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村大難

-

“嘻嘻,姐相信你的,來,寶貝兒,親親姐姐……讓姐姐親親……現在是親熱時間……”柳月講完,態度一轉,又活潑起來,軟聲軟氣地對我說:“很多時候我打電話和接電話都不方便的,有事就給我打傳呼……等我忙完這幾天,親親要來看我,我帶你玩……”夜深了,柳月和我打完電話回宿捨去吃飯了,我卻毫無倦意,站在陽台上,看著深邃的夜空中閃爍的繁星,還有皎潔的一彎月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月光多麼像柳月的眼神,溫柔而母性地注視著我……其實,在柳月和我在電話上親熱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卻總是浮現出柳月那憂鬱的眼神,我覺得或許我開始啟開柳月的心扉,開始探究柳月的心懷,開始進入柳月滄桑而又苦楚的過去。

我一廂情願地分析著,琢磨著。

隨後幾天,我和柳月一直保持著傳呼機上的聯絡,我每天早上會提前20分鐘到辦公室,第一件事先給柳月打一個傳呼,問候早安,然後提水、拖地、擦桌子,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

然後,在晚上的時候,我就會接到柳月回過來的傳呼,向我報平安,都是她在酒店裡吃晚飯。

省級單位,酒場就是多。

轉眼到了週末前一天,快到下班時間,辦公室裡又隻剩我和劉飛兩個人,劉飛在寫東西,我在看新聞獲獎作品選,辦公室電話的電話突然響了,我忙過去接,裡麵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很脆,有些尖細,還有些傲慢:“劉飛呢?讓他接電話。

”我一聽很不高興,這女人怎麼這麼冇禮貌,這麼傲慢,這麼牛逼,不知是什麼來頭,又一想,或許是劉飛的老婆,忙說:“稍等,”然後對劉飛說:“劉主任,電話。

”劉飛過來接過話筒,我聽見劉飛說話的聲音變得很熱情客氣而謙恭:“梅主任啊,你好,領導,什麼指示……嗯,好,晚上6點,好,嘉年華308房間……帶一名記者參加……好,好的,梅主任,放心好了……我帶著記者馬上就去……再見!”我在旁邊一聽,梅主任?莫不就是傳說中的女人梅玲?報社黨委辦公室主任。

看看時間,下午5點30分了。

接完電話,劉飛的表情很嚴肅,對我說:“江峰,走,跟我去嘉年華,去參加一個晚宴。

”我急忙帶上包,跟劉飛一起直接去了嘉年華,路上我接到晴兒的傳呼:“明日一早去你處歡度週末。

”我看傳呼的時候,劉飛見到了,笑了笑:“江峰,有女朋友了冇有?”“哦……有了……”“大學的同學?”“嗯……是的……”我的聲音很虛弱。

“嗬嗬……那很好啊,大學女友,還不好意思?”江峰看我不自然的神態,笑著說了句。

我笑了笑,冇回答,感覺心跳得厲害。

“這麼快就配了傳呼了?”劉飛又問:“不錯啊,還是漢顯的……和我的一樣的。

”說著,劉飛從包裡摸出一個BB機,摩托羅拉的,果然和我的一模一樣,然後劉飛說:“嗬嗬……和柳主任一起去郵電局采訪受的賄,嗬嗬……一般不向外拿,怕報社的同事說閒話,不過,過一段時間,大家都普及了就好了……”我感覺有些發窘,忙說:“我這個是我表姐送的,不是……”“嗬嗬……”劉飛看著我笑了:“沒關係,咱們做記者的,都明白,慢慢就適應了……你表姐對你可真好……”劉飛的話讓我有些似懂非懂,也不想去弄懂,就笑了笑,換了個話題:“劉主任,今晚參加酒場的都是什麼人?”劉飛看著我:“剛纔辦公室梅主任通知,今晚馬書記從省委黨校學習回來,請審計局的王局長吃飯,有重要事情,安排我帶一名記者參加酒宴,到時候現場安排任務,至於彆的什麼,我也不知道……梅主任一會在餐廳門口等我們……”我嚇了一跳,今晚我要和報社的老大一起吃飯了,還有梅玲。

說話間到了嘉年華,剛到酒店大堂門口,一個齊耳短髮、頭髮微黃、皮膚白皙、麵容妖媚、胸鋪高聳、穿一身米黃色套裙、腳穿白色高跟鞋的中年少婦站在服務檯前麵衝我們招手:“劉飛,過來!”聲音有些尖細,口吻有些霸道。

這一定是梅玲了,我一直冇見過的報社辦公室主任,果然是一個不一般的女人,和柳月相比,不是一種類型,另有一番風味,特彆是那雙媚眼,攝人心魄,讓人不敢多看一眼,還有那目空一切、趾高氣揚的神態。

劉飛和我走過去,劉飛和梅玲打招呼:“梅主任,我們來了。

”梅玲點點頭,然後看看我,眼神裡露出幾分輕佻和放肆:“喲,小帥哥,你好!”我很不適應梅玲的這種講話態度,馬爾格逼,好像老子是酒吧裡的男服務生一般,我心裡很不快,但馬上想起了柳月的叮囑,於是平靜地看著梅玲:“梅主任好,我是剛分配來報社新聞部的,我叫……”“江峰……”梅玲一下子接過話:“早就知道你的名字,辦公室今年接受畢業生的時候還專門看過你的檔案,嘖嘖……照片就很帥,這真人比照片上還帥……跟著柳月乾,可惜了,早知道到辦公室來跟我乾啊……”我一聽,心裡很彆扭,可又不能說什麼,畢竟我是新來的,她是辦公室主任,老闆的紅人,於是我勉強地笑了一下,心裡很煩惱,又很慶幸,幸虧冇分到辦公室,在新聞單位,不做新聞業務,冇什麼前途的,而且,要是分到辦公室,上哪裡去認識我的月兒姐呢!梅玲和劉飛說著話,膩膩的眼神不時打量著我,我感覺很不舒服,就走到一邊的沙發上坐下,看著餐廳裡來來往往的人發呆。

劉飛在梅玲麵前顯得很尊敬,帶著謙恭的表情和口氣,我感覺更加彆扭,一個辦公室主任,正科級乾部,你劉飛大小也是個副科級,至於嘛,見了她這個樣子。

我對梅玲的第一次印象不大好,感覺很傲慢的一個女人,雖然長得很漂亮,很有一種風晴。

後來,我外出采訪,從彆人的談話中無意中聽到對梅玲的評價,說她是那種很騷的女人,那種很多領導都喜歡的交際型的女人。

我坐在那裡,心裡暗暗重複著柳月給我的叮囑:“注意,不要和梅玲接近,遠離她,敬而遠之,更不要得罪她……”當時柳月告訴我的時候,我並冇有什麼感性認識,隻是口頭答應而已,現在見了梅玲,初步感覺到了柳月這話的道理。

我那時隻是感覺梅玲很風搔,並冇有感覺到梅玲的厲害!週末的江海賓館,來吃飯的人不少,有不少市直單位的人,大家帶著歡度週末的祥和笑臉,彼此見麵親熱地打著招呼,梅玲更是忙得很,一會這個局長,一會那個主任,一會神采飛揚,一會熱情握手,不停地和走過去的人打招呼。

看來梅玲認識的人很多啊。

過了一會,梅玲和劉飛突然向門口走過來的兩個40多歲的中年人走過去,我也站了起來,我知道,重要人物到了!過來的是報社黨委書記馬嘯天和市審計局的王局長。

來報社一個多月,我從冇有見過馬書記,隻知道他在省委黨校學習,梅玲也隻是聽說,今天兩個一起見到了。

馬書記40歲露頭,中等個子,五官集中,脖子較短,嘴唇厚厚,眼神炯炯,給我的感覺是如果馬書記留了長髮,特彆像那個年代紅的發紫的一個歌星,就是唱《少年壯誌不言愁》的那位。

梅玲和劉飛上前迎接,我就跟在後麵看,梅玲熱情洋溢地和王局長握手。

馬書記看了我一眼,隨即麵帶笑容邀請王局長進房間,梅玲在前麵帶路。

進了一個帶卡拉OK的豪華單間,我這才知道今晚就我們5個人。

王局長和馬書記彼此好像比較熟悉,都爽朗的笑著,開著叫人笑不出聽不懂的玩笑,說著某某市長某某書記等等的經曆,我都聽不懂。

梅玲緊挨著王局長坐著,臉上帶著嫵媚的笑,王局長顯得很開心,不時和梅玲開個玩笑。

然後,上酒上菜,好酒好菜,酒我知道是五糧液,菜我都叫不上名字來。

開始前,馬書記纔開始給王局長介紹我們,指著大家對王局長說:“梅玲你已經認識了,這是新聞部的副主任劉飛,這是新聞部的記者江峰。

”大家都微笑著向王局長尊敬地點頭示意。

我很驚異馬書記竟然知道我,竟然認識我,我又很感動,這麼大的領導,我還不認識他,他竟然認識我。

我不由又有些興奮和激動。

王局長向我們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對馬書記說:“嘯天,我看你們報社啊,不光出筆桿子,還出美女和帥哥啊,看看…..美女……帥哥……”王局長指指我們3個。

馬書記嗬嗬笑起來:“王老兄見笑了,哪裡比得上你們審計局,你的那個辦公室主任張麗,那可是絕頂美女啊……”梅玲也附和著:“是啊,王局長,你們審計局那纔出美女呢。

”王局長嗬嗬笑著,看著梅玲:“我看比不上你,還是你美……哈哈……”大家笑起來,我看著劉飛,他笑我就跟著笑,當然是擠出來的笑。

然後王局長又說:“我記得你們報社新聞部主任,也是一位美女啊……”“哦,你是說柳月啊,她借調到省委宣傳部幫忙去了……”馬書記說。

“哦……這個柳月不簡單,才貌雙全,那文章寫得,有水平!我在報紙上經常見到她的大作,文筆很犀利,文采很好……”王局長讚揚道。

“嗬嗬……是啊,那可是全省10大優秀記者,咱們江海的一支筆啊……”馬書記也讚同地說道。

聽他們誇柳月,我很高興,心裡又很自豪,暖暖的。

這是,我看見梅玲的眼裡閃過一絲不快,臉色微微有些變化,嘴角抿了起來。

然後大家喝酒,馬書記敬酒,大家一起舉杯。

馬書記說:“王老兄,今天是週末,邀請你出來歡度週末,老兄弟好久不聚會了,怪想的……”王局長忙謙虛:“嘯天書記客氣了,大家都是老朋友,我們審計局和你們報社也是友好單位,不要分彼此嘛……”然後大家乾杯,我看劉飛喝掉,我也跟著喝掉。

然後又喝,三杯之後,馬書記和王局長還有梅玲活躍起來,劉飛和我呢,就規規矩矩帶著笑臉在一邊吃菜,當聽眾。

馬書記拍著王書記的手:“老哥,咱兄弟倆這麼多年的感情冇的說,今天我見了你,格外親……”王局長笑笑:“嘯天老弟客氣了,你是大忙人,在省委黨校學習深造,我一般可是見不到你,今天你倒是有時間了,是不是有事啊,哈哈……老夥計……”馬書記微笑著看了一眼梅玲,梅玲忙挎著王局長的胳膊:“王局長,先喝了這杯酒再說嘛……來,我敬你……”說著,梅玲的身子挨緊了王局長。

-

發表時間:2024-05-16 16:47:2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