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賭約

-

“大力,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柔柔的聲音從王大力耳邊傳來。

王大力也從幻想中回過神來,會道:“嫂子,冇事。

”說完,他定了定神,揹著馬家嫂子下山了,並把她送回了家。

......此時,天色有不早了,王大力也準備回家了。

當他走到家門口時,有人喊住了他。

“大力。

”王大力回頭一看,臉立馬就拉了下來。

原來叫住王大力的人叫劉富貴,開了一家診所,也算是這樣十裡八鄉有名的人了。

有名並不是說他的醫術有多高超,相反他的醫術不咋地,還總是賺黑心錢,隻是村長的小舅子,大家有怨也不好表現得太過明顯。

而且,他還是師傅的老對頭,為人頗為陰險,王大力看見他就煩。

“大力啊,叔有話跟你說。

”劉富貴滿麵紅光的走到王大力跟前,語氣上是從來冇有的客氣。

“劉叔,有話你就說好了。

”王大力看著客客氣氣的劉富貴,心中立馬就警醒了,知道麻煩上門了。

“那我就直說了,你師父一日未歸,掉下生死崖,應該是活不成了,你看那診所......”“劉叔,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師傅才一天冇回來,你就想搶我們的診所了!”王大力一臉憤恨的瞪著劉富貴,想要隨時衝上前去打劉富貴一頓。

“你誤會叔的意思了,是轉讓不是搶!當然,你願意把你師傅秘方給叔那就更好了。

”劉富貴,一副誌在必得的模樣,王大力師父死了,誰還會幫他們,那些鄉裡鄉親也不會為了幫助王家兩個孤苦伶仃的小孩子而得罪他的姐夫村長!“而且你師父不在了,你也冇資格把診所開下去!”說著,劉富貴剋製不住心中的喜意,哈哈大笑起來!“你......我有行醫資格證,為什麼不能把王記診所開下去!”王大力死死的握緊拳頭,想要打爛那張醜惡的嘴臉,但是不能為了逞一己之快,就掉進他的陷阱中去了。

診所是王大力與王雪的主要經濟來源,絕不能斷掉,而且這是老爺子的心血不能讓一個黑心的劉富貴霸占!“大力啊!劉叔也是為你好,叔給你兩千,把診所與藥膏秘方一起轉給我怎麼樣?你還年輕,不要意氣用事。

”“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叔在給你五百就當做給我侄子隨禮了。

”劉富貴見忽悠不行,轉而使用金錢誘惑他,要知道這小山村,五百已經很多了,彆人結婚也不過一兩千元罷了。

“不行!”王大力很是堅決的拒絕了,診所是師傅的心血,他不可以能為了錢就拋棄這些。

“王大力!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你守的住診所嗎!我姐夫也覺得你師傅走了,你那診所就可以關門了!”說著劉富貴就把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診所是我師傅的,我有能力開下去,說什麼都不會讓你搶走的!”王大力睜著血紅的雙眼,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發出陣陣嘶吼。

劉富貴被王大力的模樣嚇了一跳,他有些害怕,也不敢硬來。

於是,他想到了一個點子。

“這......這樣你我對賭,誰的醫術高誰就接手診所,你可敢賭!”王大力知道這是劉富貴最後的底線了,誰讓他有一個村長姐夫呢!劉富貴說完不等王大力回覆就直接走了。

這明擺著欺負王大力,說得好聽是公平競爭,看誰的醫術更厲害,但是賭注卻是診所,而他冇有出一絲一毫的東西作為賭注。

這時院門“咯吱”一聲打開了,王雪臉色憔悴的出現在了門口。

王大力望著她通紅的眼睛,心中“咯噔一下”,莫非她已經知道了剛剛發生的事。

“大力,你回來了啊,吃飯了。

”聽到這話,王大力鬆了一口氣,看來王雪並冇有聽到自己跟劉富貴的對話。

於是,王大力點了點頭,走進了院子。

吃過晚飯後,王雪回房間休息去了,而王大力也回自己房間去了,因為種種的壓力讓王大力很是疲憊。

這個房間的陳設很是簡單,隻有一張舊木床在房間的西南角,左邊是一扇木質的小窗,能讓陽光透進來。

王大力躺在床上想著今早劉富貴的事很是煩躁,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夢境之中,一串金色的大字浮現在他的眼前。

“醫武決”!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0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