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萬眾嘲諷!

-

秦寒震驚之際,長孫安陽怒喝道:“秦寒,本宗主告訴你,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講!”

“待會兒進入神宗後,少看少言,否則,出了岔子本宗主可保不了你!”

一向謙和的長孫安陽,罕見暴怒!

長孫安陽忍著心中怒火,駕馭靈舟飛落在了皇甫神宗山門前。

山門前駐足著,兩排迎賓神宗女弟子。

為首的是一名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

中年美婦名曰:安柔,是皇甫神宗的迎賓長老。

同時,也是長孫安陽百年前,還是皇甫神宗弟子時的師姐。

百年前,長孫安陽深受神宗青睞,於是,賜長孫安陽擔任皇甫仙宗宗主一職。

“安師姐,三年不見,彆來無恙啊!”

長孫安陽笑著朝安柔拱手。

“師姐我還好,倒是你這次要小心了。

”安柔神色凝重地道:“長孫師弟,你掌管皇甫仙宗百年的表現,太讓神宗失望了。

“這次大比盛典,皇甫仙宗再晉級不了三十二強,神宗不僅會罷免你的宗主之位,恐怕你還會受到重罰!”

聞言,長孫安陽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無奈地搖了搖頭,“師弟無能,這百年來,未培養出優秀的弟子,讓神宗失望了。

“如何懲處,師弟絕無怨言。

“唉。

”安柔長歎口氣,說道:“辰時快到了,大比盛典即將開始,你快帶著弟子們進去吧。

安柔右手一翻,旋即一塊令牌幻化而出,她以靈力激發令牌後,峰巔上空風起雲湧,浮現出一座萬丈之巨的虛空之門!

皇甫秘境的秘境之門!

皇甫神宗,便建立在皇甫秘境中。

“轟隆隆——”

秘境之門打開後,長孫安陽駕馭靈舟載著眾弟子,駛入了秘境之門,來到了皇甫神宗外門地域上空。

陸老駕馭靈舟,載著病危的陸昭遙,緊隨其後……

“好濃鬱的天地靈氣,這裡果然不愧是神宗!”

“神宗的天地靈氣,比我們仙宗濃鬱了至少三倍!”

“在神宗修煉,定事半功倍!”

“這裡還隻是神宗的外門地域啊!也不知神宗的內門地域中,天地靈氣究竟濃鬱到了何種程度……”

“……”

靈舟上,秦寒和眾弟子們精神大振!

他們無須刻意呼吸,那濃鬱的天地靈氣,便鑽入鼻腔,讓人心曠神怡!

“神宗內門地域的天地靈氣,是外門地域的十倍。

長孫安陽說了一聲後,駕馭靈舟朝神宗外門道場飛去……

十倍!

眾弟子震驚而渴望!

渴望,自己能在盛典中,晉級三十二強,獲得神宗垂青,拜入神宗……

一刻後,辰時將至。

如夢如幻的外門地域中央,有一座足以容納千萬人的巨型廣場:外門道場。

外宗道場正東方,落地宏建著一座古樓。

古樓之巔的席位上空無一人。

席位後方,亭亭玉立著兩名少女,和一名器宇軒昂的金袍青年,以及一名老者。

老者不是彆人,正是神宗的鎮宗聖老歐陽克。

那金袍青年,乃是神宗聖子:歐陽戩,亦是歐陽克長孫,同時還是歐陽克的大弟子!

兩名少女中,貌美不可方物的白裙少女,是聖女沈夢萱!

另一名黑裙少女,身材高挑,束腰盈盈一握,肌膚如雪,三千青絲低垂香肩。

她螓首、丹鳳眼,瑤鼻秀挺,櫻挑小嘴,精美的五官詮釋著何謂美若天仙。

隻是她那水靈靈的眸子裡,蘊含著淡淡的憂鬱,令人觀之,心生猶憐。

她,正皇甫神宗出了名的冰山美人,亦是沈夢萱的姐姐:沈夢瑤!

同時,亦是神宗的聖女!

沈夢瑤,十四歲靈動、開辟藏海、凝聚出靈宮!

十五歲踏入宮魂境!

如今僅僅十六歲,已是宮魂境八重!

是皇甫神宗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女!

此刻,外門道場中,兩千九百九十九位隸屬神宗的宗主,整齊而立。

在他們身後,各駐足著一百名,前來參加大比盛典的天才弟子,近三十萬名。

在外門道場邊沿地帶,圍觀的神宗外門弟子,達到了五百萬!

外門高層,足有上千名!

古樓上,聖子歐陽戩時不時地看向沈夢瑤,眼神中難掩愛意。

沈夢瑤卻對歐陽戩視若無睹,她翹首以盼地眺望著茫茫雪空,給身旁的沈夢萱傳音道:

“夢萱,盛典就要開始了,皇甫仙宗的人怎麼還冇來?”

沈夢萱傳音道:“姐姐,你彆擔心,秦寒哥哥一定會來的……”

沈夢萱話音未落,便麵露喜色,傳音道:“姐姐你快看,秦寒哥哥來了!”

沈夢瑤朝東方雪空望去,但見,長孫安陽駕馭靈舟,載著百名弟子駛來。

當看到靈舟上的秦寒時,頃刻間,沈夢瑤美眸中噙滿了淚水,絕色容顏上情不自禁的泛著欣喜之色。

同時,她心如刀絞,心疼萬分。

她雖不知秦寒,三年前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失蹤,但,她可以確定,秦寒定是靈魂遭受了重創,這才導致失憶。

“這個野種怎麼還活著!”

沈夢瑤身旁的聖子歐陽戩,看到靈舟上秦寒的刹那,他如同見鬼了一般,先是,難以置信,接著,英俊的五官微微扭曲,心中殺意四起:

“三年前,本聖子明明親手殺了這個野種,他怎麼還活著!”

“秦寒這個野種必須除掉,否則,本聖子永遠得不到沈夢瑤!”

在歐陽戩暗忖之際,鎮宗聖老歐陽克,望著秦寒,渾濁的眸子裡泛著滔天的殺意!

他抬頭看向茫茫雪空,心中悲切,“嶽兒,你在天之靈看著,今日為師便為你報仇。

“讓秦寒這個小雜種,死在大比盛典中!”

歐陽克暗忖時,長孫安陽駕馭靈舟,載著百名弟子飛落在了道場中。

百名皇甫仙宗弟子下了靈舟,整齊地駐足道場之中。

此刻,參加盛典的三千宗門,共計三十萬名弟子全部到場。

而秦寒,在人群中格外的刺目!

因為!

參賽弟子皆是靈宮境大圓滿,唯有秦寒,隻是靈宮境六重!

兩千多名宗主,發現秦寒後,望著長孫安陽,有的陰陽怪氣,有的毫不掩飾的嘲諷:

“長孫宗主,貴宗竟然有靈宮境六重的弟子參加盛典,想必是不世之材了,對嗎?嗬嗬嗬嗬!”

“長孫宗主,貴宗讓一名區區靈宮境的螻蟻參賽,這是成心噁心我等啊!”

“長孫宗主,皇甫仙宗雖弱,但也不至於,淪落到讓靈宮境六重的弟子參賽吧?”

“怎麼,皇甫仙宗是冇人了嗎?哈哈哈,啊哈哈哈!”

“……”

眾宗主的話,讓長孫安陽無地自容。

也讓皇甫仙宗弟子們,感覺臉頰火辣辣的燥熱,真的太丟人了……

反觀,眾宗門參賽的近三十萬名弟子,望著秦寒,眼神中流露著毫不掩飾的鄙視和怒意!

在他們看來,讓自己和區區靈宮境六重的螻蟻同台競技,那簡直是自己的恥辱!

“嗬嗬嗬嗬。

這時,古樓上的歐陽克,望著眾宗主,笑著開口了,“爾等有所不知,此子叫秦寒,來頭可是大的很呐,是女帝陸昭遙的徒兒呢!”

“不過很可惜,他隻是一個無品資質的廢物,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

眾宗主先是一愣,旋即,譏笑聲潮水般四起:

“看來女帝被貶後墮落了,竟然收了這種廢物!”

“難道是因為這個小白臉,英俊的原因?”

“可是英俊有何用?神宗又不舉辦選美比賽,哈哈哈!”

“……”

換做之前,給這些宗主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詆譭嘲諷陸昭遙。

可現在不同!

他們身為皇甫神宗附屬,都清楚女帝陸昭遙,自三十年前被貶後,她在皇甫神宗的勢力,已被歐陽克連根拔起!

同時,他們也知曉,陸昭遙靈魂重創,修為不僅一落千丈,而且身患絕症,今生難有翻身之日。

故而,他們此刻毫無顧忌的嘲笑陸昭遙、秦寒這對師徒,來討好歐陽克!

麵對眾人嘲諷、詆譭,秦寒徐徐抬頭,望著歐陽克,接下來的一席話,把歐陽克肺都氣炸了!

-

發表時間:2024-06-06 17:19: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