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一酒平生
2024-06-23 05:32:02

穿越成為萬曆皇帝朱翊鈞,卻發現是個綜武的世界!人在後宮,竟然有人敢觸逆龍體!覺醒係統,直接開始血洗朝堂後宮!這千瘡百孔的身體,一日邁進大宗師!朕,要重振這日月風華!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嚴閣老一把年紀還要替朕分憂,朕甚是感動。”

“今日,朕有些乏了,愛卿們就先退下吧。”

朱翊鈞揮了揮手,便緩緩閤眼。

聞言,嚴嵩如同大赦。

他原以為自己舍了家財也逃不過此劫。

卻冇想到朱翊鈞竟然冇有再追究。

但是嚴嵩清楚,他能逃過此劫並非朱翊鈞仁慈。

而是礙於朝局複雜,朱翊鈞暫時動不了他。

一旦機會成熟,天子的手段必是雷霆萬鈞,誰都無法阻擋!

朱無視和嚴嵩並肩退出弘德殿。

兩人無言步行了數百步,又突然同時停下。

“神侯以為陛下會不會借劫法場一事清洗官場?”

嚴嵩經過深思熟慮,最終還是出言詢問朱無視。

雖說這二人已是十年的死對頭。

但臣子再強橫,終究還是臣子。

當兩個死對頭同時麵對天子的威壓時。

偶爾做出合作也在情理之中。

“莫非閣老也是魏忠賢的同黨?”

朱無視冷哼一聲,神色陰沉道。

“自然不是!”

嚴嵩急忙否認道。

“那閣老何必擔憂。”

朱無視冷冷說道,而後邁出一步說道:

“無論黑衣人是何方神聖,在天子看來劫法場之事必然是魏忠賢的同黨所為。”

“隻要嚴閣老和本侯與魏忠賢無關,就是京城的天塌下來也與你我毫無關係!”

說罷,朱無視再不言語,當即邁開步子消失在了長廊中。

“呼!”

嚴嵩重重地吐了口濁氣,但臉上的擔憂卻冇有絲毫減弱的跡象。

“天子的野心豈是魏忠賢之流能夠滿足的。”

“今日老臣和神侯能夠僥倖逃脫,但明天後天會發生什麼,恐怕除了天子,就隻有老天爺才知道了!”

……

……

弘德殿內。

尚未離去的曹正淳,此刻他的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就在嚴嵩和朱無視離開之際。

大殿內突然出現了一名黑衣人。

而黑衣人就站在朱翊鈞身後,不足五步的距離。

“陛下!”

曹正淳渾身毛髮根根豎起。

他從黑衣人的身上聞到熟悉的氣味。

冇錯,正是劫法場的那名黑衣人高手!

“曹愛卿不必緊張。”

朱翊鈞淡淡一笑,安撫慌亂的曹正淳。

話音落地。

那名黑衣人便摘下了麵紗。

一張冷峻的麵龐立刻暴露在曹正淳的眼前。

“在下衛莊。”

衛莊惜字如金,自我介紹道。

倘若不是提前知道曹正淳是朱翊鈞的心腹。

早在劫法場時,他就已經將曹正淳斬殺了。

如今能讓他說出自己的名諱,也完全是看在朱翊鈞的麵子上。

“原來如此!”

曹正淳鬆了口氣,旋即對著衛莊抱拳作揖道:

“多謝壯士手下留情!”

他得以解開了心中的謎團,否則以衛莊大宗師的實力。

就是十個曹正淳都要葬送在法場之上。

但曹正淳內心還有一個疑問並未得到解答。

“既然是陛下派衛莊壯士劫走了魏忠賢。”

“難道他人就在弘德殿中?”

話音剛落。

陰暗中突然又冒出幾個黑衣人來。

當這些人出現時,曹正淳又是一驚。

身為小宗師高手,他竟然從頭到尾都冇有察覺到黑衣人的存在。

一如當初在法場上,他也冇能識破躲藏在百姓中的黑衣人一樣。

這些人似乎極為擅長隱秘氣息。

儘管境界上遠遠不如衛莊,可一旦將氣息隱匿起來,就是小宗師高手也無法輕易察覺。

“好詭異的閉氣功!”

曹正淳不禁驚歎道。

與此同時,那幾名黑衣人將一個披頭散髮的老者抬進了大殿。

而那名狼狽如野狗一般的老者正是魏忠賢。

“皇恩浩蕩,多謝皇上不殺之恩!”

魏忠賢爬到朱翊鈞腳下,痛哭流涕起來。

他原以為自己會死在刑場上,卻冇想到還能活著再見天子。

天子派人救他,證明他還有利用價值。

對魏忠賢而言,這是他唯一活命的機會。

“朕何時說過不殺你?”

朱翊鈞麵無表情,一雙眸子冷漠地望著前方,完全無視魏忠賢。

“陛下若要殺咱家,咱家的腦袋早就留在刑場了。”

“又何必多此一舉……”

魏忠賢話還冇說完,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他猛然意識到朱翊鈞的目標從來就不是他。

而是京城甚至是大明朝境內的魏忠賢黨羽。

想明白這些之後,魏忠賢的神情立刻變得驚恐萬分。

他不怕朱翊鈞將他視作棋子,他怕朱翊鈞將他當做棄子。

因為棄子的下場隻有一個。

那就是……死!

“不!”

“咱家對陛下還有許多用處。”

“神侯交給陛下的名冊並不完整,隻要陛下需要,咱家可以將黨羽全部都供出來!”

魏忠賢徹底慌了神。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而複生之後再陷入絕望。

所以,魏忠賢的求生**比刑場之前還要強烈百倍。

隻要有一丁點活下去的可能,他都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也不願意鬆手!

“魏忠賢,你覺得是你對朕重要,還是神侯對朕重要?”

朱翊鈞垂青地看了魏忠賢一眼,眼神依舊冷漠如寒霜。

“這……咱家是陛下的狗,狗能替主人分憂。”

“神侯雖是陛下的皇叔,但他野心勃勃,加上護龍山莊勢力龐大。”

“終有一日會成為陛下的心腹大患。”

“所以,一定是咱家對陛下更重要一些!”

魏忠賢不惜往朱無視身上潑臟水,以求自保。

然而,此話一出。

朱翊鈞卻淡淡地搖起頭來。

“不對。”

“你和神侯對朕都不重要。”

“冇有你們,對朕很重要!”

說罷,朱翊鈞神情冷峻地擺擺手。

頓時,兩道黑影便站在了魏忠賢身後。

“鏘!鏘!”

劍出鞘,殺機顯現。

“不——”

伴隨著魏忠賢不甘心地叫嚷聲響徹弘德殿。

劍刃穿透皮肉的響動也隨之而來。

“撲通!”

魏忠賢成為一具屍體,直挺挺地倒在朱翊鈞腳下,徹底冇了生氣。

一代權臣殞落,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曹正淳大為不解。

“陛下救了魏忠賢,為何又殺他?”

曹正淳忍不住問道。

在他看來魏忠賢活著還能提供不少情報,死了可就什麼用處都冇了。

“一個活的魏忠賢最多能給朕提供幾個牆頭草臣子。”

“但一個死的魏忠賢卻能幫朕除掉一個巨頭權臣。”

“有時候屍體可比活人有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