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萌寶:我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萌寶:我靠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萌寶:我靠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萌寶:我靠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萌寶:我靠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2 21:08:16

【全家讀心術+萌寶+團寵+大佬穿書+爽文】小神獸沈夭夭又雙??短チ耍〕閃艘槐局髂肝睦鍔?呂淳捅凰妥叩男∨諢搖T?淠鍇贅?橋諢抑械呐諢遙?磺椎?錆推偶壹??UA,抑鬱慘死,麻溜地為外室女主騰出主母之位。【便宜爹還挺會裝!過鬼門關的是孃親,他不過就是抖三秒的事!還要將私生女換了我做嫡長女!】孃親看清了NPD相公的真麵目,向孃家求救,卻被堵了回來。“丈夫就是你的天!以夫為綱,孝敬公婆,這是我太師府的家訓!”【外公外婆糊塗啊!人家都要滅你的門了,樂山大佛換你們去坐!】還好有三個舅舅疼愛。【大舅舅為國征戰,卻被皇帝下令萬箭齊發射個透心涼。】大舅轉頭逼宮,擁立太子登基,他為異姓攝政王!【二舅舅賺儘天下財富,最後被扔進沸騰的金湯裡,生生鑄成金人。】二舅打了個冷顫,立刻將家產全部轉給沈夭夭保平安。【三舅舅最慘,和北狄三舅媽恩恩愛愛,卻眼睜睜看著妻女被大渝士兵淩辱……】【還有大哥哥,太子哥哥,郡主姐姐……】沈夭夭掰著手指頭數過來,發現大家都眼巴巴等著她逆天改命。“彆急,我吃口奶就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回到書房,沈涼怒氣未消。

罰俸也就算了,全城通告簡直將他的臉直接丟糞坑裡踩,他連門都不敢出!

“來人!”他低吼一聲:“劉泉,你速去把那方士給我叫來!悄悄的!”

一刻鐘後,方士剛見到沈涼——

“沈大人,你這印堂發黑,被惡鬼符反噬,這段時間將黴運纏身啊!”

“沈大人,惡鬼符本就是帶著殺戮的利器,除非有高人破解,不然不會反噬的。



“不可能!”沈涼斷然擺手。

這符紙全程隻有他自己經手,除非……

他想起那個貌醜無顏女兒,看到符紙之後朝上麵吐的一口口水,但轉念一想,不過是一個該死的奶娃子,怎麼可能。

餘氏?更不可能!她對他愛得死心塌地並且生完孩子足不出戶,加上白日在朝堂上那番情況,隻有餘家餘振海毫不猶豫的打壓他……

“餘振海,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夜晚同樣心情不平靜的還有護犢子的錦鄉侯。

皇帝判決在他的眼裡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居然敢大庭廣眾之下光屁股侮辱他孫子,砍了都不為過!

在房裡原地兜轉了一個時辰的錦鄉侯最後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沈涼玩臟的,那他也會更臟!

此時看時間還早決定繞路去看看外室的沈涼還不知道明日要迎來這樣的事情。

第二日一早,錦鄉侯就帶著家丁敲鑼打鼓的來到沈家門口,還帶著兩名搔首弄姿、衣著暴露的青樓女子。

沈太夫人迎出來時,就見錦鄉侯指揮著兩名青樓女子大搖大擺地走進沈家大門。

“大膽!這是要來我們沈家做什麼?!”沈太夫人嚇了一大跳。

錦鄉侯冷笑一聲,毫不猶豫的往正廳太師椅上一坐。

“我做什麼?十裡八鄉的人都知道你家沈大人在街上對我家孫兒欲行不軌之事!怕是家裡的妻妾不能滿足沈大人吧!老夫再給你們送上兩位妓子,好好伺候沈大人!”

“免得以後再出來丟人現眼!”

沈太夫人聽了這話,一口氣差點上不來,捂著胸口靠在大門外,瞧著周圍人聚的越來越多,她隻覺得這一輩子丟的臉都冇有今天多,下意識的拿出手帕開始擦拭眼淚。

“老侯爺,你這話就過分了,我沈家家風一貫清高,你——”

“哼,家風?沈家還有家風?老早就聽說沈家太夫人最好哭哭啼啼,今日可是百聞不如一見!”

自從和餘家結了親之後,大多數人都對她恭恭敬敬,這無實權的錦鄉侯竟敢一分麵子不給,倒讓沈太夫人不滿起來。

她徑直坐在了地上,開始拍著大腿哭嚎著。

“我們家涼兒怎麼惹著你了,不過就是件小事兒,竟然這麼刁難我們沈家,真是造孽啊!”

“青天大老爺給我們做主啊,錦鄉侯上門欺負人啦!”

錦鄉侯聽了這話也是氣笑了,直接搶過侍衛手裡的長劍衝她一亮,這一遭把沈太夫人嚇的夠嗆,眼看身邊冇有人向著自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偷偷摸摸在外室那留宿的沈涼被一夜的安撫之後,正帶這些暢快往沈府走去,大老遠的就看見家門口圍了一群人,腳步一頓。

沈涼見情況不妙,就想改從後門溜進去,冇想到被眼尖的侯府家丁看見,立刻給攔了下來。

“沈大人,彆來無恙啊!這大晴天的你怎麼還戴著個鬥笠?”

錦鄉侯步履陰森的朝沈涼走過來,麵對錦鄉侯的句句逼問和羞辱,沈涼想破口大罵,又冇法在眾人麵前開口。

不過這時候沈涼和沈家的麵子已經掉了一地了,沈涼一個眼神,機靈的下人就錯過人群偷偷進了府。

“夫人,老爺在府外請您過去。



【孃親孃親,快帶我去看笑話,渣爹被人堵在門口啦!】沈夭夭迫不及待地劃拉著小手,蹬著小腳。

“你啊。

”餘落蕊寵溺地點點她的小鼻頭,故意晾沈涼一會兒,才隨著下人來到府門處。

沈涼見到餘落蕊頓時鬆了口氣,看著暈倒了母親,直接找到了藉口。

“侯爺,這件事聖上已經責罰過我了,如今這樣鬨是對聖上的決策不滿意嗎?”

“我母親已經暈過去了,還請侯爺高抬貴手,其他事就勞煩我夫人了。



沈涼話罷,直接攙起沈太夫人匆匆進了府,根本不顧餘落蕊此時身子也不爽利,還冇出月子。

餘落蕊抱著孩子對著錦鄉侯俯身一禮,見著她有禮貌還帶著孩子的虛弱模樣,錦鄉侯也冇了為難的意思,畢竟罪魁禍首都走了。

錦鄉侯的腳步微抬,又回頭歎了口氣。

“餘家姑娘,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這沈家這幅樣子,你要心裡有數啊!”

餘落蕊的麵色一僵,嘴角弧度低垂,原來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的事,隻有她自己為愛所困思索不出。

餘落蕊剛要道謝,懷裡一直吃瓜的沈夭夭突然疑惑道。

【咦?這爺爺有問題啊,就是遠了我看不清。



餘落蕊不動聲色的抱著沈夭夭朝錦鄉侯走了幾步。

【對!就是這個爺爺!子孫宮一團黑氣,他的孫子周若通被渣爹他們殘忍殺害,臉都被鏟冇了!然後將帶血的鐵鍬藏到大舅舅家,汙衊我大舅舅是凶手!】

【導致我大舅舅被降職流放,途中我可憐的哥哥還被不知哪裡蹦來的爆竹插進後腦勺,炸得腦殼開花漫天血霧!】小奶娃的尾音都帶著哭腔。

餘落蕊越聽越心驚,汗水順著脖領滴下。

【不過這個事情應該是渣爹在升官之後纔對大舅舅過河拆橋,難道是因為我引起了蝴蝶效應?】

餘落蕊不知道什麼叫蝴蝶效應,但她知道這件事關乎她大哥一家的一生,更彆提錦鄉侯剛還好心提醒她。

“侯爺,請留步。



餘落蕊將沈夭夭放到貼身侍女手中,走上前附在錦鄉侯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放肆!我冇遷怒於你已是好的,你居然還咒我乖孫!好自為之吧!”

錦鄉侯大怒,恨鐵不成鋼地瞪了眼餘氏,拂袖而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