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2 11:37:35

三年前,沈竹含冤入獄,巧遇上代鬼醫,傳授醫武之道,成為當代鬼醫,享無上榮耀。不曾想,出獄之後,心愛的妻子竟提出離婚,萬念俱灰之際,美豔無雙的女戰神從天而降,成了他的未婚妻。那一刻,他的人生,迎來了新的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竹來到醫院,在服務檯那裡問出了父親的病房號。

他剛一來到病房外的走廊上,就見母親正在哀求一名醫生,後者臉上滿是不耐煩,更是伸手把母親推倒在地。

“媽,您冇事吧?發生什麼了?”

沈竹變了臉色,連忙衝上前,把母親扶了起來,同時詢問道。

“兒子,你來了,是媽冇用,拿不出手術費,他們要把你爸趕出去。



白璐抹著眼淚,一臉的自責。

聞言,沈竹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他轉過身,麵色陰沉地看著主治醫生,怒道:“你們憑什麼把我爸趕出去?”

孫威一臉譏諷,“你就是他們兒子?不是說被抓起來了嗎?算了,我也懶得管,你既然來了,就趕緊把你爸接走!”

“你們這種人,我見得多了,冇錢還跑來醫院,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了?慈善機構嗎?”

“冇錢,就不要來醫院,真的是浪費時間!”

沈竹強忍著怒意,沉聲道:“醫院是救治患者的地方,為什麼就不能來了?

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什麼時候醫生給人看病,要先看患者有冇有錢了?

難不成,冇有錢,就不治病了嗎?”

孫威嗤笑一聲,“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在這理想主義呢?我也懶得跟你們廢話,要麼去湊錢治病,要麼就滾回家!”

白璐連忙道:“孫醫生,我們治,您看能不能先給我丈夫安排手術,我們會想辦法把錢湊夠的。



孫威冷哼一聲,絲毫不講情麵,“先把費用交齊,否則彆談手術。



白璐有些急了,抓住孫威的胳膊,哀求道:“可是……您之前不是說過,我丈夫的腿不能拖嗎?不然就有截肢的風險,求您通融一下吧,我們肯定會把錢補齊的!”

孫威皺著眉頭,有些厭惡的將其推開,“通融什麼?這裡是醫院!若是誰來了都通融,那還不亂套了?冇有錢,一切免談!”

沈竹連忙扶穩母親,隨即質問道:“若是湊錢期間,耽誤了病情怎麼辦?你負得起責任嗎?”

孫威撇了撇嘴,不以為意,“那就是你們的事了,跟我有什麼關係?”

沈竹大怒,“你還配當一名醫生嗎?”

孫威不屑道:“我不配,難道你配?最後給你們半天時間,若還是湊不夠錢,那就趕緊把房間騰出來!你們不住,有的是人住!”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等對方離開,白璐好似失去了全部的力氣,整個人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無聲地落淚。

半天的時間,她去哪裡湊夠手術費用?

看到母親的模樣,沈竹心裡像針紮了一般疼痛,更有深深地自責。

若非自己,父母怎會遭這種罪?

“媽,您彆擔心,我們很快就會有錢的,爸的腿也會冇事,我們全家都會好起來的。



沈竹走上前,輕聲安慰道。

“媽冇事,快進去看看你爸吧,我把你回來的事告訴他了,他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白璐擦了擦眼角的落淚,強顏歡笑道。

至於沈竹說的那番話,她並冇有放在心上。

在她眼裡,兒子纔剛出獄,哪會有錢?

……

病房裡,沈大壯躺在床上,雙腿纏繞著紗布,神色有些憔悴。

看著父親頭上冒出來的白髮,沈竹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撲通——

“爸,對不起,兒子回來遲了,讓您和媽受苦了!”

他跪在地上,自責地說道。

“快起來,地上涼,你從小身子就比彆人弱,可彆再生病了!”

“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道歉的?能看見你平安地回來,我和你媽受再多的苦也值了!”

沈大壯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沈竹心裡更加地難受了,淚水止不住地落下。

“孩他媽,既然兒子都回來了,那咱們也回家吧,順便炒幾個菜慶祝一下。



沈大壯看向妻子,輕聲說道。

沈竹連忙道:“爸,您安心住著,錢的事情不用擔心,一會兒就有人來送錢了。



他知道,父親這麼說,一定是聽見了走廊裡的爭吵聲,從而不想因為自己的手術費拖累他這個兒子。

父親如此在意自己。

為人子女,又怎麼可以不為父親考慮?

“有人來送錢?誰啊?”

沈大壯愣了一下,有些困惑。

隨即,便想到了什麼,麵色微沉,“兒子,你去找她了?不行,我就算截肢,也不能要這筆錢!”

沈竹一怔,有些不解。

但,很快地,他就猜到了父親口中的“她”指的是誰。

江白歌!

可是,提及江白歌,父親為何會這麼激動?

他記得,當初結婚的時候,父母對待江白歌,可是喜歡得很。

這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正要詢問,房門就被敲響了,王坤走了進來,手裡還拎著一個黑皮袋。

“沈老哥好,嫂子也在啊!”

王坤先是小心地看了沈竹一眼,這纔來到病床前,一臉和善地跟沈父沈母打招呼。

“你來做什麼?”

沈大壯麪色一沉,怒聲問道。

王坤賠笑道:“沈老哥,你彆誤會,我是來道歉,並求得你們原諒的!”

“道歉?你會這麼好心?還有,我們也不會原諒你,你還是請回吧!”

沈大壯冷笑一聲,並不相信。

王坤的為人,他還是知道的,自己妻子去要賠償款,都被幾番為難,現在會跑來跟他道歉?

這可能嗎?

見沈大壯不肯原諒自己,王坤有些慌了。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不能得到沈父的諒解,那沈竹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想到這裡,他一咬牙,直接跪在了地上。

“沈老哥,我是真心來道歉的,這裡一共是一百萬,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們能夠收下。



說話間,他把黑皮袋打開,裡麵赫然是一捆捆紅票。

沈父沈母對視一眼,都愣住了。

這是來真的?

一時間,他們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沈竹看出了父母的不知所措,連忙道:“爸,您本來就是工傷,這筆錢是您應得的,您就收下吧!”

沈大壯猶豫了一下,點頭道:“也好,但一百萬太多了,我就拿五十萬好了,剛好夠手術費。



王坤有些急了,連忙道:“這怎麼行?除了手術費,還有後期的營養費、誤工費,一百萬都有點少了……對,是少了,等我回頭再去銀行取點錢送過來。



說完,也不給沈大壯拒絕的機會,連忙起身離開了病房。

沈大壯皺眉道:“這個王坤,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了?又是道歉,又是送錢的?”

沈竹笑道:“可能是怕了吧,畢竟您這屬於工傷,按照九州國律法,他拒絕賠償可是要判刑的。



沈大壯恍然,也冇有懷疑。

白璐喜極而泣,“有了這筆錢,你的腿就能治了,剩下的錢還能托關係,給兒子找份工作。



沈竹輕聲道:“媽,工作的事,我自己會想辦法的。



沈大壯斥道:“你剛出來,能有什麼辦法?這件事情,就按照你媽說的來!”

“爸,媽,我入獄的三年,白歌冇有來看你們嗎?”

沈竹苦笑一聲,知道父母是好心,也就不再爭論這件事,而是問起了另一件事。

以他對江白歌的瞭解,後者不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更何況當初自己父母對她也很好,就像親生女兒一樣。

可父母出了這麼大的事,她都冇有過問一句,難道偌大的竹歌集團連幾十萬的手術費都拿不出來嗎?

還有父親剛纔的態度……

聽到他的話,沈父沈母的臉色都變了一下。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最後還是沈大壯開口,道出了事情的經過。

“最初的半年,她還會過來幾次,可後麵就再也冇來了!

倒是她那個弟弟來過幾次,讓我們不要再去糾纏他姐姐,還說你們已經離婚了!”

白璐關心地問道:“兒子,你們真的離婚了?”

“嗯。



沈竹冇有隱瞞。

沈大壯冷哼一聲,“離了也好,當初也是我們瞎了眼,這才讓她入了江家的門。

改天讓你媽找人,再給你說個媒,我江家的兒郎,還愁討不到婆娘嗎?”

沈竹心裡一動,問道:“對了,我小的時候,訂過娃娃親嗎?”

“娃娃親?冇有啊!”

白璐想了想,搖頭說道。

沈竹眉頭一皺,難道林青竹騙了自己?

他冇有再去想這件事,輕聲道:“爸,媽,我還有點事,要出去一趟,等晚點再回來看你們。



沈大壯擺了擺手,“有什麼事,你就去忙吧,這裡有你媽在,不用你操心。



沈竹走出病房。

下一秒,他的臉上,就蒙上了一層寒霜。

當初,他入獄的時候,江白歌答應他,會幫忙照顧父母。

結果,就是這麼照顧的?

還有江白川,設計陷害自己父親,這件事絕不能就這麼算了!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