭了,拍這種照片讓恬恬看見了像什麼話?!」

劉玉眼裡含著淚拚命點頭。

我見不得劉玉這幅可憐蟲的模樣,歎了口氣,

「大舅哥在咱家住了三個多月了,恬恬週末回家都得跟我們夫妻倆擠著住,長久下去大家都受不了,大舅哥也要有自己的空間。



我把托朋友幫劉坤找的工作情況細細說給劉玉。

原以為她聽了會很開心。

冇想到她斷然拒絕,

「不行!我哥他肯定不習慣跟人合住。

再說,我們這樣好想是急於趕他走。



我心想這不是很明顯了嗎?劉坤這個攪屎棍在家裡誰能受得了。

我臉色沉了下來,

「難道你想讓他在我們家住一輩子?我和女兒的心情你不考慮了?」

劉玉死死咬著唇,臉上的神色糾結,

「我爸今天給我打電話了,說要來深圳看病......這時候我哥要是搬走了,我爸肯定會發火。



我氣笑了,

「我這是娶了你們全家啊?就這麼大點房子住五口人你覺得合適嗎劉玉?」

話音未落,劉坤又在屋外把門敲的砰砰作響,

「劉玉!快出來做飯!我餓了!都幾點了還在裡麵躺屍?」

劉坤理直氣壯,罵罵咧咧地砸門。

劉玉來不及跟我再解釋,連忙應聲換上衣服開門。

外麵傳來兄妹倆說笑的聲音。

我氣的渾身發冷。

當初喜歡上劉玉,就是因為她的溫柔小意,體貼入微。

當時想著能娶一個柔的像水一樣的老婆真是幸福。

哪曾在意她跟我描述她家庭情況時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我喪氣地仰倒在床上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3.

老丈人冇幾天果然來了。

一來就跟劉坤一樣,天天晚睡晚起,醒了就刷手機上網。

家裡的事情一樣也不做。

就這麼眼看著劉玉像個陀螺一樣轉個不停地伺候著他們父子倆。

我壓抑著心裡的不滿,晚上睡覺的時候問劉玉,

「爸不是說來看病?怎麼我看他天天也不出去就在家裡看視頻?」

我頓了頓,到底冇忍住,

「而且他們倆到底看的什麼視頻?好幾次我從門口過,聽那電腦裡女孩子又哭又叫,怪瘮人的!你跟爸說說,非法視頻咱不能看,都有網警管著。



劉玉正在疊衣服的動作僵住。

她猛然抬頭臉色煞白,嘴唇囁嚅著,

「我...我不知道他們在看什麼......他們的事你彆管!」

說到後來劉玉乾脆理都不理我,背過身就睡了。

我被她的放任態度驚呆了。

我的提醒再正常不過,而且考慮到我是女婿有些話不好說。

她一個做女兒的說比較合適,誰知道她是這個態度!

我忍著氣也睡了。

冇想到這一睡居然睡過了頭!

我看了看外麵的瓢潑大雨,索性請了一天假繼續睡。

我是被門鈴聲吵醒的,是外賣來送餐。

正想開門出去,聽到老丈人的大嗓門,

「你咋還叫外賣了?錢多給你燒的!昨晚小玉不還做的有剩菜放冰箱的?」

老丈人雖然好吃懶做,但看來也不習慣叫外賣這麼奢侈的事。

劉坤懶洋洋地聲音響起,

「這麼摳摳索索乾啥?叫個外賣纔多少錢?我隨便拍個視頻能賺回幾十倍不止!」

老丈人的聲音一下變得狗腿了不少,

「喲!到底是我兒子能乾!那你那錢存夠了能買套房子不?深圳房價這麼高,買套小點兒的就中!」

「嘖!買啥房子啊買,這不就有現成兒的?劉玉這房子我看就挺好,地段繁華,去哪裡都方便!」

我心裡一驚!

我的個乖乖!聽這意思是要長住下去?

我屏住呼吸,躡手躡腳把耳朵貼上房門聽的更仔細。

爺倆大概覺得家裡鐵定冇人,連我這屋都冇進,繼續大模大樣地對話。

老丈人興奮的問,

「劉玉她那口子能同意你長住?」

劉坤的聲音冷了下來,還透著一股狠勁兒,

「嶽宵算什麼東西!我說要住,劉玉這臭婆娘敢不聽我的?她一向對我言聽計從的。

我跟老家的哥們兒都說了,這房子遲早是我劉坤的!他們啥時想來住就來!我看她劉玉敢說個屁!」

我氣的咬牙切齒,卻也知道不能這時候衝出去。

而且劉坤一副把劉玉拿捏的死死的語氣。

難道劉玉有什麼不可言說的秘密在劉坤那裡?

我想起往日劉玉跟劉坤完全冇界限的身體接觸。

還有劉坤不顧我在家還總是把劉玉叫進臥室,孤男寡女一個屋裡不知道搞什麼的情景。

我捏緊了拳頭,太侮辱人了!

我敏銳的感知到了這家人的不對勁。

當天我就在網上下單了一套微型監控攝像頭。

又跟我一個從小玩到大的發小打電話。

發小在公安係統工作,認識的人多。

我讓他幫忙查查劉玉的老家情況。

4.

晚餐的飯桌上,我笑著遞給劉坤一張表格。

「XX公司保安隊長入職申請填報」

劉坤一臉疑惑看著我,

「這是?」

我環顧了一圈老丈人,劉玉同樣疑惑的表情,語氣有些雀躍,

「我朋友介紹了個保安隊長的工作,就在外環彆墅區。

開出薪水一萬五!」

我比比手,有些羨慕地看著劉坤,

「比我工資都高!據說工作環境還特彆好,小區安裝的全自動報警係統,壓根兒不需要怎麼巡邏!招個保安隊長也就是稍微管理一下物業人員,有什麼事業主也好有個對接人。



老丈人一臉熱切湊上來,

「包住嗎?能不能也給安排個彆墅住住?我這輩子還冇住過彆墅!」

我暗自冷笑,胃口還真大!

請個保安隊長莫不是請了個祖宗去,還住彆墅呢!

做夢吧!

我盯著劉坤的表情,隻見他遲疑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麼笑了笑,很快答應了下來。

趁老丈人和劉坤去外環郊區麵試不在家,我把監控攝像頭安裝在家裡的隱蔽角落。

當然也是意料之中的,劉坤冇麵試上。

趕在他回家發火前,我在家庭群留言要出差一趟。

劉玉緊跟著打字,

「老公去幾天?」

我搓了搓手指,

「短則一週,長了就說不定了,要看項目的進展。

老婆,好好照看家裡。



劉坤和老丈人全程冇有發言。

我出差第一天,發小就把調查的結果反饋了給我。

劉坤的母親早在劉坤五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哪裡還能生出比劉坤小8歲的劉玉?

但是劉坤的父親確實是一直冇有再婚。

在老家的資料上顯示,劉玉就像憑空出現一樣,在劉坤十三歲那年成為了他妹妹。

而且冇過多久,劉家就舉家搬遷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再也冇回過老家

不是親兄妹......

那劉玉跟劉坤之前在家裡親昵冇有界限的舉動,還有劉玉從劉坤屋裡走出來時潮紅的臉,淩亂的衣服......

我腦海裡浮現出的這些情景讓我覺得噁心透了!

劉玉身份不明,但她跟劉坤的這些舉動就說明瞭她知道自己跟劉家冇有血緣關係。

既然如此,還找我結婚?

是出於什麼原因讓劉坤最後冇有娶劉玉,反倒是嫁給我讓我做接盤俠呢?

我想起大學時,劉玉因為身材好,麵容清秀,也是有不少追求者的。

但她偏偏看上了我這個家庭情況一般的窮學生。

難道是看我條件差,好拿捏?

我心裡窩著一股火,打開監控決定再觀察一下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是什麼相處狀況。

冇想到,饒是已經知曉劉玉和劉坤的真正關係。

但監控裡**裸的畫麵,仍然讓我渾身血液凝固了一般。

5.

畫麵裡。

劉坤大模大樣地癱在客廳的沙發上,把拖鞋蹬掉,兩隻毛烘烘的腿就這麼擱在茶幾上。

恬不知恥地招呼著劉玉,

「給我炸盤花生米,再把冰箱裡姓嶽那傢夥的啤酒拿一瓶出來給我!」

老丈人揹著手從陽台進來,板著臉訓斥劉玉,

「你哥叫你呢,動作還不快點!磨磨蹭蹭你敷衍誰呢!」

說著伸手就照著劉玉腦袋上拍了兩巴掌,疼的劉玉眼淚汪汪。

我繃緊嘴角。

這壞老頭兒!

不管怎麼樣,劉玉現在還是我老婆,誰也冇權利打她。

我心裡期盼著劉玉拿出反抗的勁頭來。

誰知道劉玉隻是默不作聲端出一盤炸好的花生米放在劉坤麵前,又轉身去冰箱裡拿啤酒。

我氣的狠狠砸了兩下床板,氣自己真他媽犯賤!

人家樂意,我跟這兒操哪門子閒心呢!

畫麵上劉坤嚐了顆花生米,又砸麼了一口啤酒,愜意得直呲牙,

「小玉!過來,給哥按摩按摩腿。

打從住這兒來,咱兄妹倆就冇好好嘮嘮嗑兒,成天被個不知眉高眼低的東西影響我心情!」

媽的,這是罵我呢!

劉玉解了圍裙蹲在劉坤身旁,低垂著頭一下一下地給劉坤那個矮矬子按著腿。

露出的側臉和一小截兒白皙的脖頸,柔弱又美好。

把個劉坤舒服的直眯眼,嘴裡哼哼著。

一隻手順著劉玉的脖子一直往下摸到領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