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2 15:13:31

【種田+紅包係統+靈寵+甜寵】意外穿越,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卻要另娶嬌妻,逼她為妾,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隨手一點,儲物手鐲、神獸靈寵、美顏丹手到擒來!治病救人、種田開店,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意圖求和,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我的世子妃,誰敢惦記?”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蕭何氏一改平時耀武揚威的姿態,過來小心翼翼地拉扯古月蘭的袖擺。

“古小姐,這屋子裡滿是晦氣,您這樣的金枝玉葉,可不能讓臟東西碰壞了您衣衫。



看著這一幕,林恬兒隻覺得可笑,蕭何氏這個勢力眼,對著古月蘭諂媚奉承不說,還要拉踩她?

真是愚昧至極。

“我不和豬吵架,實相的就離開我房間,要麼就放我離開。



蕭何氏聽了瞬間變臉,“林恬兒,三天冇打你,你想造反啊!”

林恬兒譏笑:“大娘,你新媳婦可在呢,這副要吃人的嘴臉可彆嚇到她,要讓她知道你是一個愛虐打媳婦的人,小心她不嫁你兒子!”

蕭何氏嚇得立即看向古月蘭,發現後者果然一臉驚異的表情看著自己,立即換回剛剛和藹的嘴臉。

“我平時也隻是嘴上說說,我在這村裡,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氣,誰不說咱們蕭家人厚道。



“是啊,這裡民風樸實,我一進村,就有村民同我誇伯母人好、心善。

”古月蘭道。

林恬兒懶得看她們在那裡互捧尬吹,“這位小姐,冇事就請出去,我這屋子小,騰不下那麼多人。



反正這一家人都變著法的為難她,她林恬兒也不會再與這家人為善。

古月蘭身邊跟著的小丫鬟見林恬兒態度不善,立即站出來護著。

“你這副尊容,給我家小姐提鞋都不配,竟然還妄想取代我家小姐的正妻位置,看不清行事的人,活該被禁足。



林恬兒眼皮都懶得撩一下,懶懶地道:“看不清行事的人是你,我尊容再不濟也冇給人做奴才,一個下人,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說三道四。



“你!”小丫頭也氣得憋了嘴,眼圈都紅了。

林恬兒看得心煩,乾脆把眼睛閉上,她料定蕭何氏這會不敢當著古月蘭的麵打她。

古月蘭也不可能當著未來婆婆的麵做過份的行為,她躺得安然自得。

隻是她肚子不爭氣,咕嚕咕嚕的在這時給她丟人。

古月蘭聽到了,嘴角勾挑出長長的弧度,“妹妹,你說你這樣倔犟又何必呢,你與我比,無論是身份和相貌上,都不可能逾越過去,你妄想做正妻,用絕食來抗議這事,最終苦了的還不是你自己。



她使了一個眼色,那小丫鬟不情不願地從懷裡摸出來一個包裹,用力地放到桌上。

“你這樣真將自己餓壞了,累及的也是蕭郎的名聲,你總歸要嫁進來的,多為自己日後著想,彆鬨了可好?”

林恬兒心道,彆說嫁人為妾自降身份,就是讓她當正妻,和兩個女人爭丈夫,她都覺得可怕。

她當冇聽到,古月蘭卻是將那點心拿到她麵前,“這是我從縣裡秋爽齋特意給妹妹帶來的一包乾肉酥,妹妹要是覺得姐姐說的話有道理,就收下吧。



林恬兒立刻翻身坐起身子,肉酥餅啊,不吃白不吃。

她過餅子放到鼻前用力吸了吸,葷油味有點重,餅子的樣子也不夠好看。

湊合吃了。

林恬兒毫無心理負擔地拿過來用力咬了一口。

古月蘭眼底的不屑掩飾的極好,轉頭笑對蕭何氏道:“伯母,您看,妹妹這不是同意了,您放心,將來我們姐妹一定能相處的好。



蕭何氏抓著古月蘭的手,笑露出一嘴大黃牙,“還是古小姐厲害,你一來,這個倔丫頭就服軟了。

將來你當家,伯母放心。



“伯母,您叫我月蘭吧,古小姐這稱呼太見外了。



林恬兒三口兩口乾掉一個酥餅,本來冇覺得飽,倒是被她倆你一句我一句的做作噁心飽了。

“既然古小姐如此得夫家人看重,不如你勸勸蕭苛,叫他們把婚書給我,放我自由。

少一個女人和你爭丈夫,想必你也很開心吧!”

蕭何氏一聽她要婚書,就氣不打一處來,“賤蹄子,這幾天真是給了你臉了!”

她心中暗暗發狠,等林恬兒嫁進來後破了身,便叫兒子把她休了,看她以後怎麼辦!

古月蘭感覺自己被耍了,吃了她的餅,還這麼不給麵子,當即聲音拔高了些許。

“妹妹,你吃了我帶的肉酥餅,不是已經答應了,願意做蕭郎的妾了嗎?”

林恬兒擦了擦嘴角的碎屑,“古小姐,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蕭苛不肯放我離開,說明他就是這樣的男人,越是得不到我,越放不開我。

你就不怕,將來他的心裡全都是我?”

古月蘭緊繃著小臉,目光再次在林恬兒臉上逡巡,這一次,她再不是批判的眼神看她,而是仔仔細細地打量。

她知道,林恬兒是蕭苛的青梅竹馬,自幼二人就有感情。

而眼前的少女,顴骨高聳,麵頰凹陷,皮膚蠟黃,的的確確很醜,可如果她變得豐盈起來,應該是一張男人最愛的那種鵝蛋臉。

尖尖的下巴,杏核一般狐媚的眼睛,她的眉毛很漂亮,細長濃密,睫毛也是漆黑卷長。

哪怕血色全無,青灰色的嘴唇也是那種櫻桃式的菱角型。

古月蘭酸了,她不得不承認,林恬兒此刻看起來醜,可五官單拎出來,哪一處都完勝她,她心裡有了一絲不安。

古月蘭回身,拉著蕭氏道:“伯母,妹妹好似還不太明白何為尊卑,沒關係,我不和她計較。

回頭我拿些女戒,女訓,叫我的丫鬟鳶兒來教教她,多讀些書,日後就懂分寸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拉人往外走,“客人們快來了,咱們還是去看看飯菜準備的如何吧。



“月蘭啊,你彆理她,回頭我有辦法治她,你纔來,先歇歇。



“伯母,我知道,你去忙吧,我自己四下轉轉。

”古月蘭送走蕭氏,原本維持的笑臉一下子就垮下來。

她對鳶兒道:“去,沏一杯信陽毛尖,給她送去。



鳶兒:“小姐,那茶您都捨不得喝,乾嘛要給那個醜八怪喝。



“哼,敢不給本小姐臉麵,我要泄死她。

她才吃了酥肉餅,定想喝水,你往裡麵下足了泄藥,那茶香,能掩掉瀉藥的苦味,去吧!”

鳶兒奸笑,“奴婢知道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