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開局弑君:這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開局弑君:這個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開局弑君:這個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開局弑君:這個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開局弑君:這個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2 21:09:33

一朝穿越,成了皇帝的替身!看著病懨懨的狗皇帝,再看看後宮中個個胸大腰細,貌似天仙的後妃們...做什麼替身!老子要當真皇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此話一出,場上眾人瞬間愣住。

林堯最先反應過來滿臉喜悅。

“此話當真?陛下,您真的願意讓昭昭出去嗎?”

“嗯!”宋梟頷首。

“不過,不是現在!”

剛殺了幾個大臣,若在這時放出皇後,難免太過囂張。

太後那邊,必然坐不住!

此時,還需一個時機!

一聽這話,林昭昭立刻警覺起來,眉眼一橫。

“你休想!我就是一輩子呆在這冷宮裡麵,也不會去幫你做喪儘天良之事!”

宋梟撫額,一聽這話,他就知道,林昭昭定是誤會自己了。

這狗皇帝在她的印象之中,就這麼卑鄙嗎?

知其誤會深重,宋梟懶得再解釋,轉過身,不再言語。

........

宮中到處都是趙嫻眼線,冷宮不宜久待,林堯也明白這個道理,跟林昭昭敘舊一番,又叮囑她一定好顧好身子,便隨宋梟一起,出了殿門。

林昭昭送至門口,眼看著那沉重的大門漸漸合上,她眼眶紅了。

“兄長,無論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我們林家,就剩你了!”

林堯亦是如鯁在喉,站在那裡,等著門徹底關上,再也看不見林昭昭的臉了。

他才轉身,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走吧陛下!”

宋梟望了那緊閉的宮門一眼,最終轉身,離去。

本是想回禦書房,走到半路,龍輦停住。

“陛下,李響李大人求見!”

林堯的聲音傳來,宋梟皺眉,打眼望去,隻見李響就跪在前麵不遠處。

“李大人,三番四次攔朕去路,是何用意?”

宋梟聲音冰寒,李響頭也冇抬,滿臉恭敬。

“回陛下,臣先前答應陛下,隻要陛下不殺臣,臣定當對陛下有用!”

“如今,臣來履行諾言了!”

“臣想帶陛下,去見一些人!”

“大膽!”林堯是不信任他的,聽到此話,當即拔出了長劍。

“你想對陛下做什麼?”

“林堯!”宋梟輕喝一聲,眼睛盯著李響打量。

片刻,沉聲開口。

“欺君之罪,當誅九族,李大人,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李響頭低的更低。

“臣,定不讓陛下失望!”

.......

為了不引人注意,宋梟冇有帶上林堯。

李響帶著宋梟出了宮,最後,又出了城!

一路上,李響並未言語,宋梟也冇多問。

不管這李響想做什麼,他都不可能傷到自己分毫!

宋梟,有這個自信!

馬車一路向北,最後在一個莊子前停下。

莊子從外觀上看並冇什麼不同,門外站了兩個黑衣人把手,從他們渾身上下散發的氣勢來看,身手不凡!

宋梟下車,跟著李響進入到莊子裡的時候,他注意到那兩個黑衣人滿眼震驚。

“李大人,這...”

“放心,是時候帶陛下見見他們了!”

黑衣人冇再說什麼,放他們進去了。

剛至門口,宋梟就聽到了裡麵傳出來的議論聲。

“你們對皇帝籌齊軍資之事,有何見解?”

“不過是運氣好!那軍資就在那裡,隻不過是被人藏起來了,說不定,可能還是太後和他設計好了,故意演齣戲給我們看!”

“這倒不會,皇帝最近和太後水火不容,我們都看在眼裡!而且我覺得,那皇帝近日好像變得更之前有些不一樣了,不僅斬了劉作和那些攀附趙家的走狗,還軟禁了太後,說不定,我大梧江山,還有救!”

“有個屁,不過是新鮮了兩天就讓你們將他之前做過的事情全都忘了嗎?那麼多同僚忠臣,那麼多無辜百姓,可都是死在那混小子手裡!”

裡麵應該有十幾個人,討論的熱火朝天,甚至根本冇發現站在門外的宋梟和李響。

李響也聽到了這些,尷尬的輕咳一聲,正要辯解。

卻見宋梟已經推開了房門。

“聽起來,各位大人似乎對朕,很不滿意?”

屋子裡,十來個人,個個都已年過半百,且很眼熟,若冇記錯,他們都是大梧老臣!

注意到突然闖進來的宋梟,眾人皆是一頓!

“你,你怎會找到這裡來?”

“是,是我帶陛下來的!”李響跟著走了進來,麵色侷促。

“陛下籌齊軍資,斬殺奸臣,軟禁妖,按照先帝遺命,我覺得,他已經具有讓我們輔佐他的資格了!”

“嗬!”聽到這話,一個身材高大臉上帶著傷疤的老臣上前,他是大梧的愧勝將軍!

先帝在時,大梧有雙雄,一個是林老將軍,一個,便是這愧勝將軍鐘愧!

此時,愧勝將軍滿臉不屑。

“不過是找齊了軍資,有什麼了不起的,本將軍可從來冇忘記,林兄當年慘死的模樣!”

“他做了那麼多混賬事,本將軍可都曆曆在目,要本將效忠他?不可能!”

愧勝將軍扭過頭去,其他大臣也皆是一臉不情願。

“就是,李大人,你也太武斷了,這皇帝昏庸慣了,你僅憑一件事情,就將他帶來這兒,不怕他秋後算賬?”

“反正我也絕不會輕易的就原諒他做的那些事!先帝要我們效忠的,是一個德賢能乾的明君,他,當不起這個詞!”

譴責的話從四麵八方傳來,那些看向宋梟的眼神,皆是敵意!

此時此刻,宋梟也弄清楚了這些人的身份。

前朝老臣,奉先帝之命,輔佐他。

可那狗皇帝不爭氣,還做了不少混賬事,這才讓這些老臣們對他有這麼大的敵意!

想到這裡,宋梟勾了勾嘴角。

“各位大人為臣,朕為君,臣侍君,天命所歸!”

“去踏馬的天命!”鐘愧怒喝一聲,滿臉不屑。

“我鐘愧向來不信命,混小子我告訴你!不要給老子講那些狗屁的君臣道理,有本事,你就殺了老子!”

“我們這些人,可不像那些為了活命依附趙家的走狗!我們不怕死!若不是先帝所托,大梧江山不滅,就必須讓我們活著,我們早就去見先帝了,何須像這樣,在趙家權杖之下,苟且偷生!”

宋梟勾了勾嘴角!

很好!

這,纔是他想要的,忠心之人!

這纔是配輔佐他宋梟的,臣!

收斂笑意,宋梟神色淡淡。

“這麼說,各位大人寧願死,也不願輔佐朕了?”

“對!”鐘愧嗓門大,滿臉通紅。

“除非你除掉趙家,否則,你彆想我們為你做任何事!”

“好!”宋梟一聲,張狂又自信!

“那朕,便除了這趙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