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眼饞也冇用,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眼饞也冇用,四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眼饞也冇用,四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眼饞也冇用,四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眼饞也冇用,四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2 08:29:22

懷孕後,薑檸第一時間告訴丈夫,卻被懷疑有假。封?不僅搞垮了薑氏,還將懷孕的顧清婉帶到她麵前,提出離婚。薑檸心死,同意離婚,生下孩子後,火速帶著孩子出國。五年後她浴火重生,帶著兒女華麗歸來,誓要查清當年的陰謀詭計,要向對不起她的人討回公道。封?也終於明白,他愛的人是她,他兒子的母親也是她。“老婆,我錯了,我們複婚吧。”“天亮了,不要做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筱悠似乎早就有了決定,立刻急著回話,小模樣格外激動。

“媽咪放心,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哥哥們也都是小男子漢了,我們肯定都會照顧好自己的,媽咪要是不相信,可以問問哥哥們!”

聽了小傢夥的話,薑檸這才突然發現,她身後還有兩個小尾巴。

大概是她剛纔情緒太過失控,完全冇有注意到,孩子們竟然都跑下樓了。

不等她問,薑瑾墨就一臉不爽又無奈的點頭:“媽咪你就去吧,妹妹交給我,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平時少言穩重的薑黎軒,也罕見開了口:“媽咪放心,家裡有我。



薑檸有種詭異的感覺,自己像是被家裡的三個小寶貝給賣了。

到底是封氏集團的掌權人,很會抓時機,封繎立刻再度向薑檸追擊,態度也有所轉變。

“剛剛我太過擔心南昭,所以語氣不好,我向你道歉。



“但我真心希望你能去見見南昭,哪怕就這一次。

今晚之後,我一定不再打擾你。



還是頭一次被封繎這麼坦誠的對待,薑檸心中劃過異樣。

低頭又對上兄妹三個期盼的目光,薑檸實在冇辦法,隻能迅速安頓好兄妹三個,又檢查一遍安保係統,然後纔跟著封繎前往醫院。

一看到他們走過來,醫生立刻小跑到他們跟前,急的臉都紅了。

“封總,小少爺的情況又惡化了,現在他還躲在病房裡,不吃不喝,也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再這樣下去,小少爺恐怕……”

醫生不敢往下說,薑檸越過醫生,直接推門進入病房。

眼前的場景卻令她震驚又心痛。

封南昭把自己藏在角落裡,縮成小小一團,瘋狂的用指甲劃手臂。

手臂上紅痕遍佈,還有好幾條劃破的血口子,但小傢夥的動作仍冇停下,還在瘋狂抓劃。

薑檸瞬間心痛得快要窒息,本能的衝上前抱住封南昭,溫柔的嗓音裡都帶上了哭腔。

“昭昭,我是薑阿姨,你聽阿姨的話,不要再傷害自己了好不好?隻要你不傷害自己,阿姨今天晚上都會在這裡陪你,好嗎?”

如果換做之前,封南昭可能會聽他的話。

但眼下小傢夥封閉的情況太嚴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完全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而且他自傷的行為被阻斷,導致他越發狂躁,尖銳的指甲胡亂往薑檸身上抓。

剛開始薑檸還能躲得過,但小傢夥攻擊不到她,理智喪失的更加嚴重,小手舞動的越來越快,像一隻發狂的小獸。

薑檸一邊要抱住小傢夥,防止他抓傷自己,一邊還要躲避他的手。

一個不小心,脖子上就被劃出了三道血口子,疼的她悶哼一聲。

小傢夥的動作突然就停了,似乎是被薑檸低低的痛呼喚醒。

他習慣性低下頭,黑曜石般的眼睛卻偷偷往上瞟,在看到薑檸雪白脖頸上不斷往外溢的鮮紅,小傢夥連忙收回目光,把頭垂得更低了。

瘦弱的小身子也微微顫動,渾身上下都透著自責。

“藥。

”小傢夥急躁的吐出一個字,讓她趕緊上藥處理傷口。

薑檸這才徹底放下心來,昭昭總算冷靜了。

她連忙抓緊時間,不顧刺痛的傷口,重新把小傢夥穩穩地抱進懷裡,手輕輕拍著小傢夥的後背,嗓音更是軟綿綿的好似棉花。

“不要擔心,阿姨冇事的,隻是幾個小口子,一會兒消個毒,再撒點藥粉就行了。



“但阿姨聽說,你今天好像很不乖,明明自己很難受,但不讓醫生和護士靠近你,這樣可是不行的哦!他們都是來幫你的,你要乖乖聽話,慢慢接受他們。



“知道了嗎?”

封南昭頭埋在薑檸的懷裡,輕輕的動了一下。

不像點頭,但又彷彿是在迴應薑檸的話。

也許是感受到渴望的溫暖,封南昭不知不覺,就在薑檸的懷裡睡著了。

確定小傢夥很沉,醫生和封繎這才走進來,在醫生的眉頭緊鎖著。

“封總,小少爺今天的狀態是前所未有的,極其危險。

要是不能繼續遏製,那小少爺失去語言功能和理智的時間,恐怕會提前。



“但我剛剛觀察了,這位小姐應該就是小少爺心裡特彆的人。

讓這位小姐安撫,小少爺應該會很開心,病情也會隨之好轉,希望小姐你能繼續陪著小少爺。



他的話一出,病房再度陷入冷寂。

薑檸便是一臉為難,沉默著一言不發。

醫生看出她的異樣,正要詢問原因,封繎卻先一步開口。

“醫生,薑小姐剛剛受傷了,傷口需要處理,麻煩你送醫藥箱過來。



**裸的逐客令,醫生察覺到什麼,冇說什麼,立刻就走出病房,還貼心的關上病房門,把空間留給他們。

封繎眸色複雜片刻,他抬頭沉靜地看向薑檸,嗓音難得平緩。

“薑檸,南昭的情況你也清楚了。

要不要繼續幫南昭治療,這次我不逼你,你自己決定。



他一反常態,薑檸反而有些猜不透封繎現在的想法了。

但如她之前所說,陪伴封南昭治療,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她也不可能立刻作出決定。

薑檸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

一直到醫生送醫藥箱進來又離開,封繎從醫藥箱裡拿出碘伏和棉簽,就準備親自給她處理傷口。

她這才猛的回過神來,本能往後躲避,警惕的看著封繎。

“你乾什麼?”

“不要多想,我隻是剛纔你幫了南昭的份上,以及你這傷口是南昭導致的,為表歉意,我覺得應該幫你處理傷口。



他的態度十分淡然平和,目光也清正自然,給人一種很好親近的感覺。

但薑檸還是抱有懷疑,再一次躲避,但她懷裡還抱著封南昭,動作要是太大,很有可能把小傢夥吵醒。

封繎順勢強行按住薑檸肩膀,霸道的消毒上藥,然後再貼紗布。

他的動作很輕很輕,就好像薑檸是一份珍寶,必須要仔細對待,所以他處理的也很慢,還破天荒的主動跟薑檸聊天。

“我認真想過,你把昭昭交還給我時說的話,不能算全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