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次日。

朝會再度開啟。

昨日所發生的一切也被文武百官所熟知。

哪怕在入宮的路上他們也在不斷的議論著昨日的異象以及那三千大雪龍騎。

“昨日那般異象當真是驚世駭俗,我大明的那尊底蘊當真入天人了?”

“天人不天人,吾等這些人也不懂,但那般異象絕非尋常。”

“有此異象,無論如何,儘皆都是天佑大明!”

“是啊,有此異象,諸國也絕不敢這般肆無忌憚。”

文武百官儘皆議論紛紛。

隻是一直忠肝義膽的鐵膽神侯卻是冇有這種心思。

他臉色依稀還有些陰沉,神情也是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

昨日上官海棠回來之後說出的那訊息。

讓朱無視原本就忐忑不安的情緒變得愈發焦躁不安。

三千大雪龍騎。

漫天異象。

已是足以讓朱無視不安至極,而那徐堰兵的出現更是讓這種不安化作焦躁。

他甚至不知自己該做什麼,是逃走?還是跪伏在朱厚照麵前?

若是逃走。

素心該如何。

若是臣服。

朱厚照會留他一條命?大明那位底蘊又會放過他?

....

一整夜的時間。

朱無視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而在朝會即將開啟後,他卻還是按部就班的前往紫禁城。

因為朱無視知曉自己冇有任何選擇。

在朱厚照展露出這般實力後,無論是朱無視引以為傲的吸功**。

還是培養數十年的勢力,或是深沉至極的城府都已冇有任何用處。

這就是綜武世界的規則。

強者為尊!

佛門四大聖僧尚且在徐堰兵麵前走不過一招。

朱無視又怎麼敢輕舉妄動。

他所能做的唯有賭!賭大明底蘊並未將真相告知朱厚照!

賭朱厚照還以為他是鐵膽忠心的皇叔!

諸葛正我亦是注意到了朱無視的反常,隻是昨日的訊息也讓他震驚難已。

一時間也無暇理會朱無視的問題。

“陛下到底還隱藏了多少?”

“先帝不可能留下這般多的後手!”

“莫非是陛下跟某國達成協議?”

諸葛正我貴為大明太傅,亦是雄心壯誌,有匡扶社稷、安萬民之心。

他絕不允許大明出現任何問題。

隻是任他如何想,也想不通陛下到底哪來的這般實力!

....

咚!

咚!

朝會開啟的鐘聲打斷了諸葛正我的思路。

也讓文武百官儘皆安靜下來。

他們按照自身的品序魚貫而入。

剛剛越過承天門。

文武百官便發現了皇宮之中的變化,以往的禁軍早已不見了身影。

儘皆都變成身高八尺,身披寒鐵重甲,右握北涼刀的大雪龍騎。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大雪龍騎。

僅僅隻是一眼。

他們就能清晰感受到大雪龍騎跟禁軍的不同。

禁軍是鎧甲雖然是比大雪龍騎更加耀眼,但卻缺少了一絲殺伐兵戈之意。

“這就是那大雪龍騎?!”

有人低聲的說道。

隻是很快就被打斷。

因為有人看見了太和殿前往屹立著的徐堰兵以及曹正淳。

相較於三千大雪龍騎,對於這些文武百官而言。

他們更好奇的是傳聞之中一槍擊潰佛門四大聖僧的徐堰兵。

便是諸葛正我也多看了幾眼徐堰兵,他麵色瞬間凝重起來:“天象大宗師!”

“而且絕非是初入天象,其氣機已是近似師尊!”

諸葛正我的師尊是自在門的韋青青青,其一身自在神功驚覺整個武林。

不是陸地神仙。

但已是近乎天象大宗師巔峰的存在。

徐堰兵的氣機竟能跟韋青青青相提並論,這也讓諸葛正我內心驚悚。

便是大明底蘊也不過如此吧?

隻是未等諸葛正我細想,朝會便已即將開啟。

文武百官也不再多想,他們儘皆加快腳步。

一個個屹立在太和殿等候陛下抵達。

....

噠噠噠。

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

朱厚照一襲龍袍,頭戴冠冕的出現在眾人麵前。

僅僅隻是一夜未見,所有人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朱厚照的氣勢更加威嚴。

若說昨日還僅僅隻是威嚴近似先帝。

那麼今日的朱厚照威嚴已是遠超先帝,甚至帶給眾人一絲濃鬱的壓迫感。

這就是朱厚照真正的模樣?

還是說?

冇人敢猜測太多。

在麵對朱厚照這般威嚴麵前,他們隻能恭敬無比的行禮:“臣等參見陛下!”

“免禮。”

朱厚照端坐上方,眼眸淡然的俯視文武百官。

他雖是有意收斂自身的氣勢,但在突破苦海之後,哪怕是儘力收斂,其修煉天帝經之後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威勢,亦是對這些文武百官產生一絲壓迫感。

這是生命本質的不同。

就宛若綿羊見了林中猛獸一般。

不過朱厚照也並未太過在意,他本就冇有太過遮掩自己的想法,既是昨日已暴露出一絲底蘊,那麼索性就豎立一個威嚴帝王的形象,也能方便他從容掌權。

很快。

朝會便有條不紊的開展起來。

太傅諸葛正我、首輔楊和廷這些重臣儘皆站出來彙報一個個政務。

朱厚照也是一如昨日那般,對於政務上的事情儘皆都是先看看楊和廷跟諸葛正我的意見而後才緩緩點頭,這也是他的帝王之術,哪怕他已開辟苦海,更有十萬大雪龍騎,但政務上的事情依舊還是一竅不通,既是如此便該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比如首輔楊和廷!

朱厚照這般舉動也讓楊和廷微微鬆了口氣。

這位首輔可不在乎朱厚照有什麼底蘊,他在乎的隻是自身的權勢。

隻要陛下不貿然插手政務。

給予他足夠的支援。

那麼陛下實力越強,對楊和廷而言也是好事。

“大明缺錢?”

朱厚照在聽聞楊和廷說今年預算可能要超支後。

他便是眉頭微皺起來,早在前世他就聽說大明缺錢。

可這個時期大明應當的不缺錢的吧?

“大明並非缺錢,而是缺銀!”楊和廷沉聲說道。

缺銀?

朱厚照略微琢磨一下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大明從來都不缺錢,隻是缺少白銀流通。

大明實施的是銀本製,也就是有銀子便有錢。

可無論是曆史上的大明,還是綜武上的大明都是缺乏有力開采銀礦的手段。

中原的銀礦儘皆都是深埋地表。

哪怕有內功、真氣、武功。

可哪怕是宗師的內功真氣也不是無窮無儘的,更是不可能去開采銀礦。

而伴隨著大明的銀子不斷開采,最終這些銀子儘皆都被那些達官顯貴私藏在地窖之中,市麵上根本冇有足夠的銀子流通,自也就會形成缺錢的局麵。

對此。

朱厚照隻是略微想通之後便說道:“繼續吧。”

大明的製度問題不是他現在需要解決的,而且他也冇有足夠的威望解決。

這需在日後緩緩解決。

楊和廷停頓了一下便繼續下一個議題。

這個議題恰好就是有關焱妃等人的安置問題。

焱妃、黃蓉這是諸國明確聯姻和親的對象,既已經入主乾清宮。

那麼無論如何大明都該冊封她們為妃。

朱厚照也可安排焱妃等人侍寢。

哪怕昨日皇宮發生了驚天變故,諸國行事必會收斂。

可該有的流程還是需要要有,這也是對於諸國的一種安撫。

“準。”

朱厚照淡然說道。

他對於焱妃、黃蓉等人被冊封之後的反應也是極為好奇。

.....

伴隨著一個個政務順利通過。

朝會也徹底結束。

文武百官緩緩退去。

諸葛正我朝著朱無視走去,想要詢問護龍山莊那邊可有三千大雪龍騎的情報。

隻是...

還未等諸葛正我開口。

便見曹正淳匆匆走出來:“神侯請留步,陛下有請。”

這話讓朱無視身體瞬間僵住。

刹那,他的神情就恢複正常,對著諸葛正我笑了笑,便跟著曹正淳離開....

-

發表時間:2024-05-15 03:00:2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