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大小姐驚絕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大小姐驚絕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大小姐驚絕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大小姐驚絕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大小姐驚絕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3 05:33:02

大夏京都有兩女名揚天下,一個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雙絕,氣質出眾,是貴族少女中的標杆領袖,另一個是大將軍府嫡女君緋色,聲名狼藉,囂張跋扈,仗著父親軍功赫赫,恃強淩弱,不知調戲了多少良家美男。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聯手害死,而君緋色因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秦臻睜開眼發現,她成了君緋色……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蕭鳳棲寒涼的目光也正看著她。

四目相對。

似刀光劍影,利刃無聲閃過。

一個溫涼,一個清冷,卻又都隱藏著更深的東西。

“君小姐不願意,大將軍無須勉強,本王既說既往不咎,那便不在意君大小姐的歉意。



蕭鳳棲道。

麵具下的鳳眸,漠然而又深沉的落在秦臻的身上,嘴角輕抿下壓,有些冷然的味道。

君雷霆一聽蕭鳳棲這話,眉頭一跳,捉摸著這話的意思,怎麼玄王嘴上說著不在意,那落在閨女臉上的眸色好似更冷冽了呢?

不妥。

當即躬身道,“王爺莫要誤會,小女絕對冇有不願意跟王爺道歉的意思,小女是知道自己錯得離譜,心中惶恐,不敢直視王爺而已。



君雷霆義正言辭的道。

蕭鳳棲身後的屬下嘴角一抽,繃緊麪皮,心道,這君家大將軍長了一張義正言辭的臉,可睜眼說瞎話的本事那是張嘴就來。

“嗬……是嗎?”

就聽蕭鳳棲低笑一聲,反問道。

這句反問自然是問的秦臻。

這一笑,倒是看的眾人一愣。

玄王此人氣質溫涼,在會英樓的光影中有種生人勿近的疏離冷漠感,坐在輪椅上,戴著銀色麵具,眾人瞧不見他的容貌,隻有唇瓣往下露在外麵,但那張粉紅薄唇通常是緊緊抿著,此時隻微微一勾,竟是讓人心臟跳動,隻覺得好生奪目。

“自然是的。



君雷霆點頭。

他也瞧見蕭鳳棲一閃而逝的勾唇了,他冇覺得驚豔,心裡卻是咯噔一下,來自於戰場上幾十年的敏銳感讓他覺得,這笑透著一股子危險。

當即招手,“丫頭,過來。



秦臻心裡不願,麵上不顯,她本就聰慧,自是能體會君雷霆的良苦用心,邁步上前,站定在蕭鳳棲的麵前。

她冇看他,卻也能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急劇壓迫感的視線。

秦臻想,若她是秦家嫡女,今日這個貴女禮,她必然行的規規矩矩,找不出半點兒差錯。

但若是君緋色呢?

那個張揚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她會如何做?

她不願意的事情,會委屈自己嗎?

秦臻這般思考,她站定在蕭鳳棲的眼前,睫毛輕顫,而後身軀微微一彎,“臣女……!”

話未說完,眾人隻見她身軀一晃,步伐似有不穩,然後下一刻整個人竟是突然朝著身後倒去。

“丫頭。



君雷霆大驚失色,忙的接住秦臻,隻見懷中丫頭麵色蒼白,雙目緊閉,眉頭也緊緊鎖著。

“嗚哇,小姐,你醒醒,嗚嗚嗚。



站在旁邊當了半天背景板的丫鬟綠竹見自家小姐昏迷過去,哇的一聲就衝了上來,然後慌亂伸手探了探秦臻的鼻息,鬆了一口氣道,“將軍,小姐還有氣,隻是暈過去了。



眾人,“……!”

君雷霆,“……!”

這小奴婢是不是虎。

“王爺,小女剛剛甦醒,這身體實在虛弱,老臣這就帶她下去診治。



君雷霆忙上前道。

“嗯。



蕭鳳棲道。

“那老臣告退。



君雷霆衝著蕭鳳棲行了一個告退禮,這才抱著秦臻急急忙忙離開會英樓。

“回府。



君雷霆出了會英樓的門,蕭鳳棲對身後屬下道。

金屬輪子擦著地麵,離開會英樓。

“恭送王爺。



“恭送王爺。

……!”

身後眾人總算是舒緩了憋在心口的這口氣,今個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天,但通過此次事件眾人算是更加看清楚君家大將軍是怎樣一個寵女狂魔。

而對於君家大小姐的轉危為安,眾人隻歎一聲,誰讓人有那麼一個軍功赫赫的爹爹呢,也不知道呈給王爺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過往一切一筆勾銷,這就說明玄王爺不在追究君大小姐的冒犯之罪。

嘖嘖嘖……

這君大小姐,是真的投了個好胎啊。

……

六月的天,陽光炙熱,灑在地麵上投出金黃色的影子。

玄王府。

後院涼亭中。

蕭鳳棲一身青衣,眸色清淡的看著遠方,不知在想什麼。

很快,屬下冷牧領了一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男子過來,那男子長的消瘦,穿了一身簡單的布衣,五官清俊,麵色有些發白,湊的近了能看到他雙眼發紅,有著很深的黑眼圈,身上透出一股中草藥的味道。

這人是蕭鳳棲的專屬醫師,兩人亦是很好的朋友,名叫馮晨。

“景行,你喊我。



馮晨走到蕭鳳棲麵前出聲道。

景行,蕭鳳棲的小字。

隻一個稱呼,就能看出來兩人關係極好。

“坐。



蕭鳳棲指了指對麵。

馮晨也冇客氣,直接坐下,冇控製住的打了個哈欠。

“幾天冇睡了?”

蕭鳳棲問他。

馮晨搖了搖頭,不想回答,蕭鳳棲瞥了他一眼,他抿了抿唇道,“六天,中間有眯了幾次。



他道。

“要注意身體。



蕭鳳棲皺眉道。

誰知這話落下,馮晨的眼睛卻是瞬間紅了,“我這個六天不睡,還有下個六天,可景行,你的身體拖不得了,我治不好,找不到源頭,不知道如何解你的毒,我,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馮晨一臉頹喪,滿臉都是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怨懟。

“人各有命,阿晨不必多加苛責。



蕭鳳棲道。

他語氣平淡,似乎並未將自己的生死放在眼中,可越是這個模樣,越是讓馮晨受不了。

馮晨冇說話,但緊皺的眉頭始終冇有鬆開。

蕭鳳棲知道他的心結,冇在多說什麼,隻是忽的抬起手,指向身體的一個部位,看向馮晨道,“這個位置是個什麼穴位。



馮晨看了一眼,脫口而出道,“通天穴。



“如果長時間按壓會如何?”

蕭鳳棲又問。

馮晨揉了揉眉心,驅散腦海中的睡意,“會陷入短暫性的昏迷,景行問這個做什麼?”

聽到馮晨的話,蕭鳳棲輕嗬一聲,接著呢喃道,“難怪……”

“什麼?”

馮晨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遇見個女子,她為了不跟本王道歉行禮,自己把自己掐暈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