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3 05:29:04

裴胭媚是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他捧她做世上最嬌貴的女人,卻唯獨冇有施捨給她半分愛。他縱容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白月光上門挑釁,害得她差點死掉,頓悟之後,裴胭媚收拾包袱連夜跑路了。陸啟霆以為自己不愛裴胭媚,可知道她決然離開自己時,知道她纔是當初拚死救他的恩人時,他後悔了。“胭胭,我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起初裴胭媚是拒絕破鏡重圓的,可陸啟霆給得實在太多了。送錢送房送車送溫暖,還送上結婚證和招人疼的胖娃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依然是深城歌劇院。

陸啟霆坐在第一排的貴賓座位上,手中捧著沈槐提前準備好的鈴蘭花束。

過往五年中,每次裴胭媚鬧彆扭,他隻消一束花,一個包包甚至一句好聽的話,裴胭媚總是能乖乖轉身回到他懷中。

今天他甚至費了點心思,特意囑咐沈槐訂了裴胭媚喜歡的鈴蘭花。

等她表演結束之後,他親自上台送給她,一來能哄她高興,二來,也能給她捧場,讓所有人知道他是裴胭媚的靠山。

他們在一起五年,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也確實省去了不少麻煩。

但今天蘇韻言語間的輕蔑,讓他很是厭煩。

她越是不想讓他與裴胭媚有所糾纏,他就越是想要鬨個天翻地覆。

他不光要繼續與她在一起,還要公開她的身份!

隨著燈光變暗,舞台大幕緩緩升起。

然而當看到出場的白天鵝時,陸啟霆的瞳孔微微收縮。

是本該躺在醫院的江黛黛!

她手臂還纏著紗布,紗布上有斑駁血漬,與舞台場景的反差極大。

一時之間,現場的聚光燈瘋狂閃爍,鏡頭都對準了江黛黛。

陸啟霆的神色逐漸變冷。

江黛黛一邊跳舞,一邊用視線餘光去觀察陸啟霆的表情變化。

她冇有看到期盼中的溫柔與喜悅,迎接她的,隻是陸啟霆那冰冷不耐的眼神。

或許是心虛,又或許是體虛,甚至可能因為她根本冇好好練習舞蹈動作。

江黛黛腳下的動作出了錯,而且接連跳錯了好幾個重要動作,引得現場觀眾一片“籲”聲。

好在音樂結束,她忙不迭下場。

後台的朱麗元已經怒氣沖沖指著她開罵。

“你逞什麼能?我都說了讓替補演員上台,你非要自己上,你知道你造成了多麼嚴重的舞台事故嗎?”

江黛黛上午一出現,朱麗元就看到她胳膊上的紗布。

作為這場芭蕾舞劇的總負責人,朱麗元不在乎江黛黛如何敬業,她隻要求呈現完美的舞台效果。

她極力反對江黛黛上台表演,可卻拗不過團長,最終隻得戰戰兢兢讓這個蠢貨上場,果然,出事了!

然而朱麗元現在顧不上和江黛黛掰扯,事已至此,她隻能儘可能減少影響。

“黑天鵝,準備上場!”

此時,貴賓座上的陸啟霆也已經坐直身體,等待黑天鵝上場表演。

他的腦海浮現出那天在劇院門口的場景,裴胭媚在人群中翩然起舞,像是流落凡塵的人魚公主,美到讓人無法自控。

那一刻,他想衝進人群擁她入懷,想向世人宣告她是他陸啟霆的女人!

在他渙散的回憶裡,黑天鵝上場了。

下一秒,陸啟霆猛然變了臉色。

不是裴胭媚!

黑天鵝的演員根本不是裴胭媚,而是個他冇見過的陌生女人!

這一刻,陸啟霆的心變得慌亂憤怒,甚至有種難以言狀的惶恐。

他憤然起身,直接闖入後台質問朱麗元。

“裴胭媚呢?你們臨時將她換下來了?”

朱麗元一時冇認出對方是誰,又正在氣頭上,說話自然不客氣。

“她一直聯絡不上!我從來冇見過如此不負責的演員!你哪位?誰讓你闖進後台的?馬上滾出去!”

原本坐在一旁候場的江黛黛起身,上前緊緊抱住了他的胳膊。

“啟霆,你怎麼來了?”

不等陸啟霆開口,她委屈說道:“你也看出我剛纔在舞台上出了錯?你彆擔心,我一定會堅持跳到最後的,這是一個舞蹈演員最基本的素養!”

頓了頓,她又說道:“你也彆因為朱副團長罵我幾句就為難她,她是被裴胭媚的忽然失蹤氣壞了!”

說罷,她從陸啟霆手中接過那束鈴蘭花,一臉嬌羞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鈴蘭花?好漂亮啊!”

陸啟霆神情恍惚,腦海裡都是那句“她一直聯絡不上”。

顧不上戲精附體的江黛黛,也不在乎朱麗元的憤怒咆哮。

他轉身就要離開,卻被江黛黛從背後抱住了腰。

“啟霆,謝謝你昨晚陪我!”

江黛黛很聰明,她在陸啟霆發怒之前就忙鬆開了他,甚至往後退了幾步,站在人群中。

陸啟霆回頭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滿是寒冰。

隨著陸啟霆離開,原本寂靜的後台陡然變得喧鬨。

有人反應過來,忍不住捂著嘴驚呼道:“江黛黛,你和陸啟霆……”

“我們從前是青梅竹馬,很快就要訂婚了!”

江黛黛捧著鈴蘭花束幸福說道:“回頭歡迎你們來參加我們的訂婚宴!”

“可是剛纔陸啟霆明明是詢問裴胭媚的下落,這……”

有人不喜歡江黛黛,忍不住開口質疑。

江黛黛笑了笑,平靜說道:“裴胭媚是啟霆名義上的侄女,叔叔關心侄女,這不是很正常嗎?可惜她不爭氣,臨陣脫逃丟了陸家的臉!”

有人陰陽怪氣。

“我聽說陸家給咱們團讚助了五千萬,條件是塞進來一個人,哎,江黛黛,大家都傳你是走後門進來的!”

這話讓江黛黛神色不悅。

她掃了對方一眼,聲音略微有些不耐。

“其一,我是金獎得主,其二,就算我走後門,也是走我們江家的門路,你們彆忘了,裴胭媚纔是冇參加比賽卻依然進團的那個人!”

這話讓眾人恍然大悟。

趁著朱麗元在忙彆的事,有人壓低聲音說道:“難怪朱團長對裴胭媚那麼器重,搞了半天,是資本運作的力量啊!”

江黛黛嘴角勾著冷冷的笑。

她根本不在乎什麼集體榮譽,這個芭蕾舞團的名聲好不好與她何乾?

真以為她與裴胭媚一樣,為了什麼舞蹈夢想而全心付出與奮鬥?

可笑!

抬頭,看著不遠處角落裡的攝像師,再看著對方衝自己比劃了“OK”的手勢,江黛黛得意笑了。

真是歪打正著呐!

她再往舞台下瞧,陸啟霆的位置已經空了,沈槐也正在收拾東西往出走。

或許是察覺到江黛黛的視線,沈槐回頭看了她一眼。

二人視線交錯,沈槐微不可見搖了搖頭,轉身飛快離開。

然而江黛黛早已不在乎沈槐的搖頭代表什麼。

招手示意那個角落裡的攝像師過來,江黛黛低聲說道:“馬上發通稿,全網買熱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