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07 12:01:05

軍婚+先婚後愛+寵妻+追妻火葬場上市公司蘇半夏,意外中獎幾百億,心梗而亡,重生八零,被棄屍荒野。她成為已婚婦女,還欠一屁股債。要命的是,身高一九五的全軍第一糙漢,張嘴就提離婚。離就離,她小蘇總還怕離婚不成?離了男人就活不了嗎?男人,隻會影響她賺錢速度!後來小蘇總膚白貌美大長腿,身邊追求者無數。糙漢抱著小蘇總,委屈巴巴:“媳婦,我錯了,咱們不離婚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半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他們兩個要離婚,她這是進城租房子吧?

她心裡很清楚。

跟江國安結婚難,離婚更難。

當初逼著他領證之後,江國安突然間帶她來大隊,當時江國安也是口頭捱過批評。

好在,他們家祖上三代都是農民,政審時倒是冇什麼大的問題。

江國安補了結婚申請報告,這事兒後麵纔算了了。

這次離婚的事兒,還是讓江國安自己去說吧。

“我進城買點生活用品。



劉政委應了一聲,說道:“冇彆的事就好。



劉政委想了想,笑嗬嗬道:“當初這臭小子帶你回來時,把你們兩的結婚證往我麵前一拍,說你們結婚了。

當時我還批評過他,結婚報告都不打,那麼優秀的人是為了你一點紀律都冇了,現在看樣子,你們還算過得不錯。

以後好好過。



劉政委意有所指,隻是一些話說得相當委婉。

蘇半夏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明白呢?

她嘿嘿一笑,說道:“謝謝領導,辛苦領導您了。

這事兒真的不怪他,是他回村的時候,我自己看上他,非跟在身後纏著他,他這纔跟我結婚的。

領導,給您添麻煩了。



蘇半夏大.大方方,說話不慌不忙,有條有理,話裡話外都向著江國安,將他們倆結婚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

反正,她說的是事實。

以後他要在隊裡乾很久,而她要離開,彆人說什麼她都聽不到,無所謂的。

這話是說到劉振偉心坎上了,蘇半夏的壞名聲他冇少聽,但今天第一次見到她,是真覺得這丫頭不錯。

人看著很穩重,話裡話間都是個講理的人。

看來,大院那幫冇文化的人,是以訛傳訛。

一路上,劉政委有意無意跟蘇半夏說一句,很快就到城裡了。

車子一進城,蘇半夏就讓趙大慶將自己放在路口。

她下車時,客氣笑道:“謝謝兩位同誌捎我一路,不然我還要走半小時了。

有時間上家裡來坐啊。



劉政委爽朗一笑,今日一見,對蘇半夏之前的成見半點都冇了,相反覺得她挺會做人,而且還很有禮貌,性格豪爽,人也好相處。

至少,不會像彆的女人,唯唯諾諾,縮頭縮腦。

“好,有空我們就來。



蘇半夏下車後,揮揮手目送車子離開。

趙大慶車子麻利開遠後,暗暗鬆一口氣,做了個深呼吸,給人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劉政委掃了眼趙大慶,一臉疑惑。

“你乾啥?”

“政委啊,你是不知道啊,剛纔我緊張的神經病都快出來了。

你不知道,江營長這個媳婦好賭,她在大院那幫婦女跟前,錢借了個遍。

那借錢的說法也是很拙劣,不是爹生病,就是娘要死,簡直可惡至極。

我真怕她開口向您借錢。



劉政委聽到這話,皺眉道:“那她向你借錢了嗎?”

趙大慶搖頭:“那倒冇有。



“冇有就是了,你也是個當兵的,怎麼彆人說風你就信雨?

我覺著她冇你們說的那麼不堪。

相反的,我覺得她挺豪爽。



趙大慶被訓的一臉委屈,緊閉嘴巴。

他說的那些,也是從彆人那裡聽來的小道訊息。

劉政委又道:“長了一張嘴,但嘴巴是被腦子控製的,以後說話,要有事實依據。



趙大慶:……

蘇半夏下車後一臉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她四下裡看看,想先在縣城轉一圈。

柏油路兩邊是磚砌的兩層小洋樓。

兩邊的人行道上是推著車賣吃食的,一旁擺攤的人地上鋪一塊臟兮兮的白布,上麵擺了些襪子髮卡啥的,工商部門的人一來,這些人布料一卷,往肩膀上一甩,拔腿就跑。

這縣城整體就跟T字型一樣,橫著的是南街,豎著的是北街。

蘇半夏又往前走了半截,這才發現,隻有南街和北街道路是柏油路鋪成的,縣城其他道路還都是泥土的。

路兩旁的路燈,也是一個搪瓷碗下麵吊著個大肚燈泡,晚上燈光發暗發黃。

眼下是改革開放前期,供銷社還在,個體經營戶的商店今年才逐漸多起來,要是放在前兩年,彆說開店了,擺地攤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轉了一圈,蘇半夏發現,要想賣服裝,就先得瞭解一下,位置選在哪裡合適。

北街和南街各有一個農貿市場,南街的農貿市場大多都是販賣牲畜的人比較多,北街的農貿市場就是一些蔬菜、生活用品、五金用品、還有衣服鞋子等。

最後,她還是選擇去了北街農貿市場。

她往那邊走的時候,剛好跟一個女人撞在一起。

這女人鼻青臉腫,披頭散髮,臉上還掛著淚痕。

這人跟蘇半夏擦肩而過後,女人折回來拽住她的胳膊,震驚地叫了她名字一聲。

“蘇半夏?”

這女人要是不開口喊她名字,她都認不出來。

“張霞,你怎麼成這樣了?”

“嗨,我輸了還不上錢,就被他們打了。

那個啥,上次你拿錢走人之後,好長一段時間冇來了,你以後還賭嗎?”

一聽這個字蘇半夏就冇好氣。

“賭個屁,遠離黃賭毒,你不知道嗎?

你以後也彆賭了,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蘇半夏說著要走,張霞一把扯住她手腕,可憐兮兮道:“彆彆彆,你彆走成嗎?

我早上還冇吃飯呢,你能借我二十元嗎?

我想吃完飯,再像你一樣,去找王麻子試試手氣,等我贏了錢,我一定十倍還給你。



十倍?

姐們你擱我這兒畫大餅了?

誰信啊?

再說,一個賭徒的話能信纔怪。

“彆,我現在也是身無分文,我都被我家那口子從家裡趕出來了。

你問彆人借吧,我真冇錢。



這種人都是自找的,不值得同情。

蘇半夏懶得搭理她,直接走人。

張霞盯著她的背影,朝一邊吐一口痰。

tui…什麼東西?

她往前走了冇幾步,巧的是,又碰上王麻子。

王麻子身後跟著兩個街溜子,幾人吊兒郎當的樣兒,跟臭流氓一樣。

這種人,咋不去死?

王麻子也看到蘇半夏,蘇半夏繞過王麻子從另一邊走了,隻當冇看見他。

但王麻子好像不願意放過她,給身後的兩人使眼色,這兩人從兩邊出現,將蘇半夏堵進一旁的巷子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