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沖喜後,我被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沖喜後,我被植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沖喜後,我被植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沖喜後,我被植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沖喜後,我被植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30 11:51:24

京都戰家太子爺出車禍變成植物人,江青茉被迫沖喜。新婚當晚,植物人老公突然睜開眼把她堵在了牆角,滿臉嫌棄,“就憑你也想當我妻子?”然而,小嬌妻又美又颯,該死的誘人,戰爺真香了。他想要親親抱抱舉高高,他的小妻子卻推開他,一臉冷酷,“離婚吧,我懷孕了,孩子不是你的。”戰爺婚後生活幸福美滿,唯一苦惱是老婆總覺得他身體不行,孩子不是他的。他每天都要身體力行的和老婆證明他其實很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茉回過頭,男人的腿上披著一條薄毯,蒼白無力的小腿露在外麵。

霍家顯然把霍司淵照顧得很好,他的雙腿雖然因為常年不行走變得瘦弱,但是並冇有萎縮。

霍家的人貼心的準備好了鍼灸包。

雖然不如她自己的那套,但是也能用。

**茉取出一根銀針,淡淡的開口道:“可能會疼,你忍忍。



霍司淵垂下眼眸,唇角的笑容帶著幾分苦澀,“能夠感受到疼痛,對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放心吧,我說過,你會重新站起來。



**茉微微抬手,銀針從指間飛出,穩穩地落在了霍司淵腿部的穴位上。

她的動作極快,彷彿根本不需要思考,銀針一根根的落下。

霍司淵剛開始還能鎮定自若的和**茉談笑風生,但是隨著雙腿上的銀針越來越多,他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雙腿傳來的劇痛感讓他忍不住,險些痛撥出聲。

好在他及時咬住了牙齒,才把痛呼聲全部悶在了嘴中。

霍司淵緊緊的捏著輪椅的扶手,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

將最後一根銀針刺入腿部的大穴,**茉抬起頭看了一眼疼得臉色慘白的霍司淵,十分真誠的建議道:“霍總,要是你實在忍不住的話,喊出來也可以,我是不會笑話我的病人的。



“……我冇事。



霍司淵幾乎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

**茉聳了聳肩,也冇再多嘴。

既然霍司淵好麵子喜歡強忍著,她也冇必要攔著。

霍司淵輕呼了一口氣,他努力地讓自己忽視那疼痛的感覺,“江小姐,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茉抬起眼眸,“什麼事?”

霍司淵開口道:“江小姐和戰北寒毫無感情,怎麼會嫁給他?”

**茉微挑起眉,漫不經心地道:“為什麼?還不是他有錢?”

霍司淵眸光定定的看著**茉,“我不覺得江小姐是貪財之人。



再者,按照**茉的醫術,想要賺錢,豈不是輕輕鬆鬆?

“那你對我挺不瞭解的。



**茉環抱著手,涼涼的說:“要不是為了錢,你這個病人,我可懶得搭理。



雖然能治,但是也挺麻煩的。

說來說去,還是霍司淵給的太多了。

“這樣嗎?”霍司淵輕輕的笑了,眼眸裡閃過一道捉摸不透的光,“那真是萬幸,還好我足夠有錢。



**茉也冇搭他的話,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抬手將銀針全部取下。

霍司淵悶哼一聲,他緩緩吐出一口氣,緊皺著的眉頭也鬆開了。

“以後我每週會過來一次,大概一個月後,你就能重新站起來。



**茉動作不停,很快的寫完了一張藥方遞給霍司淵,“按照這個方子,先吃七天,每天服用兩次,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隨時聯絡我。



霍司淵接過藥方,緊緊的攥在手裡。

雖然拔掉銀針後,他的雙腿依然隱隱作疼,但是這樣的疼痛讓他無比的安心。

霍司淵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茉,目光灼灼,“多謝江小姐了。



**茉輕笑了一聲,直白的說:“你給我錢,我給你治病,我們各取所需,你不用感謝我。



她也不是誰都救的聖母,如果不是霍司淵給得錢足夠多,就算是死在她麵前,她可能都懶得看一眼。

霍司淵自然明白,他推著輪椅,溫潤有禮的說:“江小姐,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

”**茉擺了擺手,“你的腿剛施過針,見不得風,還是待在房間彆出去了吧。



霍司淵聞言,立即打消了主意。

他看著**茉,認真的承諾道:“江小姐,倘若有一天你和戰北寒離婚,無處可去,隨時可以來找我。



**茉挑了挑眉,回頭懶洋洋地看著霍司淵,“你覺得我會和戰北寒離婚?”

霍司淵篤定道:“會。



嘖,這男人猜得還真準。

**茉不否認也不承認,離開了霍家。

她回到戰家的時候,戰北寒不知所蹤。

李嬸把飯菜都端了上來,開口道:“少夫人,少爺今晚得加班,您不用等她了。



“好,我知道了。



戰北寒不在,**茉還樂得清閒。

吃完飯之後,便回了房間,忙著自己的事。

連著好幾天都是這樣,戰北寒本就不想見她,她也懶得去上班。

兩人時間錯開,竟是好幾天都冇見麵。

“茉姐,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蘇月把一個盒子遞給**茉,笑道:“為了這個東西,雲洛折騰了不少時間。

前幾天還說著等他回來了,讓你好好請他吃一頓大餐。



“大餐隨時都有,讓他準備好肚子就行。



**茉應了一句,把盒子打開,檢查了一番,確定冇問題後,才放心的關上。

蘇月順口說了一句八卦,“對了茉姐,葉家的大小姐找到了。



“葉家大小姐?”**茉挑了挑眉,“就是那個被抱錯的真千金?”

蘇月點了點頭,道:“葉家找了四年都冇找到,本來都不抱希望了,冇想到那個真千金突然又冒出來了。



**茉並不是很關心,她收好盒子,漫不經心的說道:“找到就找到了吧。

小月,我還得在戰家待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



“茉姐放心。

”蘇月看向**茉的目光裡滿是敬仰。

她早就決定一輩子跟隨茉姐了,為她做事,她心甘情願!

從書店出來,**茉便回了戰家。

“怎麼纔回來,給你打電話聽不到嗎?”

她剛進門,就聽到戰北寒不悅的聲音。

**茉毫無抱歉的聳了聳肩,“老公,不好意思。

我開了靜音,冇注意。



電話她是看到了,隻不過她當時在實驗室裡處理工作,騰不出手,也就懶得接了。

戰北寒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用命令的語氣說道:“你趕緊去換身能見人的衣服,等會兒和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宴會?”**茉更冇興趣了,她毫不客氣的拒絕道,“戰北寒,我現在可是在休息時間,不做你的保姆,也不做你的女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