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

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
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

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

以向
2024-05-22 21:08:06

真千金死後我殺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讓養女的畫登上國畫大師的畫展,宋家忙著討好我這個大師弟子。

卻不知道被他們送到國外的親生女兒,纔是真正的繪畫天才。

真千金早已被假千金謀殺。

而我是地獄裡爬出的惡鬼,隻為複仇而來。

1

「啊啊啊——!!!」

病房裡傳出淒厲的慘叫聲。

我不顧身上的一條條的輸液線、電極線,緊緊抱住自己的腦袋。

金髮碧眼的醫護人員緊張地圍在病床邊。

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隻像瘋了一般不停地問:

「晚星,你在哪?晚星?不要嚇我!」

輸液針被拉扯著,在我的手背上暈開一片血跡。

有人衝進病房裡,將我緊緊抱住,阻止我自殘的行為。

「冷靜些!是我!是我!我是徐爺爺的孫子,你記得我嗎?」

「晚星!晚星……」

我在發狂的思緒中捕捉到他的話語。

「徐家銘……?」

「是我,我是徐家銘。



我推開他,緊緊抓住他的手臂。

「晚星呢?晚星在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徐家銘冇有回答,儘量輕柔地勸我:「你先讓醫生檢查一下,好嗎?」

我大聲地打斷他:「回答我!」

「你們出了車禍,晚星她……」

徐家銘麵露不忍,閉上了眼睛。

我猛地推開他,趴跪在病床上尖叫起來。

尖叫逐漸轉變成痛哭聲。

「晚星……」

「還給我……把晚星……還給我……」

2

接到宋家拜帖的時候,我正在不知第多少次看宋晚星的日記。

宋家禮數週全,拜帖寫的極其仔細,比他們對待親生女兒宋晚星要仔細得多。

宋晚星在京市上流的第一場宴會,宋家為她準備了禮服,卻弄錯了鞋子的碼數。

她穿著大半碼的鞋子,腳後跟磨得血肉模糊。

這個小傻子,宋沅兮說中途離場很失禮,她就忍了一整晚。

管家說,不小心填上了沅兮小姐的碼數。

宋沅兮拉著宋夫人的手:「媽,大家隻是一時還冇有習慣……要怪,您就怪我吧,是我不好……」

她說得淚眼汪汪,宋夫人便急忙安慰她去了。

受了傷的宋晚星被丟給家庭醫生,隻有一句冷冰冰的「照顧好二小姐」。

我在花園裡接待宋夫人和宋沅兮。

宋夫人雍容爾雅,笑容親切:「寧小姐。



「宋夫人。



我拿起一旁花架上的拜貼,評價道:

「名貼很精緻。



宋夫人笑意變深:「是小女親手寫的。



我看了眼笑容恭謹的宋沅兮,隨手將帖子放回花架上。

「可惜我不像師父老做派,冇有收拜帖的習慣。



正說著,那張熏了香的精美紙片被風吹落到澆花的水桶裡,立刻就濕了個透。

兩人臉上笑容一僵,但很快又調整得完美得體。

她們來找我,是因為我將負責籌辦我師父——國畫大師徐老的畫展。

畫展留了一塊給青年畫家,宋沅兮想要一個展位。

「展位都是留給師父看好的後輩,能不能展出,終究還是看畫。



「自然是如此。

」宋夫人笑盈盈地讓宋沅兮遞出自己的畫冊,還有幾張原稿。

我讓傭人接過畫冊,但冇接原稿,甚至冇有打開看一眼。

「我會送給師父看看的。

原稿珍貴,宋小姐還是自己收好。



達成目的,二人準備告辭,宋沅兮說著去轉轉園子,實際是去小解。

宋沅兮離開後,宋夫人看著我,今天第一次露出有些侷促的表情。

「寧小姐,失禮了,實不相瞞,您與我的女兒有些相像。



我似笑非笑地看著這個女人:「哪個女兒?被你們強行送到國外,不聞不問的那個……親生女兒嗎?」

3

宋夫人睜大了眼:「寧小姐怎麼……」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宋夫人看著我的笑神色尷尬,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下午,徐家銘接我去打高爾夫。

我不會打高爾夫,但俱樂部配備有酒廊等娛樂場所,富家子弟們會藉著打球社交。

徐家銘也不過剛來京市,但眾人對他都很熱絡。

「家銘,這就是你那位小師妹吧?」

徐家銘將氣泡水遞到我手裡,無奈擺手:「不敢,她可是我爺爺的關門弟子,我那小雞啄米還入不了老爺子的法眼。



「寧小姐,初次見麵。



我看著走到麵前的人,宋晚星的親生哥哥,宋雲軒。

宋雲軒問我,是否已經知道宋家有意讚助畫展。

「今早見過宋夫人,她和我說了。



宋雲軒向我舉杯:「隻要是畫展需要,我們會全力支援。



我冇有碰杯,而是淡淡道:「畫展其實並不需要什麼讚助,現在掛名的幾家,也不過是朋友們捧個場罷了。



宋家在京市頗有臉麵,但想捧徐家的場,也還需要入場券。

宋雲軒從容不迫:「那不知可否有幸和寧小姐交個朋友?」

就是這樣一位謙謙君子,在宋晚星初來乍到,麵對眾人的打量手足無措時,告訴宋晚星:

「不是誰都有資格做我的妹妹。



太可笑了。

他用所謂的血緣將宋晚星困在這裡,又告訴她她還冇有「資格」。

於是我笑了。

「我可能冇有資格做宋先生的朋友。



宋雲軒很詫異。

我轉身去找徐家銘,把他晾在了身後。

有人招呼我去打球,我說我不會。

他們說寧小姐的手是藝術家的手,不應該用來打球。

而宋晚星說她不會打高爾夫的時候,他們嘲笑她是冇見識的鄉巴佬。

4

離開的時候,宋雲軒再次向我搭話。

「不知道是否無意得罪了寧小姐?」

「宋先生多想了,冇有什麼無意得罪。



他還想再說什麼,我已被徐家銘護著朝外走去。

「令妹的畫冊已經送去給師父,宋先生還是靜等訊息吧。



回到師父在京市的彆館,我就進了畫室。

師父希望我能為畫展作一幅畫,但我至今還冇完成。

每當我拿起畫筆,我就想到宋晚星。

我捏著筆坐在桌邊,天色漸暗,畫紙始終空空如也。

直到徐家銘走進畫室。

他小心取走我手中已經乾掉的筆。

「休息一下吧。



我看著徐家銘取走我的筆,忽然說:

「他們連一支毛筆也不許她擁有……」

「彆想了。



「在這裡的人不應該是我……」

「彆這麼說。



「他們憑什麼?」

徐家銘忽然抱住了我。

「彆哭了。



我這才發現我哭了。

徐家銘輕輕拍著我的背,在我耳邊說:

「彆哭,他們欠晚星的,會一點一點還回來。



第二天一早,徐家銘要出發參加董事會。

徐家強勢入主恒聯集團,京市商界風雨欲來。

展廳二階段的設計稿改出來了,我要和設計師去現場看稿。

而宋沅兮沉不住氣,竟然「路過」展廳,想進來看看。

5

宋沅兮是和兩個朋友一起來的。

「剛巧路過,冇有打擾到寧小姐吧?」

我低頭翻著設計稿:「打擾又能怎麼辦,難道把宋小姐關在門外?」

宋沅兮微微皺了皺眉,然後故作輕鬆:「那我們自己走走吧,不妨礙寧小姐工作。



展廳是園林改建,內部通透,三人交談的聲音不時傳來。

「兮兮,你看這個位置好漂亮,特彆適合你那幅蘭花圖。



接著是宋沅兮不好意思的聲音:「這位置在園子中心,肯定是要留給徐老的。



好像已經肯定她的畫能展出。

又過了一會兒,忽然傳來驚呼吵鬨聲。

設計師早已很不耐煩,聽到工作人員叫她,立刻就走了過去。

「陳老師,她們把畫框踩壞了!」

設計師憤怒地看向三人:「你們走路不看路的嗎?」

這般不客氣的話,立刻引起了小姐們的不滿。

「你們把東西擺在路中間,害兮兮崴了腳,非但不道歉,還倒打一耙?」

設計師擰緊眉:「這裡本就是施工現場,宋小姐如此金貴,非要進來參觀做什麼?」

宋沅兮看到我跟在設計師身後,想息事寧人:「我冇事,不論如何東西是被我踩壞了,我願照價賠償。



「照價賠償?這畫框是專門定製,工時整整一年,現在離畫展開幕隻有兩個月,不知道宋小姐要怎麼照價賠償?」

宋沅兮的朋友更加憤怒:「一個破畫框說得這麼誇張,你故意刁難我們嗎?」

設計師擺了擺手,厭惡地轉過身去:「我不和不識貨的人爭辯,小楠,去拿采購單來,讓宋小姐刷卡。



當一整套采購資料擺到麵前,三人再冇了叫囂的底氣。

宋家是有錢,但一腳賠了五十萬,還是讓宋沅兮肉疼。

她向我道歉告彆時,臉上笑容肉眼可見的勉強,腳還傷著,最後被人扶著走了出去。

但這和宋晚星遭遇的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至少東西的確是她自己踩壞的,而我隻是讓人把被棄用的畫框擺在那裡而已。

在受邀前往私人博物館參觀時,宋沅兮不小心打碎了一尊陶瓷美人。

她嘲笑提醒她不要湊得太近的宋晚星是外行人,隻會走馬觀花。

眾人被聲響引到房間裡來時,她麵對收藏家憤怒的臉,毫不猶豫地誣陷了宋晚星。

6

宋晚星在日記裡寫:我說了真相,但冇有人相信。

宋家父母說,在宋晚星承認錯誤道歉之前,不會再帶她出門。

宋沅兮在電話裡繼續和朋友顛倒黑白。

「冇辦法,她就是冇見過世麵,二十幾萬的東西,爸媽已經幫她賠了,她還不敢承認。

現在弄成這樣,都不好意思再帶她出門。



宋晚星發現自己被困在了這座大房子裡。

她冇有毛筆,隻能拿傭人的水筆在筆記本上繪畫。

很快她發現水筆也都消失不見。

宋沅兮的畫室裡什麼都有,但那裡是她的禁地。

她唯一能找到的是日記本上綁著的圓珠筆。

但這支筆必須留著寫她小心藏起來的日記。

他們困住了她的身體,還要禁錮她的靈魂。

她終於在日記裡問我:你怎麼還不出現?

我多希望那時我能在她身邊,把我的星星救出牢籠。

櫃子裡的手機再次收到了簡訊。

這是宋晚星的手機,被我帶回了國內。

來信人是宋雲軒。

他好像完成任務一般,每個週日都給這個手機發送簡訊。

-小星,最近怎麼樣?我查到你又在第一天取走了這個月的全部生活費,如果錢不夠花,就給我打電話。

宋晚星已經一年多冇有回覆過任何的簡訊,也冇有接聽任何的電話。

那筆每個月被轉走的錢,徐家銘查過。

有人把宋晚星的卡和密碼給了一個流浪漢,他每個月取現卡裡所有的錢。

而宋雲軒就僅憑這每個月的取現記錄,認定宋晚星平安無事。

還自顧自地以為,宋晚星是在和家裡鬧彆扭。

徐家銘勸我不要再看這個手機,但我忍不住。

我有時翻看宋晚星用手機照的風景照,有時想惡劣地回覆宋雲軒的簡訊。

我想問他:

「你知道在大火裡活生生被燒死有多疼嗎?」

「我很想讓你體驗一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