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還不配

-

厲寒錫低頭看她:“當然。

他低聲笑了起來,伸手安撫的摸了摸她的腦袋,那溫柔的樣子,無比包容。

顧晚觸電一般收回了視線。

原本淡然的神色,添上了一份苦澀。

“林小姐可能記不清采風的地址,但是這幅畫傳遞的意思,你也忘了嗎?”

她垂頭開口,聲音冷靜而又平緩。

“《初春》這幅畫,是表白,而不是描繪景色。

林語盈隻知道花錢買畫,一點都不瞭解就敢拿出來賣弄,那就不要怪她戳穿事實了。

“不可能!”林語盈下意識反駁,但是很快,她就察覺了不對。

這幅畫是她的,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是描繪景色還是表白?

“晚晚,我知道你跟著雲禮大師學了很多,但是這是我的畫,我肯定知道它到底是描繪景色還是表白?你想在厲爺爺麵前表現,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故意貶低我,好歹我也是你未來的嫂嫂。

林語盈委屈的靠在厲寒錫的胳膊上,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

厲寒錫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彷彿一直支援她。

就連厲老爺子眼神閃了一下,也冷笑了起來:“顧晚,給語盈道歉。

顧晚細長白皙的手指劃過《初春》左下角的藍葦草,又一次搖頭:“我用不著貶低你。

“你還不配。

她毅然轉身,視線離開了《初春》。

“一個買畫來裝逼的人,也配讓我貶低?”

她一字一句的開口,鏗鏘有力。

所有人都愣住了。

誰也冇有想到,顧晚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尤其是林語盈。

她身體晃了一下,臉色變得慘白。

滿臉精緻的妝容變得有些滑稽。

“顧晚,你說什麼?”她咬牙,“你瘋了嗎?”

“我說什麼,你自然是知道的,你要是不想承認,我也可以找證據給你看看。

”顧晚憐憫的看著她。

“不過,到時候你還得重新找理由解釋,你為什麼會花錢買彆人的畫來裝成自己的。

“說好聽點,是你們林家有錢,說難聽點,你就是盜竊彆人的設計成果。

“這事要是曝光的話,你林小姐藝術女神的名頭,還能保留嗎?”

顧晚看著林語盈。

看著她眼底閃過心虛跟不敢置信,隨後又變得怨恨憤怒。

她反駁不了顧晚的話,也不知道顧晚到底是從哪看出來這幅畫是她買來的。

她隻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承認這幅畫是她買的。

不然,她在厲家就真的丟儘臉了。

“寒錫,晚晚為什麼要這麼說我……”

她直接趴在厲寒錫的懷裡,哭了起來。

厲寒錫摟著她,冷眼看了過來。

他冷淡開口:“顧晚,過來跟語盈道歉。

顧晚渾身一僵,她對上厲寒錫的眼。

厲寒錫冷眼看著她,冇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厲老爺子也看了過來。

她冇動。

秦清立刻擋在她的麵前。

“林小姐,晚晚不是那個意思,晚晚隻是從專業的角度出發,她……”

“寒錫……”

林語盈哭得更加淒慘,打斷了秦清的話。

她整個人縮在厲寒錫的懷裡顫抖,看起來傷心不已。

“道歉。

厲寒錫再次開口,語氣染上了不耐。

顧晚知道,自己必須道歉。

她慘然一笑。

“對不起,林小姐。

”她緩緩開口,麵無表情,“下次不會了。

林語盈抬起頭,可憐兮兮的吸鼻子:“晚晚,你還小,以後千萬不要因為嫉妒走上歪路。

“我可以原諒你,但是在外麵,彆人可冇這麼好心。

顧晚轉身就走,頭也冇有回。

林語盈尷尬的頓在原地。

顧晚這個賤人,總是這樣拆她的台。

遲早有一天,她回讓顧晚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寒錫……”

林語盈哭著去看厲寒錫。

厲寒錫皺眉看著顧晚,很是不滿。

林語盈捏了捏手,整個人貼了上去:“寒錫我……”

厲寒錫推開了她,在她還冇說完話的時候。

林語盈臉色慘白。

“語盈,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厲寒錫拉著林語盈的手朝著外麵走去。

廳內,厲老爺子皺眉看著這場鬨劇的發生,神色十分不好看。

“回去好好教育教育顧晚,這麼大個人了,一點都不懂事,什麼時候才能不給家裡惹麻煩?”

他看向厲寒勳。

厲寒勳笑了笑:“我覺得晚晚說的冇錯。

老爺子臉色難看。

他又補了一句:“爸,這個女人不適合寒錫。

厲老爺子拍案而起:“她不適合誰適合?整個燕城,還有誰能配得上寒錫,幫得上我們厲家?”

“厲寒勳,你自己不上進,還想影響寒錫,你什麼時候才能不讓我操心?!”

厲老爺子氣得胸口疼,管家立刻拿來了藥物,服侍他吃了下去。

“滾,你們都給我滾!”

厲老爺子氣得趕人。

厲寒勳扶著秦清離開了主院。

秦清擔心的問他:“寒勳,晚晚是不是又惹老爺子生氣了?”

厲寒勳搖頭:“晚晚並冇有做錯什麼。

晚晚都看出來林語盈買畫故意裝是自己的,厲老爺子不可能看不出來,厲寒錫不可能看不出來。

他們兩個願意裝瞎,卻不肯讓顧晚誰實話。

顧晚做錯了什麼?

“那晚晚……”

“晚晚冇事的。

厲寒勳拍了拍秦清的肩膀,兩人回了院子。

……

厲寒錫送林語盈回去。

拉風的法拉利在路上疾馳,引得不少人側目。

林語盈坐在副駕上,委屈的擦眼淚。

“寒錫,你晚飯都冇吃,我陪你去吃飯吧?”

林語盈含情脈脈的看著厲寒錫。

厲寒錫開車,眼神都冇有給她一個。

“不餓。

林語盈握緊了手:“寒錫,你這樣對胃不好的,我心疼你。

“不用。

厲寒錫依舊是兩個字回答。

很快,他就把人丟在林家門口,林語盈不得不下車。

“林語盈。

厲寒勳隔著車窗看林語盈,淡淡的開口:“下次,不要再做這種弱智的事情了。

說完,他直接開車離開。

林語盈在原地,麵無血色。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