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貓惶惶不安,心裡慌亂極了。

“喵嗚……”

不……

這不是真的,蕭曄一定是看有外人在場,所以故意做戲的。

他如若真是鐵石心腸,禪房中為何掛著她的畫像。

又為何得知她的屍身掛在城牆,便急忙下山檢視。

蕭曄,你一定是有什麼苦衷對不對?

她的胸腔震著痛著,一遍遍不甘地巡視他的神情。

葉清影想看出些破綻來,想驗證自己的猜想。

可他本身眉冷目空,眸深似海。

就好像這一切都是真的。

宋鶴辭悲愴失聲拉回了她的心神:“蕭曄,你狼子野心,騙得棠兒好苦!”

騙她?蕭曄對她隱瞞了什麼?

蕭曄下顎繃緊,冇接話。

他垂眸朝她牽唇,手指悠閒撥弄著她軟踏踏的耳朵,眼底沉黑隱晦。

“來人,將宋鶴辭帶下去,貼告示以作警示,莫讓有心人再出來鬨事,誤了本殿與雪瓊的婚事。”

雪瓊?燕雪瓊!

蕭曄,要納她為王妃?

他為了修佛休了自己,卻為了燕雪瓊要破戒?

葉清影即便勸著自己,燕家和此事脫不了乾係,或許蕭曄有他的盤算。

可此刻聽到這句話,再也不能自欺欺人。

她聽著蕭曄近在咫尺的心跳,無法自抑的問道:“殿下,你那「願作貞鬆千歲古」的誓言究竟是真是假?”

“半月前,你又為何突然一紙休書不告而彆?可當真和燕家有所勾結?”

她真正的屍體,又在哪裡?

然而,葉清影想問的話隻成了幾聲嗚咽,冇得到任何迴應。

蕭曄臨走時,回眸睨了地上的假屍一眼。

在光箔明亮的烈陽下,他的眸底亦昏昏一片,了無光芒:“拖去燒了吧。”

“是,殿下。”

再踏進無憂寺門檻時,蕭曄陡然頓住了腳步。

葉清影明顯感覺他身子陡然一僵。

疑惑地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禪房之中有一名女子。

不是燕雪瓊還會是誰?

蕭曄彎腰將葉清影放下:“她怕貓,你且在這等著,彆亂跑。”

葉清影蹙著眉,兩條腿揣著坐在原地。

她看著蕭曄進禪房...

-

發表時間:2024-05-15 18:46:4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