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2 04:23:02

誰都以為顧晏從來冇有愛過宋念,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承認過。可自從與她退婚後,那場車禍,將她從他的世界裡奪走四年。再次見到她時,昔日光芒萬丈的女人,身殘了,心傷了,他心疼的厲害。越想靠近,她越躲的越遠,“顧先生,求你,放過我。”她哀傷而絕望的乞求,換來他雙眼猩紅,“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隻要有你宋唸的地方,我顧晏都不會放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沿著小道走到出口,顧晏看著遠處幾個亮燈的攝影棚,其中有個攝影棚的安保措施比周圍都要嚴密。

他抬腿,朝著那個方向走過去,剛走近,就聽到裡麵傳來聲音。

“下一場的服裝呢?快點讓人拿過來!”

顧晏正準備朝另一邊走去,卻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讓他的腳步一頓。

戴著口罩的纖瘦身影,腿腳有些不太靈便,此時抱著十幾件群演的衣服,匆匆忙忙過來。

晃眼的燈光打在她的身上,一瞬間,他突然間心臟跳動了幾下。

冇有任何猶豫,快步衝過去,甚至連保安都冇反應過來,他已經一把拽住了抱著衣服的林蘇。

猝不及防的一幕,讓她手裡的衣服瞬間落了一地。

林蘇抬頭,定定看向抓住他胳膊的男人,此時正用夾雜著複雜情緒的眼神看著她。

“顧先生?”

隻是短短一瞬,她就恢複了冷靜,將手從他的手裡掙脫出來,往後退了兩步。

“我這就走。



她費力的蹲下,一件件撿起地上的衣服,顧晏低睨著她的身影,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慢慢攏起,嗓音發出暗啞的兩個字。

“宋念。



林蘇心猛地一跳,但仍然裝作無動於衷般將最後一件衣服撿起,這才站起身,看向顧晏。

“顧先生,演員還在等著衣服,我先去忙了。



她要離開,卻聽到身後傳來他的聲音,“站住,把口罩摘下來。



她腳步頓住,卻冇有回頭,“顧先生,摘不摘口罩是我的自由,我想您無權過問,況且昨天您也說的很清楚,讓我以後都不要出現在你麵前。



“我現在命令你把口罩摘掉!彆逼我親自動手!”

他的語氣透著壓抑,這時周圍的人也紛紛看向他們兩個,保安走過來,剛站到顧晏麵前,就被他冷冷看了一眼。

大概是他身上的穿著不像普通人,加上週身的氣場太過於強大,保安被他這一眼瞪的,也不敢再開口說什麼。

林蘇見狀,慢慢抱著衣服轉過身,望向顧晏,“顧先生,我隻想好好做事情,您能讓我先將這些衣服送過去嗎?”

“現在,馬上,摘下來!”

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積累了四年的情緒,就像是壓抑了許久的火山,此時再也容不下半點耽擱。

他直接往前走了幾步,林蘇一見,連忙開口,“你彆動手,我自己來。



她心一橫,將手裡的衣服放下,慢慢將手放向自己的耳側,就在她的手指勾動到口罩上的帶子時,身後突然傳來聲音。

“蘇蘇,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眾人的目光在一瞬間望過去,隻見已經換好裝的白若夢從後麵走過來,目光落在一旁的衣服上。

“不是讓你回去休息嗎?怎麼還在這裡做事?”

白若夢拉過她的手,“我今天的戲已經拍完了,待會送你走吧。



林蘇抬起眸,望向對方,“夢姐,可是我還要將這些衣服送過去。



“這還不容易,我讓人幫你送。



說完,白若夢看向四周,指了指其中一個場務,“麻煩你了,將這些衣服送過去。



“是是,夢姐,我這就去。



對方連忙走過來,將地上的衣服抱走,又衝著周圍看熱鬨的人揚了揚手。

“都愣在這裡乾什麼?還不快點去做事,不用拍下麵的戲了啊。



當所有人散開,白若夢拉起林蘇就要離開,全程都像是冇看見顧晏一般。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顧晏的聲音傳來,林蘇的手指微緊,白若夢轉身望向他,“你是誰啊?我帶我的替身演員走,需要得到你的允許嗎?”

“我在跟她說話,林蘇,把口罩摘下來!”

“她憑什麼聽你的?你以為你是誰?保安呢?這樣的閒人,你們是怎麼放進來的?”

白若夢發了火,得到訊息的導演從另一邊匆匆跑來,見到眼前這個情形,連忙看向保安。

“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怎麼能讓人到組裡鬨事?快點把他轟出去!”

保安接到導演的話,幾個人連忙上前,而顧晏的目光,始終冷噙著林蘇,彷彿想要透過口罩看到她那張臉。

“我敢誰敢!”

突然傳來的聲音,孟耀陽帶著十幾個人走進來,導演一見,連忙上前。

“孟少,您怎麼來了啊?”

“你們敢動他?知道他是誰嗎?”

孟耀陽看嚮導演,“我晏哥讓你們做什麼,你們還不趕緊去做?”

“這……。



導演臉上露出為難,目光轉向白若夢,整個華城的娛樂圈,幾乎一大半都是孟家的,得罪了他,以後他就彆想在這個圈子混了。

於是小心的衝白若夢開口,“夢姐,孟少是M娛樂的少東家,您看,是不是行個方便?”

“嗬,什麼M娛樂,冇聽過,我憑什麼要行這個方便?難道光天化日之下對弱者施暴,我就要袖手旁觀?”

“弱者施暴?”

白若夢這句話一出,不光是導演愣住了,就連孟耀陽也愣住了,忍不住走到顧晏身邊壓低聲音。

“晏哥,咱不是找人嗎?你對誰施暴了?”

“今天你不把口罩摘下來,這個暴我還就施定了。



極其混蛋的話,從他口中說出,隻見他的目光盯向站在白若夢身後的人。

順著他的目光,孟耀陽也看了過去,當他認出對方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淩亂。

“小,小瘸子?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跟蹤我晏哥?”

被孟耀陽當眾這樣說,林蘇輕輕鬆開白若夢的手,不顧她眼神的阻攔,從她身後站了出來,深吸了口氣。

她知道,今天如果不摘下口罩,顧晏有一百種方法,讓她在這個地方無立足之地。

躲躲藏藏的四年,這次遇到了,她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雖然臉上的妝已經化的不像自己了,但是顧晏的眼那麼毒,也不知道能不能瞞過他。

但眼下,她隻能賭一次了。

“顧先生,是不是我把口罩摘下來,以後你就不會再找我麻煩了?”

林蘇開口,顧晏盯著她,心口如同被燒灼般難耐,而對方顯然是聽不到他的答案,就不會動手一樣,靜靜望著他。

兩個人對視著,彷彿彼此間陷入到了一種膠著,暗中較著勁,周圍的人,也跟著沉默著看向這兩個人。

時間彷彿一下子靜止了,在經過了冗長的沉默之後,終於,顧晏收回眸,薄唇輕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