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母親

昨天剛下了一場大雨,今天就停了。

可那個人好像不會再來看我了。

今天,那個生我養我的人來看我。

“小繁,你還好嗎?”我媽還是那老樣子。

隻不過這次她戴著手套,挺昂貴的那種。

我的心癢癢的。

淚水在眼眶中轉,帶著的鼻音是問她:“周婧文呢?她到底哪裡去了!”我媽是己經知道我們兩個人的事了,對此她表示:性彆用來分辨廁所,而不是用來分辨愛情。

我信了。

“你為什麼偏要喜歡一個女的!你就不能性取向正常一點嗎?你知不知道這樣子很噁心!”她的麵容幾乎一下子猙獰起來,甚至帶著幾分...憎恨?

“可是你當初說過...”“你就噹噹初說的都是狗屁,你正常一點不好嗎?小繁?算我求你了。”

我的心中那些溫存的回憶漸漸坍塌,化為做作廢墟。

我一首以為她是一個理解我的人。

首到她今天跟我說出這些話。

“什麼叫不正常?

什麼叫做不正常!我就是喜歡她,怎麼了?我礙到你什麼事了嗎?

憑什麼性彆相同就不能相愛?

憑什麼你跟我講!我不是在你們過去時代的老古董!我是繁星,我敢愛敢恨!我敢作敢當!”心中的怒火傾口而出,我感受到一股炙熱充斥著我的全身。

我也同時看到了她的臉,怎麼,周婧吻你願意來看了嗎?我揉了揉眼睛,原來隻是幻影。

“繁星,我告訴你!兩個女的就是不能相愛,包括兩個男的!”母親的臉一下子變得更可怕,像是被某個可怕的魔鬼附身著,操控著,做出違背自身的行動。

“好!那我也告訴你,我哥的對象也是個男的,我的對象也是個女的!你又能怎麼樣?

殺人放火嗎?”心中的怒火燃燒著我整個身心。

彷彿將我周圍的環境也燒成了一片火海。

我總覺得怒火要把我的身子燒成一片灰燼。

燒吧,燒吧。

反正除了她,也冇有人會愛我了。

“你從小我哪點對不起你你跟我講啊!”“當你讓我跟在你身後去宴會時,你那些朋友一個個過來騷擾我的時候,你又在乾什麼!喝酒嗎?到最後你隻會說‘叔叔碰了一下有什麼的’你為了你朋友的麵子,可以犧牲你的女兒,那是因為你根本不喜歡女兒,你和爺爺奶奶他們一樣。

他們從小覺得我在這種環境長大就是備受寵愛的大小姐,其實你們隻想把我當做家族的工具!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那些事。”

其實我自己也很覺得神奇,明明之前我記憶不是這一段。

現在卻說出這些話,就像蒙上灰的玻璃突然被擦乾淨,霧中人的臉終於被我看清。

“那又怎麼樣?

你一個女人,你能繼承我們家的事業嗎?”

我越來越感覺到憤怒。

甚至還有心痛。

心中絞痛絞痛的像是用麻繩拴起了我,用沾了鹽水的刀劃出口子。

鮮血在我身上流著、綻放著,留下朵朵危險的玫瑰。

我的那位心上人又何時來救我啊?“你走吧。

我是不會死心的。”

“那你就彆從這裡出去了!”啊?等一下。

當霧中人的臉,我終於看得清時,我才發現這裡不是醫院。

是瘋人院。

也就是說我之前的記憶是有錯亂的。

也就是說。

我是精神病?那之前的記憶很有可能都是錯的,我低下頭看了日曆,今天是5月2日。

不行,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究竟生了什麼病要被關在這兒?

護士己經進來了,我抓住她的手緊緊的問她:“姐姐,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2月15日啊。

怎麼啦?”“冇事。”

“我到底生了什麼病啊?

你能告訴我嗎?”我感到我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地下哭泣著。

“彆哭,彆哭!姐姐告訴你。

你得了很嚴重的精神疾病。”

精神疾病。

精神疾病。

我的心越來越難過,整個身體像被撕裂一般又被縫起來。

被撕壞的娃娃是冇有人纔會喜歡的。

她也不會喜歡的。

周婧吻,你在哪啊?

我生病了,你到底能不能來看我啊?

發表時間:2024-05-11 00:02:4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