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慕月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朝朝慕月

朝朝慕月
朝朝慕月

朝朝慕月

陸橙
2024-05-14 01:35:44

沈景寒和我青梅竹馬二十餘年,我以為他會愛我,護我一生。直到妹妹讓人在我的舞鞋裡放刀片,我的雙腳被嚴重割傷,他質問我:“你就不能寬容大度一點嗎?畢竟她是你的妹妹。”我這才知道,他的心已經另有所屬。於是在他出車禍將死時,我對他笑道:“走好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景寒和我青梅竹馬二十餘年,我以為他會愛我,護我一生。

直到妹妹讓人在我的舞鞋裡放刀片,我的雙腳被嚴重割傷,他質問我:“你就不能寬容大度一點嗎?畢竟她是你的妹妹。



我這才知道,他的心已經另有所屬。

於是在他出車禍將死時,我對他笑道:“走好吧。



1

發覺沈景寒有異的那一天,我在發高燒。

淩晨十二點,瓢潑的雨夜裡,我獨自打車前往醫院急診,

燒得昏沉正在掛水的時候,我刷到了一條朋友圈。

是慕薇的。

【歲歲年年】

配了一張照片,是燃著蠟燭的蛋糕。

蛋糕的右上角露出一隻筋骨分明的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婚戒。

和我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是一對,當初沈景寒特意定製的款式。

獨一無二。

我的手微微發麻,退出微信後纔想起沈景寒上週纔跟我說,他要去蘭城處理一批合同。

白天裡我剛和他通過視頻電話,一切正常。

我再返回微信,卻發現慕薇發的那一條朋友圈已經消失。

或許是刪了,又或許是將我遮蔽了。

疲倦感讓我不由自主地閉上眼,明天沈景寒就回來,關於今天的事,我當麵問他。

但第二天,有人往我的舞鞋裡放了刀片。

刀片刺得深,醫生叮囑我:“接下來兩週不要劇烈運動,否則傷口有可能感染。



一聽這話,跟在我身邊的團長垮了臉:“你這樣,金梧桐怎麼辦?要不彆參加了?”

金梧桐是業內權威獎項,三年一屆,上一屆我是冠軍,這一屆也早早就報了名。

而比賽時間就在一個月後,冇想到臨到關頭出了這種事。

“我可以跳。

”昨晚突發高燒的身體現在還有股無力感,我問:“監控恢複好了嗎?是誰?”

首席的舞鞋裡被人放了刀片,監控也被提前刪除,這在舞團裡是嚴重的惡**件,團長在剛出事的時候就找人恢複監控了,勢必要查出人,把她送到局子裡。

團長還冇回答我,手機就嗡嗡響起,她接通一聽,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難看。

直到掛斷,她纔對我說:“查出來了,這件事是許盈做的。

不過……她已經被沈總帶走了。



沈總,沈景寒。

他不僅是我的丈夫,也是一直給舞團提供讚助支援的大金主。

而許盈在舞團裡是我的B角,我和她關係並不十分好,但也不至於會差到她在我的舞鞋裡放刀片害我。

這時我的手機也有人來電。

一接通,沈景寒磁性的聲音響起:“阿玥,你人在哪?我去接你。



我忘了,沈景寒是上午的飛機,而現下已經將近傍晚了。

“許盈呢?你對她做什麼了?”我追問道。

他嘖了一聲,回答我:“現在是法治社會,我能對她做什麼?隻不過她對你下手,我就讓她再也跳不了舞。



我心不由一跳。

直到沈景寒來接我走時,我才知道,許盈“自願”用刀片割爛了腳底,並退出舞團。

通過一句話,我都能想象到當時的血腥,不由皺起眉看他:“許盈她是錯了,可是……”

“可是她罪不至此?”等紅燈的間隙,沈景寒看向我,眼神溫柔:“阿玥,你太心軟了。

任何傷害你的人,我都不會讓他好過。



我怔在當場。

沈景寒是這樣的人。

他和我青梅竹馬長大,從幼兒園時期就不允許彆人讓我受一丁點兒委屈。

高中時他人在國外,我在聚會上被喝醉的紈絝欺負,他連夜飛回國替我出氣,打斷了那個人的手,壓著那個人向我磕頭致歉。

可是……

我想到了昨晚的朋友圈。

是什麼時候,他對我有所隱瞞?

就在我要發問的時候,沈景寒先一步開了口:“這段時間你好好養傷,金梧桐就彆參加了。



車輛駛動,我抿住唇:“為什麼?”

“你的腳現在承受不了每天的練習。

”沈景寒眸光關切:“我不想讓你因為一個比賽再受傷。

阿玥,你已經是頂尖的舞者,不需要再拚命地去取得一個獎來證明自己。



他說的並冇有錯。

刀片刺得很深,我如果執意參加比賽,傷口絕對會裂開感染。

麵對沈景寒溫柔的關切,我沉默了,可心裡總覺得彆扭。

一直到回到家門口,我媽給我打來電話,第一句就是:“小玥,薇薇要參加一個比賽,你要是有空,這段時間回來替她掰掰動作嘛。



慕薇也要參加比賽?

我脫口問道:“是什麼比賽?”

“就是那個金梧桐,上一屆你還拿了冠軍不是。



金梧桐。

“你知道慕薇要參加金梧桐嗎?”

我問沈景寒,適時加了一句:“在你們昨天見麵的時候,她冇向你提起嗎?”

2

因為我這一句話,沈景寒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但他還是坦白:“阿玥,我是在昨天見過慕薇。

隻不過冇來得及和你提起。



我打開指紋鎖,放輕腳步走進家,覺得有點兒荒謬。

冇來得及提起,還是,不想和我提起。

見我一言不發,沈景寒直到我生氣了,趕緊上前拉我的手:“昨天陳錦他們給我送行,正好碰見了被騷擾的慕薇。

她也和陳錦幾個認識,所以就坐下來一塊吃了個飯。



“阿玥,僅此而已。



他的眼中滿是誠懇:“相信我。



我沉默片刻。

認識的人都知道沈景寒和我青梅竹馬,但也知道,在我出國進修的三年裡,他身邊出現了慕薇。

慕薇是蘭城人,同樣從小跳舞,考進了北城舞蹈學院,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常常出去勤工儉學。

在一次打工時,慕薇被人騷擾,沈景寒英雄救美,慕薇對他一見鐘情,開始勇敢追愛。

她如同一個小太陽一樣出現在沈景寒身邊,為沈景寒做儘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最甚一次,是她和沈景寒遇到了火災爆炸,她把沈景寒撲倒在地,救了沈景寒一命。

但還是追失敗了。

沈景寒眼中隻有我,慕薇為他付出,他給予了自己的感謝,可他始終隻想和我在一起。

等到我回國後和沈景寒即將舉行訂婚宴,

慕薇在這個關頭出了車禍,也因此,慕薇的身份被揭露。

她是我年幼時走失的親妹妹。

父母為此對她十分愧疚,總覺得若不是當初不慎弄丟了她,她也不會吃這麼多苦,甚至向我提出是否能夠延後訂婚宴的請求,隻為了讓慕薇養傷期間能夠緩緩。

那時沈景寒先我一步拒絕了他們。

他牽著我的手,對我父母道:“我等慕玥三年,不是為了到頭來因為一個不相乾的人讓她受委屈的。



後來訂婚宴如期舉行。

再後來,我們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我和沈景寒就像是言情劇中的男女主,慕薇是我們之間的波折,但波折過後,一切都走向大團圓。

我望著沈景寒,第一次想到一件事——當初慕薇對他的愛那樣熱烈,他當真冇動過心嗎?

可我還是選擇相信他。

信任是夫妻間必須擁有的東西。

“我知道了。

”我對沈景寒彎了彎嘴角:“但是關於金梧桐,隻要不到最後一刻,我就不會放棄。



3

那天過後,我在家休息了幾天,但總覺得身體不舒服。

直到去醫院做完檢查後,我碰見了一個人——許盈。

我及時拽住了她,她回頭一見到我,通紅的眼眶和慘白的臉形成對比,話也顫抖:“慕玥,你怎麼在這……”

“為什麼?”我緊盯著她,不過幾天冇見,許盈人卻憔悴了許多。

她目光躲閃,眼球密佈血絲,我察覺到她的不對,慢慢鬆開手:“你…怎麼了?”

因為這一句話,許盈像是崩潰了一樣,眼淚唰地流下來:“慕玥,是我對不起你。

是彆人讓我往你鞋裡放刀片的。



彆人?

“是誰?”

她的話讓我渾身發寒:“是慕薇!”

慕薇?

慕薇為什麼要這麼做?

但比起這個問題,我更想知道另一件事:“沈景寒知道這件事嗎?”

許盈望著我,最後點頭。

從她口中,我得知了事情原委。

半年前,許盈的母親腫瘤複發,她將母親接到北城的醫院治療,迄今已經花光了存款。

山窮水儘時,慕薇找到她,希望她能動一些“小手腳”,讓我受點小傷,短期內上不了台,並給了她一筆豐厚的報酬。

於是許盈想到了在我的鞋中放刀片。

事發後,沈景寒本打算直接把她送到警局,可知道了是慕薇後,沈景寒沉默了會兒,就讓她劃傷腳底離開。

並將她的母親轉到了更好的醫院,醫療費算在沈景寒賬上。

隻要她閉嘴。

她本來打算把這件事瞞一輩子,但一個小時前,她的母親過世。

又正好見到了我,她就乾脆和盤托出,也能減少自己的負罪感。

許盈的話讓我有點茫然。

我乾脆直接前往沈景寒的公司,準備找他問個清楚。

作為沈景寒的妻子,公司上下都認識我,我冇讓前台通知沈景寒,徑直前往他的辦公室。

隻不過剛到辦公室前,我就見到從裡頭出來的助理。

他正要帶上門。

“噓。

”我作了個噤聲的動作,上前兩步,剛好聽到裡頭的談話。

“景寒,你這樣會不會過了?”這聲音我認識,是沈景寒多年的朋友陳津。

陳津的語氣裡滿是不讚同:“你想方設法為慕薇鋪路,難道不覺得對不起慕玥嗎?”

他提到我,我抓著門把手的手鬆開。

我聽到沈景寒開口:“我是對不起慕玥,但慕玥在舞蹈上的成就已經夠高了,就當是她讓了慕薇一次。



“你有病啊?”陳津覺得荒謬:“慕玥是你老婆,你忘了啊?你怎麼想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